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斗法(一)

    人族遭此灾难,顿时哭天喊地,均不知为何,又见各个庙宇居然有一股力量保护,不受影响,顿时跑到各个庙宇祈福,待此时,陆压道君待人从天而降,阵阵仙光如同耀一般,照亮了整天空,天空的乌云顿时被仙光冲散,还了一片郎郎乾坤,人族见仙人天降,为他们抵灾来了,顿时一个个叩谢不已。

    陆压道君手一扬,那洪水顿时被挡住,倒卷而回,赤精子站了出来,怒道:“尔等妖族,竟敢在人族放肆,乱施妖法,伤害无辜,看我等今天斩妖除魔。”

    太一帝俊笑了,叉的,一个小小的玄仙,竟敢在妖皇面前放肆,别人还以为他是圣人一流呢。太一真想将其一掌拍死,免得耳边不清净,可是想到他们背后的靠山,就不得不暗自吞下这口怒气。

    太一道:“陆压道君,你又为何来趟这混水呢?”

    陆压平静道:“太一,你等还是天庭去吧,人族相关人阐造三教道统,不可有失,如果再前行一步,休怪贫道我不讲以往分。贫道的斩仙飞刀,可不是吃醋的。”说着一个黄皮葫芦出现在手中,氤氲缭绕,灵光灿灿。

    帝俊沉声道:“传闻陆压道君的斩仙飞刀一出,必有人亡,专斩仙家头颅,不知是真是假?”

    陆压笑了一声,道:“是真是假,道友试过便知。”

    一个大妖向前跨了一步,举着兵器便朝陆压杀来,陆压一摇头,黄皮葫芦中出一线毫光,高三丈多,上边出现一物,长有七寸,有眉有目,眼中出两道白光,那大妖被白光一照,立刻昏迷,陆压道君对着黄皮葫芦一拜,口念“请宝贝转”,那白光一转,大妖头颅随即掉落,元神也随之灰飞烟灭,这下,众人一大吃一惊,均不由退后一步,娘的,这宝贝牛,一句宝贝转,便轻易杀了一个大罗金仙,叉,这还让人怎么活啊……

    太一和帝俊也吃不准了,鲲鹏眼中惧意微闪,他们都是高明之人,看却看不透这斩仙飞刀的原理,是怎么杀的敌,根本防不胜防,这玩意是啥兵,简直就是一个暗器,娘的,要是他悄悄在你背后来上一刀,咔嚓,你脑袋就搬家了,几人都不由将头缩了一缩。

    鲲鹏低声道:“两位陛下,还跟他们说什么,赶紧布阵,将他困住行事便是。”

    帝俊道:“他们只来了这些人,看来三教教主也只是来做做样子,我们放手施为便是。”

    太一道:“好!”

    随即道:“道君斩仙飞刀果然不凡,就是那圣人对上道友,恐怕也得吃不小的亏吧。”

    陆压道君笑道:“圣人神通,不是吾能揣测,道友过奖了。”

    太一道:“道友斩仙飞刀厉害,但并不代表你便是无敌,我有混沌钟相护,相信你也斩不了,待我对上你,你边的那些人,还能压过我们?”

    话刚落,从传教尊者中便飞出一人,慈眉善目,这人也颇有造化,是盘古一节指骨所化,一直自称圣骨尊者,一直在混世天中修行,直到被小猪指为传尊者,名声才在洪荒之中初显,得益于小猪讲道,斩了一尸,成为了准圣,又被小猪赐下七星挽月鞭,实力才与他那准圣相配。

    圣骨尊者道:“贫道圣骨,为造教八十一传教尊者之首,特来领教领教。”

    圣骨尊者早在人族之中闻名,人族之人见之,顿时欢呼不已。

    太一帝俊顿时有点气怒,叉的,你造教欺人,竟派出一个无名之辈来挑战,不说他们气,底下的人也忍不住了,鬼车妖帅从中飞出,化为满天火海,直朝圣骨扑去。

    圣骨笑语道:“如若是前些时我还对付不了你的太阳真火,还好教主赐给我一宝贝,看我灭了你的火。”

    说着手中飞出一滴黑水,化为滔天黑水,那太阳真火遇到黑水,顿时呲呲作响,化为烟尘尘,灭了个干净,那鬼车被那黑水重重包围,如同溺水了一般,现出了原形九头鸟,全浴火,如同泥泞之中挣扎的鱼儿,眼看就要完蛋了。

    太一眼睛一凛,惊道:“真之水!”

