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七章 三千溺水

    第二,轩辕摆出兵马,在蚩尤前部阵前叫战,蚩尤部哪忍得住,蚩尤前部是五位大巫级高手带领,作为冲锋前军,一路攻城掠地,杀伤无数。

    他们一直想将轩辕部一举绞灭,但奈何轩辕军一再退让,闻风而退,再说,轩辕军内也有几个高手,他们的大巫攻势就没有用处。

    此番没想到轩辕反过来咬了一口,反过来叫战,哪里忍得住?当下便率军出战,这五位大巫都是新晋大巫,无名之辈,只是在与轩辕军打仗时闯下了点名声,他们分别名古同、华风、核蚩、伏凤、綦江,个个都有点手段,其实,他们虽被称为大巫,其实力却不能与上古大巫等同,就像他们根本无法与刑天这些人相提并论一般,在他们的观念中,他们是大巫,刑天就是祖巫级别的强者了。不过,也不能小觑他们。

    两军对垒,黑云压顶,上古之时,两军打仗多有奇物,许多士兵也学了不少武技,学了不少法术,这里面最差的士兵,如果拉到现实世界来,恐怕都是先天级别的武林高手,也没办法,谁叫重立天地时的时侯,天地灵气虽为后天灵气,但也十分浓郁呢?就是平常不养气之人,生活个几十年,也是能够轻易举起千斤巨石,要不然,这上古时间,天地凶兽颇多,那人族怎么生存哩?

    五位大巫现出真,个个高达百丈,如同五尊撑天蹲地的巨型怪兽一般,那压人的气势,无人敢靠近其百丈之类。

    另一方,轩辕皇帝威风凛凛地坐在一龙撵之上,那车居然是九条神龙拖着的,尽显皇帝之气,跟在其旁边,是一金凤,上面乘着白衣胜雪的九天玄女,十二金仙个个踩着七彩祥云站在一旁,另一旁则是踩着金莲的弥勒佛,玄狸几人倒没有他们那么显摆,只是如同其他散仙一般,踩着普普通通的一朵白云,只是他们上灵光灿灿,一看就知道上带着好宝贝,不可小视。

    五大巫见轩辕请来了帮手,不由暗自皱眉,伏凤道:“那轩辕请来了高手,我等还要小心应付。”

    綦江道:“怕甚,看那些小不点,我一口洪水就将其淹死了。”

    古同皱了皱眉,道:“这些人是什么来头,你们可知道?”

    綦江一听,顿时不耐烦道:“怪他什么来路,这天下间,除了刑天爷爷,谁还是我们的对手?”

    古同呵斥一声,道:“哼,收起你的骄傲之心,天下间的高手数不胜数,莫说是你,就是刑天爷爷在此,也不敢如此大话。”

    綦江顿时反驳道:“我自视甚高是我不对,可刑天爷爷的实力你们还不知道吗?天下间如了那几个圣人,三界中,还有谁是早修成祖巫之的刑天爷爷的对手?再说,那些个圣人可不敢跑到三界来,最多也就是一个准圣的分而已。”

    綦江话音一落,众人的脸色一变,古同更是大怒,道:“闭上你的狗嘴,祖巫之是刑天爷爷的底牌,你竟敢随意说出?”

    见到几人发怒,綦江这才知道自己又说出话了,两手捂着嘴,铜铃般的眼睛鬼鬼崇崇地四处乱看,幸怕被人听到了一般。

    五人中的华风道:“倒不尽然,听闻造教门下大弟子六耳神尊,是圣人以下第一高手,刑天爷爷虽修成了祖巫之,但时毕竟尚短,再说,听闻那六耳神尊一根极品灵宝混元棍端是厉害,早在上古之时,便与真正的祖巫不分上下。再说其还有一护至宝十二品黑莲,嘿嘿,就是帝江祖巫再世,恐怕也难以攻破。”

    核蚩脸色一变,道:“这些都是上古绝密之事,你从哪里听来的?”

    华风脸色顿时有了得意之色,道:“这是刑天爷爷给在下讲的。”此话一出,其他四人的脸色都有点难看,这些大巫面和心不和,为了得到更好的修炼之法,他们都想方设法讨好刑天,以求得到刑天的指点,如今华风从刑天那里知道上古秘闻,岂不是说……

    一时间,四人心下都开始打起了小心思,就是那老实巴焦的綦江,也是眼珠乱转,众人浑然忘了,此时还在战场之上。

    “古同几个巫族余孽,杵那儿干嘛,我等叫阵,可敢应战?”轩辕高手举起轩辕剑,对着古同几人怒呵着,随着他的话出,风云变色,电光凛凛,上隐隐有九条金光闪闪的神龙护体,威风凛凛,真如战神盖世,惹得轩辕军士高举兵器叫喊“吾皇威武”,声啸震天,直叫恍然中的古同几人震醒。

    綦江大怒,大口一张,倾天洪水从中吐出,很快便淹没了两军中间战场,涛天洪水,朝着轩辕军卷去,如同张开血盆大口的魔兽,俗将天下吞没,那气势直让轩辕军士吓得声停,但形却是未动,可见跟随轩辕皇帝南征百战之时,那胆量却是练出来了。

    玄狸淡淡地道:“天蓬,你是掌管天河水军的大元帅,御水也应该有一吧,这大个子,就让你试试手吧。”

    天蓬胖胖的脑袋一缩,很不愿地应了一声,这猪货就是懒,要不然,凭他背后有造教这庞然大物,无数资源供应,他还只是一区区大罗金仙?还是初期!

    虽然怕里有点不愿,但却不能落了威风,当下金光闪,跳了出来,手中出现一九齿钉耙,声震全场:“有我天蓬大元帅大此,且容尔等宵小放肆。”说着手中的钉耙打出一仙光网,将那水网住,只是那水遇网忽然一变,化为条条水蛇,从网中穿过。

    天蓬一见,心道对面那家伙的御水手段不逊于他,当下拿出了自己的杀招,摇一变,高长到三百丈,大口一张,那涛天河水如同遇到了黑洞一般,被天蓬吞到了肚子里,这张,是玄康自创的招式,名“气吞山河”,练到高深处,别说区区这点洪水,就是四河也莫不在话下。

    天蓬拍了拍大肚皮,道:“你这水怎么有个味,叉,真难唱,还给你!”说着大口一张,同样的洪水朝着綦江卷去。

    綦江不以为然,心神一动,想要控制这洪水,却发现,此水居然他御使不动,心下疑惑,这水怎么会事儿?不听话了?

    最诡异是,那洪水所过之处,万里无尘,寂静无声,天上的风云也好像被那水吸了进去一般,綦江见之,顿时面露骇色,惊道:“快逃,这是溺水!”

    说着也不管四人,转跑去,听到溺水二字,其同四人同样变色,也跟着转便逃,后面跟着的将士没死在轩辕军下,倒却被他们踩死了不少。

    溺水而过,那无物能存,蚩尤前部一遇溺水,根本浮不起,洪水一卷而过,样都没剩下,见五人逃了,天蓬哈哈大笑,大口一吸,这溺水回到了其嘴巴中,战场之上,只剩下无数死无全尸的蚩尤将士。

    这,正是天蓬修炼的一口“三千溺水”。

    首战得胜,轩辕军顿时传来一阵欢呼。

重要声明:小说《洪荒之小小猪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