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四章 天机

    PS:各个神仙妖怪高高在上,赏贫道一张票票吧!

    小猪立于绿柳之前,闭目沉思,演算着他的路!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醒来,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若有所思,眼中闪着灵动的光芒,自语道:“你有你的张梁计,我有我的过强梯!”

    小猪思虑良久,终于想出一个方法,从正面不能与天道抗横,正所谓天道无,天意如刀!在没有成圣强,天道大势,小猪可不敢逆转。

    玄门终究要靠六圣,如今之计,也只有从六圣入手,尽量削弱六圣的气运,他们终是要成圣,此是天道大势,不能改,但削弱他们的气运,却无关紧要。

    洪荒平静,天道清晰,此次机会,小猪要先推算一翻天道,他从后世来,虽然只是一只宠物猪,对那个世蒙蒙浓浓,但他看到的记忆却一直封存着,如今回顾一变,那个世界也清晰无比,只是残缺不全,但从中,小猪也窥视到一丝未来。

    比如说,女娲要造人,后土要化轮回,还有一个什么佛教什么的……

    凭着这些先知,小猪想要推算未来,把握又多了几分。

    当下纷咐两个童儿守好山门,独自一人来到了西昆仑。

    昆仑山似盘龙般绵延洪荒大地,金台、玉楼,相鲜如流,精之阙光,碧玉之堂,琼华之宝,紫翠丹宝,锦云蚀,朱霞九光,西王母所治也,真官仙灵之所宗,上通旋玑,元气流布,五常玉衡,理九天而调阳,品物群生,稀奇特出,皆在于此。

    到了昆仑宫,早有女仙恭侯,道:“王母早知贵客来临,特令小仙来此恭侯!”

    小猪一看,居然是一大罗金仙,掐指一算,原还是道学院之人,自然认得小猪,当下点头,在女仙的带领下,进入内,西王母高坐于上,见到小猪到来,也连忙起相迎。

    行礼道:“今太阳高升,隐隐有紫气东来,喜鹊高鸣,小仙猜有贵客临门,却不知大神来此,令小仙喜不自胜。”

    小猪道:“王母多礼了。”

    西王母连忙纷咐上琼浆玉酿,仙果奇珍,小猪也不客气,先和西王母一阵寒暄,才归入正题。

    小猪道:“令打扰,却是想向王母借一宝贝!”

    西王母就奇了,论宝贝,除了那高高在上的圣人鸿钧道祖之外,就属这斯最多了,自己西昆仑有哪件宝贝他能看上?

    西王母道:“道友需要哪件物是?尽管说来!”

    自从天地因昆仑镜引起的第二量劫之后,他便退隐封山,少有出面,就是紫宵宫听道,也只是匆匆去,又匆匆而回,少有人交谈,十分低调,他知道,自己得罪了那天庭,更得罪了如今的准六圣,如果他们低调行事,恐怕活不了多久了。知道六圣,她更是交结,一直用昆仑镜探天机,却是不得法,只是隐隐明了她西昆仑一直都安然无事。虽然心安于昆仑,但心中还是有隐隐担忧,心怕劫算上,希望找一个盟友靠山,想来想去,也只有巫族混世天两方能够结交,巫族如今正处于量劫之中,她又不愿与之扯上关系,也只有混世天一直超然于物外,直得结交。

    小猪道:“天道无,天意如刀,自鸿钧成圣以来,玄门独大,气运顶盛,纵是我混世天也无法与之相争,更天定六圣,天意难测,谁知又有何变数?贫道想借道友昆仑镜一用,算算贫道一脉命运如何,不知道友可否相借?”

    西王母一听,顿时一惊,当下思虑一翻,很爽快道:“我说多大的事儿,不就是借昆仑镜嘛,大神请放心,贫道这就将昆仑镜拿来。”说完话,一招手,一道蓝光便出在手中,正是那昆仑镜,先天至宝!

    小猪满意地点头,伸出招了过来,那昆仑镜一入手,小猪便道:“还需道友护法!”

    西王母道:“道友请放心,尽管施法便是!”

    小猪点头,打出一道道玄妙的法诀,昆仑镜顿时打出一道蓝光,将他笼罩,小猪心神一震,闭目起来,后世那残存的记忆为引子,开始窥视天机起来。

    良久良久,天际忽然传来一道威压,西王母一惊,一挥手,宝莲灯飞出,将整座宫阙笼罩,可是一声隐隐的冷哼,如受重机,宝莲灯飞入她体内,她也跌坐在地,面色煞白,眼中惊恐,再也不敢乱动。

    喃喃道:“他在做什么?为什么引得天道施压?”

    小猪也因为那一声冷哼,从天机中醒来,更是受到天机反噬,喷出一口金血,看着天空,久久不语。

    因为天机反噬,天机一片混乱,洪荒中的大神通者皆震惊,连连掐指推算,皆不得其中缘由,最终无奈放弃,知道洪荒能人多,还是努力修行才是正道。

    良久,小猪收回目光,看着脸色煞白的西王母道:“道友没事吧?”

    西王母道:“没事,只是受了天道一丝威压,数年便可回复过来。”

    小猪点头,将昆仑镜还回,道:“如今却是谢道友了。”

    西王母道:“大神多礼了。”后又摇头叹道:“没想到窥视天机,居然引起天道反噬。”

    小猪道:“我等修行之人,本就是逆天而行,劫难重重,还好贫道观得一丝天机,以后,贫道行事,却是多了几分把握。”

    西王母忽然问道:“大神可观得贫道之事?”

    小猪看了一眼西王母,若有所意道:“到时侯道友自知。”

    西王母道:“大神何意?”

    小猪起,朝外走去,渐渐消失不见,只有声音传来:“道友与吾有缘!”

    西王母听得一愣一愣的,不知小猪何意,又想到刚才天道施威,又是一阵惊颤。

    回到混世天,见羲和还未出关,小猪再次闭关,这一闭关,又是一千年,当他出关之时,手托着一天书,上书:造化天书。

    ‘造化天书’是小猪根据他所修造化之道所整理出来的天书,上有万法,更有小猪的造化大道,天文地理,灵宝仙根等杂记,洪荒之中万法都有记载,可以说,此书可谓是洪荒之中最全的‘道书’。

    羲和早已出关,一直在教导罗刹女,见夫君出关,喜不自胜,眼中含,小猪偷偷直乐,罗刹女早已早成婷婷少女,魅力四方。

    让羲和在家呆着,他又下了洪荒不周山,在此餐风饮露,静坐悟道,时间不知不觉间流了过去,这一,女娲忽有所感,来到不周山,却遇到静坐的小猪,当下一愣。

    不过也得见礼,道:“不知大神在此修炼,却是打扰了。”自从紫宵宫过后,女娲也没有再理会天庭之事,一心参悟大道之机,希望找到自己的成圣之道。

    小猪道:“道友为何来此?”

    女娲道:“今忽有所感,不知不觉走到了这里。”

    小猪道:“心有所忧,难以静心,道友不防与我论道一翻如何?”

    女娲点头,便两两相对,论道谈法,在小猪有意引导之下,讲角自己的造化之道,女娲心中的感觉越来越盛,似乎在小猪这里,能够找到她的成道机缘,所有用心听讲,后来都是小猪在讲,她在听,这一讲,又去了一千年。

重要声明:小说《洪荒之小小猪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