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三回 梦回故宫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游龙舜景 书名:弄朝
    <---凤舞文学网--->

    三年前的金陵古国,依旧是繁荣而平和的,在国主金鸷的领导下,把这个国家建设得很好,除了百姓过分的依赖了魔炎军的存在,整个国家都是一片和乐融融的画面。--凤-舞-文-学-网--

    金陵的皇后,熏颜。本是临近小国的公主,因为国主在外狩猎的时候,碰巧遇见,两个人一见钟,就这样谱写了一曲人间真

    没有哪一个帝王和国主的边,只有一个女人的存在,而金鸷的边,却只有熏颜皇后,那是被世人传唱了多年而不灭的神话,也是百姓女子用来跟自己丈夫说教的筹码。

    没有人知道那个国主在想什么,而那样的国主和皇后,却比谁都幸福,特别是在生下双子的时候,金凌儿和金铃儿两个孩子,就成了他们的全部,这样的一个国家,这样的一个宫,洋溢着幸福。

    当金童儿出生的时候,所有的人都为这样的国主和皇后而高兴,同时,也为金陵古国的未来而兴奋,两个太子,一个公主,这样的宫里,这样的国家,未来不需要去担心的。

    当然,如果没有发生那样的事,如果金童儿六岁的时候,没有发生那件事的话,也许,事也就不会变成想在这个样子了吧!

    那一天如同往常一样的一天,炎堂将接受魔炎军的洗礼,正式接受魔炎军的将领大权。世代,魔炎军就是为了这个国家而存在的,而他们的将领,也将是对这个国家的国主最为忠诚的,当然,只是这个国家和国主,无论那个人是谁,只要尊称了一声国主,那么,也就是魔炎军誓死守护的对象了。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事,在魔炎军举行这样的大礼的时候,这个国家的第三顺位继承人,也就是金童儿的叔父,策划了一次谋反,也正因为时间选得刚刚好,所以,在国主和皇后准备带着孩子去参加魔炎生了。

    没有人知道是如何发生的,也没有人知道是怎么发生的,等到他们意识到事不对的时候,那个皇叔已经带着人杀进了宫里,并且很快的取得了主导权利。

    而魔炎军的人虽然在同一时间发出了求救的信号,可是,那继任的仪式却不得不准时进行,那是一种惯例,同时,也是一种必须。

    炎堂的迟到,让一切都变得无法挽回,因为,事发生了,就在金童儿的眼前。

    “凌儿,你带着弟弟妹妹先走,你叔父要的是我,只要你们逃出去了,这个国家就不会灭亡,知道了吗?”金鸷望着金凌儿,厉声的说着。

    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兄弟会为了权利而跟自己反目,他也没有想过,竟然会在这样的时机发生这样的事,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魔炎军因为继任的仪式问题,宫里的守备也因为他们准备离开而变得薄弱,同样的,如果他们在这里死了,那么,第三顺位的那个弟弟,就能够顺利的成为国主。

    即使多么的不愿意,魔炎军能够效忠的,只有这个国家和国主,而不是个人,所以,他要让这几个孩子活着,活得好好的,一个会谋反篡位的人,就算他有着多么大的宏愿志向,在他破坏了这个国家安宁的现在,后也终究不会成为一个好国主,并且带领这个国家走向繁荣和昌盛的。

    “父皇!”金凌儿瞪大了眼睛,因为那话里意思太明显,让他想要忽略都没有办法。怀里抱着金童儿,金凌儿大叫了一声。

    “你也走吧!”金鸷望着边的熏颜说道。只有这个女子,自己始终是放不下的。

    “不,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熏颜皇后抓着金鸷的手摇头,当初,他们不是起过誓言的吗,一生一世的誓言啊!

    “你别这样!”金鸷皱着眉头,他知道留下来只有一死,他宁愿一死来换得这些人的生,为什么,她要这么固执?

