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回 金陵的太子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游龙舜景 书名:弄朝
    <---凤舞文学网--->

    苏品绿没有回答金童儿的问题,只是微微的笑了笑。--凤-舞-文-学-网--

    “说话。”金童儿有些生气了,望着苏品绿大叫了一声。他不喜欢这样,好象有什么事被隐藏了一样,而他什么都没有做不是吗?除了那些奇怪的记忆……。

    “那,童儿是不是经常做梦呢?”苏品绿轻轻的笑着。

    一旁的南风景望了苏品绿一眼,转走到一旁,拿出柜子里的一小包香木来,放了一些到香炉里,轻轻的点燃了,放到了金童儿面前的桌子上。

    淡淡的香味开始环绕,让人宁神静气的味道,南风景走了出去,关上门,留下了苏品绿和金童儿在房间里,转走回了厨房,那里的药,快要熬好了。

    房间里,淡淡的味道开始飘散,而金童儿低着头,还在想着苏品绿刚刚问他的那个问题,那个关于做梦的问题。

    那是梦吗?是的,哥哥说过,父皇和母后都已经不在了,那么,他是在做梦没错的,梦里有哥哥,姐姐,还有父皇和母后,但是,那有什么关系呢?人,不都是会做梦的吗?

    “童儿?”苏品绿唤了一声,让金童儿抬起头来。

    “梦里都梦到什么了呢?”苏品绿望着不说话的金童儿,也不催促。只是这样望着他,等着他开口,房间里弥漫开来的香味,让金童儿的神经为之放松下来,脑子里闪过片刻的记忆,可是,很快的,他就笑了笑。

    “父皇和母后,经常带着我和哥哥姐姐在花园里玩,我们总能找到很多事做。”因为父皇很忙,很少有时间陪他,像那样的子,他总是很珍惜,期盼着每天都可以那样,躺在父皇的臂弯里,享受难得的宁静,仿佛拥有了全天下的幸福。

    “是吗?都在做些什么呢?”苏品绿轻声的笑着问道。

    “做什么?”金童儿似乎在回忆,然后笑得更深了一些。

    “哥哥跟姐姐长的一样,他们经常交换份,让父皇和母后很是头疼,而我最喜欢跟姐姐在一起玩,因为姐姐比哥哥聪明,但是,做错事的时候,我最喜欢跟哥哥在一起,因为他总是会护着我。”想到什么,金童儿就笑了起来。

    “知道吗?哥哥跟姐姐的剑术都好厉害,我最喜欢看他们比试了,因为,赢的人总是会把我举过头顶,仿佛赢的人是我一样。”金童儿说着望向苏品绿,或者,是望着苏品绿背后,那幸福的残影。

    “是吗?”苏品绿笑了,这就是金童儿不愿意醒来的原因吗?梦里的他,拥有着仿佛全世界的幸福,哪怕一切都不真实。

    “童儿还记得父皇和母后吗?”苏品绿轻声的问了一句。

    “记得,父皇很高大,很能干,我很崇拜他的,因为见过父皇的人都说,有他在的金陵古国,会是最繁荣的。母后很慈祥,总是喜欢抚摩我的脑袋,大大的手掌,很温柔的样子。”金童儿说着闭上眼睛,趴在桌子上勾起嘴角笑了。

    “是吗?可是,他们都死了是吗?”苏品绿的一句话,让金童儿愣了一下,张开眼睛有一刻的迷茫,抬头望着苏品绿,有那么一刻的静默。

    苏品绿也没有出声打破,只是静静的等着,等着金童儿再次的开口,可是……。

    “死了吗?”金童儿眨了一下眼睛,然后低下头。

    死了吗?是的,死了,哥哥告诉过他的,父皇和母后死了,姐姐也死了,那个总是喜欢作弄他的姐姐,那个总是笑得如同夏阳光一样耀眼的姐姐……。

    “童儿还记得吗?记得父皇和母后都是怎么死的吗?”苏品绿轻声的问了一句。

    金童儿错愕的抬头,望着苏品绿顿在了原地。怎么死的?父皇和母后是怎么死的?为什么他会不记得?哥哥有说过吗?没有,那他是不知道的,可是,为什么他觉得自己似乎知道什么,而眼前的这个人问的难道不奇怪吗?

