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六章 西城一夜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柔情如海 书名:猫魔御女
    <---凤舞文学网--->

    第一百一十六章 西城一夜

    风声呼呼吹过耳朵,高速带来飞一般的快乐感觉,毛东星在小巷的屋顶之上飞快地奔跑着,灵活地跳跃过一个又一个的房屋,他喜欢这种高高在上自由的感觉,有种就要成仙的快乐。--凤-舞-文-学-网--

    一只小小的鬼魂在不远处游,发出尖利的鬼嚎声,普通人听不见它的叫声,却能感觉到那种森的鬼气,不自觉的就开始心烦意乱,睡不好也吃不好。毛东星飞跑过去,一朵小小的魔火送进它的体里,无声无息地将它烧了个精光。这是毛东星干掉的第二十四只小鬼了,围绕着孟小凡的房子开展的行动收获是巨大的,孟小凡终于可以安心的睡一觉了。这件事在毛东星的心里很重要。

    毛东星跳上了一个小杂货店的房顶,沿着那个小通气窗钻了进去,也多亏是只猫的体,换作人的体是怎么也进不去的。

    杂货店里,一个头大脖子细肚子又大的可怕的小鬼在食品柜中钻来钻去,不断的将食品塞进嘴巴里,可是脖子太细了,怎么也咽不下去,它急的呜呜直叫,肚子饿的却不停的咕噜直叫。这是一只饿死鬼。它吃过的东西并不能真的消化,却会很快的变质腐烂。

    毛东星蹲坐在一个货柜上面,咳嗽了一声。

    饿死鬼猛地转过头来,巨大的绿色眼睛看着毛东星,它嘟囔了一声,接着又开始抓起了一堆食品塞进自己的嘴巴,被它嚼过的食物噼里啪啦地掉落在地上,很快就发霉长毛了。

    “小鬼,趁着老子心不错,快滚,不然老子就送你去投胎。”毛东星冷笑着说了一声,打断了饿死鬼的晚宴。

    饿死鬼呜呜叫着,飞到了毛东星面前,跪下开始磕头,这让毛东星有点意外。

    饿死鬼发现毛东星听不懂它的鬼话,忙把嘴里的东西都挖了出来,开始讲话。原来它听到毛东星要送它投胎,这才跑过来,希望毛东星送它投胎的。饿死鬼如果不能吃饱,是无法投胎的,可是它的脖子太细,肚子太大,吃的东西太少,没过多久就会消化干净,总也吃不饱的,能投胎是它最大的心愿。

    毛东星眉头一跳一跳的,他本来的意思是如果饿死鬼不听话就干掉它,没想到它反而当真了,跑过来磕头,看着它流着口水跪在地上,不停的磕头,毛东星还真的有点可怜它。可是送鬼魂投胎这样的事他根本就不会。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毛法至少有三四种,可是让它投胎的方法真的没有。毛东星无奈地摇摇头。真的没办法。

    饿死鬼猛地站了起来,巨大的嘴巴张开,化作了黑气向毛东星扑来。它很生气。

    “老子真的没办法让你投胎,那是道士才会做的事,老子只会干掉你。”毛东星小小的猫爪一弹,一朵黑色的火焰将饿死鬼烧成了飞灰。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没有人能抵挡毛东星的魔火煅烧。

    “老子是不是该抽个时间翻翻那个小道士的书?免得总是杀杀杀的。”毛东星看着那缕黑烟彻底消失,觉得自己总是杀戮也太单调了点,这样的功德太少了。要是能学会那个林国梁的道家功夫就好了,这样的事就可以做到了,只是毛东星也明白自己是学不了道家的功夫的。

    转悠了这么久,刚刚得到一小条功德金光而已,比起杀人失去的金光,毛东星还差的太多了。想到那个林国梁上的功德金光就比自己的多,毛东星的心中就不由自主地升起一种叫嫉妒的感觉。正道比邪道要受上天宠的太多了,什么事都向着他们,邪道就是后妈养的孩子,不但每天提心吊胆的怕天劫,怕被别人追杀,还受到世人的鄙视耻笑,太他的不公平了。

    毛东星拎起一瓶白酒,从通风口又钻了出去,坐到房顶上喝起了闷酒。

    一只大黑猫坐在房子顶上,喝酒?这样的事谁看见了都会惊疑的,小红就是这么想的,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她扶着墙急喘,就看见了这个怪异的景象,大张的嘴巴怎么也闭不上了。

    后面追赶的四个男人看见小红不跑了,也都扶着膝盖拼命地呼吸,这个女人太能跑了,差点把四个男人都累岔气。

    “呼呼,你怎么不……跑……了?”那个觉得小红面熟的男人用力敲着自己的口,太憋气了,竟然没跑过这个女人,他还是没想起来这个女人是谁。

    “你干嘛追我?”小红看了一眼这几个男人,都离自己有十几米的距离,她这才放心一点,回答了一句。

    “是啊老大,你追她干嘛啊?这个小丫头跑的好快啊,我快累死了。”一个很瘦的男人气喘吁吁地说,他追的很困惑,老大也不是这么急色的人啊?想找女人街边有的是,干嘛追这个女人啊?

