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八章 镜合(裸奔~~)

    准提的举动吓得星辰老祖赶紧收了星辰幡,星阵也随之消失,准提也知道自己吓住了他们,也停下了手,数道光芒落到战场中,西王母、东皇太一、帝俊、伏羲、女娲、鲲鹏、星辰、月神、老子、通天、原始,全部都到齐了。

    一个个如同野兽一般盯着准提手中的昆仑镜碎片,各自手中的昆仑镜都开始颤动不已,要挣脱手中,前去复原。

    准提一阵怪笑,道:“三清,哈哈……你们不是封山了吗?怎么也跑到这儿来了?妖社会,你们躲在后,可是想做渔翁?”准提眼中充满了讽刺。

    老子闭目不言,原始却道:“准提道友啊,你这是干嘛啊?你要小心小心啊……”谁知道他说的是叫准提小心什么。

    通天却没那么好话了,道:“准提,只要你将昆仑镜碎片给我,我三清可保你的命。”

    准提听了顿时有点意动,三清能够保下他,是匆用置疑的,只是他心中却满是不甘,自己机关算尽,才得到了三分之一的昆仑镜,可是这三清却在最后轻轻松松得了三分之一昆仑镜,这让他无论如何都心有不甘。

    西王母等人暗叫糟糕,要是让三清得了三分之一的昆仑镜,恐怕他们永远也不要想复原昆仑镜了。

    东皇太一当下亮出了混沌钟,道:“准提道友,你认为是三清与我妖社会相比,谁强?”话中之意,不明而意,三清虽人人有件极品灵宝,但是妖社会却有五人,太一有先天至宝在手,可谓众人第一,帝俊又有河图洛书一极品灵宝,怎么说也要比三清强多了。

    准提看向东皇太一,心中更是不甘,又充满了嫉妒,这太一有何德何能,竟然一出生便有先天至宝混沌钟相随,自比天人的他,怎能不嫉妒?

    当下冷哼一声道:“就是我想答应,恐怕整个洪荒的人都不可能答应。”

    这话顿时让太一语塞,更是提醒了三清等人,是啊,就是准提答应,他们也不可能答应,先不说这昆仑镜是先天至宝,就说如果这先天至宝被太一得了,那妖社会的力量当真就是洪荒第一了,就是巫帮也不敢轻慑其锋,两件先天至宝,那气运是何其广大?那力量?众人想着都不由一阵胆寒,心中更是肯定,这昆仑镜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妖社会场人得了去。

    这时,西王母却是道:“准提道友,我昆仑山与你西方教向来交好,如今道友的灵山已毁,只要道友将你手中的昆仑镜交给贫道,贫道便化出东昆仑,作西方教的根本如何?”

    准提又意动了,只是他如此这么做了,恐怕就得罪了所有人了,除非躲进昆仑山让西王母守护,不过,那可就受制于人了。

    只是又听西王母道:“只要道友手中的昆仑镜予我,整个昆仑镜也差不多掌握在我手中了,我随时可以划破空间,逃回昆仑山,这样还不能保护你呢?而且贫道可是给道友准备了一份厚礼。”

    准提道:“厚礼?”

    西王母道:“正是。”说着,居然拿出了宝莲灯,众人顿时一惊,准提的眼睛都直了,他心里顿时开始盘算,在巨大的利益与利益之间的取舍,他却忘记了此处的陷境,舍弃昆仑镜,他不甘,但想到有点不切实际的昆仑镜,与那**的东昆仑、极品灵宝宝莲灯来说,已经成了正等,让他十分的为难。

    准提在思考,三清等人也等着他的答案,最气的莫不过是月神和星辰,拼掉了一个通幽,损失了数十万大军,却没想到在这后,一群人赶来分蛋糕。

    星辰怒道:“你们真不要脸,要知道这灵山是我们打下的,当由我们处理准提。”

    原始道:“星辰道友此言差矣,你这还不是没有抓住准提道友不是?人家还是自由,怎么做,是他自己的自由,道友恐怕还没有这个能力却强行干预吧。”

    星辰气急,说不过原始,就对着准提恐吓道:“准提,你要是敢将昆仑镜交给他们,如论你逃到哪里,都将受到我与月神的追杀,你收一个弟子,我就杀一个。”

    准提心里一抖,但看到星辰与月神,他就怒发冲冠,回答道:“星辰月神,你们给我记住,今天的账,迟早有一天要跟你们算清楚,哼,昆仑镜给谁,还由不得你来指教。”

    说着,居然一把扔出了手中的昆仑镜,同声道:“昆仑镜,你们要,自己就去抢吧!哈哈……”

