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五回 残酷的历史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游龙舜景 书名:弄朝
    <---凤舞文学网--->

    眼角的泪水滑落,被一双轻柔的手拂去,金童儿微微的张开眼睛,湿漉漉的望着眼前的人影,等他可以看清楚的时候,他又把眼睛闭上了。--凤-舞-文-学-网--

    在这个人的面前哭,是他最不愿意做的事。金童儿闭着眼睛,隐忍着泪水,心里却因为那一个个闪过脑海的记忆而悲伤,那些,都是真的,都是……真的。

    “醒了?”苏品绿微微的笑了笑,收回了自己的手,那双手,擦拭了太多泪水,如今,似乎也带着一点点悲伤了。

    听着金童儿梦中的呢喃,似乎,也知道了很多不该知道的事,而那些,苏品绿一早就在猜测了,只是这样的肯定,却不是她的本意,让这个孩子多了一些伤心的事,并不是她的本意啊!

    “你怎么在这里?”金童儿皱着眉头坐了起来,把自己缩到了角落里,九岁,当一切都被摊在眼前的时候,他还能如何呢?接受?逃避?他只是愧疚。

    如果当初不是因为他的卤莽,也许哥哥就不会死了,如果当初不是他的卤莽,也许,父皇和母后也不会因为他而死了,一切,都因他而起,可是,一切却因为他而结束了,同时结束的,还有那个姐姐的幸福。

    金童儿从来就是一个聪明的孩子,可是,他改变不了事实,那些事太多残忍,让他不想去面对,可是,如今事就要重演,他却没有办法漠视。

    当初,姐姐为了他而欺骗了全天下,如今,又为他而得罪全天下,甚至要为了他,而牺牲自己的一切,金童儿的体微微的颤抖,那不是他想要的,可是,他又能够做什么呢?

    “在想什么?”苏品绿好笑的说道,对于金童儿语气里的防备,似乎并不在意。

    “跟你没关系。”金童儿低下头,把自己缩成小小的一团。如果没有想起来的话就好了,如果什么都不记得就好了,如果……。

    “童儿,你不可以忘记。”苏品绿的敏锐,让金童儿惊讶的抬起头来,望着苏品绿一阵错愕,以至于忘记了说话。

    “不管是什么样的过去,你都不可以忘记。”那对铭记着一切的金铃儿来说,太过残忍,也太不负责任了,苏品绿端坐在金童儿面前,微微的笑了笑。

    “你在说什么啊?”金童儿撇开头,不愿意承认自己想要逃避的心思,姐姐的秘密不可以暴露,而他,也不想要那样的记忆,是他,都是因为他,所以大家才死了的,是他的错。

    “说童儿想要逃避的事。”苏品绿微微的笑着。

    “我没有逃避任何东西。”金童儿瞪向苏品绿,双手紧紧的捏着单。

    “是吗?童儿确定吗?”苏品绿微笑的问了一句。

    “我……!”金童儿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有办法说出来,最后只能瞪着苏品绿。

    “我不想跟你说话,你出去。”金童儿瞪着苏品绿,一手指向了门口,只可惜,苏品绿看不到,也不打算照着他的话去做。

    “可是,品绿有很多话想要跟童儿说呢!”苏品绿说着就笑了,似乎很享受金童儿这样无措而慌乱的绪。

    “苏品绿!”金童儿恼了,大吼了一声,就差没有把苏品绿赶出去而已了。可是一看到苏品绿那双失神的眼睛,他却只能咬咬牙,什么都做不了。

    “童儿,你真的没有逃避任何东西吗?之所以喜欢睡觉,不是因为梦里可以实现你那个小小的心愿吗?那个大家都还好好活着的心愿。所以,一睡就是好长时间,为的是什么呢?不就是因为不想失去吗?”苏品绿的话,让金童儿咬牙。

    “那,童儿,现实和梦境,你分不清楚吗?还是故意的呢?故意这样分不清楚,又是为了什么呢?如同你为了那个姐姐所做的一切,这里边有什么样的原由呢?”苏品绿的问题,让金童儿瞪大了眼睛。

    “你都知道什么?”金童儿直到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自己除了在这个人面前哭泣,其他的什么都没有做吗?他,都说了什么?