    其他两个男人纷纷点头,表示自己很同意这个观点。

    那个老大也有点迷糊了,只是他觉得自己一定是发现了什么,现在就算没想起来也不能放过。

    “你干嘛跑?”

    小红看见自己还没暴露,赶紧将脸隐藏在影里,闷声说:“你追我,我能不跑吗?”

    那个老大立刻语塞,边的瘦子又开始说话了:“老大,人家一个女人,咱们四个人追,她能不跑嘛,算了,你想找女人,我们回去找几个大的,不要追这个了,强扭的瓜不甜。”

    那个老大立刻就火了,用手在瘦子的头上一阵乱拍,打的瘦子是呲牙咧嘴的乱叫。

    “我让你大,我让你强扭的瓜,我打死你个废物。”

    “老大,老大,别打了,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瘦子捂着脑袋到处乱跑,突然就跑到了看的津津有味的小红面前,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小红一挣扎,腋下夹着的小包就掉落到了地上,一个小巧的摄像机露了出来。

    “他的,我就知道我见过她,她就是那个专门报道犯罪新闻的主持人小红!”那个老大狠狠拍了一下大腿,终于想了起来。

    瘦子拿起那个摄像机,看见上面还在录制着,马上就叫了起来:“老大,这个女人在监视我们。”

    后面的两个男人立刻就叫了起来,“老大,干掉她,绝对不能暴露我们要抢劫的事。”

    那个老大狠狠盯着这两个多嘴的手下,“你们是猪脑袋啊,她怎么会知道我们要干什么的?还不是你们刚刚说的!”

    一个手下委屈的说:“老大,我也没说是要抢运款车啊!”

    那个老大简直是要疯了,本来找几个笨点的做手下,这样好安排工作,可没想到会这么笨。

    瘦子惊叫起来,“老大,这个机器还开着哪,我们的话都给录进去了。怎么办?”

    那个老大从怀里掏出了一支手枪,指着小红,气的全都哆嗦,“他的,为什么你要跟着我们?我计划了好久了,你知道不知道?现在全完了,我要杀了你,是的,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多少次观察况,多少次设计计划,好不容易一切都计划周详了,却出了这么一个意外,一切都付之流水了,太让他伤心了。

    瘦子拿着摄像机递给他们老大,“老大,你看看,这个机器真的不错,是进口的诶,我能留下吗?我就想买个这样的机器,暗中拍摄专用,太棒了!”

    那个老大瞪着眼睛看着瘦子,他怀疑自己怎么会找这么一个笨蛋做手下的。

    “闭嘴,你给我闭嘴!”老大拿枪指着瘦子的头说,“你再给我说一句我就毙了你,听到没有?”

    “听到了。”瘦子点点头说。

    “闭嘴,你能不能给我闭嘴!”他们老大眼睛都气红了,开了手枪的保险。

    瘦子赶紧用手指在嘴上一抹,示意自己不说话了。他们老大这才将手枪指向了小红,却发现小红已经跑了。他看着自己的手下,那三个手下都捂着嘴,示意自己不敢说话。

    “还看什么?还不追上去灭口?”那个老大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发布了新的命令。

    四个人再次追了上去,小红并没有跑远,反而是在绕着这个小食杂店在跑,她不时看着房顶上喝酒的黑猫,她的好奇心已经被激发了,对这只视若无人的黑猫很是好奇。她想知道这只黑猫为什么会喝酒?为什么不怕人?

    毛东星看了一段闹剧,觉得很有意思,心里也不再那么烦闷了,丢掉喝光的酒瓶,他想走了。

    “喂,喂,,下来,快下来。”小红向着毛东星招手。

    毛东星用猫爪指了指自己,小红赶紧点头,她可是第一次看见这么通人的猫,要不是亲眼看见,她是绝对不敢相信的。

    “你下来,我给你好吃的。”小红试图用吃的惑毛东星,可是她上什么都没有,她的小包早让那四个男人给抢走了,她弯下腰在袜子里拿出了自己藏在那里的一百元,刚要挥手示意,却发现屋顶上只有一个空酒瓶,什么都没有了。

    毛东星听见了一个女人呼救的声音,他就没在理会这个试图惑自己的女人,不过他走的时候还是将那四个男人都一人一巴掌拍晕了,四把手枪让他用猫爪按出了一个爪印,眼看就不能再用了,他这才放心远去。

    能让他动心的呼救正是何燕发出的。

    何燕自从被人掳走,就被放在了一个地下室里,这里分不清黑白,也完全隔绝了外界的声音,何燕刚刚醒过来就发现自己的内伤已经好了,但是法力却被人制住了,使不出一点力气。她看着面前的房间,里面的摆设就算是她这个几百年没出过山的人也能发觉是很名贵的东西,除了这些,墙壁上镶满了海绵,不但保暖,也隔音。空气是从几个小小的通风口送下来的,如果停电的话,这里用不了多久就会失去空气,里面的人就会被憋死。

