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鼠患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心同 书名:五灵杀
    <---凤舞文学网--->    老杜的工作室确实不大,但布置得很合理,处处透着艺术氛围。--凤-舞-文-学-网--屋子中还有一张老杜画的雪狐图,可以看出这幅画是下了功夫的,在一片淡淡的雪景中一只白色的狐狸半隐半现地趴在几条松枝间,它全银色的绒毛被风吹得顺向了一个方向,更突显出了肌与骨骼的层次感。而整幅画最传神之处莫过于眼睛,这只狐狸的瞳孔中闪动着两团狡谲灵动的光芒,远远看去几可乱真。

    秦风赞叹着,老杜虽然嘴上说着谦逊话,脸上却是掩饰不住一副洋洋自得之色。是啊,这样的作品,他是有足够的理由自豪的。老杜给秦风倒上茶后就迫不及待地把他所有得意之作全倒腾出来,他一幅幅展开给秦风看,并讲解着自己当时的创作灵感。他眉飞色舞地说着,竟有些忘乎所以,说到后来竟起了感慨,对当世一些名家作出了点评,言辞中大有不屑之意,说是当今之世欺世盗名之辈实在是太多了,很为自己的怀才不遇忿忿不平。

    秦风一边品着茶,一边仔细欣赏他的画,对于他的一些劳与感慨根本就没留心听,这个老杜总是喜欢标新立异,他的许多见解常常令人咋舌,而且这人自视极高,当然他也确实有值得骄傲的资本,不过在我们的社会中,尤其处一个文化氛围很浓的团体,即使你再怎么出众,如果不处理好与同事们的关系那也是很难立足的,这也是为什么他在杂志社工作不顺心的原因之一吧。

    老杜正说的兴起时,他工作室中的一个女孩丹丹敲门进来了,那问老杜:“杜哥,外面来个卖耗子药的,我们买几包吧?”

    “买那等东西何用啊?”老杜正在兴头上,被人打扰了有些不太高兴。

    丹丹好像对这个老板不太敬畏,她小嘴一撇,“嗤”了一声说:“这么多老鼠,怪吓人的,我们这里都快成养鼠厂了。”

    “不是有鼠夹吗?”老杜并末因员工对自己的不尊重而不快,他干笑了两声说,“再说,鼠药是要花钱的,而那些夹子却是分文未动而得来的,我们何以舍本逐末啊?”

    “钱,钱,你都快成钱锈了。不管,今天非得买不可!”丹丹索耍起了小女生脾气,撅着红艳艳的小嘴,用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佯嗔地瞅着老杜。

    老杜用眼角瞄着秦风,不停地向丹丹使着眼色,那意思大概是有客人呢,别再胡闹了。怎奈丹丹就象没看见似的一个劲地磨着她的老板。老杜被磨得实在没着了,他提心吊胆地问:“那个耗子药多少钱一包?”

    丹丹没说话,只伸出两个手指比划着。

    “两毛?”老杜试探着问。

    丹丹又是“切”了一声,伸出的两根手指索晃了起来。

    “两块?”老杜瞪大了双眼。

    丹丹纤细的手指一曲,做出个“ok”的手势。

    “那,那就买一包吧。”老杜松了口气,他果断地做出了决定。

    丹丹瞪大了双眼,说:“什么?一包?还不够大耗子塞牙缝的。就我们这里的况最起码得十包。”

    老杜开始搓手了,他嘴里喃喃地咕噜着:“十包,十包,二十元,花二十元请老鼠吃饭?……”

    秦风忍俊不,险些笑出了声,为了掩饰失态,他把扭向了一边,装着是在欣赏老杜的画,这一回头间他才看到在墙角放着几张耗子夹。

    丹丹却是不依不饶地说:“到底买不买吗?”

    老杜咬了咬后槽牙,终于下了决心,他说:“好吧,那就买吧。”

    丹丹马上喜笑颜开,她老实不客气地向老板伸出了手。说:“钱。”

    老杜掏出一张二十元的票子递给了丹丹,还不忘了在后面叮嘱一句:“讲讲价啊。”

    丹丹走后,老杜尴尬地对秦风解释说:“哎,小丫头,没办法,我一直把她当孩子的,在我面前她总是使小孩子子。”

    秦风笑了笑,他问老杜说:“你们这里怎么会有耗子?”

