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院隧道妖影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心同 书名:五灵杀
    <---凤舞文学网--->    翠屏山隧道已经解除了封锁,一些善后的相关事宜还没有俱体落实,因此这里现在还是一片狼籍。--凤-舞-文-学-网--秦风打着手电摸索着走了进去,地面上遍是大大小小的石块与钢筋混凝土的断层,由于刚下了场雨,里面也渗进了不少雨水,在坑洼不平的坑道中形成了一个个小水潭,有的地方还有残留的斑斑血迹,在诉说着那段惨痛的记忆。

    秦风艰难地行走着,由于又生几次塌方,有的地方要四肢着地才能勉强通过。这里面老鼠成群结队的乱窜,有时甚至跳到了他的脚上,这些可恶的东西,如果没有它们也许潘文才的尸体就不会被啃咬成那样了。

    越往里行进秦风越觉得况有些异常,所有的老鼠都是向着洞里的方向窜去的,它们有时还停下来在土石中食着死难者留下的血迹。

    “它娘的,它们也尝到人的甜头啦?”从不说脏话的秦风在心里暗骂了句,他陡然间由心底生起了一丝寒意——这些鬼东西,它们不会向我起攻击吧!?

    记得以前看过几则老鼠袭击人类的报道,据说就跟蝗灾差不多,成群结队、数以万计的耗子浩浩地侵入人类的定居点,所过之处所有人畜在瞬间就会变为森森白骨,那景是恐怖已极!好像本有个作家还写过这样一部小说,叫什么名字他记不清了,反正这小说出版时也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听说有关人员还就小说中的节做了研究,最后的结论是:如果各种条件成熟的话,象小说中描写的鼠灾是万全可能生的。

    这样胡思乱想着,秦风又记起了老杜与王大婶的话,他们都说最近耗子特别多,难道……?这个想法一冒出来,秦风自己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神经病?小说必竟是小说,报道的事也末必可信,至少在他这三十来年中还没听说过有这样的实例生过。

    但是接下来的一个现让他忐忑不安起来,在走了将近三百米后他在一个烂泥淤积的水洼边现了几个脚印,脚印本不奇怪,奇怪的是这脚印居然是赤足的,而且在脚印的前方还有人的手掌印,他四肢着地,趴在这手脚印上试了下,正好是一个人趴在那里喝水的姿势!

    事故现场封锁后才下的雨,这积水也肯定是刚形成的,那就是说这手脚印绝不可能是被困人留下的,那么它是谁留下的呢?这个人他喝这种烂泥汤似的水,除非渴得难耐是不会这样做的,但是隧道即然打通了,他渴了完全可以出去喝水,又怎么会渴得难耐呢?是办案人员?也只有他们在封锁后才有可能到这里来,然而他们别说不会喝这种水,就算退一万步说,他渴极了要喝这水又何必要脱下鞋袜呢?

    秦风实在想不通这件怪异的事,接下来他又在前面不远的一个水洼边现了一双穿鞋的脚印,以后只这样的鞋印又6续地散布在隧道潮湿的泥土上,而且这鞋印显然是同一个人的。这就更加的令人费解了:看来这个人是穿着鞋袜的,他只是在喝水时才光着脚,这又是什么规矩?

    隧道里潮湿暗,石壁上还滴滴哒哒地滴着水珠,深处漆黑一片,看不到尽头,秦风用手电向前面晃了晃,他忽然吃惊地张大了嘴!因为,因为手电光所及之处,在前方碎石及横七竖八的钢梁间,触目之处黑压压的一片全是耗子!

    这些黑色的幽灵,它们连成了一片,静静地趴在那里,动也不动,对秦风的到来浑如不觉,就象随时待命的、经过严格训练的士兵。

    在这如此森的隧道中,遇到如此诡异的事,就算秦风胆子再大,也不勉全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难道真的如先前所料,要生那种传闻中的鼠灾?想到这里他忍不住想转就跑,被这些东西包围的话可不是件容易脱的事,他甚至想起了小说中被老鼠啃咬的节。

    就在这时从前面不远处的一块大岩石后面传来了一阵“吱吱”的叫声,这声音绝不是“开战的命令”,而是给人以挣扎呼救的感觉。不要说这是扯淡,不管什么动物,他的叫声中都能传递出一种信息,这信息有时我们人类用第六感是能感觉到的。

    秦风打住了逃跑的**头,他侧耳细听,但听从那后面传来了一阵尖锐得直刺耳鼓的笑声,接着就听到一个人时断时续的说话声:“宝贝,我的宝贝,你跑不了了……十元……二十元……嘿嘿,今天收获不错……”

    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他猛地想起来这不是收耗子的瞎眼蠓的声音吗?这家伙本长得就够森的了,他大半夜的跑到这里干什么?这些老鼠为什么围在四周?难不成他是个耗子精?

