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八章 红云与我有缘

    喜欢这本书的朋友请支持我,推荐不能少,收藏更不能少!

    =-=-=-=-=-=-=-=-=-=-=-=-=-=-=-=-=-=-=-=-=-=-=-=-=-=-=-=-

    小猪也带着众弟子离开了紫宵宫,小猪打发众人各归各处,自己带着羲和回到了太宫,月宫赏花,宫中双修,好不快活。

    话说从紫宵宫出来,红云就被镇元子拉着到了五庄观,封了山,潜心悟道,镇元子也是一翻好心,知道有大能者窥视红云手中的大道之机,嘱咐红云要好心修炼,早证得混元大道。

    红云也知道,便安心修炼,可是那鸿蒙紫气参悟了千年,却是一无所得,他本是一个做不住的人,这空做了千年,已是他的极限。

    当下就出了关,和镇元子打了声招呼,出了五庄观,背着他修炼的红砂葫芦,优哉游哉访朋会友去了。

    可是他一出万寿山,便被人盯上了,正是那鲲鹏,鲲鹏从紫宵宫出来,便一直跟在红云后,只是见了红云进了五庄观,他也进不去,更何况有镇元子,他也对付不了。

    只好耐心地等在山外,心中对红云又嫉又恨。

    这红云一出来,就被他发现了,当下大喜,心道:红云,这次你落单,正是天意!

    连忙便跟了上去。

    话说那天庭内,太一忽然想起很长时商没有看到鲲鹏了,当下问道:“鲲鹏哪儿去了?”

    帝俊也愣了,这一提鲲鹏,倒很长时间没有看到了。

    太一道:“鲲鹏很早便跟了我们,上次紫宵宫内占了圣位,我们暗示于他,让其将座位让于我们,他却视若无睹,恐怕也没有将我们放在心头了,最近也没有跟我们走到一起,恐有异心啊。”

    帝俊也道:“自从紫宵宫后,何止他鲲鹏,就是女娲与伏羲也和我们疏远了,最近更是辞去了白帝与青帝之位,在不周山寻了一洞府,潜修去了,说是要潜心修炼,早证混元。”

    太一冷哼一声道:“那道祖也是,我们二人贵为妖皇,统率天下群妖,一不收我们为徒,二不赐大道之机与我等,那红云散仙有何德何能得大道之机?那西方准提接引又有何福缘得其座下?”

    帝俊道:“二弟声,小心隔墙有耳,道祖圣心,绝不是我们能够猜度的,不过,最让人奇怪的是,混世大神居然也没有得圣位。”

    太一也迷惑道:“混世这斯与那陆压道君不在天道之内,天地未开便生出了灵智,与道祖平辈相称,混世又是盘古的弟子,有大功德,又有大福缘,根脚哪是三清女娲等人能够比拟的?理应成圣啊……”

    帝俊道:“二弟,你莫忘记,那道祖说他之门下圣人有七,可那混世却不是道祖门下……”

    太一恍然。道:“我曾闻,开天僻地之初,就连道祖也是混世的小弟,只是后来道祖心女人被罗侯所杀,步入无,后来就找地隐居修炼去了,没想到这一出来,便超越了混世,成为天下第一圣人,听其口气,恐怕要不了多久,道祖就要合道了,到时侯,他便是天道,天道便是他了,不管怎么说,那混世也不可能超过他了。”

    帝俊想了下道:“二弟,你却没有想过,这混世是盘古弟子,自然不凡,而且在天道之外,天道能制横于他,却无法管束于他啊,如果混世能够成圣,是什么局面,又有谁知?”

    太一久久不语,最后叹道:“那圣人,究竟是什么境界啊……”

    帝俊也是一脸的向往。

    太一道:“大哥快快算下鲲鹏在哪儿?这斯恐怕有异心,我们还是得想个办法将之收服。”

    帝俊道:“这有何难,我们他在招妖幡上留下本命元神便是,到时侯,不怕他不服。”

    太一道:“真能制住?那鲲鹏可不是一个小角色,怎么说也是与我们一代的先天生灵。”

    帝俊不确定道:“招妖幡是一先天奇宝,可聚招万妖,只是从来没有对准圣境界的妖怪用过,也不确定,到时侯再看便是。你还怕我们二人制服不了他吗?”

    太一也想也是,不用二人,单是他一人便不是鲲鹏能敌的。

    帝俊道:“二弟稍待,让我看看鲲鹏在何处。”说着拿出河图洛书掐指一算,冥冥之中,看到一丝天机,睁开眼道:“鲲鹏那斯正谋求红云的鸿蒙紫气,我们二人暗中隐去,做个渔翁如何?”

    太一眼睛一亮,当下叫好,说着,两人便出了天庭,朝洪荒而去。

    那红云一人在洪荒之中逛,忽觉后有异,冷然喝道:“哪个毛贼鬼鬼祟祟跟在贫道后,还不快滚出来?”