    “我应该知道吗?”金童儿愣愣的望着苏品绿,那些事,他应该知道吗?还是,他忘记了?不,他怎么可能忘记呢?那些事不应该被忘记的,如果他知道的话,怎么可以忘记呢?但是,他知道吗?哥哥有说过吗?他有问过吗?

    为什么他没有办法回答这个问题?他那么喜欢父皇和母后,可是,他们都死了,他们都是怎么死的呢?为什么他不记得?也什么都不知道?

    抬头望着苏品绿,金童儿有一刻的慌乱,觉得太奇怪了,父皇和母后是怎么死的?为什么他会不记得?真的……死了吗?

    “那,父皇和母后真的死了吗?为什么我不记得是怎么死的?他们……什么时候死的?”金童儿问出口以后才发现,事好奇怪,什么时候死的?父皇和母后是什么时候死的?姐姐呢?他们都是……。

    “那,他们死了吗?死了吗?”金童儿的眼睛里积蓄着泪水,可是,倔强的没有落下,他从来没有去深思过这样的问题,死了吗?为什么他总觉得没有死呢?他记得跟父皇和母后游戏的事,他记得很多很多,那些事仿佛还发生在昨天,可是……。

    他们都已经死了,那是什么时候的事?为什么他都不记得?

    “童儿以为呢?”苏品绿淡淡的说了一句,让金童儿有些恼的跳下椅子。

    “我不知道,也不想跟你说了。”金童儿觉得事很奇怪,可是,他不知道哪里奇怪,他只是瞪了苏品绿一眼,转准备跑出房间。

    他要去找哥哥,他想回自己的房间,他想睡觉了,睡觉了……。

    “原来太子下是这么胆小的一个人吗?”苏品绿的一句话,让金童儿停下了脚步,回头瞪着苏品绿。

    “是真的不知道吗?还是真的忘记了?天下有小孩会忘记生养自己的父亲母亲,甚至连他们什么时候死的都不记得吗?如同他们什么时候出生的也不知道一样。”苏品绿的话,让金童儿咬了咬牙。

    “太子下真的不记得了吗?关于两年前的事。”苏品绿的一字一句,都让金童儿无法理解,也不想去理解,他只是望着苏品绿,有些惶恐。

    “两年前,太子下的叔叔造反,在太子面前亲手杀了太子下父亲母亲,以及姐姐的事,太子下真的不记得了吗?”苏品绿每说一个字,金童儿就微微的退一步,直到抵着门板,就这么微微颤抖的望着苏品绿。

    为什么?他在害怕吗?他有什么好怕的?他有哥哥,哥哥会保护他,而他是这里的太子下,没有人可以伤害他,可是,为什么他会害怕呢?他在怕什么?

    “太子下,那一天,你上沾染了父母亲的鲜血,那一天,整个宫都为之动摇的纷乱,那一天……!”

    “不要说了。”金童儿摇头,瞪着眼睛大吼了一声。

    她在说什么?到底在说什么?造反?好奇怪的事,纷乱?这个国家怎么可能会有纷乱?可是,父皇和母后又是怎么死的呢?还有姐姐呢?为什么他不记得了?

    头很痛,很痛!不行,他不要去想,也不能去想,那些事不知道也没有关系,他还有哥哥,他还有哥哥……。

    “你不要说了,我什么都不知道,哥哥说不知道也没有关系,我不要跟你说话了,我要去找哥哥。”金童儿大声的吼完,人也跟着跑了出去,那慌乱的模样,让迎面走来的南风景小心的让开,就怕一个不小心,手上的汤药就会毁在了金童儿的手上。

    一个停顿,金童儿望着眼前的南风景愣了一下,然后咬着下唇,一脸委屈的跑开了,让南风景回头望了一眼,却也只是一眼,然后走进了苏品绿所在的房间。

    把药放在桌子上,南风景把一旁的香炉灭掉,再走到窗台前,把窗子打开,那一阵凉风吹拂而过的瞬间,带走了那个房间里迷离的香味,留下的,是一股子清新。

    “你把人气跑了?”南风景不知道苏品绿说了什么,可是,看到金童儿那个模样,任何人都会以为是苏品绿在欺负他吧!

