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 恶魔盔甲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柔情如海 书名:猫魔御女
    <---凤舞文学网--->

    第一百一十九章 恶魔盔甲

    “惨了,惨了,这次死定了。--凤-舞-文-学-网--”

    毛东星木然看着那几个老人的影越来越模糊,他知道自己的功力不能保持在眼睛上了,所以就看不清远方的景象了,现在的他和一个普通人的视力没什么区别了。

    “谁来救救我啊?我要死了,天魔,孙亚,你不会眼看着我死吧?”毛东星无法张口,只能在心中呼唤着那个想要自己的命的敌人,把求生的希望放在一个敌人的上,这真的是太讽刺了。可是毛东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向她求助,因为毛东星不想死,为了活命,面子也就顾不上了。说到底他不过是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而已,很多事还没有经历过,对生命的渴望要超过了别的东西,特别是他刚刚拥有了一个甜美的孟小凡的时候,更是不想死了。

    没有天魔的回应。

    毛东星的体里越来越多的法力加入到了叛军的队伍,对他的体开始出现了破坏,毛东星的皮肤一鼓一鼓的,好像底下藏着无数的蚯蚓一般,无数的经脉被狂暴的能量流冲击的破裂,毛东星的毛孔里流出了滴滴的血珠,头上冒起了腾腾的蒸汽,在这个初冬的季节简直是难见的奇观。

    强大的能量波动以毛东星的体为中心,开始一波一波的扩展出去,一道道的微风从无到有的开始,围绕在了毛东星的边,越来越强,卷起了残叶枯草,带着凛冽的寒气向周围扩散出去。

    天空中不知道何时出现了大片大片的乌云,一条条明亮耀眼的闪电在云间穿梭不止,就是迟迟不肯劈落下来,让人觉得压抑又觉得很奇怪。明明是不打雷的冬季,却有了雷雨的迹象,这太违背自然科学了。

    一个强大的高手不压抑自己的能力的时候,都会影响边的一切的,何况是一个远远超过一般高手定义的离俗期的高手哪!毛东星全部的能量散发出来对环境的影响是巨大的,大的超过了绝大多数人的想象。

    离毛东星最近的修真者就是何燕了,她正在和敏敏和娜娜聊的投机,有很多古老点的东西她都是很在行的,只是对近代的事不那么清楚,很多古代的疑难问题在近代都已经解决了,这些事让何燕很是惊奇,而敏敏和娜娜对何燕这么美丽的女人懂的那么多诗词歌赋也是同样的惊奇的,特别对茶道,何燕的很多古代时候的礼节让好茶道的敏敏和娜娜大开眼界,正是谈的高兴的时候,一阵狂风吹到了窗户玻璃上,哗啦啦的作响,好像风力很强的样子。

    娜娜跳到窗前,探头向外看了看,惊讶地叫道:“天色变了啊,在打雷,要下雨了。”说完,她还奇怪地歪着头在想,为什么冬天要下雨哪?这可是北方啊,又不是南方,以前这里没有过这样的现象啊!她正想问问何燕知道不知道为什么天气会变化的时候,却惊讶地发现何燕已经不见了。

    “姐姐,何姐姐哪?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了,我还想问问她这个天气是怎么回事哪?”娜娜看着敏敏,很奇怪地问。

    敏敏耸了耸肩膀,做了一个不知道的手势,“我也没看见,眨眼就不见了,跟凭空消失一样,可能是想到了什么急事吧,她那样的高人不用我们担心的,不知道毛大哥到家了没有,这个天气真的很奇怪,我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了,还是很不好的事,娜娜,你不许出去了,小心被雷劈了,嘻嘻……”

