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五章 斗

    PS:亲的读者们请继续支持梅边,感激不尽,在此呼唤推荐!收藏!你们的每一张推荐票,每一个收藏,就是梅边写下去的一分动力!

    ---------------------------------

    不周山,这里有一片广大的平原,这里尸骨累累,鬼气森森,时有魂怨嚎,少有生灵感靠近,今,在地底深处,这里才是真正的三族埋骨之地,各种骨赅闪烁着淡蓝色的灵光,他们虽然死去,但好歹也是仙人的骨赅,深埋在骨头里的灵光,却怎么也不被岁月抚去。

    岁月无地流过,又有多少人记得曾经的满天三,游龙、火凤、麒麟,他们游走于洪荒,整个洪荒,唯三族独尊,三族不知道出了多少有大能,留下了多少神话传说,可是,如今又有多少人知道他们呢?就算知道,也不过当成传说来听,听过之后,一笑而过。

    没有人知道,在这片土地之下,那片片尸骨……

    尸骨重叠了一层又一层,直沿而下,谁知道,这尸骨叠得又多厚?

    在最下面,这里居然有一个黑雾弥漫的空间,魔气滚滚,无数被魔气污染的三族怨魂,在这个空间里肆虐,他们在嘶吼,他们在怨愤,他们不明白,他们不明白为什么三族会陨落,他们为什么会陨落,为什么那一仗会是三族尽灭的结果。

    怨谁呢?

    “天道不公……天道不公……天道不公……天道不公……”

    怨天道不公?

    “天道不公……天道不公……天道不公……天道不公……”

    四个字,如同魔音一般从黑色空间深处传出,缠绕着三族怨魂,他们心中怨啊,是啊天道不公……他们怨天道不公。

    黑色空间深处,这里有一道黑色得发亮的气息,充满着庞博的魔气,是的,它就是魔气的源头,它是谁?为什么又在说天道不公呢?

    很少有人知道它是谁,很少有人明白它是为何而生,鸿钧不知道,小猪不知道,没有人知道,也许,只有天道知道……

    在它边,悬浮着一把剑,一把散发出毁灭气息的剑,蒙蒙胧胧的灵光滋润着这道天地间最纯正的魔气。

    -=-=-=-=-=-=-=-=-=-=-=-=-=-=-=-=-=-=-=-=-=-

    话说巫帮退兵,这正好中了帝俊的意,当下他命令大军原地驻扎,严阵以待,警惕巡逻,以防巫帮大军进攻,在同时,大军开始巩固在西牛贺洲的控制,脚步也开始向西方教近,西方教没有称霸洪荒的野心,当下派出使者,与帝俊商谈,将十分之一的西牛贺洲,也是洪荒的最西方,划给他们西方教立足,帝俊正好为彻底掌控西牛贺洲为难呢,听到如此,当下就答应了,手下大军不废一兵一卒,就占领了西牛贺洲。

    却说帝江带着祝融等五个祖巫,利用他那天下第一的速度,数个时辰,便赶回了祖巫城,回到一看,见满山遍野的大军正四面进攻,法术法宝重重地砸在祖巫城上,铺天盖地,绚丽灿烂,祖巫城上不断地闪烁着五色光芒,将一波一波的攻击挡在外面,可光芒却是越来越暗淡,明显制的阻力开始越来越小。

    帝江等人看得龇牙冽齿,大吼一声,纷纷现着祖巫真,顿时一个个化成了惊天动地的巨人,头入云霄,脚陷大地,地风水火各种神通纷纷朝着围城士兵涌去,顿时哀声遍野,妖社会和男仙盟的人惊骇绝,纷纷撤退,远远避开。

    天际忽然一片暗,挡住了太阳的光芒,抬头一看,只见一个巨鸟,张开双翼,遮住了半边天,不是那鲲鹏还有谁?

    鲲鹏双翅一搧,整个天际顿时雷声滚滚,风雷水电将他团团围住,一道惊嚎响起,漫天的神风从上而下,朝着五位祖巫卷去。

    帝江大吼一声:“狂妄!”也同时双翅一搧,平空出现风暴,不仅是风暴,而是空间风暴,空间风暴将鲲鹏的神风一一吞没,反朝着鲲鹏卷去。

    鲲鹏张嘴一吐,一道巨大的水柱从嘴中吐出,击在空间风暴之上,轰轰轰……整个天宇似都在颤抖。

    鲲鹏的原形体积可比帝江祖巫真大了不知多少倍,但与帝江相斗,却显得不怎么灵活,再说帝江的速度比他快了多,现出真,他也没有办法,也只是想施展本带来的天赋神通。

    只见他大嘴一张,猛得一吸,一股无形的吸力凭空而起,大地也被起吸起一层皮,卷入其腹中,周边靠得近的士兵同时也忍受不住,啊啊声中被吸入其中,祖巫城庞大的体积也摇摇起,城中后土现出祖巫真,靠着大地之力,才将祖巫城牢牢靠在大地之上。

    帝江大吼一声,施展了空莘固,才堪堪抵挡住这股吸力,实在恐怖,这手神通,鲲鹏直吞天吸地。

    鲲鹏见没有办法对付帝江,也不再献丑,形一展,收了原形,双手一展,铺天盖地的大水朝着帝江卷去。

    帝江这一直都被压着打,顿时气得直叫,就想一拳将鲲鹏给轰成喳,却被共工拉住,道:“玩水,我可是行家!”

