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章 隐情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心同 书名:五灵杀
    <---凤舞文学网--->    这一现让秦风的心跳急剧加起来,这阙声声慢怎么会在这里出现?难道心怡以前带着默默来过这里,又恰巧看到了了阙词?但即使这样,一个五岁的孩子就能凭记忆写下成阙词?他稳定下绪,装出漠不经心的样子把这张纸递到了老张面前问:“大爷,这写的真好,是谁写的啊?”

    老张没有觉察他的异样,他扫了眼那张纸,就一边糊着纸袋一边说:“噢,这个啊,我是从家里的箱子底翻出来的,是生他娘写的吧。--凤-舞-文-学-网--”

    “是吗?没想到大娘这么有文采呀?她经常写这些东西吗?”

    张大爷“嘿嘿”笑着说:“这当然了,你还不知道吧?生他娘年轻时可是上过大学的。不过后来嫁给了我也就没写这些东西了。”

    秦风心中一动,他忽然想起了那次与林教授的谈话,又想到张大娘的儿子姓韩,就试探着问张大爷:“对了,这么长时间了还不知道我大娘叫什么名字呢,她以前在学校一定是很有名的了?”

    “她呀,她姓韩,叫韩芳朵。年轻时可是个小有名气的才女啊!”

    秦风呆住了,他没想到张大娘就是若曦的父亲安稳教授的老同学。听林教授说那时他们可是不错的朋友。慢着,好象哪里又不太对劲,对了,他那次在林教授拿的他们同学间的合影中怎么没见有张大娘呢?虽然他没见过她年轻时的样子,但他还是可以断定那照片中绝对没有韩芳朵。一个人在年轻与老年时虽然形貌上有区别,但大体还是能认出的。

    朵朵,不就是韩芳朵吗?默默不但写的词与韩芳朵一样,而且还留下了她的名字。要知道张大娘叫什么名字他们以前是不知道的,更不用说一个五岁的孩子了。除非,除非这个孩子以前与韩芳朵认识!

    想到这里秦风的额头都浸出了冷汗,这件事实在是太诡异了!好象安家祖孙三代都与这个叫韩芳朵的女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却又毫无头绪,令人难以琢磨。

    秦风正在考虑该如何打探韩芳朵的事,张大爷探过头来仔细看了看那张纸,他说:“咦,奇怪,这不是生他娘的笔迹啊。”

    不是韩芳朵写的?那是谁写的?难不成真是默默写了送给她的吧?秦风也为自己这个怪诞的**头而心中暗暗好笑。他把这张纸收了起来,转了个话题说:“听我大娘说你们俩不是原配夫妻吧?”

    话一出口就觉得这也太突兀了,正想找个话打圆场,张大爷却是一愣,他抬头看着秦风问:“怎么?生他娘都跟你说了?”

    秦风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他说“其实这也没什么,长生跟秀菊没有一点儿血源关系,从哪方面来说结亲也属正常。”

    “哎,这倒也是,其实我们两个老家伙在这件事上做的也确实太过份了,想当初是我们硬着他们成亲的。”

    张大爷被触动了心底多年的往事,他感慨着去摸腰间的旱烟口袋,秦风给他递上了香烟,然后为他点着。

    张大爷这一开口说出了一件令秦风始料不及的事。

    张永福祖籍河南,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跟随父母漂泊到了这里,那时的西山还是一片荒野之地,到处都是树丛杂草,他们家与另外一家姓冯的就在这里定居下来,经过几个秋的辛勤劳做,张永福一家就在这山洼的下风口处开垠了一片耕地,而位于他们家上方的冯家却是生意人,他们只是盖了几间简易的土房子算是栖之所吧。

    后来姓冯的生意有了起色,就在上面盖了两层楼的洋房,他们不搬到城里住,据说是请风水先生看过地势了,说是那里是块风水宝地,不能轻易挪地方的。至于张永福他爹,那是个老实巴交的庄稼人,从来也没想过要搬出这个山洼,这里不但土壤肥沃,而且水源丰盛,是个定居的好地角。

    由于一家人的勤劳,几年后这里已然成了个别有洞天的小庄院,他们的子也过得红火起来,手里也攒下几个钱,这时张永福他爹就把原来的土房子扒了,盖起一溜五间带平台的捣制房。