    两个姐妹笑着搂成了一团,嬉笑打闹着,感很好。

    何燕静静地看着毛东星,他的脸殷红如血,明明很痛苦却紧紧咬着牙,一声不吭。他的上已经被血洇透了,看来已经到了关键的时候了,再不出手救他的话,他可能就要死了。何燕很奇怪毛东星为什么要在自己的体里弄上那么多的阳能量,难道他不知道魔道的能量是属于的吗?和阳的能量一冲突的话,百分之九十是死定了,剩下的那百分之十的运气好,可能会练成某种神奇的功夫,不过那也要有师父的指点,并且还要有高手守护才行,象毛东星这样冒冒然就自己乱练的人简直就是疯子。何燕微微思考了一会儿,最后还是不忍心见毛东星就这么死去,她给自己找了个理由,“我的敌人只能死在我的手里,别人就算是老天也不能从我的手里抢人!”何燕的眼睛里冒出一道凶残的戾气,给她柔美的脸上添加了一分狰狞的美感,如同一朵带刺的玫瑰,接近她可能就要付出鲜血的代价。

    何燕的双手在空中画出一个奇怪的符号,如同跳舞一般将附近的能量都引到了她的手上,随着她手指如同莲花绽放,一道强劲的能量流破空涌出,击打到了毛东星的体上,将他全都笼罩在了一个极强的压力之下。

    重如泰山。

    毛东星只有这一个感觉。突如其来的压力让毛东星差点就被活活压死,全上下无处不在压力之下,让他的体不堪重负,每一处肌,每一个骨骼,甚至每一个细胞都在压力之下拼命叫喊着抵抗着,毛东星体内乱窜的法力一瞬间就改变了流动的方向,从内部转移到了皮肤之上,本能地抵抗着外来的力量对毛东星体的破坏,随着压力一点一点的增加着,毛东星渐渐得到了体内的能量的控制权,只是毛东星宁愿自己没有得到这种控制权,因为他无奈地发现用自己的力量来抵抗外界的压力实在是太困难了,那以前以为很强大的能量在面对这强劲的压力的时候,显得是那么的少,少到毛东星补了东头就顾不上西头,忙的是他心急如焚,太难了,他根本就控制不过来,能量根本就不够用。

    天地如炉,我似铁。

    外界的压力似乎知道了毛东星已经得到了能量的控制权,开始保持着适当的压力,让毛东星拼命用尽体内的每一点能量就能抵抗住,如果不拼命的话就会难受的要命,毛东星不知不觉就适应了这种可怕的压力,而外界的压力按照某种特别的方式一点一点的移动着某一点的压力,毛东星不得不按照那种奇妙的路线将体内的潜力都挖掘出来抵抗那种压力,随着时间的推移,毛东星终于发现那个压力点游遍了他的全之后终于又回到了第一个点上,他的残余能量不但没有消耗掉,反而壮大了一点点,就是这一点点就让毛东星看到了胜利的曙光,因为毛东星已经用尽了自己的所有知道的办法,也无法再增加哪怕是一滴能量了,因为外界的压力不但不让毛东星动弹随时威胁着他的生命,还割断了毛东星和外界的任何联系,不但不能离开这里,也不能吸收到任何能量,这迫毛东星不得不再努力更努力的寻找自己体内部的残余能量,好用来抵抗这股莫名其妙的压力。

    高山仰止。

    究竟是谁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太可怕了,简直是要仰望的存在,毛东星不生出一辈子也无法超越的感觉。

    随着时间的推移,毛东星觉得自己的体越来越轻松了,那种可怕的力量造成的压力也似乎变的减弱了,毛东星渐渐的体会那种可怕的压力是好心人在帮助他。也不清楚到底循环了多久,毛东星惊喜地发现体内部的能量都已经恢复了正常了,外界的压力也减小到了一个可以接受的范围,生命之忧已经解除,毛东星终于似乎无损地从走火的影里走了出来,毛东星并不知道救他的人就是何燕,而他这次走火也是留有隐忧的,如果不彻底解决的话,毛东星将就此止步功法境界上不去的话,他就连最后一件保命的王牌都失去了。