    毒!果不愧为准提,要昆仑镜,你们就去抢吧,这不是存心让他们拼杀吗?不过,势到人为,无可奈可,没有时间与准提计较,一个个朝着那昆仑镜抓去。

    可是,异变顿起,众人手中的昆仑镜,居然纷纷脱手而出,全部朝着空中汇聚而去,一个光凭空出现,将众人弹飞回去,一个个吃了苦头,纷纷惊疑不定地看着空中。

    只见那蓝色光罩之中,蓝霞闪烁,各个昆仑镜碎片,互相缠绕,平空起风,方圆数百万公里的灵气全部汇聚到此地,朝着蓝罩汇聚而去,众人甚至都感受觉到了灵气如同潮山一般的流动。

    到此时,哪还不能明白?昆仑镜在重聚,在重原,只待复原之后,宝镜归谁,那可就各凭手段了。

    高空云头上,小猪和六耳摆了一个云案,上面仙果仙酿无数,两人海吃海喝,小猪一边吃,一边道:“待昆仑镜重新复原之后,这西方,可算是完了。”

    果不其然,一时三刻,那昆仑镜已复原完毕,与最先初见时一般,闪动着神秘莫测的光芒,只是准提却是惊呆地一坐在地上,喃喃道:“娘的,这昆仑镜吸了我西方近四层灵气……”

    其他人心思各异,但都放在昆仑镜上面,你西方的灵气被吸了,那怪得谁,要怪的话,那你就……怪昆仑镜吧。

    就在众人有点愣的时侯,脸色惨白的月神忽然将月神镰倒**自己的口,鲜血顿时流了出来,月神镰化一道银气,被月神吸入其中,本来惨白的脸,居然开始渐渐变得红晕。

    众人不解,你月神傻了?怎么还没开打,就自杀了?

    只是月神上忽然爆发出强烈的气息,众人大骇,个个惊愣不已,怎么回事?怎么刚才还嫣呆呆的月神,突然就变得这么强了?

    气势不断攀升,众人的脸色有点白,你道为何,这气势几乎与准圣相当了,妈的,这啥天理啊,玩自杀,还玩出个准圣来了。

    “哈哈哈……昆仑镜是我的了,你们不想死的,就给我滚吧!”月神上的衣服无风自动,一头银发随风飘舞,配合着俊朗的脸庞,用小猪的话说,就是“帅得提渣”。

    星辰愣愣道:“月神你?”

    月神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便不再理会,星辰暗怒,却是太一冷哼一声,祭起混沌钟说往月神打去,月神怒哼一声,天地为之变色,月神体往前一倾,一拳朝着混沌钟打去。

    当!的一声,爆发出强烈的气劲,月神居然魏然不动,反倒太一被反震之力震退了一步。

    “这怎么可能,他的**怎么可以跟先天至宝相拼?”所有人都惊疑不已。

    月神连连冷笑,道:“没什么,这是本神自创的融兵之术。”

    融兵之术,顾名思义,便是融合神兵,这家伙融合了极品攻击灵宝月神镰,在与自体的结合下,居然暂时有了与先天至宝相当的**,着实令人震惊。

    通天冷哼一声,一举剑,朝着月神刺去,月神嘿嘿一笑,形一展,便到了通天左侧,通天眼皮一跳,速度!月神的速度也加快了!

    忽觉体一痛,鲜血崩出,自己的左臂居然被月神一爪削下,飞出老远,又觉眼前一花,口一痛,景物迅速倒退,耳边风声呼呼作响,重重地砸碎了一道山峰,没想到,月神的速度快得让金仙高手看不清其移动诡迹,他被一脚踢飞了出去。

    兄弟被打,做哥哥的哪能坐视旁观,老子和原始同时出手,老子扁提重重朝着月神打去,众人还没有来得及看清,老子的形就开始暴退,在原地,显出月神的形来,只见他手中抓着一把白须,嘿嘿直笑。

    只是头上降下一玉如意,他挥手一掌,便将之拍飞,根本靠不得近

    却在这时,鲲鹏眼中的光芒一闪,形一展,居然来到了昆仑镜边,一爪朝着昆仑镜抓去,但是手还没有及到昆仑镜,便横飞了出去,在连窜的幻影之中,他硬受了数十脚,喷了漫天的鲜血,倒在了地上,动都不能动下,那个叫一声惨。

    月神环视四周,森然道:“昆仑镜,是老子的,谁也抢不走。”

    众人各自骇然,但众人却没见到西昆仑眼中闪过一丝喜色。

    月神镇住了全场,一把抓向了昆仑镜,可就在这时,异变又起……

    PS:这个星期是下榜奔~~~大家不要丢下我啊~~呜呜~~~^-^

重要声明:小说《洪荒之小小猪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