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回 病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游龙舜景 书名:弄朝
    <---凤舞文学网--->

    苏品绿的眼睛,可能是因为头部受了伤,所以才会引来失明,同时,伴着阵阵的疼痛,失明,或者只是前期的朕兆,而如今的头疼,才是最难诊治的,因为,南风景不知道如何入手,也不知道如何救治。--凤-舞-文-学-网--

    苏品绿的头疼,让她的体负担加大,在调理子的同时,南风景不停的思考着救治的办法,可是,他却找不到头绪。

    苏品绿的头伤到了哪里呢?她能够思考,聪明依旧,不是不能动脑,而是体的虚弱,以及那随时都会发生的头疼,让南风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苏品绿总是安慰他说,没事。天知道苏品绿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如今的他,只能细细的调理苏品绿的子,让她不至于因为头疼的虚弱,而影响了体的健康。

    “来,喝了吧!”南风景说着把手上的药放到了苏品绿的手里。

    “恩!”苏品绿拿着药,喝了一个干净,那样的听话,估计连苏品绿自己都不知道几时有过了吧!可是,她不得不这么听话,因为,不想让南风景再担心。

    “这里,还疼吗?”南风景把碗放到了桌子上,伸手揉了一下苏品绿的头顶,那一个微小的隆起,到底是什么东西?

    “疼……!”就算苏品绿想要隐忍,可是,那疼痛来得如此清晰,让她忍住想要落下泪来,也让南风景的眉头皱了起来。

    就是这个地方,让苏品绿疼痛难忍,也是让苏品绿的眼睛看不到的地方,可是,这样的一个隆起,到底是为了什么?而他又该如何去解决呢?束手无策的感觉,原来如此的难受。

    “我该怎么办?”南风景把苏品绿揽进怀里,让苏品绿微微一愣,这样的无措啊,一点都不适合他的,一点也不。

    “这样就可以了。”苏品绿靠在南风景的怀里,这样就可以了啊!只要他在边,这样的疼痛,就当是代价吧!毕竟,她做了那么多,甚至把这个男子捆绑在边,连自己的亲生父亲都没能见到面,便跟着她一路到了这个陌生的国度,遭遇那一切的一切。

    她已经知足了,而这样的疼痛,没有取她命,算起来,是不是也算仁慈了呢?如果担心哪一天就这么走了,至少,让她在这个时候拥有吧!那所谓的幸福。

    “品绿……!”南风景望着苏品绿,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

    这个女子,总是这么不在意,可知道他这样看着有多心疼呢?

    “景,你不是神,尽人事,安天命,有时候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你能做的都做了,是我自己任,让你也跟着受了苦,你不需要在意那么多的。”苏品绿的开解,在南风景听来,没有起到半点安慰的作用,只是更心疼罢了。

    天命?谁规定了这样的天命呢?他从来就不信的,可是,他的力量却是如此的浅薄,连帮她减轻这样的痛楚都做不到,更何况是治好了她。

    想要带她去寻求名医,可是,这个叫金陵的地方却捆绑了她,因为当初的一个约定,因为那个王朝,苏品绿失去了飞翔的翅膀,不得不停留在这里。

    这,就是苏品绿为什么固执的要把事解决的原因了,只有这里的事放下了,苏品绿才可以自由,心的自由。

    “我只是希望你能好好的。”南风景的心愿,其实很渺小,在那个皇城里,他以为自己只有一个人,守护着那断不开的血缘,那些,他仅有的牵挂,如今,那些人都已经不需要他了,而他也找到了想要去守护一生的东西,为什么,却是这样的结局?

    他从来没有渴求过任何的东西,就算是那所谓的自由,他都可以隐忍在心里,可是,为什么面对这样的苏品绿,他却没有办法接受呢?那个玲珑剔透的女子,不应该是这样的,也许她做了很多,很多在别人眼中无法原谅的事,可是,他都知道的。

    那些事背后的真正理由,促使苏品绿做了那么多的理由,他都知道的,如果一定要惩罚的话,也已经足够了啊!这么长时间的痛楚,内心的煎熬,足够了。

    “我这不是好好的吗?”能说会道,还能跟他下棋,偶尔还能吹上一曲,这样不是好的吗?是他让自己太累了,为她而累,叫她于心不忍。

    “恩!”这样的苏品绿哪里好了呢?可是,南风景却说不出其他来了。

    苏品绿微微一笑,然后低下头,下过决心的,要努力的看见,至少,在疼得想要晕过去的时候,她多希望能够再看看眼前这个男子的模样,她多害怕自己的这一晕阙,就再也醒不过来了呢?