    “你才是,就算你现在把我赶走了,我也会追着你的步子找到你的,不是说好了的吗?”熏颜皇后笑着摇头,当初的两个人啊!那誓言依旧,怎么能够因为这样的苦难而放弃对方呢?如果要死,就一起吧!一个人,该寂寞了的,而她,受不住那寂寞的。

    “不,你要活下去,为了我们的孩子。”金鸷摇头,在熏颜的额头印下一吻,然后转走了出去,对士兵交代了一句,自己就这样冲到前边去了。

    熏颜皇后没有说话,只是望着金鸷的背影消失,然后回过头。她甚至没有阻止,而金凌儿也忘记了阻止,他以为母后会挽留住父皇,可是……。

    “母后,父皇他……!”金凌儿的话没能说完,只见熏颜皇后摇头,望着金凌儿笑了笑。

    “你们走吧!我要去找你们的父皇了,要好好的活着,连我们的份一起,知道了吗?”熏颜皇后说着,让金凌儿想要开口反驳,可是,熏颜皇后却把头转到了另一边,那个一直没有说话的女孩子,那个公主的上。

    “铃儿,照顾好他们。”熏颜皇后望着金铃儿轻声的说了一句,眼睛里的柔和请求,让金铃儿咬了咬牙。

    “您已经决定了吗?”金铃儿望着自己的母亲。

    “恩!决定了,不要想着报仇的事,好好的活下去就行了。”这个孩子有多倔强,熏颜皇后又怎么会不知道呢?只是,她现在能够交托的人,也只有这个孩子了,这个孩子聪明,她懂的。

    “我知道了。但是,这个仇我记下了,后一定会要他们偿还的。”金铃儿望着自己的母亲,恶狠狠的说着。

    “铃儿!”金凌儿愣愣的望着金铃儿,她在说什么啊?这种时候不是应该说服母后一起走的吗?转头望着熏颜皇后,他还想说点什么,可是,没有人给他机会。

    “母后!”金凌儿大叫了一声,却没能留住熏颜皇后走远的影,只是被金铃儿抓住了手,然后冷冷的望着自己。

    “铃儿,你做什么啊?把母后找回来啊!他们……!”金凌儿的焦急,看在了金铃儿冷静的眼睛里,然后摇头。

    “哥哥,不要让父皇和母后担心了,如果事可以改变的话,他们也就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了,我们能做的,就是好好的活下去,然后照顾好童儿。”金铃儿说着,望了一眼还在沉睡中的金童儿。

    睡吧!等他醒来的时候,应该都结束了吧!她只希望在魔炎军能够及时赶到,这样有计划的造反,侵蚀的速度是很快的,同样的,如果他们出了什么事,这个国家就会变成叔父的,那个时候魔炎军来不来都没有意义了,因为,魔炎军所忠诚的,只有那个坐在国主位置上的人而已,一直都是。

    “可是……!”金凌儿还想说点什么,只是没有了说话的机会。

    “你们都出去吧!我们要换衣服,变装出门,这样才不会引人注目,去父皇边保护,誓死方休。”金铃儿望着一屋子的守卫,冷冷的说道。

    “可是国主让我们保护好……!”守卫想要说什么,却在金铃儿的瞪视下消音了。

    “可是什么?怕死吗?怕的话就在这里自尽,不要给我金陵古国丢人,我们会自己照顾自己,我们是这个国家的太子和公主,如果不能活下来,也只能证明我们没有资格做一个皇家人。滚!”金铃儿大吼了一声,所有的守卫都对望了一眼。

    对于这个公主的脾气实在是太熟悉了,所以只能听从命令,当所有人都出去的时候,金铃儿回头望着金凌儿。

    “把衣服脱下来吧!”金铃儿走过去,把金童儿从金凌儿上抱了下来放到了一旁的塌上,转望着金凌儿。

    “铃儿,你想要做什么?”金凌儿皱着眉头,明明两个人是一起出生的,可是那彼此的子却差了太多,他不知道金铃儿想要做什么,只是这样的丢下父皇和母后,他却是接受不了的,但是,他又放不下童儿。

    “能够成为国主的人,只有男子,为女子的我,就算活下来了,也是没有意义的。”所以,她要让这个哥哥,以及那个弟弟活下去,任何的手段都无所谓,而她能够做的,不过是顶替金凌儿的份,让别人把目标放在她的上而已。

    而母后刚才说的那句话,正是这个意思,因为是双生子,所以长的一样,除了格不一样,没有人能够在他们刻意的隐藏下把他们区分,这就是她现在要做的。

    “你干什么?”金凌儿不笨,怎么会不知道这样的事,可是,他怎么可以这么做呢?抓住金铃儿伸过来要脱他衣服的手,金凌儿摇头。

    “哥哥,忘记父皇和母后的话了吗?你和童儿都要好好的活着。”金铃儿没有理会金凌儿的挣扎,径自的开始换起衣服。

    一向霸道又强势的金铃儿,是金凌儿无法抗拒的,可是,他不愿意这样做,这样做虽然可以让他多一分安全,可是,金铃儿却会……!