    老老实实地抱拳为礼,毛东星对着空气中的某一处说:“前辈大恩没齿难忘,救命之恩自当图报,还请将前辈的尊名见告,前辈有什么吩咐还请见示,毛东星一定全力为前辈效力。”他并不知道那个高人前辈的位置,不过他相信那个高人一定能听到自己说的话的,所以他只要做自己应该做的就行了。

    不出毛东星的所料,根本就没有任何人出声回应,等了一小会以后,毛东星将双手放下,向着四周看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人物的存在,只好离开了这里。他打算去将和何燕战斗损坏的恶魔头盔修好,不然自己的战斗力会打了一个折扣的,生死相搏之时任何一点意外都会影响结果,何况是毛东星经常使用的盔甲出了问题哪,这对他的影响更大,北海市风雨满楼,还是保持最佳状态才能不至于遗憾终生。

    这是一个荒废的废墟,残垣断壁,仿佛有几十年没有人迹了。

    这里是北海市的郊区,位于西城范围之内。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这里建了几栋烂尾楼以后就无人问津了。也没有人知道为什么这里没有任何人居住,传说这里是一个鬼域。传说这里死过很多人。传说这里是国家的秘密基地。

    传说很多,或许都是真的,也或许都是无稽之谈。

    毛东星站在这其中最大的一栋大楼之中,静静地站着。

    大楼已经建了一半,却没有分隔房间,就连楼梯扶手都没有安装,每一个楼层都是空地只有几个水泥柱子,猛然看过去仿佛是几个瘦高的巨人在冷眼看着你一般。

    风吹过空间,发出呜呜的鸣响,就好像是无数的厉鬼在尖叫着嘶吼着。

    五年了,自从那一晚的尽杀戮之后,毛东星就没有来过这里,已经整整五年了。

    眼前闪过一个个景象,很多很多的人在眼前晃过。

    有的人在哭泣着请求饶命;有的人在疯狂喊叫着挥动着武器向毛东星扑来;冰冷的手术台上有上百个麻木的人被打开了膛、腹部,就像是小白鼠一样成为了实验品;敏敏和娜娜的脸也夹杂在人群之中出现了,那时的她们还很小,脸上有着稚气,也有不应该出现的惊恐害怕。

    一个军官的脸一晃而过,毛东星飞快地伸出手想抓住他,却抓了一个空,那只是存在毛东星记忆里的一个人,怎么可能抓到他哪?

    悠悠的叹了一口气,毛东星从回忆中醒转过来,已经过了五年,可是那个人却一直没有找到,不知道他究竟去了哪里,虽然父母不让毛东星报仇,可是作为一个儿子,怎么能让杀害父母的仇人存活在同一片天空之下?五年了,毛东星暗中翻遍了北海市的每一个角落,交手的人不下百人,却没有一个人是他。到现在,毛东星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只怪那时的自己根本不会搜魂法,一个刚入魔道的人能独闯秘密军事基地屠杀百人,完整无缺的出来就已经是谢天谢地了,哪里还能要求太多。

    没错,毛就是那个秘密的军事基地的位置,这里只是其中的一个出口而已,毛东星不知道这个基地到底有多大,当年闯进去就是拼死一战的,刚刚进去到核心位置就被毒气了出来,里面到底是什么样子毛东星不清楚,现在他想找一个安全的地方修复自己的恶魔盔甲,这里无疑是最好的地方。如果里面有人的话,大不了杀个干净就是,任何进入到这里的人都是知者,都该死!

    在一个水泥柱子上一按,粗大的水泥柱就打开了一个门,露出了里面的一个小小空间,只能勉强站三个人那么大的一个小空间。

    “没想到这里还在运转着,还有电!”

