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四回 生死注定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游龙舜景 书名:弄朝
    <---凤舞文学网--->

    事是怎么发生的呢?金童儿的记忆里,是他冲到前,那里已经沦陷,走道里靠左的地方,一队士兵正在撕杀,直到这个时候,金童儿才意识到了什么。--凤-舞-文-学-网--

    战乱,他竟然会知道这样的词汇,那在书中才会出现的词语,如今,成了现实。父皇和母后呢?金童儿的脑子里闪过两个人影。

    小的他,穿梭在纷乱的战火下,在人们无暇顾及他的时候,四处奔走的寻找着自己父亲和母亲的影。

    而此时的金鸷国主和熏颜皇后,正被人护送着后撤,一路退到了深宫的左侧,远离了金凌儿他们所在的右侧,他们没有想到金童儿会出现,或者说,他们都没有想过,竟然会有人跑到这里来。

    在叛乱分子近的时候,在那个被金童儿叫做叔父的男人,带领着一队士兵,准备取下金鸷首级的时候,金童儿跑进了那个纷乱的地方。

    “父皇,母后。”金童儿的出现,吓坏了所有人,同时,也让在场的人震惊了,金鸷无法理解金童儿的出现,如同熏颜皇后惊恐的瞪着眼睛,不愿意相信自己看到的一样。

    “金蛰叔父?!”金童儿望着眼前的一切,最后目光停留在了那个叫了六年叔父的男人上。为什么?为什么叔父手上拿了剑?而且,父皇和母后为什么那么狼狈?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童儿,快跑,去找你哥哥。”金鸷大吼了一声,可惜,金童儿却来不及反应,就这么被金蛰一手抓了起来,拧在了空中。

    “放开我,放开我……!”金童儿急了,不停的挣扎。

    “金蛰,你放了童儿,他还是一个孩子。”金鸷瞪着金蛰,一脸的担忧。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童儿会来这里?另外两个孩子呢?

    “放了他?在我找了那么久都没找到的时候?”金蛰说着冷笑了一声。孩子?真亏这个哥哥说的出口,孩子又如何?只要这个孩子还在,皇位就永远也不可能轮到他这里,所以……。一低头,金蛰望着金童儿冷笑了一声。

    “哪,哥哥,如果你现在写一份诏书,把国主的位置禅让给我,也许,我可以考虑放过你们。”金蛰说着望向金鸷,让金鸷气得咬牙。

    “你放开我!”金童儿一个用力,一口咬在了金蛰的手上,金蛰皱着眉头把金童儿甩了出去,就这样撞上了一旁的柱子,差点就晕了过去。

    “你干什么?”熏颜瞪大了眼睛,心疼的冲了出去,在金鸷的怒吼下,金蛰走过去,一手抓着熏颜,一剑抵着金童儿的咽喉。

    “你干什么,放开我,放开我。”熏颜担忧的望着金童儿,却无法挣脱出金蛰的钳制。

    “母后……!”金童儿眼角流下了泪水,体的疼痛,已经不及心里的分毫,为什么,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为什么叔父要这么对他们?他们做错了什么?为什么?

    “童儿别怕,没事的。”熏颜皇后想要安慰金童儿,却不知道,金童儿要的不是安慰,而是一个答案,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的答案。

    “金蛰,你够了,你到底想怎么样?”金鸷从来没有这么慌乱过,自己的妻子和孩子,竟然成了别人手上要挟自己的工具,这种事,他要如何才能两全?

    “我想怎么样?你说我想怎么样?”金蛰瞪着金鸷,为什么?为什么登基的会是这个哥哥?为什么只能是哥哥?就连这个哥哥死了,他都不是第一顺位的继承人,只能排在这些孩子后边。

    他哪里不如这个哥哥了?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失去成为一个国主的机会,凭什么?他哪里比不上眼前的这些人了?竟然只能用这样的方法得到他想要的一切,既然都已经这样了,他又何必再假装虚伪的仁慈。

    “哥哥,你那个位置坐的够久了。”金蛰冷笑了一声,一手抓住了熏颜皇后的脖子。呼吸的难耐,让熏颜皇后的五官皱在了一起,也同时让金鸷脸上的担忧更明显了。

    “你做了这么多,只是想要这个位置吗?如果是的话,你又何苦伤害他们?他们都是你的亲人啊!”金鸷的心疼,是为了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同时,也是为了这个弟弟,什么时候竟然让这个弟弟变成了这样,他却一点都不知道。

    如果说,这一切都要追究原因的话,他是不是也有着推脱不掉的责任呢?没有察觉这个弟弟的心思,然后让事走到了这一步啊!

