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九章 道友请止步(求收藏)

    PS:求推荐!求收藏!^0^

    ---------------------------------

    通幽真是气煞己也,看着准提那样,真恨不得生吃了他,冥河看到此番,当真大快人心,哈哈大笑起来。

    通幽更气,差点吐血。

    边上的月神连忙劝解道:“道友,有什么好气的,他们三个人,我们也是三个人,还怕他们不成?”

    通幽一想,是啊,暗道自己丢脸了,当下作出凶恶状,对着冥河道:“冥河,将昆仑镜碎片交给我吧,好歹我们‘曾经同事’一场不是?”

    冥河哼哼两声,道:“想要昆仑镜碎片?呵呵,很简单,只要你们能胜得这两位道友我便给你……”

    话还没说完。准提便道:“胜不了呢?”

    冥河地笑了一声,他又可尝不知这两个家伙来血海帮他的原因?无非就是想要得到昆仑镜碎片而已,恐怕准提接引二人来之前,同样打着与通幽一样的注意。

    冥河道:“碎片就给你们。”

    准提二人的微笑更胜,通幽面容疾苦,让我一人打二人?通幽头皮不由一阵发麻。

    “好,我们一起上!”却说边上的月神比较聪明,他知道冥河也不喜欢准提二人,自己肯定也不想通幽单刀赴会,一把抽出月神镰,万千月镰朝着准提二人斩去。

    通幽两人同时恍悟,化为两道光芒扑向了接引。

    这下打得接引两人措手不及,怎么还没说“准备”就开始了?不合规距啊?没来得思考其中的原由,还好两人早就将灵宝祭在外面的,接引眼快手快,心神一动,十二品青莲散发出浓浓青光,迎风而张,挡在两人面前,万千月忍击在上面,只爆发出更加璀璨的青霞,微微震挡,可是随后,却是一惊天巨镰惊天而下,重重地斩在十二品青莲之上,轰……爆发出来的法力波动使平静的血海惊起滔天巨浪,接引手中青莲在一片青霞收了回去,月神持镰的人,也震得微微发麻,心中暗惊,这十二品青莲果不愧为防御至宝。

    这时,准提的七宝妙树刷出七色豪光朝月神打来,月神随势一斩,将之化解,形闪动,一镰朝着准提拦腰斩去,准提也是颇懂武艺,没有被近得惊慌失措,反倒持着七宝妙树挡去,七色豪光和银光震颤之下,两人完美地打了一回合。

    两人初翻交手,通幽的断魂钩从天而降,直朝接引头上落去,要是被一钩打中,接引不断魂也非得败退,不过那十二品青莲可是防御至宝,断魂钩落在上面,如同在平静的湖面激起了一个浪花,通幽只觉一点也不着力,十分的郁闷,这断魂钩不是什么攻击十分厉害的宝贝,这宝贝厉害之处只是直击人元神,让人防不胜防,可是今天却遇到了十二品青莲,分毫无功。

    这时,漫天刮起大风,凭空卷起星力风暴,吹得数人摇摇晃晃,那接引更是处在风暴中心,只见那幽蓝星光之中,一闪烁着青霞的十二品莲台稳稳当当地浮空其中,星辰老祖不由气急,居然丝毫不着影响。

    那冥河看到月神快刀斩乱麻,来一个先斩后奏,不由一愣,随后也不理会他们,站在一边,看几人相斗,津津有味,他是早有心将这昆仑镜碎片送出去,只是没有机会而已,今天若是没有准提接引二人来这里这一出,他也是准备将这碎片送予通幽的,他可知道,这是一场大劫,他胆子小,行事低调,不敢进入其中,这碎片给谁,那就是害谁。

    不错,他是想害通幽,要知道,他本来是老祖党老大,可是另外几个老祖死后,党员因为他平时作风问题,直接投靠了通幽,让通幽将他走,自己坐上了老大的宝座,要知道,每一个人都是有野心的,冥河也有,他的权力被夺,龟缩在这血海之下,他也是心中有着极大怨气,这一股怨气,也都直接强加给了通幽,心中愤恨,这莽夫,凭什么做这老祖党老大?