    生活总是不能尽如人意的,就在盖房子的那年,永福的大哥得疾病去逝了,一家人伤心了好长一段子。

    后来张永福就结婚了,婚后他媳妇给他生下一个丫头,取名叫秀菊。他媳妇是在家里生的秀菊,由于当时的医疗条件有限,好好的一个活人因为大出血而送了命。这件事对张永福的母亲打击很大,是她坚持自己给儿媳妇接生的,结果却眼看着儿媳妇在自己面前断了气,于是这老太太成天长吁短叹,懊悔不已,没有多长时间也积郁成疾而撒手西去。

    这样就剩下两个老爷们拉扯着一个丫头过子,这其中的辛酸自是不必多说了。接着在秀菊三岁那年永福他爹也去逝了,至此这个曾经美满的家庭看来算是彻底毁了。

    但是,生活啊,她总是在黑暗之后带给人们希望。这时另一个人闯进了张永福的世界,她就是韩芳朵。

    有一次张永福背着秀菊在田间锄地时看到有个女人在池塘边哭泣,他本不想多管闲事,自己的烦心事就够多了,哪有工夫去理会一个陌生的女人,但这时他看到况不太对,那个女人看来正准备跳下池塘呢。遇到这种事,厚道的张永福哪会不管?他赶紧跑过去拉住了女人。这个女人自然就是韩芳朵。

    张永福看他穿着打扮象是个学生,但肚子却鼓起了老高,看来是怀有孕了。这种事不用说为过来人的张永福也能猜出几分。在他的一再好言劝慰下韩芳朵打消了自杀的**头头,但她目前这样能到哪里去了?在那个年代,一个末婚的女大学生生了这种事,别的不说,就是大家的唾沫都会把她淹死的,没办法她只好暂时住在了张永福家里。

    张永福本是个心地善良的人,他见韩芳朵怪可怜的,就对她照顾得特别周到,说是她尽管在这里住下,他这里不会有外人来的,等生下孩子再做以后的打算吧。就这样,韩芳朵在这个山沟沟里生下了韩长生,这以后他们俩也渐渐产生了感,于是也没登记,就生活在了一起。

    再往后就是两个孩子渐渐长大了,他们相处得比亲兄妹还要亲。看到两个人处得这么节好,老两口就暗地里商量着要他们结为夫妻。这当然遭来了两个孩子的一致反对,他们一直以兄妹相待,哪曾想过将来会成为夫妻呢?但经不住张永福的呵斥与韩芳朵的寻死寻活最后还是答应了,但在他们的内心已经或多或少地对父母产生了怨恨,所以没多长时间就搬出了这里,迁到了柳庄。令人欣慰的是他们夫妻间的感还算不错,这多少也减轻了两个老人的负罪感。

    秦风听完了张大爷的讲述,这才明白为什么韩芳朵不愿提起她的儿子,原来这是个私生子啊,这就难怪了,换成谁这种事都不愿在人前提起的。

    秦风甚至推理出:韩芳朵的孩子八成就是与安稳所生。一、他们当初是同学,关系也非同一般。二、安若曦长得与其父安稳非常象,这就是为什么韩芳朵乍一见若曦就象受到了刺激的原因。三、韩长生的面貌也象他的生父安稳,他与心宁才会把韩长生错当成若曦了。这样看来这其中的环节又解开了许多。

    而那阙词也十有**就是安稳写给韩芳朵的,听林教授说安稳的诗词颇有功底。但是默默,这个五岁的小男孩,他怎么可能会写这阙词呢?唯一的解释就是在若曦的遗物中肯定有他父亲的这阙词,只是心怡从来不知道罢了,偶然的机会被默默翻出来了,他才会写在了纸上,至于朵朵两个字,想来也是安稳生前写在纸上的。

    秦风进一步推断,正是默默在他爷爷的遗物中看到了画在纸上的戒指与韩芳朵手上戴的一样才会那样感兴趣的,过后他就照着他爷爷留下的那张纸画了起来。

    这样一想,事看来也就明朗了。现在唯一需要求证的就是安稳是否就是韩长生的亲生父亲,这件事看来韩芳朵没有对张大爷说起过,而且秦风也不会问这种蠢话,他想只要把兜里的纸拿去让林教授辩认下是否就是安稳的笔迹就可以得出结论了。这样想着他就告别了张大爷,直接打电话约了林教授。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五灵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