    “以前没有,最近不知怎么回事,都鼠患成灾了……哎,可别咬坏了我的作品……”

    老杜的话还没说完就从外面传来了丹丹尖叫的声音,他们赶紧走出办公室。来到外面的工作间。丹丹不知被什么吓得红樱樱的脸蛋变得煞白,她趴到了一张电脑椅上,一只高跟鞋都甩了出去。二人顺着她惊恐的目光望去,看到在一张电脑桌下面的墙旮旯里有一只大老鼠被夹子夹住了,正在扭动四肢用力挣扎着。这时另一个小伙子也看到这只耗子,他起丹丹的鞋就要拍过去。丹丹急忙尖声喊:“别用我的鞋打。”

    “小潘住手。”老杜上去拉住了小潘,他先把丹丹扶下来,然后从一个屋子里拎出一个铁笼子,带上手把老鼠捉起扔进了笼子里,里面还有几只灰色的老鼠。他瞧着笼子,“嘿嘿”笑着自言自语地说:“这真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啊。看来今天是该着阁下请同仁们客喽。”

    秦风看着他把笼子又送回到后屋中,不解地问:“你捉这东西干什么?打死它不就得了。”

    “非也非也,秦老弟有所不知啊。这东西是可以卖钱的。”老杜摇头晃脑地说。

    “卖钱?谁收它做什么?”听到有人收老鼠,秦风倒是觉得新鲜,他就问了一句。

    丹丹惊魂末定地穿上鞋,对于秦风的提议看来是一百个赞成,她说:“是啊,把它打死不就得了,非得养着卖什么钱?这能卖几个钱?再说一想到屋子里有一笼子大耗子就恶心死了。还有那个瞎眼蠓,跟大老鼠一样的讨厌!”

    “瞎眼蠓?怎么你们这里还有那东西?”秦风问。

    丹丹说:“瞎眼蠓是个人名,就是收活耗子,他可讨厌了,脏兮兮的,简直就是个耗子精。”

    老杜说:“好了好了,管他脏不脏的,只要给钱就行。”

    这时快到中午了,老杜要留秦风吃饭,秦风正在推辞着,丹丹高兴地说:“好啊,那我打电话给强子,让他今天中午别来送盒饭了。”说着就要拔电话。

    老杜急忙说:“那也不必,那也不必。”他从皮夹子里挑来挑去,抽出三十块钱递给小潘说:“你去市场买只炸鸡,一斤猪头,再拎几瓶啤酒。我们就在店里吃,这附近的饭店环境都不太好,嗯,环境不太好。”

    丹丹又撇嘴了,她说:“什么环境不好?对面的火锅城不是我们刚给装修的吗?那可是你亲手设计的。”

    “啊,啊,”老杜尴尬地摸着后脑壳,窘迫地说,“我忘了,那里还算是可以。秦老弟,我们就去吃火锅吧,今天我做东。”

    秦风还没答话呢,丹丹就欢呼着拔打了火锅城的订餐电话,秦风见有家座位都预约了,看来也只好让老杜出一次血了。秦风这样想着,一行四人就收拾了下,锁门去了对面的马大姐火锅城。

    对于老杜的设计水平秦风从来就没有怀疑过,但一走进马大姐火锅城还是眼前一亮,大大出乎他的意外。这里的布局堪称佳品,即合理又透着浓郁的文化氛围,处处彰显着凡的品位。服务员把一行四人引进了一个雅间,在点菜时老杜强笑着把菜谱递给了秦风,让他尽管点,秦风随便点了两样,在把菜谱交给服务员时被丹丹抢了过去,她一口气挑好的点了十来样,每点一样老杜脖子上的青筋都跳一下。而那个愣头八脑的小潘更是老实不客气,他问秦风:“咱整啤的还是白的?”

    秦风说:“下午还有事,喝点啤酒吧。”

    小潘就大大咧咧地对服务员喊着,让先上十瓶精装“蓝带”,一会儿不够再说。

    老杜使劲咽了口唾沫,他对小潘说:“年轻人少喝点酒,一会儿还得干活呢!”