    “哪有,只是说了一些事实罢了。”苏品绿微微的笑了笑,让南风景摇头。

    “你啊!就不怕那个国主过来找你麻烦吗?”把那个国主如此宝贝的弟弟弄哭了,那后果还真的很难想象。

    南风景说着走了回来,坐在苏品绿边,把桌子上的汤药递到了苏品绿手上。

    拿着汤药闻了一下,苏品绿的眉头皱了皱,这药味,应该很苦吧?这人还真能配得出手,当真是不用自己喝,自然也就不用留了吗?

    “怎么了?”见到苏品绿没有动作,南风景疑惑的问了一句。

    “这药,很苦。”闻一下就知道了,苏品绿的鼻子,在失明以后就更灵敏了。

    “良药苦口!”南风景听到苏品绿的话,笑着回了一句,让苏品绿嘴巴里嘀咕了一声,却什么都不再说的喝了下去。

    一个皱眉,几个吞咽的动作,一碗汤药就这么解决了,同样的,南风景接过苏品绿手上的碗以后,放到了桌子上,顺手倒了一杯清水,放到了苏品绿手里。

    “你们都聊了什么?”南风景望着苏品绿把水喝下,眉头微微的松开以后,轻声的问了一句。

    “没聊什么,他似乎都忘记了,着自己忘记了。”苏品绿微微的笑了笑,想着金童儿,心下里似乎有点理解他的心,曾经,她也希望自己可以忘记,可惜,没能如愿。

    “忘记了吗?可是,你却着他要想起来是吗?”南风景怎么会不知道苏品绿的心思呢?只怕那个国主不会答应罢了,毕竟,那对于金童儿来说,太过沉重了。

    “如果不这样做的话,那个孩子,以后就只能睡死过去了。”在那些甜美的梦境里,忘记真实和虚幻,就这么一直睡下去,直到死亡,也许,那样的死亡对于金童儿来说,是一种最高的享受,没有遗憾。

    可是,对于金凌儿来说,却是一种残忍吧!所以,金凌儿才会这么努力的想要让金童儿醒来,回归到现实中,接受本该接受的一切。

    虽然心里如此打算着,却依旧担心金童儿会承受不住,于是小心翼翼的隐瞒,又小心翼翼的想要他好转,如此的矛盾,如此的纠结,却只是捆绑了自己,也让金童儿有了一个借口,一个可以不用接受现实的借口。

    “方法有很多,何必急在一种?”南风景抓着苏品绿的手号起脉来。

    “因为这样最有效啊!”苏品绿说着就笑了。

    “你啊!”南风景望着苏品绿摇头,对于那依旧无神的眼睛,以及手上略微混乱的脉象,无奈里的担忧,隐藏得那么深邃。

    “放心吧!我有分寸的。”苏品绿微微的笑了笑,那个孩子啊!总是要长大的,而金凌儿又能守护他到什么时候呢?金凌儿,本就是一个有着太多故事的人,这一切,他又能够背负着走多远呢?

    这个国家,最后还是要交到金童儿手中的吧!如果不是的话,金凌儿也就不会如此固执的要治好金童儿了,毕竟,能够治好金童儿的办法,其实不多的,而最后的结果,不过是接受那显然的事实罢了。

    聪明如金凌儿,又怎么会想不到这些事呢?是他故意不去想,还是明明知道了,却还是要这么做呢?那个理由,怕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了吧!如同金童儿为什么会选择遗忘那些过去一样。

    不去回想,是因为伤害太大,还是有着不愿意去记忆,也不得不忘记的理由呢?那个太子下,是不是知道什么他们都不知道的事,而又是为了什么样的理由而隐瞒了呢?从刚才的谈话里,让苏品绿知道了一些事,一些,金童儿不愿意让人知道的事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秘密,显然,那个太子下也不例外的。

    “是吗?既然如此,是不是也该休息了呢?”南风景说着站了起来,扶着苏品绿走向塌。一个有分寸的人,自然要懂得照顾好自己才是。

    苏品绿轻笑,却没有反驳什么,只是听凭南风景把她带到边,然后躺下。

    静静的闭上眼睛,苏品绿睡了过去,没能看到南风景脸上的担忧,同样的,也不知道金凌儿正杀气腾腾的冲往这里而来。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弄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