    “我知道的,比童儿知道的要多很多哦!”苏品绿微微一笑,让金童儿傻眼了。

    “什么意思?”是他乱说话了吗?还是苏品绿本就知道什么?那她有什么样的目的呢?而她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不过是因为他所谓的生病而已,而他的病……。

    一低头,金童儿脸上的表就变了,他,生病了吗?是病了吧!不愿意去记忆那一切,也不想失去那一切,所以宁愿在梦中寻找自己想要的世界,沉溺在里边不愿意醒来,即使每次看到那张担忧的脸,他却故意忽略了。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苏品绿的话,再一次的让金童儿瞪了过来。

    “你不要跟我玩文字游戏。”金童儿咬牙说了一句,就差没上前一口咬下苏品绿的微笑了。笑什么笑?没笑过啊?

    “是文字游戏吗?童儿啊!当你知道这个国家将步上两年前的后尘时,你还会这样说话吗?”苏品绿微微一笑,让金童儿双手紧握。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金童儿瞪着苏品绿。

    “窥视这个王位的人啊!一直都在等待机会的,而你以为,只要你不把金铃儿的秘密说出去,就没有人知道了是吗?当真是如此吗?要知道,这个世上没有绝对的秘密,也没有不透风的墙啊!”苏品绿的话,让金童儿瞪大了眼睛。

    苏品绿的话里意思如此明显,金童儿怎么会听不出来,而他惊讶的,却是苏品绿对事的了解,难道,他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吗?还是,那些刻意被隐藏的东西,已经不再是秘密了呢?如果被人利用,又会如何呢?

    当初,苏品绿故意要对他说的那些话,又有什么目的呢?如果有心人士想要利用的话,他的存在本,是不是就已经是一个威胁了呢?如果说,事能够被苏品绿知道的话,被其他人知道的可能,不也一样了吗?

    “你都知道什么?”金童儿瞪着苏品绿,如果苏品绿知道了,那么,还有谁知道了?苏品绿想要做什么?如果苏品绿是为了他的病,那么,另外的一些人呢?脑子里闪过最近发生的事,眉头忍不住一皱。

    “事不是结束了吗?”金童儿低头想着,喃喃的说了一句。

    “当真结束了吗?如果没有结束的话,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苏品绿的接话,让金童儿抬头望着苏品绿,脑子里转了转,然后跳了起来。

    “你想说什么?”金童儿瞪着苏品绿,这个女人知道什么吗?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如果说有人想要对他们不利的话,那个人不是金赤吗?如果是国师的话,事不是结束了吗?如果不是国师的话,又会是谁?

    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金赤吸引的时候,这个国家的国主还能看到什么东西呢?而危险当真就没有了吗?还是,一直都存在,而他们都忽略了,忽略的同时,接踵而来的又会是什么?苏品绿既然会这么说,是不是她知道了什么?金童儿眯起眼睛靠近苏品绿。

    这个人,真的只是一个大夫吗?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她有什么样的目的?她跟他说了那么多,对他做了那么多,想要得到什么?

    “你到底是什么人?”金童儿皱着眉头,直到这一刻才想到,自己对苏品绿的认识,只有大夫两个字而已,而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却知道了一些本不该知道的事,甚至说,比他知道的还要多,为什么?

    “品绿是什么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童儿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呢?”苏品绿的话,让金童儿愣了一下,似乎话题有些说远了的样子。

    “童儿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呢?继续这样下去也没什么不好,就算你就这样继续睡下去,也没有关系。可是,国主呢?你在乎的那个人呢?她能够守护你到什么时候呢?而把这些事都丢给别人去在乎,这样的太平,童儿以为能够持续到什么时候呢?”等到事起了变故的时候,最后的结局会是什么样子的呢?苏品绿望着金童儿,他在乎吗?

    金童儿愣住了,是的,他想怎么样呢?这样下去没什么不好的,可是,姐姐呢?姐姐一直这样下去没关系吗?如果说,哪天他真的就这么睡过去了,再也没有办法醒过来的话,姐姐就只有一个人了,不,还有炎哥哥不是吗?