    话是这样说,酒菜上来时他却比谁都吃喝的都起劲,不但甩了外,连袖子也捋了起来,不知是紧张还是包间里太,他吃得满头大汗淋漓。小潘看来是死了心今天得狠宰一下这只铁公鸡,他不时的呦喝着要服务员上这上那的,急得老杜一个劲地抹额头。

    丹丹虽然张罗得比谁都欢,其实她并末吃多少东西,只是挑素菜夹了几筷子,她大部分时间里都在劝秦风多吃,并向他的餐盘里夹了不少菜,后来看到老杜与小潘抢似的只顾闷头吃喝,使了几个眼色两人也没有理会,干脆把几盘菜都端到秦风面前。

    老杜也意识到自己太过失礼了,他连声地对秦风劝酒夹菜,其实这时他已经直打饱咯了,他揉着肚子,这才头一次放下筷子,带着七分醉意对秦风说:“秦老弟啊,说到笔上的工夫,为兄最为佩服的人就是你了。别看那些所谓的诗人,又是中华诗词会员的,又是什么诗词编辑的,在我看来与你,”他拍了拍秦风的肩头接着说,“那是相去甚远啊,相去甚远。”

    丹丹一直在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瞅着秦风,听老杜这么一说也来了精神,兴奋地说:“没想到秦大哥还会写诗呢!来,给我们写一个怎么样?”说着就鼓起掌来。小潘正在向嘴里送一块鸡,这时也握着筷子鼓起掌来,嘴里还含混不清地附合着:“好好,来一个。”

    秦风推辞了一番,见实在推脱不过去,这时恰巧看到在老杜后的雕栏花架上有一盆蟹抓兰,那兰花有几片花瓣凋谢了,落在镂空雕栏上,再看到老杜的这副状态,竟一时兴起,也借着三分醉意,想了一下,轻声吟道:“丹青手,凌烟酒,岘山碑亸枯衣柳。

    薰风恶,银花薄,烧灯兰脂,榨膏穷索,错,错,错。

    香依旧,消残瘦,挑拔金烬余辉透。

    檀泥落,栖栏阁,纤尘成涴,怕同根托,莫,莫,莫。”

    此言一出便大感后悔,不管怎么说人家老杜请自己吃饭总是一番好意,怎能挖苦讽刺人家呢?他看着其他三个人在他吟完后都愣住了神,正想着该怎样挽回这种局面,他们却一起鼓起掌来,老杜掌拍得尤其烈,看来他是在半醉间没品味出词中的含意。丹丹更是秋眸含波,脉脉地瞟着秦风,只有小潘在鼓完掌后立即投入到他的大扫中去。

    老杜伸出大拇指,一连说了几个“好”字,他摇头晃脑地说:“秦老弟的这阙‘钗头凤’较之6放翁真是不遑多让啊!这么短的时间内,步韵如此之工整,真是才思敏捷啊,佩服!佩服!”

    “什么钗头凤?我怎么没听出里面有凤字?”小潘抹着油光光的下巴,一脸的迷惑。

    “哎!潘文德啊潘文德,你真是朽木不可雕也,秦老弟这阙词填的是钗头凤,他是步6游6放翁的上声二十五有、去声二十六宥及入声十药韵,当真可说是妙不可言哪!妙!妙!真是太妙了!”老杜说着又给秦风斟了一杯酒,说:“来,秦老弟,为了这阙钗头凤,愚兄敬你一杯。”

    秦风被他这样一夸,心中暗叫惭愧,为了俺饰心虚他一仰脖,把这杯酒干了。

    老杜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他凑到秦风面前,喷着一嘴的酒气说:“秦老弟啊,愚兄最近接了一单本料理店的生意,怎么样?让他们那些化外之民也见识见识我泱泱中华当代诗人的风采,赏个脸为愚兄的屏风的题一诗如何呀?”

    秦风本就有了三分醉意,再加上自感很是对不起老杜,当场爽快地答应下来,说是过后看过老杜屏风上的画立刻写。这样这件事也就定了下来,从饭店里出来后他开着车醉熏熏地离开了。经过翠屏山脚步时他看到那里正在施工,他停下车看了一会儿,见到工人们劳作的场面让他想起了韩长生。这个人确实神秘的,他虽然生活的如此窘迫,但上似乎有一种让人望而生畏的气质,有时秦风甚至觉得他比安若曦还要让人无法琢磨。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五灵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