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章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心同 书名:五灵杀
    <---凤舞文学网--->    夏天的白天很长,在七点半左右太阳才会落山,而晚上那些关了一天门的烧烤店就会亮起了灯火,不但是烧烤店,也有一些在路边摆摊子的小商贩们也忙碌起来,他们在路边支起灶炉,搭起简易棚子开始了营业。--凤-舞-文-学-网--当然他们当中十之七八是无证经营者,所用的炊具也是极简陋的,大都是一辆脚蹬三轮车,上面杂七杂八地堆满了各种炊具和一个液化气罐,还有一只用来装水的涂料桶改成的水桶,这些东西往街角一放就构成了一个临时的小吃摊子。卖什么的都有,但大多数还是以麻辣烫啊、烧烤啊为主。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好象全国各地的每一处城市在夜里都兴起了烧烤这个行业,对于夏天夜里没事的人来说那确实是极具惑力的。

    这些人呦五喝六地在街上的小吃摊前喝着轧啤,吹着牛皮,常常一直闹腾到后半夜。现在已经是后半夜两点了,街上的摊位大都散了,但也有一两处有铺面的烧烤店门前还摆着几张桌子,有那么几桌吃屑夜的人一边沐浴着清凉的晚风一边高谈阔论。街上的车辆也渐渐少了起来,唯有那些打夜班的出租车司机还在道边百无聊赖地等着顾客。

    这时有一个瘦小的人影走到了一辆出租车前,司机正趴在方向盘上打瞌睡,他听到有人敲门来了精神,看到打车的是个五六岁的小孩时不有些纳闷,但话说回来,奇怪归奇怪,只要给钱,管他大人小孩的,那又有什么关系?于是司机就载着小孩向翠屏新区开去。

    在他们后面一辆克莱斯勒厢式旅行车随后跟了上去。这辆车是秦风的,车里的人当然也是他。

    其实秦风并没有睡,他一直斜躺在沙里装出睡得很沉的样子,他甚至还故意打着响鼾。在快要到下半夜两点时,他听到默默的卧室中响起了窸窸窣窣的穿衣服的声音,接着一阵很轻的开门声传了过来,默默蹑手蹑脚地走了出来,他没打灯,先凑到秦风跟前看了看,随后就打开门走了出去。秦风眯着眼睛看去,他险些吃惊地一下跳也起来,在黑暗中他隐约看到默默抱了张毛巾被,在他的毛巾被里竟然露出了一截黑色的猫的尾巴!

    他没惊动默默,过了一段时间才跟了出去。猫的感观要比人灵敏许多的,他不能跟得太近,直到默默打车走出很远了他才尾随而去。

    前面的出租车穿过市区直接驶向翠屏新区。那车一直开到翠屏山脚下才停了下来,这里目前还末完全开,在一片密林当中零星地散布着几家民宅,现在是下半夜了,那几户人家早已熄了灯火,周围黑沉沉的显得有些森。

    出租车司机收了钱后好奇地打量下四周,他好心地说:“小朋友,你家住这里呀?这黑灯瞎火的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我爷爷在门口接我呢,谢谢叔叔。”默默指了指就在道边的一排瓦房说。

    司机向那里望了望,他一边把车打着弯,一边在嘴里咕噜着:“这家大人也真是的,这么小的孩子也放心让单独出来……。”他调过车头后就走了。

    默默目送着司机离开后并没有走向那排瓦房,而是转向房子后面的密林走去。

    一个五岁的小男孩,抱着一只猫,一个人走在这野草丛生的树林中,这看起来是多么诡异的一幅画面?这个孩子他到这里来干什么呢?

    秦风远远地跟在后面,他意识到自己离真相越来越近了。

    山林中荆棘密布,偶尔有一两声夜枭的啼叫声响起,间或从草丛中“扑啦啦”地惊起几只宿鸟,让人感到森可怖!但默默全然不为所动,他好象对这里的地形非常熟悉,一路走着径直来到了一处断崖下。

    断崖前的树丛杂草愈地稠密了,默默瘦小的形几乎完全隐没在了草丛中,秦风只能根据“沙沙”的脚步声判断他在前面的大体位置。跟到这里秦风不敢再靠得太近了,他怕被那只猫觉,于是就藏在了一棵老槐树后。

    前面的脚步声停止了,接着崖前的矮树丛抖动了一会儿,然后就静了下来。秦风等了足足有十分钟也不见有任动静,就蹑手蹑脚地摸了过去。在树丛后的崖壁上他看到有一个极隐蔽的山洞。这洞口不但生满了杂草树丛,而且在洞口上方的石隙中盘着一棵虬松,那松树向下浓密的枝叶正好盖住了洞口,因此除非事先知道,否则是很难现这里有个山洞的。

    洞口不大,默默要进去的话勉强直着腰就可以了,成年人必须得爬着才能进去。秦风虽然带了手电筒,但没敢打开,他观察了下洞口,看这里好象经常有人出入的样子,难道默默常在半夜到这里来?要想知道这一切只有进去看看了。