    跟在红云后的正是鲲鹏,见自己形迹被发现,当下也不再藏了,哈哈大笑声中,站了出来。

    红云一见是鲲鹏,顿时回想起在紫宵宫那冷贪婪的目光,连忙摘下背上红砂葫芦,小心防备,冷喝道:“鲲鹏,你跟在贫道后,有何事?”

    鲲鹏一笑,道:“贫道找道友,借一物!”

    红云一愣,借东西?道:“贫道上有何东西是道友需要的?尽管说来,贫道到时自会相借。”

    鲲鹏冷冷道:“鸿蒙之气,大道之机。”

    红云一听,顿时大怒,指着鲲鹏道:“鲲鹏,你个扁毛畜生,竟敢窥视我大道之机,此乃道祖所赐,岂能给你?”

    鲲鹏道:“嘿嘿,红云,在紫宵宫,你害得贫道失去圣位,不然,贫道如今已是道祖弟子,得赐大道之机,你这大道之机本属于我,我们因果在紫宵宫已结,早晚都得了结,今天正是时侯,只要你交出大道之机,贫道今就放你一马。”

    红云本是高傲之人,哪容得这般轻视?当下呸一声,道:“休想。”

    鲲鹏冷笑连连,道:“那就不怪贫道无了。红云受死。”

    扬手打出一道蓝光,化为一条神龙,张牙舞爪朝着红云扑去,红云脸色愤恨,打开红砂葫芦,无尽的红砂从中喷出,铺天盖地,风雷并济,真是如同世界末,那神龙一触即溃,被万千红砂化为空气。”

    红云道:“道友还是离去吧,想要鸿蒙紫气那是不可能的,如再纠缠下去,休怪贫道不讲紫宵宫听道面。”

    鲲鹏嘿嘿一笑,仿若未闻,手中印诀翻花般变动,形一展,便化为一遮天蔽般的鲲鹏真,对着红云一吸,一股庞大的吸力从下而上,红云一个不稳,差点被吸了上去,连忙祭起红砂葫芦,喷出铺天盖地的红砂,红砂散而不飞,化为一朵云,紧紧地护着红云。

    鲲鹏一见没有功劳,当下转吸为吐,喷出凌冽寒气,遇物而凝冰,当真冰封万里,无物而逃,这些都是鲲鹏的天赋神通,如刚才的“鲲鹏吞吸”,这次的“冰封万里”,都是天赋神通,一出生便会的神通,十分厉害,又经紫宵宫听道,鲲鹏将这两项神通修炼更加非凡,这冰也非普通之冰,如同九天寒冰。

    红云只觉忽然变冷,自己连同红砂都变成了冰雕,当下现出三花,现出真,却是一红光闪闪的云朵,仿若火烧云,那寒冰遇之便化,一火一冰,不相上下。

    红云破了“冰封万里”,又化**形,却见头顶一道黑光打来,顿时不及,匆忙祭出葫芦相挡,轰隆一声,红云虽为先天生灵,但却少有争斗,哪比得上从战斗中成长起来的鲲鹏对手?无论心机道行也要差之许多,当下便被重伤,吐出几大口金血。

    红云心急,连忙纵一越,转便跑,朝着镇元子那里逃去。

    可是刚没跑多远,便听闻当的一声,元神一颤,一口大钟从天而降,重重地砸在他上,真轰然崩溃,元神附在红砂葫芦上,化为一道光芒,朝着天际而去。

    来人正是太一与帝俊,见红云逃跑,当下便追去,鲲鹏在后,气得跳脚,狠狠心,也随之追去。

    却说小猪与羲和在月宫中花天酒地,今然忽然心血来潮,掐指一算,连叫不好,却是算到那与自己有让座之缘的红云今缝大难,小猪本想不管,可是他却与自己结下善缘,有因果,本是死劫却有了一线生机,知道这一线生机在自己手中,连忙出了月宫,来到洪荒之中。

    却说红云逃跑之后,又缝危机,却是遇到了也在一旁窥视的冥河,顿时被四人合围,真是悔恨交加。

    红云怒道:“你们要这鸿蒙紫气,我给你们便是。”说着飞出一道紫光,朝天外飞去。众人一见此,除了冥河,其它三人俱都朝着紫气追去。

    红云见冥河没走,当下怒道:“冥河道友这是为何?”

    冥河道:“道友如今也悔,道行下跌,贫道无甚法宝护,你这红葫芦不错,给贫道如何?”

    红云真是难受至极,想到如今落得大难,又想到以前的逍遥快活,真是悔恨交加,各种绪纠缠,一时间浑浑沌沌,不知处何方,真是死神附,居然忘了大敌当前。

    冥河见此,顿时起了贪念,这不仅贪红砂葫芦,连红云的元神也贪,旁门左道,吞噬别人元神助自己行功,也是常有之事。

    可正在动手之时,空中却降下一人,正是急急赶来的小猪。

    小猪见此,心里微一算,便明了,对着冥河道:“红云与我有缘。道友请回吧。”

    冥河脸上青红交加,狠狠地看了一眼小猪,摔着衣袖,无奈离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洪荒之小小猪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