    死亡,从来就不惧怕的,如今的她,只是害怕自己带着那朦胧的记忆离开,而脑子里印下的,却只有那多年前的一个离别,这个男子,上了心的,可是,她却没能铭记,没能铭记啊!

    “就是这里吗?”门外的声音,打破了屋子里的静默,苏品绿转头望向门口的方向,而南风景也跟着望了过去。

    说话的人走了进来,那个小小的人影,如今已经九岁的金童儿,还如同孩子一样的眨着天真的眼睛,打量着屋子里的苏品绿和南风景。

    随后走进门的是金凌儿,这个原本应该忙碌的国主,特意配着金童儿来了这里,而在金凌儿后的,毅然是炎堂,这样的三个人,就这样出现在这里,让南风景皱了皱眉头。

    “你是大夫?”金童儿好奇的望着苏品绿,她怎么了?眼睛看不到吗?伸手在苏品绿眼前晃动了一阵,在南风景的眉头皱得更紧的时候,金童儿收回了手。

    “太子下?”苏品绿微微一笑,让金童儿也跟着笑了。

    “你的声音真好听。”一直都在沉睡,见到的人本就不多,接触到的人就更少了,金童儿望着苏品绿那张浅笑的容颜,细细的打量起来。

    “谢谢!”苏品绿微微一笑,因为金童儿的话而微扬嘴角。

    “哥哥说你是来给我治病的?”金童儿说着皱了皱眉头,让苏品绿微微一愣。

    “童儿!”金凌儿瞪着眼睛大叫了一声,是谁?是谁在这个弟弟耳边乱说话了?

    “哥哥,童儿不笨的,宫里的姐姐小声的议论过,我都听见了,不过,不是她们的错,是童儿偷听的错。”金童儿,一个九岁的孩子,其实,只有八岁的智慧,可是,他却如此的通达理,而且,聪慧。

    这让南风景挑了挑眉,坐到了苏品绿边。同样的,苏品绿也听得笑了笑,聪慧的孩子,说起话来比较方便,而且,也比较容易沟通呢。

    “可是大夫,童儿很好啊!体很好,被照顾的也很好,能吃能喝,能唱能跳,没有生病的迹象啊!”金童儿望着苏品绿眨巴着眼睛,似乎很不能理解,为什么自己会被定义成生病的人呢?还要让哥哥千里迢迢的找了大夫过来。

    “这个嘛!要说很长时间呢!太子下要听吗?”苏品绿微微一笑,让一旁的金凌儿愣了一下。

    刚要开口说话,却被南风景的一个眼神制止了。金凌儿不明白,不是说好了吗?等童儿醒来以后就开始诊治,为什么现在却在浪费时间?童儿醒来的时间不定,难道不需要抓紧时间诊治吗?

    “恩!要听。”金童儿笑了起来,难得宫里来了这样的人,让他很是好奇,好奇苏品绿会说出什么样的事来,而他,似乎把那一切都当成故事了。

    “那我们就慢慢说吧!”苏品绿微微的笑了笑,抬头望着金凌儿的方向。

    “国主下,能否让太子下在品绿这里叨扰一阵呢?晚些时候,您再过来接他可好?”苏品绿的话,让金凌儿皱起了眉头。

    “不用了,我在这里等着。”金凌儿的拒绝,似乎也在苏品绿的意料之中,只见苏品绿笑了笑,而南风景跟着开了口。

    “国主,你还是先忙你的国事吧!太子下不会有事的。一切,等您过来接太子下的时候再说吧!”南风景说着望了一眼金凌儿后的炎堂,而炎堂也了然的点了点头。

    “国主,我们先回去吧!”炎堂望着金凌儿说道。

    回头瞪了炎堂一眼,金凌儿望着苏品绿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却看到了金童儿疑惑的目光,这让他皱了皱眉头。