    “还有炎哥哥在,没关系的。”金童儿低下头,寻找着一个可以让心安稳的理由。

    “是啊!如果他只是哥哥的话。”苏品绿说着就笑了,人啊!在乎吗?同时也自私啊!哥哥,姐姐,这个孩子可有想过呢?如果只是哥哥,那么,他的任也就可以理解了,只是,那是姐姐啊!一个女子,顶着男子份一世,这个孩子就是这么想的吗?只为了求得自己的安稳,所以,一切都可以不重要了吗?

    苏品绿的话,让金童儿愣在了原地,哥哥?那是姐姐啊!为了他才成了哥哥的姐姐,为了父皇和母后才成为国主的姐姐啊!

    “知道吗?这个国家本来是童儿的责任,可是,为了童儿,是谁担下了这一切呢?这一切,童儿认为就应该这样理所当然了吗?”苏品绿坐在那里,一字一顿的说着。同样为女子,金铃儿的那点心思,她怎么会不明白呢?

    为什么自己会在这里?而金铃儿又为什么如此的固执要治好金童儿,不过是想要解脱而已,从那一个份里解脱,可是,放不下的却依旧是这个弟弟,这样的矛盾,这样的不合理,可是,却一路走到了现在。

    如今,该是如何呢?金童儿的病可以治好的,那完全取决于金童儿自己的意愿,同时,也取决于金铃儿的抉择。

    如果金铃儿觉得一切都无所谓,那么,金童儿会如何又有什么关系呢?即使沉睡,可是,他还活着不是吗?同样的,梦里的童儿如此的幸福,即使虚假,可是,很幸福啊!只是,金铃儿却强留了苏品绿。

    这样一来,那心思也就明显了吧?那金童儿呢?他是不是觉得只要自己好就行了呢?如果是的话,那他又何必因为自己的一席话而有所动摇呢?既然会心有挂念,自然,也就无法完全的不在意吧!那么,他又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呢?

    苏品绿微微的笑着,为了这样的两个人,一个想要守护,同时,也想要解脱,一个想要解脱,同时,也不愿意背负。

    这样的两个人,彼此都在乎着对方的存在,可是,为了内心那点小小的愿望,都在挣扎着,挣扎着要如何去两全。而他们想要的圆满,有时候竟然如此的遥远。

    金童儿低着头,听着苏品绿说的那些话,忍不住双手紧握成拳,他自私吗?他是自私的,明明知道一切,却用这样或者那样的理由来说服自己,让自己忽略了那个姐姐的感受。如今,苏品绿的出现,是不是也宣告了什么呢?而他,是不是依旧可以回到从前呢?

    一切都不会改变,可以吗?他可以的,但是,他能够做到吗?那个姐姐不会说他什么,但是,他可以这样做吗?只是为了自己,这样的自私。

    就算他想要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可是,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吗?而逃避,真的没有在逃避吗?闭上眼睛,金童儿把自己抱成了一团,那就是逃避了吗?忽略了那个姐姐的感受,把一切都当成理所当然,可是……。

    那样虚假的幸福,他可以得到,但是,那个姐姐呢?她的幸福在哪里呢?等到年华老去的时候,事真的不会被人发现吗?当事败露的时候,那个结果由谁去承担?而他,能够担当得起吗?

    那个时候的他,又要拿什么去守护那个姐姐呢?如同那个姐姐守护了他一样。就这样睡过去吗?如果真的到了那个时候,他还能做什么呢?那个姐姐也许不会对他的选择抱怨,可是,那很可能带来的灾难,不就注定只能让那个姐姐去承担了吗?

    那样的自己,竟然如此的让自己讨厌,埋首在双膝中,金童儿咬着下唇,湿了眼眶。这样的他,是个胆小鬼,可是……。

    苏品绿没有再说话,房间里的空气的流动,金童儿上散发出来的绪波动,让一切都变得沉重起来,只是,苏品绿的心里却放下了,至少,金童儿有去思考,思考关于边的一切,以及,那个国主的一切。

    这样就好了吧!懂得去思考的话,是不是,也就有转机了呢?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弄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