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八回 责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游龙舜景 书名:弄朝
    <---凤舞文学网--->

    金童儿不若外表那般的柔弱,他的坚强,是因为他体里流淌着的血液,以及他所经历的那些事,他从边的那些人上学到的东西,以及,他所继承下来的意志。--凤-舞-文-学-网--

    金铃儿无法接受金童儿的转变,如同她无法接受自己竟然怀疑自己份的事实,一个人,要成为另一个人活下去,那别的错乱,那格的错乱,一切的一切,都让她纠结在自己编制的迷宫里,忘记了出口。

    金凌儿,金铃儿,是谁都不重要的,因为,是谁都没有关系,她是金童儿最在乎的人,也是唯一的亲人,那就足够了。

    可是,金铃儿无法接受,在她坚持了这么些年以后,在她努力的了这么多年以后,她所创造的那一切都是为了什么,她所背负的那一切又是为了什么呢?

    那一个房间里,金童儿望着金铃儿微微的笑着,苏品绿坐在位置上,一旁的南风景握着她的手,低着头,微微的笑着。

    一切,都结束了,或者说,从金童儿在意苏品绿的时候开始,一切就已经注定了,苏品绿对金童儿说的那些话,所能带来的影响力,以及金童儿的在乎,金铃儿的纠结,一切的一切,都在今天结束了。

    而苏品绿所承诺的事,也将画上圆满的句号,而他,终将带着这个女子离开,而这片大陆也不再彷徨,稳步的开始了他的辉煌,而他们都在乎的那个王朝,也终究会迎来盛世。

    “你说什么?”金铃儿瞪着眼睛,望着金童儿,后的炎堂也皱着眉头,望着那个仿佛陌生人一样的太子下,金童儿,他的改变,在一夜之间,席卷了所有人的错愕。

    “姐姐,公告天下吧!”金童儿望着金铃儿笑了笑,那一笑里,有着太多不该有的成熟,也有着太多不该有的坚定。

    “你说什么呢?童儿!”金铃儿瞪大了眼睛,这种事,怎么可以发生?这个弟弟,竟然要她公告天下,公告天下她是一名女子,而一切,都是受了这个弟弟的委托。接踵而置的,是这个弟弟要登基成王,他要登基成王,一个九岁的孩子。

    “姐姐,足够了,你为童儿所做的一切,已经足够了。”金童儿微微的笑着,即使心里疼痛,可是,他却不能哭,一但他哭了,就依旧是姐姐眼中的那个孩子,那么,这个姐姐也就绝对不会放下手上的一切,把所有的事都交给他。

    如同当初一样,为了他而背负了所有的罪孽,背负了所有的仇恨,以及这个国家。为他打造了这样的一个安乐地方,一切,都是为了他。

    为了那个年纪小小的他,接受了本应该由她所承受的一切,而他竟然就那样认可了,默许了,然后让自己逃避了。

    苏品绿说的对,他没有勇气去面对,然后让这个姐姐成了挡箭牌,即使她从来不在意,可是,她却把苏品绿找来了,内心里是不是也在期盼着什么呢?期盼着他的长大,期盼着他可以承担一切的时候。

    即使不记得所有的事,可是,却可以背负起这个国家,这个由父皇和母后,以及哥哥他们用命担保下来的国家,这个姐姐舍弃了所有,为他而守住的地方。

    如果他依旧任,选择只让自己幸福,哪怕只是在梦里,那么,他也就不配做姐姐的弟弟了,也就不配活下来,在那么多人为了他而死,为了他而牺牲的时候,他的自私,伤害的并不只是他自己。

    伤得最深的,应该是这个姐姐吧!这个顶着哥哥的份,一路走到今天的姐姐。

    “姐姐,告示天下吧!因为当年的我年幼,所以让你顶替哥哥,代替我成了这个国家的国主,如今,我的病好了,而你,也终于可以只做你的公主了。”金童儿的话,让金铃儿倒退了一步,似乎不敢相信。

    而金童儿却只是这么陈述着,是的,只做她的公主吧!即使这样的告示一出,会引来更多不必要的麻烦,可是,有炎哥哥在,也就不怕了吧!更何况,比起姐姐所承受的那些,他背负这样的一个谎言又算什么呢?至少,他的姐姐自由了。