    秦风伏下子,四肢着地匍匐着爬进了山洞。洞里很干燥,四壁突石参差不齐,不象是人工开采的,应该是个天然的洞**。他这样匍匐着爬行了能有四五十米,正感到呼吸急促,力不能支时前面的空间却豁然开朗起来,这时的山洞已经能让人直起腰来了,从洞顶到地面能有两米多高,左右的空间也开阔了许多,足有三四米。

    秦风扶着石壁站了起来,他感到不太对劲,用手一摸,四周全是光滑平整的,不象是天然的山洞了。他先把手电卷在袖子中,只留出一个小孔,然后用衣服盖住象石壁上照去,果然,眼前看到的全是冰冷的水泥墙壁,再看头顶与脚下也是水泥红砖砌成的。这里居然是人工修凿的一条暗道,甚至在脚下还有排水沟。

    秦风再向墙上仔细搜索,见水泥抹成的墙壁上写了许多五六十年代的标语,那字迹由于年代久远,已经斑驳不清了,墙壁上也裂开了许多的缝隙,上面长满了湿滑的苔藓。

    没错了,这是一条以前修建的防空洞,但现在早就废弃了。想来前面那段天然的洞**本来没有这么深,后来是有人将它与防空洞打通了,这才连接成了一体。是谁打通的?是默默?显然这是不可能的,那就是说有另外的人也知道这条山洞,前面那段地道是他打的?那么这个人是谁呢?他又与一个五岁的孩子间能有什么故事?

    秦风想着,小心翼翼地继续向前摸索。在转了几个弯后他难住了,前面出现了几个分叉的洞口,默默会向哪条地道中走去呢?到现在他不得不按亮手电筒了,也许借着手电的光可以找出蛛丝马迹,跟着默默走下去。

    几个支洞中只有一个是人工挖掘的,那个洞口也跟最先的那段山洞一样的狭窄,而且旁边还堆满了挖出来的泥土,洞口也是常常有人出没的样子,不用问默默一定是向这里去了。秦风先深深吸了口气,然后熄灭手电筒,再次匍匐着爬进了这段地道。

    这段地道比先前的那段要长了许多,秦风好不容易才爬到了尽头。他的手触摸到了象是木门的东西,这才知道地道到头了。这的确是道木门,或都说两块木板比较合适。这时从木门后面传来了一声猫的叫声,秦风提鼻子闻了闻,他似乎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这气味类似医院中的药品混合着许多化学试剂,但隐隐还夹杂着象是尸体腐烂出的腥臭味。

    他轻轻把木门推开了一道缝,一束光线由门后散出来。在门的另一面是一间十几平米的石室,屋中灯火通明,这暗室中竟然有电。随后他就看到在石室的一个角落堆码着几个大容量的充电瓶,原来电源是从这里获得的。

    屋子中是一圈用角钢焊成的条案,上面摆满了各种稀奇古怪的仪器,在这些仪器中,屋子的正中间有一张铁架,上面铺着条单,而默默此刻就睡在这张上,令人咋舌的是在他的头上接了许多管子,这些管子连接到那些仪器上,有的仪器中还盛着正在“咕咕”冒泡的液体。在这张旁边的一张条案上有一台电脑,显示器的屏幕上正象做脑电图似的有一条上下窜动的红线在抖动着。而那只黑猫就在仪器中间跳来跳去,它就象个为病人做体检的医生,一会儿瞧瞧仪器,一会儿瞅瞅显示器,抽空有时在那些仪器上用猫爪子按下一两上按钮。

    天哪!秦风的心几乎要从口腔中跳出来了!这是怎样的一幅景啊!若非亲眼所见,打死他也不会相信世上会有这种事——一只猫居然在拿人做实验?!

    而这些仪器,毫无疑问就是若曦生前的那些设备,怪不得它们怎么会忽然不见了,原来全搬到这地下来了,但这是谁搬的呢?难不成就是这只该死的鬼猫干的?秦风不敢相信眼前生的这一切,他正要冲出去阻止黑猫时却忽然看到躺在上的默默四肢抽畜起来,眼皮也剧烈地抖动着。黑猫跳到上看了看默默,然后直接窜到一台仪器前按下了一个红色的按钮。于是默默就睁开了双眼,他坐起来拔掉了头上的管子,这时的他已经是满头大汗淋漓了。

    安子默,这个五岁的孩子在这一瞬间好象老了数十年,他一脸疲惫,耷拉着头,双肩下垂,弓腰驼背地坐在上咳嗽起来,他的喘息声就象喉咙间装了一口老风箱,“呼哧,呼哧”地让人替他但心随时都会一口气顺不上来就此报销。黑猫在他周围温柔地蹭着,就象一个老祖父在安慰重病中的孙子,在这一刻它的眼中完全没有了那种妖异的光芒,倒是闪动着和蔼友善之意。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五灵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