    秦风满腹狐疑,他悄悄凑到岩石后,探出头向前张望着。只见岩石后有个黑色的人影,他右手里握着把手电,左手正拎着一只直蹬腿的大老鼠在“嘿嘿”怪笑着自言自语。借着他手里手电筒的光,秦风看到他的脚边还放着几只铁笼子,里面装了十来只老鼠,而在他周围的地上摆着几架耗子夹,其中有几个当中还夹着拼命挣扎的老鼠。虽然看不清他的面貌,但是毫无疑问这个人就是瞎眼蠓。原来他到这里来捉耗子,这个人的上的确有几份鬼气!

    别的不说,光这是份胆气就让人觉得他看似猥琐的形貌举止完全是装出来的,还有那水洼边的脚印无疑也是他的,光脚喝泥汤水,这是多么怪异的行为啊?再就是那些成群结队的老鼠,它们好象被他施了催眠术一样,不约而同地向这里靠拢,静待他的宰割……慢着,不对,他如果有那个本事又何必用什么耗子夹呢?又何必辛辛苦苦地到处去收老鼠呢?施个法术把它们招来不就行了?

    难道这些耗子不是被他招来的?它们集中到这里是因为听到了同伴的呼救声而赶来救援的?如果是这样,它们即然敢于集中到这里来,又为什么只站着不动?这些事实在是过于令人匪夷所思!

    秦风刚想到这里,鼠群就有了反应,它们动起来,一时之间整个山洞里都回响着嘈杂的鼠叫声。成千上万只大老鼠一起“吱吱”叫着,又是在这森的地道中,引起的回音更是令人毛骨悚然,想想看,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瞎眼蠓乍一听到这声音体一哆嗦,手中拎着的老鼠掉到了地上,另一只手中握着的手电筒也“啪”地一声摔灭了。秦风顿觉眼前一黑,有无数只老鼠叫着从他脚边涌了过去,看形十有**是对瞎眼蠓展开攻击了。

    秦风正想按亮手电筒冲出去救援,忽然觉得头顶一股疾风响起,有个不知是什么东西飞快地从他头上的岩壁上攀爬了过去,这东西是迎着秦风来的,他向着洞口的方向而去。秦风打亮手电照去,只看到一个人的影子在石壁上飞快地爬行着,三纵两跳间已消失在了手电光所及范围外。他再回头照向刚才瞎眼蠓所在的位置,只见那里只剩下了几个铁笼子与鼠夹,瞎眼蠓已经不见了,只有那黑潮一般的鼠群滚滚涌向隧道的深处,一会儿工夫就去得无影无踪。

    天哪!这瞎眼蠓他是人吗?人怎么会有这么快的法?这看起来就象武侠小说中的壁虎功,一个大活人,居然能在石壁洞顶上飞快游走着,这……这……这……这简直就成了金庸大侠笔下的武林高手了!这种事,只要是神经正常的人谁也不会相信。但是秦风现在就是个神经错乱者,他刚才看到的明明就是现实,或者是自己在做梦?他用力捏了捏自己的耳朵,疼得直撇嘴,这不是梦,是真实的。

    秦风忽然想到了什么,他用手电筒照向刚才瞎眼蠓爬过的石壁,那上面什么痕迹也没有,这样,看来这个瞎眼蠓倒真是鬼多于人的可能喽。如果说他用了攀山索或者是虎爪钩之类的器具,虽然其度快得也是令人难以相信,最起码也算是个解释,但石壁上什么印迹也没留下,而用那些工具的话是不可能不在石壁上留下痕迹的。

    由于事过于诡异,秦风想的入神,他向洞外走时一个不小踩到了一张鼠夹上,那东西“啪”地一声把他的脚板给夹住了,痛得他原地直蹦。掰开鼠夹后,脱下鞋他的脚背上被夹出了一道口子,血浸透了袜子把皮鞋都染成了红色,其实伤口也不算太严重,只是由于他脚上的居烈运动使血液运行加快才流出这许多的血,秦风从兜里掏出纸巾,把脚上的血擦干净,然后用纸巾把伤口包上,这才穿上鞋一瘸一拐地出了隧道,在洞口他忽然听到一阵时有时无的二胡声不知从什么地方传了过来。

    这声音飘乎不定,随着夜风时远时近,仿佛如游魂山魈的凄叹,再加上周围山林中夜猫子的啼叫声,更是让人心底生起了一股寒意。

    被寒风一吹,秦风机伶伶地打了个冷战,他本想顺着这二胡的声音寻去,但侧耳听了很长时间,那凄凉的二胡乐声却再也没有响起,他只好离开了翠屏山。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五灵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