    就算他的病一时半刻好不全,即使他偶尔还是会眷恋那梦中的美丽,而想要沉沉的睡去。可是,他的心里有了挂念,自然,也就无法舍弃了,苏品绿说过,习惯是很可怕的事,但是,却不是无法更改的事,他相信。

    “你疯了吗?你才多大?你应付不来的。”金铃儿望着金童儿摇头,他才九岁,他怎么可能坐上这个位置,这个位置有多难坐,在这个位置上的她最清楚不过了,童儿还那么小,怎么可能……。

    一眼扫到苏品绿,金铃儿愣住了,是了,为什么童儿要说这些话呢?为什么这么突然呢?而童儿竟然也不避讳外人在场,竟然叫她姐姐,甚至……。

    眼睛一瞪,金铃儿望着苏品绿,脑子里因为金童儿说的事,而出现的短暂空白,此时,已经可以冷静的去思考问题了。

    苏品绿他们都在这里,童儿却说出了那些不应该对外人说出的事,而苏品绿和南风景,将成为继金赤以后,另一批知道了不该知道这些事的人。

    手握成拳,金铃儿的眼睛里透露出了杀意。她为什么要找苏品绿来这里,绝对不是金赤说的那样,她只是希望童儿可以好好的,如此而已,跟金赤说的那些事一点关系都没有,而童儿之所以会说出这些话来,一定是被人教唆的,而能够教唆童儿的人,只有跟童儿呆在一起的苏品绿罢了。

    “苏品绿,你都干了什么?”金铃儿只想到了苏品绿所做的一切,同时,也忽略了为什么金童儿会当着苏品绿的面说出这样的事来。

    “我?不过是治好了太子下的病罢了。”是的,治好了,苏品绿可以这么去相信的,当金童儿心中有所牵挂的时候,他自己也就没有办法容忍自己的逃避,而面对,也就成了必须,自然的,会想要去以来梦中的事的心思,也就打了折扣,也就成了不可能。

    结果会如何呢?不过是挣扎着接受一切,然后,成为这个国家的国主罢了,只是那样的自然,需要一些时间,至于是多少时间,就不是她能够控制的了,而她相信,金童儿自己也不希望花费太多时间才是。

    如此一来,她承诺的事也就做到了,而她,也将随时可以离开。

    “你这叫治好了吗?你……!”金铃儿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生气,如果说,治好的话,她不是应该高兴的吗?为什么她心里却有一点失落,仿佛无法接受事突然的就变成了这样。那些明明被隐藏起来的一切,似乎,只有她自己在乎着不被别人发现而已。

    “姐姐!”金童儿走了过来,抓住了金铃儿的手,微笑着唤了一声。

    “姐姐,苏品绿什么都知道,一开始就什么都知道的。”金童儿望着金铃儿,微微的笑了笑。姐姐是不是也猜到了呢?如果不是的话,又怎么会在苏品绿上固执呢?这个尊皇王朝的女状元啊!这个,聪明绝顶的女子。

    “所以,你不用固执的,她不会对我们怎么样,我们以后还是会在一起,童儿的病好了,不需要姐姐再为了童儿去做任何事,这一次,换童儿守着姐姐吧!因为,姐姐为童儿做的,已经够多了。”金童儿望着金铃儿,微微的笑着。

    手上微微的颤抖,是金铃儿略带茫然的望着金童儿,知道了,都知道了,所有人都知道了吗?脑子里闪过金童儿说的那些话,金玲儿有一刻的呆楞。

    她做了那么多呢!真的够了吗?这个弟弟还这么小,还这么小呢!她本来想着要治好他的,想着要教会他怎么去做一个国主的,想着等他有能力了,再把这些原本属于他的一切,都交还给他的,只是,那是很久以后的事了,是他长大以后的事了,绝对不是现在的。

    可是,这个弟弟却抓着自己的手,就这么望着自己,微笑着说了那么多,他说,足够了,她做的足够了吗?她没能保护那个哥哥,也没能实现对母后的承诺,她没有照顾好这个弟弟,让他一病就是这么多年,真的够了吗?

    她为了这个弟弟守着这个国家,她为了这个国家成了另一个人,她为了成为另一个人,舍弃了原本属于金铃儿的一切,直到今天,真的足够了吗?

    低头望着金童儿,金铃儿湿了眼眶,他说会保护她呢?这个弟弟,他才九岁呢!他说,这次换他来守着她,可以吗?可以吗?