    “铃儿,不可以的,我们现在离开的话,等魔炎军到的时候,我们就有救了,而且,我们……!”金凌儿的话,消失在金铃儿的视线里。

    “哥哥,不要天真了,魔炎军就算能到的话,早就到了,不能到的原因是什么虽然不知道,可是这样有计划的造反,不但让我们措手不及,而且,父皇宁愿如此牺牲也要保全我们,你以为我们还能奢望什么?”如果他们不能保护好自己的话,如果……。

    金铃儿咬牙,把金凌儿的衣服脱下来,然后开始解自己的衣服。

    “可是这样做也改变不了什么啊!我们可以……!”一起走,现在就走,如果一定要这样逃离的话,金凌儿咬牙。

    “没有用的,侍卫都去前边保护父皇了,人多一点,也许还有一线生机。如果我们这样逃走,只会在乱军中被杀害,你和童儿就躲在密室里吧!我去把人引开,等魔炎军来了以后,你就可以号令镇压了。”第一顺位的继承人,将手刃叛贼。

    “你……!”金凌儿因为这样的话而愣住了,这样一来,不就说明了金铃儿打算用自己的命去争取时间,然后换来他和童儿的生吗?这样一来……

    “不可以,我不能这么做……!”金凌儿想要阻止金铃儿,可是……,那是金铃儿啊!金凌儿一次也没争赢过的妹妹。

    当他被金铃儿强迫着穿上女装的时候,他连反抗的勇气也没有,只是望着坚定的金铃儿,想着那最悲惨的结果,心里一阵疼痛。

    “铃儿……!”金凌儿抬头,望着金铃儿,难道这个妹妹就不想活吗?还是,她只是做了这样的选择,可是,这又何其残忍?

    “哥哥,好好的活下去吧!连我的份一起。”穿上金凌儿的衣服,金铃儿望向穿着自己衣服的金凌儿说了一句。

    “你们都在做什么?”似乎刚刚从梦中醒来,金童儿揉了一下自己的眼睛,望着衣服互换的金铃儿和金凌儿,他笑了起来。

    “是要玩游戏了吗?我也要玩。”金童儿大叫着跳下,跑想金凌儿他们。

    是的,能够争取识别出金凌儿和金铃儿的人,只有金童儿,这个孩子,这个有着一双清亮眼睛,聪明伶俐的孩子。

    “童儿,现在不是玩的时候,你等一下要跟哥哥躲到密室里,哪里也别去,知道吗?在炎堂哥哥找来以前,哪里也别去,知道了吗?”金铃儿,望着金童儿,轻声的说道。

    炎堂,那个跟自己有着婚约的男子,一定会找来的,一定。

    “为什么?”金童儿愣了一下,不是要玩吗?对了,父皇和母后呢?为什么外边这么吵?为什么……!金童儿望着金铃儿瞪大了眼睛。

    “出事了吗?出什么事了?父皇和母后呢?他们人呢?为什么只有我们在这里?我们不是要去参加炎哥哥继任的仪式吗?我们不是……!”金童儿望着脸色灰暗的金凌儿,以及面色凝重的金铃儿,忍住后退了几步。

    “我要去找父皇和母后。”金童儿大叫了一声,转跑了出去。出事了,一定是出事了,不然的话,父皇和母后不会不见的,哥哥和姐姐的表也不会那么古怪。金童儿的子小小,跑起来却很快,在金凌儿他们反应过来之前,他已经冲了出去。

    “童儿!”金凌儿和金铃儿都瞪着眼睛吓了一跳,谁能想到金童儿会做出这么突然的事,两个人都跟着追了出去。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弄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