    “你放开母后,放开母后!”金童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爬了起来,冲到金蛰边,用力的敲打着金蛰的大腿,让所有人都看得一惊。

    “童儿!”熏颜皇后大叫了一声,同时,也看到了被金蛰举起来的长剑。

    终究是要死的,不过是早晚的问题罢了,如果这个哥哥下不了决心,那么,就让他给那个哥哥一点动力吧!

    不过是一个孩子,可是,杀人哪会分那么细呢?至少,在金蛰看来,死一个大人或者小孩,是没有区别的。只是,在熏颜皇后看来,孩子的生命,是胜于一切的。

    事是怎么发生的呢?在金蛰的注意力被金童儿分散的时候,熏颜皇后就这样挣脱了钳制,一把抱住了金童儿,而金蛰的剑就这样在熏颜皇后的背后染出一抹血色,让金童儿瞪大了眼睛,也同时让金鸷悲痛的大叫出声。

    “熏儿!”金鸷的心痛,不是谁都可以理解的,而金鸷的动作,却仿佛是一个导火线,当时寂静的地方,因为金鸷大吼着冲了上去,与金蛰缠斗在一起,所有人都战成了一团,那些侍卫,以及那些佣兵,还有那个被母亲抱在怀里的金童儿,那双瞪如铜铃一样大的眼睛。

    “母后……!”喃喃的一声,没有人答应,那一剑来得猛烈,让熏颜皇后来不及留下只言片语,就这么离开了这个世界,以及,自己可的孩子。也同时让金鸷这个国主失去了理智,眼睛里遗留的,不过是那一片殷红。

    金童儿浑颤抖着,双手在母亲后沾染了一片血色,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金童儿想不明白啊!今天不是一个好子吗?炎哥哥就要继任的子,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呢?

    望着远处争斗的父亲,金童儿松开了抱住自己的熏颜皇后,就这样站在那里,望着眼前的一切,仿佛不敢相信,也不敢接受,低头看到地上躺着熏颜皇后,金童儿眼睛一片模糊,眼泪就这样流了下来,没能看到那凌乱而来的刀剑。

    “童儿!”金鸷看见了,所以他冲了过来,一剑挡下了那些佣兵的攻击,却在想要询问金童儿安好的同时,飞而来的利箭,就这样穿过了金鸷的口,箭头停在了金童儿的眼前。

    脸上有平添了几滴父亲的鲜血,金童儿抬头望着自己的父亲,那抹微笑依旧,可是,为什么如此的勉强?为什么?

    伸手想要去碰触这个敬的父亲,可是,后冲过来的人影却没有给他机会。被金鸷一推,金童儿头退了几步,望着父亲迎上那个被叫做叔父的男人,两个人又战在了一起。

    为什么?金童儿望着手上的血色,父皇,母后……。

    “童儿!”终于找到这里来的金凌儿,以及金铃儿,手上拿着剑,一路杀到了金童儿所在的地方。

    金凌儿把金童儿抱在了怀里,而金铃儿蹲在熏颜皇后边,双手微微的颤抖着,眼睛一眨,泪水就这样隐匿,那被咬出了血色的下唇,就这么映着她那张决然的脸。

    “带童儿走。”金鸷回头大吼了一声,让金童儿听得一怔,然后望向了金鸷。最后的记忆,停留在金鸷那张微微带笑的脸,以及,那划过咽喉的利剑。

    “父皇!”金童儿大叫了一声,却依旧无法挽留任何东西,金凌儿感受着金童儿的颤抖,眼睛湿漉漉的望了金鸷一眼,转跑了出去。

    金铃儿在后保护着,三个人就这样跑向了后

    “把他们都杀了。”金蛰大吼了一声,一群人追了上去,却被侍卫阻拦,又是一阵乱斗。

    低头望了一眼躺在地上的金鸷,金蛰转要走,却发现自己的脚给人抓住了,眉头一皱,他望着地上已经闭上眼睛的金鸷举起了手上的长剑,一剑挥下,金蛰脚上一抖,那只断掉的手臂就这样滚了开去。

    而逃跑中的金凌儿一行,终究是被人追上了的。明明金铃儿是在断后的,可是,人太多,多到让金铃儿支撑不下去的地步,而金凌儿又怎么可能再牺牲自己的妹妹,抱着金童儿开始帮忙。