    “有人吗?谁在这里?”何燕费力地站了起来,她一直躺在一个沙发上,体虽然好了,可是没有了法力,她比一个普通人强上一点也不多。

    四周静的很,什么声音也没有。

    何燕不知道自己已经昏迷了几天,也不知道自己这是在哪,她想运用法力也做不到,飞剑也没有了感应。看着四周,何燕感觉到了一种深深的刻在了骨髓里的寂寞。

    “一个人修炼几百年,看着四壁,没有朋友,没有亲人,最亲近的就是一把飞剑,这样的生活是不是很寂寞?”一个幽幽的女人声音很好听地出现在了房间里,只是听不出是从哪里发出的。

    “你怎么知道?你是谁?你在哪里?”何燕看着四周,根本发现不了是谁在说话。

    “我也是这么过来的,天天的修炼,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只知道变强变强,最后我成了最强的一个,可是我不快乐,我发现我除了我的力量以外,什么都没有,没有朋友,没有亲人,甚至连仇人都没有,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活着,为了谁而活着,我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只是想找到一个可以停留的地方,却一直也找不到,直到不久前,我发现了一个小男人,他很凶,很贪婪,很胆小,很讲义气,也很可,我觉得他很有意思,我想留在他的边,可是我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我没有一个真正的体,我只是一个影子,一个意念,一个虚无缥缈的想法,我想在他的边,就只能找到一个体,这个体要漂亮、健康、有力量、有灵气,很巧的是……”

    何燕打断了她的话,接着说:“很巧的是我就是那个人。”

    那个女音笑了起来,说:“你很聪明。我很喜欢你。”

    何燕看了看周围,询问道:“你能让我看见你吗?”她很想做最后的一拼,她还有一个绝招是可以用眼睛发出来的,精神迷惑,这个技能是天仙秘笈的绝招,一旦练成,眼睛就变得非常迷人,不论男女只要一盯着她的眼睛看,就会被深深的迷住,她让对方做什么,对方就必须听话做什么,非常厉害,所以林国梁在山门的时候就被吸引住了,要不是何燕主动躲开眼睛,他就会被迷住,成为一个的奴隶。这就是何燕最后的一个办法了,可是她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人,也看不到对方在哪里,所以她才想将对方激出来。

    “为什么要让你看见我哪?你想做什么吗?我可是很迷人的,不能让别人看见的,除非是他想看我。”那个声音变得很柔,很羞的样子,好像是一个小女生想起了自己的男友,那种羞涩难言,又甜蜜高兴的感觉。就算何燕也是女人,还是一个漂亮的女人,也无法免疫这种声音,被声音勾引的想起了自己早已经忘记的过去,曾经有过的朦胧感。只是那个感结束的太快了,他在一次出山之后,被一个邪魔杀了,只找到了一个被烧的黑乎乎的头骨,那个妖魔用他的头点灯,他甚至无法投胎,彻底的烟消云散了。何燕清醒了过来,心中充满了愤怒。

    “你这个妖魔,你出来,我要和你单挑,你要是不敢出来你就是乌龟王八蛋!”何燕一边叫骂一边流下了伤感的泪水,看起来楚楚可怜,柔弱可怜,让人心动怜惜。

    美丽的女人象诗又象画,象雾又象风,不知道的时候就来到了你的边,当你想挽留的时候,她又飘然而去,只留下萧瑟的秋叶,无尽的寒冬。

    何燕瞪着空空的墙壁,希望能看见那个神秘的女人。

    那个神秘的女人也没让她失望。或许是认为何燕是她手中雀,笼中鸟,放松了警惕。

    “我就让你临死前看看我,这样你才会知道你死在了谁的手里,也该瞑目了。放心,我不会将你打的魂飞魄散的,我会送你去轮回的。”

    一个美丽更胜何燕十分的女人在空气中慢慢成形,绝对没有任何瑕疵的脸和体,如象牙如白玉的皮肤,眼睛灵活俊秀,顾盼之间柔,似乎对每个角度都抛着媚眼,轻抬藕臂,慢舒柳腰,走动时步步如风摆杨柳,站立时如荷花亭亭玉立。

    何燕不由得生出一种无法直视的卑微感,这个女人真的是太完美了,让何燕根本无法和她比较,也不用比较了。太美丽了,反而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你是什么人?”何燕觉得对方有种君临天下的威风,无形中就压得她抬不起头来,可是她怎么能放弃这么一个好机会,几乎是咬牙硬,这才将头抬了起来,将眼睛看向了对方。精神迷惑,随时发动。

    究竟何燕能否逃出生天?这个神秘女人为什么要抢何燕的体?请看下回第一百一十七章 似曾相识燕归来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猫魔御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