    当下便冲了出去,手一招,那扑来的大水,居然一转向,化成无数条水龙,直朝鲲鹏倒卷而去,鲲鹏吃了一惊,要知道,鲲鹏可是水系异兽,控水可是行家,却没想到,自己吐的水,被共工这么容易就控制了。

    当下两手一翻,怒喝一声,那无数水龙轰一声爆碎,化为一个个巨大的水鸟,反朝着共工扑去。

    共工哼哼一声,也张嘴一吐,一条条水龙从中喷出,朝着水鸟卷去,一口咬断了水鸟的鸟头,水鸟大败,可是下一瞬间,便化为了一个个带刺的巨兽,直扎得水龙嗷嗷直叫,水龙也在下一秒,化刚为融,将带刺巨兽团团裹住。

    轰……

    下一秒,全部爆炸,化成漫天水雾。

    鲲鹏双手一搧,那漫天水雾居然化成了一个巨兽大嘴,朝着共工咬去,共工双手一撑,一道巨大的水之屏障挡住了巨兽的去路,鲲鹏心念一动,巨兽化为条条巨剑,轰轰轰,将屏障轰成了碎片,共工怒吼一声。

    手中出现一团水,这水一出,空中顿时形成了一个无形的“域”,一个“鹅毛飘不起,飞鸟渡不过”的域。

    “溺水?”鲲鹏一惊。

    只见那溺水化为一条水龙,朝着鲲鹏扑来,那万千水箭瞬间纷纷掉落到地上,鲲鹏张嘴一吐,一团黑水喷出,同样化为一条水龙扑将而去。

    两条水龙绞在一起,互不伤分毫,不相上下。

    共工道:“玄之水!”

    不过,随之他嘿嘿一笑,那溺水随之一变,居然变成了闪烁着晶晶光芒的水,一口就将那玄之水吞了下去。

    鲲鹏大惊失色:“三光神水!”说着,头一不会,一头栽下云头,朝着阵营飞去。

    “哪里逃?”共工怒喝一声,三光神水铺天盖地朝着鲲鹏卷去。

    就在这时,一团黄球飞了上来,击在了水龙头上,水龙闷哼一声,轰一声,便碎了,那黄球猛一加速,朝着共工砸去,共工不防,只得抬手相迎,饶是他祖巫真强悍,但也在黄球一砸之下,受了重伤,被打落入城墙脚下。

    那黄球显出来,却是一闪发着蒙蒙黄光的珠子,不正是“大地玄黄珠”,还是何宝物?

    九鳞叹了一声:“祖巫真真是强悍,居然硬悍我宝珠一击,只是受了轻伤。”

    边的人深以为是。

    九鳞正要收回大地玄黄珠,却有一只手从祖巫城中伸出,朝着珠子抓去,那手越靠越近,大地玄黄珠居然感到了行动迟缓,九鳞一惊,想要飞走却是不能了,当下心下发狠,宝珠光芒大盛,一珠重重朝那只手轰去。

    轰……

    那手上也闪出了土属的黄光,与玄黄宝珠相抗,但显然低估了极品先天灵宝的威力,被宝珠一轰,那手也随之轰散,宝珠轻松地逃了回来。

    城中的后土轻哼一声,从城中飞出,在地崩动,一条条土龙从中飞出,冲天而起,想要将那宝珠吞下覆中。

    可惜这宝珠乃土系至宝,土龙一碰即散,连破十多条土龙,终于飞回了九鳞的手中,九鳞松了一口气,他没想到,居然有人敢空手抢夺极品先天灵宝,本来是不怕的,可是他得这宝珠没有多长时间,根本没有完全炼化,再说,这可是小猪的东西,他想要完全炼化也不行。

    九鳞被后土退,大鹏冷哼一声,凤钗从手中脱出,化为一巨大火凤朝着后土烧去,火凤一出,顿时涛天火焰铺天盖地,浪滔滔。

    后土手一抬,无数道土墙从地而起,但却被火凤轻松穿过,后土一惊,就在这时,祝融突然出现在他边,大嘴一吐,一个火球朝着火凤迎去。

    轰……

    漫天的火焰纷飞,稍挡了一下火凤的去路,可是火凤乃是火中祖宗,祝融怎能奈何?祝融手中出现一鞭,正是他炼制的兵器“天离火神鞭”,一鞭抽出,重重地砸在火凤之上,火凤哀鸣一声,化为凤钗,轻轻一晃,便飞回了大鹏手中。

    大鹏接到手中,冷哼一声,形一闪,便飞出阵营,手持着凤钗虚空一划,一条巨大的火刃从天而降,直斩破苍穹。

重要声明:小说《洪荒之小小猪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