    一伸手,就抚上了金童儿那依旧略带稚气的脸,可是,他竟然已经成熟到可以说出那样的话来了,甚至连她的退路都想好了,甚至,都准备接受那接下来所要面临的一切苦难了,那个告示一下,所能引发的纷乱,他都已经决定要去承担了。

    这个弟弟啊!记忆里那个小小的孩子,如今,真的长大了吗?蹲下来,金铃儿微微的笑了笑,为了什么呢?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呢?她做了那么多,都是为了什么呢?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又是谁的愿望呢?

    “童儿……!”金铃儿喃喃的望着金童儿,好了吗?病好了吗?不再喜欢沉睡了吗?不再是一个孩子了吗?已经决定要成为这个国家的主人了吗?为了她?

    “姐姐,谢谢你。”金童儿把金铃儿抱住了,那个蹲在地上的金铃儿,就这样被金童儿抱了一个满怀,如同她平里对金童儿做的一般。

    那一声谢谢,让金铃儿的眼泪流了下来,就这么滴落在金童儿的肩膀上。

    金铃儿跪下了,就这么被金童儿抱在怀里,趟下了仿佛积压了一世的泪水。

    “谢谢你为童儿所做的一切,以后,让童儿成为姐姐的依靠吧!如同姐姐这些年为童儿所做的一切,童儿也可以为姐姐做到的,绝对。”

    金童儿微微的笑着,闭上了眼睛,任凭着金铃儿哭出了声来,也任凭着金铃儿抱着自己,仿佛要揉进自己的体里一样。

    这个世上,他们是唯一的亲人,这个世上,他们是唯一可以互相依赖,而绝对不会背叛的两个人,他们是兄弟,他们是姐弟,他们……是这个国家的主人。

    “哇――!”金铃儿的哭声,让炎堂别开了眼睛,那湿漉漉的眼眶,没有办法落下泪水,也不能落,心里的誓言,是炎堂多年前就已经许下的,守着眼前的两个人,就是他存在的意义,如同他当初接受了魔炎军首领的位置一般,为的,也不过是眼前的人。

    苏品绿靠在南风景的肩头,耳朵里听着那悲戚的哭声,那仿佛积压了一世的委屈,那仿佛积压了一世的泪水,那感的防线溃堤了,然后,宣泄了。果然,有时候可以哭出来,其实,是一件好事。

    好事吗?坏事吗?无所谓的,重要的是,这样的两个人,终于不用再为了彼此的在乎而互相的伤害,而她所承诺的事,也终于做到了。

    “开心了?”南风景低头望着苏品绿,这个女子,总是这么大胆的吗?这样的事,这样的结果,似乎都如了她的意,而她的大胆猜测,竟然可以得到这样的结果,是不是,老天爷比较心疼她呢?所以,如了她的意。

    可是,如果老天爷真的知道心疼人的话,是不是可以让这个女子的眼睛恢复过来呢?是不是可以让她的病症也好过来呢?如果,真的心疼……。

    “景不开心吗?”苏品绿抬头问了一句,她以为,事的结束,会让南风景开心才是,这样一来,他们就可以离开了,在实现了对金铃儿的承诺以后。

    即使望着自己的眼睛里没有焦距,可是,南风景还是笑了,望着苏品绿勾起嘴角,再转头望向一旁的金铃儿和金童儿。

    开心吗?他是开心的吧!这样的两个人。等到一切都圆满结束的时候,这个国家也就迎来新的生命了吧!而这个国家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呢?望着金童儿,南风景的笑意就更深了。因为,他想到了尊皇忍。

    揽着苏品绿,南风景是开心的,即使晚些时候。金铃儿会对他们所做的一切发出狼嚎,他也一点都不在意,这样的两个人,那子也不知道随了哪一个,那样的霸道,也不是谁都能够如此张扬而出的。

    “景?”苏品绿没有听到南风景的回答,只是察觉了他的绪变化,于是唤了一声。

    “没什么,虽然事结束了,可是,我们还是要多呆一段时间是吗?”南风景知道的,所以也只是说说。

    “恩!”苏品绿听着就笑了,虽然这里的事是告一段落了,可是,还有一件事没有了结呢!

    想着那件事,苏品绿就微微的笑了,那嘴角微扬的诡秘弧度,让南风景看得摇头,那些招惹了苏品绿的人啊!当真,是要后悔的。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弄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