正文 第十五章 线索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心同 书名:五灵杀
    <---凤舞文学网--->    尸体是卡在两块人工叠成的假山石的缝隙间,缝隙下面就那个坍塌下去的地道入口,入口很窄,狼籍不堪的残骸从髋骨以下全没入其中,上半却扭曲成了怪异的姿势,就象个被啃了一半的烧鸡,蜷缩在缝隙间,部朝下,顺着斜坡耷拉在土坡上。--凤-舞-文-学-网--此时那颗头颅爬到了假山石上,面部向上反接在尸体的脖子上。

    辛明这时了疯似的尖叫着,他手脚并用地摸爬着向坡下翻滚,由于他剧烈的肢体运动,一只胳膊打在了人头上,那颗人头又“吱吱”叫着,被他从尸上扫了下来滚到了他的怀中,一起滚落到坡下,正好停在周景山的脚边。几乎就在同时,几只半灰半红的东西从头颅中窜了出来,一溜烟地散开钻到草丛石缝中,原来藏在头颅中的竟是几只大耗子,怪不得这人头会动。

    人头就落在周景山脚边,那副呲牙瞪眼的表狰狞已极,但大周就象忽然间捡了个宝贝似的,他蹲下子用双手把这颗恶心的人头捧起来上下左右翻转着端祥了能有十几遍,随后象现了什么似的向辛明招了招手。

    这时不但是他,也有几个警员及远在隔离线之外围观的人也认出了这颗人头,这人看起来三十岁左右,虽然这头颅内钻进了几只老鼠,面部还是没受多大损伤,因此可以清楚地从面部判断出他的年龄,即使死了有一段时间了,还是能看出这人的脸上横成赘,满是暴戾之气。这颗头颅赫然正是潘文德!

    辛明这时也回过神来,他跟大周共事了十几年,对于周景山这个人,他自信大周媳妇也未必能有自己了解的多,现在看大周的神态他就知道这条“老猎犬”肯定又是嗅出了什么气息,正想过去,忽然间想起什么似的望了望马队——且住,目前带队的可不是“犬队”啊!想到这里他犹豫着,不知该是过去好呢?还是装傻卖疯?

    马行风走到周景山跟前,他强忍着恶心,皱着眉扫了眼大周手里的人头,若有所思地说:“什么野兽这样凶残?嗯,这八成不是老鼠干的。”

    “当然不是,这是一起人为凶杀案。”周景山的语气斩钉截铁,就象他曾亲眼见过案当时的景。

    马行风脸上没有任何表,心里却是相当的不痛快,他又瞅了瞅了大周手里的人头,沉吟着说:“先别急着下结论,还是让法医检查下吧。”他说着向辛明招了招手。

    辛明总算松了口气:两位领导都让自己过去,那还有什么好说的?他一溜小跑地赶了过去。

    法医的工作质必竟就是跟死人打交道,刚才辛明至所以那么狼狈,完全是被突然出现的异常现象给吓懵了,现在恢复了常态,对于尸检这业务自然是纯熟无比的,他从周景山手中小心地接过人头,只一打眼就瞧出了门道,他“咦”了声,把人头翻转过来,随后轻轻扒开了人头后脑勺上的头。

    马行风见他神色有异,赶紧问:“怎么?有什么现?”

    辛明皱着双眉,一边思考一边说:“目前还不能肯定,但是这颗人头的后脑有被钝物击打的创伤,”他说着又用带着塑胶纤维手的手按捏了会儿人头的后颅骨,“伤势很重……这儿的颅骨几乎是一小块地陷进下去,看来下手的人不但力量极大,动作也是非常快的。”

    “人为创伤?”马行风吸了口凉气,不侧过头瞥了眼边的周景山:这个周大个子,还真有他的!

    大周看来是早就现了这一点,他根本就没听法医辛明的分释,只是拧着浓重的黑眉,若有所思地盯着老榆坟上的那棵半枯老树。老树半枯的那一面零星抽出了几条嫩芽,树杆上老皮裂纹密布,上面还有几个黑乎乎的树洞。

    那几只大耗子虽然个头不小,但要把一颗人头拖到树上去似乎不太可能,而且没听说过老鼠有把食物拖到树上进食的习惯,那么这颗人头是怎么到了树枝上?如果是人为的,这个凶手这样做的目的又是什么?