    话说两帮人斗得好一阵儿,直让惊天动地,惊起血海滔天居浪,法力滚滚,搅得虚空不稳,不过两帮人却是有点不相上下了,这群人中,打得最欢的莫过准提和月神,嘿,这两人一个拿七宝妙树,一个持月神镰刀,都是极品灵宝,法力高深,不相上下,月神好斗,那武艺自然不错,可这准提居然也学得了一武艺,和月神打得也是有模有样,手中七宝妙树七彩豪烁,每每出击,必夺人命,树上七宝叮呼作响,叮叮咚咚,夺人心神。

    这边,接引盘坐于莲台之上,白衣飘飘,长发须眉,面现疾苦之色,双手结印,背现功德巨轮,好一道德飞扬,悲天悯人的大罗金仙,坐下十二品青莲青霞闪烁,闪出半明青霞将他笼罩,抵挡一切来自外围的攻击,这个龟壳,直让通幽和星辰两人郁闷不已。

    没办法,坐于这十二品莲台之上,接引便落入不败之地,手中法印变幻,口中吞吐经轮,一道道辟邪神雷从天而降,击得两人上窜下跳,无奈跳跃夺避,时而送出两个对接引无关痛痒的功击,两人真是怨气冲天,好郁闷啊……

    两个小猴,如同给了接引道友验证法术的机会,各种五行法术直往两人上送,可惜法术威力有限,还杀不死大罗金仙,接引道友说,量多引起质变,贫道杀不死你,我烦死你,两只逃窜的小猴怨气更甚,更加郁闷了。

    打着打着,两人真不敢接近接引,这家伙就是一个躲在堡垒里的机关手,还打什么打啊?退吧,两人飞到好远,远远躲开,才心有余悸地缩了缩脖子,连忙又整了整狼狈不堪的形象。

    那月神也郁闷了,我说你通幽啊,贫道在这里给你拼死拼活,你倒好,躲在一边看好戏,好吧,你看我也看,当下也不打了,退了回去,退到半路,居然半路杀出一个接引道友,被赏了一道神雷,和漫天的火球风刃土刺,直搞得形如乞丐,才满脸黑气地闪出战场。

    哈哈,西方教VS老祖党,西方教胜!

    这个结果,一方欢喜,两方郁闷,啥?哪来两方?君不知,通幽一方郁闷,冥河更郁闷,你道为啥?他本想三个打两个,怎么也得完胜不是?却没想到搞了一个完败,真是……

    没啥说的,两个字!郁闷!

    按照先前说的,冥河可以将昆仑镜碎片给西方教二贫道,可是他不想啊,他想给通幽,不然,他哪还有机会报仇啊?

    这时,准提笑嘻嘻地对着他行了一个礼,道:“道友,贫道二人侥幸得胜,看来这昆仑镜碎片真与我教有缘,天意如此了,道友还请将之交给我们,也顺应天意。”

    如死了爹娘的接引也破天荒地向冥河露出一个微笑,哈,破天荒了!就这一点,冥河,你够自豪了。

    可是冥河却如同吃了一陀老鼠屎一般,脸黑了一大半,忽然,他眼珠一转,随即笑道:“自该如此。”说着转便离去,正在所有人不知所以时,一闪烁着蓝光的昆仑镜碎片被他后抛出,也许是没有看清方向,这抛出的方向,居然是通幽一方。

    哈?

    这下有意思了,通幽三人大笑,星辰和月神两人直接朝着准提二人扑去,通幽老祖则朝那昆化镜碎片抓去,可惜,一道七彩光芒闪过,将那碎片一卷,众人的动作顿时停止,朝右面一看,顿时气得咬牙,正见准提拿着昆仑碎片笑嘻嘻道:“好宝贝好宝贝,真乃与贫道有缘。”

    说着,还朝着三人行了一礼,道:“多谢各位道友相让了。”三人也和冥可一样,吃了一陀老鼠屎。

    可是,通幽发狂了,怪叫一声,朝着准提抓来,道:“妈的,还老子昆仑镜!”月神两人也怒了,也同时扑了上来。

    准提依旧笑嘻嘻,七宝妙树一唰,一道七彩豪光朝着通幽击去,还好通幽没有失去理智,连忙一闪,不过还是在上流下了几道血痕。

    “道友请止步!”

    这时,青霞闪烁,遮住了大片天,一个巨大莲台朝他们压来,氤氲满天,莲香片片,一声道友请止步,灵宝莲台成天险。

    准提接引二人跳上莲台,破开血海空间,回洪荒去了,三人自然不肯,直追随而上,三个如同发疯的狗,誓要咬下一陀

重要声明:小说《洪荒之小小猪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