    “你干什么?带童儿走啊!”金铃儿大叫了一声,一脚踢开了一人。

    “要走一起走,我已经不想再失去任何亲人了。”金凌儿眼角的泪水就要落下,可是,金童儿却举起手来擦掉了。

    “……!”两个人对望了一眼,想到了刚才见到的那一幕,都忍不住咬牙。

    “要活着。”金铃儿只说了一句,又杀了上去,而金凌儿也开始了反击,只要坚持等到魔炎军的到来,就是他们的胜利了,虽然来的有点慢,可是,他们都要好好的活着,好好的。

    谁能知道结果呢?事的最后,真的就能如人意吗?当金童儿看到金凌儿为了自己而挡下那一剑的时候,当金铃儿瞪着眼睛,只能看着那一剑没入金凌儿体的时候,所有的事都改变了。

    “错了,杀那个男的,女的有什么用?”也不知道是谁大叫了一声,所有的人都望向了金童儿,以及穿着金凌儿衣服的金铃儿。

    能够继承王位的人,只有男子,而穿上了金凌儿衣服的人,是那个如果要假装,便没有人可以识破的金铃儿,那么,被当成金凌儿也就不奇怪了,这也是金铃儿为什么想出这么一个办法的原因。

    只是,他们都没有想到,事会变成这个样子,谁都没有想到。没有喘气的机会,金铃儿冲了过去,抓着金童儿就冲了出去,后倒下的金凌儿,金铃儿没有机会去看,也不忍心去看,也没有人知道,金童儿把这一切都印在了脑子里。

    魔炎军的到来,如同预料的一般,当炎堂在皇陵里找到金铃儿的时候,她衣衫破烂,可是,面无表,金童儿愣愣的站在那里,看到炎堂的那一刻,倒了下去。

    “童儿!”金铃儿大叫了一声,抱住了金童儿,双手微微的颤抖着,探了一下鼻息,让金铃儿松了一口气,却也在同时,恶狠狠的瞪向了炎堂。

    “为什么?为什么现在才来?为什么?”金铃儿把金童儿安顿好,冲到了炎堂的面前,双手抓着炎堂的衣领大声的吼着,让炎堂看得心疼。

    “铃儿……!”炎堂也不想的,可是,不把仪式进行完,他就没有权利,没有权利,就没有办法带着魔炎军来这里,因为,换代这种事,不能儿戏,而这个国家的国主是谁,都不重要的,因为,魔炎军将誓死效忠。

    “不许叫我。”金铃儿大吼了一声,然后退步。迟了,迟了,一切都迟了,原本可以活下来的人死了,而本该死的人却活了下来,为什么?

    “铃儿……!”炎堂无语,可是,他还能做什么呢?好在童儿还活着,这样一来,事也就有转机了,顺位下来,童儿完了才到那个叔父,现在,魔炎军所要效忠的,将是那个顺位登基的人,而登基以后,那个叔父就成了叛臣,当诛。

    金铃儿望着炎堂,那双眼睛里几乎要喷出火来,可是,望了一眼昏迷的金童儿,再想起父亲母亲上发生的事,以及现在他们所面临的一切,都让金铃儿明白,如果一切都让金童儿去背负,那么结果就可想而知了,如果童儿出了事,那么……,一切就无法挽回了。

    “人都抓了?”金铃儿深吸一口气,望着炎堂的眼神深冷。既然是如此,那么,她也就没有办法看着事如此演变下去了。

    “都抓了。”炎堂不知道金铃儿想要做什么,只是答应了一声。

    “很好,传令下去,金凌儿将登基成王,择处斩乱臣贼子。”金铃儿的话,让炎堂瞪大了眼睛,她想要做什么?

    “你……!”炎堂愣住了。

    “炎堂,你记住了,今天死的是金铃儿,那个公主。活下来的,是那个太子金凌儿,是你后将誓死效忠的人。”金铃儿瞪着炎堂冷冷的说着。

    “这是你欠我的,炎堂,因为你,他们都死了。”如果不是炎堂的迟到,凌儿原本可以不用死的,童儿也不用目睹那一切,为了保护自己而死掉的亲人,一切的一切。

    不等炎堂回答,金铃儿走到金童儿躺着的地方,从今天起,她就是金凌儿了,这个国家的太子,她会登基成王,手刃自己的仇人,然后守着童儿长大,直到可以称王为止。

    “那,童儿,以后,要记得叫哥哥啊!知道了吗?”金铃儿喃喃的说着,没有注意到金童儿那模糊的视线里,对她最后的注目,只是擦拭着金童儿眼角流下的那滴泪水,让自己成为另一个人而存在。

    那一刻,在那个皇陵里发生的事,成了永远的秘密,那一刻,金铃儿所做下的决定,改变了她的一生,也在那一刻,金童儿记下了,他,只有一个哥哥……。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弄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