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 鬼猫再现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心同 书名:五灵杀
    <---凤舞文学网--->    他们在回去的路上心宁给秦风打来了电话,说是她姐姐家又出事了。--凤-舞-文-学-网--在电话里一时说不清,让秦风马上赶到心怡那里,从电话中秦风能感觉到一定是有什么不同寻常的事生了,他把林教授送回了家就急匆匆地直接来到心怡家。

    客厅里只有心宁与默默,心怡在卧室中休息,她头疼得很厉害,劝她去医院她又不去,说是只感觉脑子很乱,想一个人静一静。

    “生了什么事?”秦风一只脚刚踏进屋中就急三火四地问。

    心宁满脸焦急之色,她手里拿着一张相片,见秦风走了进来就把相片递了过来,说:“你看看这个。”

    秦风只扫了一眼就认出照片中的人就是韩芳朵,那是她年轻时的相片。他接过了照片,仔细看了看说:“这照片你从哪里弄来的?”

    “我在按你的嘱咐翻找安稳的《声声慢》时从一本书中找出来的。”

    “噢。”秦风答应着先倒了杯水一口气喝下半杯,然后坐在沙里仔细端祥起相片。

    心宁见他神色如常,觉得很奇怪,她强调说:“这上面的人可是张大娘啊!”

    秦风头都没抬,嘴中答应着:“是啊,我看出来了,这不正如我推测的一样吗?”

    “是,你聪明,你是中国的福尔摩斯,这行了吧?可是你不觉得奇怪吗?”

    秦风抬起头,他看心宁一脸焦急之色,就说:“这有什么奇怪的,张大娘是安稳年轻时的恋人,他保存一张初恋人的照片有什么?”同时他心中暗想:你还不知道韩芳朵与安稳相恋的经过呢!如果我说出你怕是要吃惊得下巴颏会掉下来。

    “你仔细看,再想想姐姐以前跟我们说她经常做的那噩梦!”心宁不耐烦了,她觉得一向慎密而聪颖的丈夫忽然迟钝起来。

    秦风经她一说这才现了一个问题——这张照片中的人与背景竟跟心怡说的梦境一样!

    在一条柳丝婆娑的小溪边,韩芳朵正在用一把木梳子梳着她那黑亮的长,她的头一直垂到了溪水中。她上穿一件白底带蓝色碎花的布褂,下是一条洗得白的米色裤子,脚上穿一双黑色圆口布鞋,在她的左肩上挎着一个在当时很流行的绿色书包。天哪!这景色、这穿着竟然与心怡所描述的梦中景一般无二!这也末勉太巧了吧?

    “这个,心怡看了这张相片?”秦风问。

    “是啊,姐姐说除了照片中人的相貌由于在梦中不是很清楚之外,其它的跟梦境中丝毫不差。”

    这回下巴颏掉下来的倒是秦风他自己了。无论如何他也不敢相信困扰心怡很长时间的梦境竟是一张相片!这种事也只有在鬼故事中才会生。他用力揉了揉太阳**,使自己尽量冷静下来,他说:“你看,有没有这种可能?心怡在平时见过这张照片,照片中的景在她脑中留下了印象,后来她忘了,偶然间在梦中就出现了?”说完后他自己也觉得这种说法实在是太牵强了。

    心宁根本就不屑得反驳他。

    秦风坐在沙里,双手托着下巴沉思着,这时心宁用胳膊碰了碰他,轻声说:“你看。”秦风顺着她的目光看去,见默默正在一旁翻着书。

    “怎么了?”秦风不解地问。

    “刚才这孩子好象在用眼角的余光瞥我们呢。”心宁悄声说。

    “是吗?”秦风仔细端详了默默一会儿,他说,“你看花眼了,他不正在看书吗?再说一个五岁的孩子哪会偷偷的用眼角看人呢?”

    被秦风这么一说,心宁也怀疑是自己的错觉,她最近好象对什么都疑神疑鬼的,大概是生在周围的怪事太多了,她的神经绷得太紧了吧?

    秦风忽然象根弹簧似的从沙里弹了起来,他问心宁:“对了,这张照片是夹在哪本书中的,你能记得吗?”