    毛东星走了进去以后,按了墙壁上的向下箭头,在这里只有两个箭头,向上和向下。

    轻微的一震之后,面前的门自动关闭了,电梯开始无声地向下运行。

    过了一会之后,电梯在轻微一震之后停了下来,面前的门自动打开了。

    一个腐烂的尸体随着门的打开向里倒了进来,毛东星运气一推,就将这个死尸推了出去。看他的衣服应该是一个守卫,他的尸体旁边还有一个上锈的冲锋枪,看来是想坐这个电梯逃生,却毒发死在了这里。

    毛东星不怕死人,平静地迈过门口,走进了阔别五年的地方。

    到处都是死人,尸体都已经腐烂,发出了难闻的尸臭,要不是毛东星的功力深厚已经迈入了修真的大堂的话,这种尸臭绝对能让普通人当场被熏死。

    这里的通气孔依然在工作着,将尸臭不断的抽出去,不然这里早就无法进人了,只是死的太多,五年了也没化干净。

    设备没有人关闭,依然忠实地工作着,走廊上的灯光明亮如初,一间间的房间大多都关闭着,只有少数几个的门敞开着,每个敞开着的门里都有几个死尸存在。

    这里除了通气孔风扇发出的嗡嗡声以外,寂静的一点声音都没有。

    这里是一个死人的世界。

    走廊的尽头是一个大型的电梯,电梯门口躺着几十个尸体,有穿白大褂的试验人员,也有背着冲锋枪的保卫战士,只是他们到死也没打开那个救命的电梯门,那里被系统锁死了。

    过了这个电梯就是一个转弯,不远处有几个残破的尸体,墙壁上都是血迹和弹痕,看来是经过了一场残酷可怕的撕杀。毛东星站在墙壁前摸着一个个的弹痕,脑海里闪过了一个记忆片段。

    几个惊慌地连枪都拿不稳的警卫打开门冲了出来,向着毛东星胡乱开枪,一颗颗子弹打到恶魔盔甲之上火星四,却无法对盔甲内的毛东星造成一点伤害。

    双眼通红的毛东星疯狂地挥舞着双手,锋利的飞了他们的枪支,将这几个惊慌失措的警卫活活撕成了碎片。正当他想追杀里面的试验人员的时候,却看见了两个美丽的容颜,沸腾的杀气一下子就冷却下来。

    滴血的手慢慢垂下,血珠滴落在地板上发出嘀嗒的声音,外面叫喊的声音惊天动地,到处都是叫喊“有毒气,快跑”的叫声,却无法惊扰到毛东星仔细观察那两双清纯的眼睛。

    一个女孩子紧紧抱着另外一个女孩子,两个人惊慌地看着他。

    毒气在弥漫,敏敏和娜娜却在等着这个怪物宣判她们的死刑,只是这个怪物却看了她们一会以后才走了过来。敏敏抱着娜娜,慢慢地闭上了眼睛,等待死亡的来临。

    体一紧,敏敏的体离开了地面,她惊讶地睁开眼睛,发现这个怪物轻松地割断了娜娜上的皮带,将她也抱了起来,抱着她们跑了出去。

    记忆断裂了。毛东星打量着这个实验室,里面的血迹早已经干涸,破碎的尸体也成了干瘪枯萎的一团团一片片。真的不知道杀了几个人,这里反正都是死尸,大概不下于三十人吧,地上几乎都是血迹和分不清的内脏。

    一个胖胖的人吐着舌头半坐在手术台上,黑紫色的脸已经烂的分不清模样了。他是一个有名的领导人,想多活几年,却没想到死在了这里。那个电视台是怎么报道他的死讯的?毛东星想不起来了,不外乎是什么意外病逝之类的借口,说起来他已经活了七十多年了,死了也不亏了。毛东星鄙视地看了看他,一点魔火飞出,将他的尸体烧成了飞灰,不一会就被过滤系统抽走了。能保持五年没有什么灰尘的系统,真的很不错。

    魔火终于升级了,不仅仅可以烧毁精神能量,也可以对物质有作用了,这是在达到离俗期以后才得到的新功能,这也是毛东星修复恶魔盔甲的基本条件。

    恶魔盔甲是否能修复好?这个秘密基地里是否还存在着什么秘密?是谁杀害了毛东星的父母?又是谁传给了毛东星这一的本领?请看下回第一百二十章 恶魔道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猫魔御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