    “哥哥?你很忙吗?那你去忙你的吧!我自己可以照顾自己的。”金童儿说着笑了起来,让金凌儿到嘴边的话,又跟着咽了回去。

    金童儿,在那件事发生以后,第一次想要靠近一个人,即使是苏品绿这样的人,可是,他却说不出拒绝的话,因为,金童儿这样的行为,无疑是有益于他们的,至少,在苏品绿诊治的时候,金童儿不会抗拒,因为,在金童儿看来,他没有生病。

    苏品绿听着金童儿懂事的言语,心下里也就有了底,这样的一个孩子,为了什么而宁愿昏睡,而他,又为了什么不排斥自己的出现,又是为了什么愿意跟自己相处,这些,都不是没有理由的。

    南风景望着苏品绿微扬的嘴角,打量了金童儿一阵,再转头望着金凌儿,心下里似乎也明白了什么,静默,是在等待金凌儿的一句话,一句认可的话。

    “童儿,你一个人真的没问题吗?”金凌儿望着金童儿,实在有点不放心,担心苏品绿胡说了什么,却也担心自己的坚持,会让金童儿怀疑上什么,这样的两难,让金凌儿只能望着苏品绿。

    “童儿的事就交给你了。”金凌儿的话,就这么传到了苏品绿的耳朵里,苏品绿微微的笑了笑,点了点头。

    “童儿,那我先走了,你自己要照顾好自己,知道了吗?”金凌儿的嘱咐,让金童儿笑着点了点头。

    见到金童儿微笑着点头,金凌儿的心,似乎也才放下一些,转走了出去。

    炎堂望着金凌儿走出门,回头望着依旧望着门外的金童儿,眉头轻微的皱了皱,却什么都没有说,转过,跟着金凌儿走远了。

    等到金凌儿和炎堂离开以后,金童儿才收回了目光,望着苏品绿打量着,却不再说话了,只有南风景看到了金童儿脸上复杂的神,于是,他握住了苏品绿的手。

    苏品绿抬头,望着一旁,即使看不到南风景,可是,她却感觉到了什么,虽然她知道金童儿依旧在这个屋子里,可是,那沉默却……。

    “我生病了吗?”金童儿的声音传了过来,让苏品绿微微一愣,可是,她却笑了笑,伸出手,在空气中摸索着,直到她抓住了金童儿的手。

    “太子下以为呢?”虽然年纪小,可是,却是一个敏感的孩子,这也是他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原因吧!苏品绿微微的笑着。

    “你还是叫我童儿吧!叫太子下有些不习惯。”金童儿微微的皱了皱眉头,想着这两年里,自己很少听到有人叫自己太子下了,似乎记忆里,只有被哥哥叫童儿的记忆,以及,那梦中的父亲和母亲,以及那个姐姐叫着自己名字的记忆,为什么?

    “不习惯吗?”苏品绿微微的笑着,因为叫的人少了,还是不常被人这么叫,所以才会生疏了呢?这个太子下的梦里,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

    “恩!”金童儿抬头望着苏品绿。

    “我生病了吗?”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哥哥就不会这么做了,而他也就不用到这里来了,即使大家什么都不说,可是,他看得出来的,而问题是,他并不觉得自己有病,可是,他却让那些在乎他的人担心了,比方说,那个哥哥,还有炎哥哥。

    “恩!童儿以为呢?”苏品绿想了想,反问了一句。

    “是我在问你。”童儿有些不高兴了,甩开了苏品绿的手,似乎不太喜欢这样的敷衍了事,也不喜欢故弄玄虚。

    “那,童儿认为一个人每天都在睡觉,一睡就是三两天,这算不算生病呢?”苏品绿的话,让南风景望了她一眼,然后转头望着金童儿。

    只见金童儿愣了一下,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却低下头不说话了,这样的人,算是生病了吗?童儿抬头望着苏品绿。

    “你说呢?”金童儿反问了回来,一室寂静……。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弄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