    心宁被他吓了一跳,她说:“当然记得,我把这本书抽出来了。”说着她就去找那本书,秦风也帮她一起找,但两人找了半天也没现那本书。心宁忽然想起了什么,她走到默默跟前问:“默默,你看没看到小姨刚才拿的那本蓝色封面的书啊?”

    “没看到。”默默回答说。

    心宁又去问了她姐姐,心怡也没见过这本书。咦!怪了,刚才还放在茶几上的,怎么一会儿工夫就不见了?

    这时一阵瓦盆碎裂的声音从楼下传了上来,窗户是开着的,因此这声音显得格外刺耳。接着就听楼下有人的说话声:“这是谁家的猫啊?把我们花盆都打碎了!”

    他们赶紧凑到窗前向下看去,原来是三楼放在阳台上的一盆花掉到了楼下,幸亏楼底没有人,不然被砸上后果可是不堪想象的。说话的是三楼的女主人,她见楼上有人探出头来就没好气地对心怡他们说:“你们家养的猫也不看好了,花盆碰碎了倒也没什么,一但砸着人可怎么办?”

    心怡正要分辩,心宁眼尖,她指着三楼阳台的一角说:“那本书。”

    有一本蓝色封面的书正卡在三楼阳台上的两只花盆间。

    秦风一边连声道歉一边让心宁去楼下取书。在心宁往楼下去的这段时秦风趴在窗前与三楼的女主人拉着话,他说:“大姐,我们家这只黑猫好长时间不见了,你最近常见着它吗?”

    那女人见秦风一个劲地说好话心中的光火也就消散了,她在楼下答应着说:“是啊,最近两天在半夜里常看到这只黑猫,森森的,怪吓人的,你们怎么养了这么一只猫?”

    秦风又一连说了几句抱歉的话,这时心宁把书拿上来了。她说那张照片就是在这本书中现的。秦风接过书,见是一本装帧很简陋的《世界灵异现象》。这种书在地摊中随处可见,里面全是些耸人听闻的奇闻怪事,基本上没有什么科学依据。想不到安稳居然也看这种书。

    秦风随意翻了翻书,然后去看书的封底,他呆住了。

    心宁与心怡见他神色有异,赶紧问现了什么?秦风指着封底说:“你们看,这本书是在一九九八年次出版的。”

    心怡姐妹一时没反应过来,心宁不解地问:“九八年出版的又怎么了?”

    秦风看了看他们俩,说:“一九九八年安稳早就去逝多年了,这张照片怎么会夹在这本书中?”

    经他一说两人这才觉察出这里面确实很怪。是啊,韩芳朵的照片怎么会出现在一九九八年出版的书中?除非,除非是后来有人给放进去的。而这个人是谁呢?不用说,除了若曦不会有别人了。

    秦风见她们面面相觑就肯定地说:“没错,这张照片是后来放进去的,放的人就是若曦。”

    他没有说下去,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若曦通过这张照片一开始就认出了张大娘就是照片中的人,但他却装做不认识的样子。也有另一种可能,那就是若曦在遇到张大娘后才在父亲的遗物中现了这第照片。但不管哪种况,以安若曦的聪明他可能隐约猜到了自己父亲与张大娘之间的关系。这样想来,他给张大娘钱也是因为替父亲愧疚吧?那次他在秀菊家门口抹眼泪也多半是这个原因,但这其中详细的内想来他是不知道的。

    秦风想,如果他知道了自己的父亲做出的那些事会是怎样的感受呢?

    事看似渐渐明朗起来,其实却是越来越神秘了。那只消失了五年的黑猫竟又突然出现了,并且这只猫怎么看用常理也是解释不通的,它好象处处在阻挠人们揭开事的真象,从柳庄到心怡家,每当秦风他们有所突破时它都会出来作梗。现在任谁也不会相信这只黑猫出现在这里并且要叼走那本夹照片的书是出于偶然的。那么这只猫,它真的是一只有灵的动物?

    秦风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他觉得心怡目前的处境很危险。为了搞清真相他决定到若曦曾待过的那家孤儿院去一趟。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五灵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