    周景山一边思索着一边在树下搜寻起来,随后他又蹬着枝叉攀上了老榆树。树杆上皱皱巴巴的老皮驳落了不少,上面还有星星点点的血渍,再往上爬,大周现有些细枝被折断了,也有些较粗的枝叉上有明显被重物压过的痕迹。看来自己的推断没错,一定有个比耗子重许多的动物或是人曾爬上过这棵榆树。

    上面的树冠枝叶茂密,周景山一个不小心头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他以为是根树枝,下意识地伸手向上一捞,触手却是冰冰的凉凉的,似乎有种金属的质感。他抬头向上看,现在上方的枝叶间探出把泛着黝墨亮光的铁铲子。铲子是卡在两根枝叉间,很牢固,大周费了不小的力气才把它取下来。

    铲呈半椭圆的流线型,在后端有两个对称的圆孔,铲锋是开过刃的,很锋利,透着一股寒意。铲把和锹头是用两根木螺丝固定在一起,由于年代久远,铲把上的油漆早已驳落,乌黄乌黄的,给人以古典厚重之感,在把的顶端有一个圆疙瘩,也是磨得油光锃亮。

    周景山一打眼就认出这是一把五十年代生产的工兵铲,这种铲子不仅可以用来修建工事,如果遭遇搏战的话,用在战场上也是很凌厉的武器,尤其是开过刃的,其威力不在大刀之下,甚至远比大刀更为灵活。

    它的上面不仅有斑斑的血迹,上面还挂着一丝不易觉察的皮。这些是逃不过辛明的眼睛的。

    看来果然不出周景山所料,这八成又是一起残忍的凶杀案,工兵铲可能就是凶器。正当辛明要把铲子收入到证物袋中时,那个胖保安忽然神神密密地在人群中向周景山招手,说他有重大线索要提供。

    “你有什么线索?”周景山问。

    “关于树上的那把铁锹……我好象见过……”胖保安压低声音说,他还向四周瞄了几眼,那架势让人不由想起了电影中地下党对暗号的节。

    周景山心中一动,他刚要喊辛明把工兵铲拿过来,想了一下,领着胖保安来到了队长马行风面前。马行风一直在注意着大周与个胖子在小声嘀咕着什么,他见大周把这个证人领到自己面前,沉的脸色有了几份缓和,但还是没好气地对胖保安说:“你确认见过这把铁锹?你说过的话可是要做为第一证供的!”

    胖保安经他这么一说,马上就嚅嚅地搓着一双多的大手,不知该怎么回答。周景山拍了拍他的肩,鼓励地说:“你先看下再说。”然后让辛明把工兵铲拿了过来。保安大概是被马行风的话给震住了,他看得十分仔细,翻过来复过去瞅了好几遍,这才长出了口气,肯定地说:“没错,这把铁锹我见过,你们看这把上的疙瘩有一处磨痕还是我在石头上蹭的。”

    “你蹭的?这东西是你的吗?”马行风警觉起来。

    “不是,不是,”胖保安忙不迭地摆着手,“我哪有这东西,这是韩长生的,以前在填上面那个洞时我见他用过这东西。”

    “那你怎么说上面的磨痕是你弄的?”

    “是这样,在填那个洞时韩长生去了趟厕所,他不在时我就拿他的铁锹在洞口铲了几锨土,当时觉得这锹把上的疙瘩有点儿硌手,就按在石头上磨了两下,没想到韩长生回来后还跟我急了,哎,你们说不就是把破铁锨吗?用得着这样?……”

    马行风不耐烦地打断了他话,他问:“那是什么时候的事?”

    “几个月前吧,俱体哪一天我也记不清了。”

    “那后来你有没有再见过这把铁锹?”

    “见过见过,他每天到工地上班都带着这把锨的。”

    “带铁锹上班?他为什么带这个?工地上没有工具吗?

    胖保安摸着脑袋说:“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马行风本来是觉得这其中很可疑,他无意中问出这句话,话一出口也感到问得太没水平了,尤其旁边还站着个周大个子,倍觉难堪,他干咳了一声,转对旁边一个警员说:“去查下韩长生工作的那家建筑公司的况。”

    周景山倒是没有留心他的这些细微变化,他接着问胖保安:“你最近见过这把铁锹是在什么时候的事?”

    胖保安想了想说:“就是翠屏山隧道出事的那天晌午吧,当时我看到他就是拿着这把铁锨去上班的。对了,当时面条也看到了。”

    “面条?”

    “面条就是我的一个同事,他叫李德安,由于长得又高又瘦我们都叫他面条。”保安解释着,为了证实自己说的话他给正在休息的面条打了电话。

    看到李德安周景山就忍不住想笑,“面条”这名字起得太恰当了,这个人又高又瘦,确实能让人想起面条。李德安的话基本跟胖保安差不多,以后张秀菊家附近的邻居也证实这把铁锹的确是韩长生的。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五灵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