    天地有四大元素,为九天息壤,离火之精,真之水,无是之风,此为天地的四大元素,也是构成天地最重要的元素,万里难寻,没想到今,居然见到了一滴真之水,还被祭炼成了法宝,对火最是相刻,恐怕就是他修炼的太阳真火也难以抗横。

    帝俊见鬼车快要完蛋,自然舍不得,当下从袖中飞出一转,穿越那黑水之中,将那鬼车一卷,便又推了回来,圣骨自知不是帝俊对手,也笑着收了真之水。

    道:“承让了。”说着退回了陆压后。

    太一帝俊丢了大人,便想亲自上,只惜看到陆压杀气凛凛,自知那斩仙飞刀不是那么好对付,心中猜想,陆压等人为何这么阻扰?

    又看了看脚下那朝拜不停的人族,当下明了,原来如此啊,这是在演戏给下面的人族看的啊,你想啊,现在人族都在看呢,怎么能就这么败了呢?

    想通此节,帝俊太一心里就笑了,好吧,你们要玩,我们就陪你玩玩。

    当下对着后面的又一名妖帅,这妖帅名英招,是天庭十大妖帅之中的顶尖人物,可不比刚才那鬼车,此人面相凶恶,手持着一根混铁棍,上面密密麻麻的符咒,穿着一件虎皮衣,颇显凶悍之意。

    他踏上前来,喝道:“三教哪位朋友上来领死?”

    看看,那个嚣张啊,顿时引来一阵阵怒哼,十二金仙中的人一个个蠢蠢动,其中惧留孙飞了出来,一袭白衣,秃顶白发,面相猥琐,手里持着一根金绳,面露凶色。

    道:“贫道玉清原始天尊座下惧留孙,前来要你狗命。”

    英招一看,一愣,擦擦眼,再看,叉,还是九天仙玄,心中不由愣了,这九天仙仙莫非有什么不凡,竟敢与我一个准圣相对?不错,英招是十大妖帅中的顶尖人物,远古凶妖,早斩了两尸,在天庭之中,也是顶尖人物也。

    不过他却不可能被这么吓住,哈哈大笑道:“道友修为如何?”

    惧留孙得意道:“贫道修炼五千年,已证九天玄仙道果。”

    这下不仅英招笑了,整个妖族的人都笑了,乖乖,有这么活宝的人吗?

    英招又道:“道友可知贫道神通?”

    惧留孙被笑得怒起,喝道:“管你什么神通,在我捆仙绳之下,也得乖乖受擒。”说完,手中金绳飞出,一下就将没有注意的英招捆了个着,挣扎不脱。

    惧留孙哈哈大笑,十二金仙也颇为得意,脸上尽是笑意,造教中人少数也不由一愣,像是不相信似的,只有少数人不以为意,暗自摇头。

    英招道:“这就是你的手段?”

    惧留孙道:“道友不是知道了吗?”

    英招哈哈大笑,说着化为一股白烟,轻易便脱了出去,连同将那捆仙绳也抓在了手中,惧留孙一惊,连忙使法唤会,可是那捆仙绳如重万斤,无论他怎么收,都收不回来,顿时大急。

    英招哈哈大笑,将那捆仙绳揣入怀中,道:“这玩意不错,遇到不通变化之人,恐怕只得束手就擒了,嘿嘿,让我玩玩。”的确,上古的大妖,大多通神通变化,这捆仙绳却是难不住。

    惧留孙顿时大急,左看看右看看,最后最得哭望着陆压道君。

    陆压道君道:“英招道友,好歹我也是上古大妖,准圣人物,怎可抢人家后辈之物?再说,你天庭难道还看得上人家一根破绳子吗?”

    英招被他一说,也觉得颇为脸红,帝俊太一的脸也不好看,英招悻悻一笑,又将捆仙绳扔给了惧留孙,哼哼道:“来来来,不收你小辈的东西,我们重新打过。”说着一棍便朝着惧留孙打来。

    惧留孙早就被吓住了,面色惊慌,便往回逃,只是哪里逃得过英招,眼看着就要做要做了棍下之魂,却被一条条银线缠住,回头一看,却是玄都**师来救急,惧留孙连忙谢过,慌乱逃回阵中。

    玄都**师手持着白玉拂尘,那拂尘丝化为千丈,将英招的混铁棍缠住,仍英招如何使力,都无法挣脱。

    英招笑道:“果不愧太上圣人的唯一弟子,修为不凡,只可惜,你还只是大罗金仙,怎知准圣与大罗金仙之间的差距?”说着那混铁铁放出万丈黑光,如同尖刀一般,将那拂尘丝一一斩断,玄都**师被震得连连后退,手中仙家拂尘也断了半截。

重要声明:小说《洪荒之小小猪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