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回 有你就好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游龙舜景 书名:弄朝
    <---凤舞文学网--->

    苏品绿的头疼,跟她的眼疾一样让人摸不着边际,只是睡了一觉醒来后,她明显的比之前更虚弱了,即使苏品绿什么都不说,可是南风景看得出来。--凤-舞-文-学-网--

    调配了很多的药草,可是,对子的调养起了好处,但是,眼睛始终是看不到的,而那偶尔的头疼,依旧折磨着苏品绿,让南风景看得心疼。

    按照金凌儿的托付,苏品绿去检查了金童儿的病,其实,金童儿很健康,在南风景看来,如此的健康,跟一旁端坐着的苏品绿比起来,让南风景忍不住羡慕。

    “怎么样了?”金凌儿略带紧张的望着南风景,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是的,给金童儿诊治的人,是南风景,在苏品绿的眼睛看不到的现在,只有南风景有本事给金童儿诊治,也是金凌儿不得不仰仗的一点点希望。

    “体很健康。”南风景淡淡的说了一句,让苏品绿微微的笑了笑。

    如此的沉睡,却依旧健康的成长,想来,耗费了这些人不少的时间和精力吧!可是,那个孩子却依旧如此的沉睡着,仿佛如此便已经幸福。

    “我当然知道他很健康,我是问你,他什么时候会醒过来?”金凌儿没有什么耐的望着南风景,开始怀疑苏品绿的用心。

    “那要看太子下上次醒来的时候,是什么时候的事。”南风景站了起来,开始动手准备东西,而苏品绿听着声响,也跟着站了起来。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要我等着?我叫你们来这里可不是为了让你们告诉我这个的。”金凌儿眯起眼睛,望着南风景说了这么一句。

    “国主下,您忘记了吗?品绿说过,这是心病,要花时间的,强行的把太子下叫醒,也不过是像上次一样的结果,一切,等太子点下醒来再说吧!”苏品绿微微的笑了笑,让金凌儿皱起了眉头。

    “等童儿醒过来?那我要你们来这里做什么?”金凌儿瞪大了眼睛,望向苏品绿。

    “这个,国主不是比品绿更清楚吗?如果不清楚的话,也就没有三年之约了。”苏品绿知道金凌儿的急切,可是,这样的事急不来的。

    “你……!”金凌儿想要发火,可是,他知道这没有任何作用,苏品绿是唯一敢跟他说,金童儿有救的人,他舍不得杀了她,也不能杀了她。

    “国主,太子下的病不着急的,等太子下醒来了,让人把他送到品绿那里吧!相信,这段时间里,国主应该很忙才是。”苏品绿的话里有话,让金凌儿皱紧了眉头。

    他最近确实很忙没错,至于在忙什么,那是只有炎堂和他才知道的事,为了让金童儿有一个安全的保护,为了让他可以健康的成长,他必须要做的事,就算他多不乐意,却不得不去做的事

    可是,苏品绿却仿佛知道了什么,这样的故意,是她在算计着什么?还是真的如此贴心,想要让他无后顾之忧呢?

    冷笑一声,金凌儿笑自己的天真,对方是你什么人?为什么要帮你计算那么多?不过,他也不担心苏品绿说话不算话,因为,苏品绿有不得不治好金童儿的理由,这个,他比谁都清楚。

    转头望着南风景,他不知道这个男子是什么来历,也不管他因为什么而出现在这里,只要苏品绿答应他把金童儿治好,其他的,都不重要。

    “苏品绿,希望你说到做到。”金凌儿望着浅笑的苏品绿,冷冷的说了一句。

    而苏品绿并没有回话,只是微微的笑着,在南风景的搀扶下,离开了金童儿的宫,转过回廊,走向他们歇息的那个院落。

    而金凌儿呢?望着苏品绿他们走远,低头望着上的金童儿,脸上闪过一阵心疼,想着南风景问他的时间,他竟然说不出口。

    因为,金童儿已经睡了快两天了,两天啊!无论他如何的呼唤,无论他如何的叫喊,甚至弄出声响,这个弟弟一点醒来的迹象都没有。

    也许,他可以让苏品绿强制的把人弄醒,可是之后呢?不过是那一声呼唤而已,接着再继续睡过去吗?这样的事,要他如何接受?

    脑子里闪过苏品绿那一次叫醒金童儿的事,那一声呢喃,就这么让他皱紧了眉头,然后拼命的摇头,让自己忘记。

    不要去想了,不应该去想,也没有资格去想的,从他决定登上这个大位的时候开始,就已经没有后路可退了。

    眼神一冷,金凌儿走出了金童儿的宫,而守在门外的炎堂,就这么跟在金凌儿后,仿佛会追随到天涯海角一样的背影,如同多年前一样,未曾改变。

    而关于这个国家,以及这个宫里的一切,也才刚刚开始,在苏品绿和南风景回到了他们居住的那个院落以后。

    独立的厨房,里边都是药味,浓郁得让第一次进去的人,都会忍不住一阵晕旋,可是,南风景却仿佛已经习惯的来来去去。

    这里是炎堂让人准备出来的,东西都是直接摆好的,同时也下了命令,没有许,不得有人接近这里,如同金童儿居住的那个宫一起,被深深的保护起来。

    角落的那个架子上,摆放了很多的药草,很多都叫不出名字来,可是,那是南风景一路上采摘的,以及苏品绿让人去找回来的。

    他们需要什么,炎堂就叫人去找什么,而他们也很有默契的不对炎堂说起,那些药草,都是为了苏品绿而准备的,而这些,南风景把他当成了替金童儿诊治的对等交换。

    一排排的药炉,调配着不同的药草,只是分量的些微不同,或者只是一种两种药物的替换,可是,那药效却是可以千变万化的。

    苏品绿坐在门口,闻着那药草的味道,微微的勾起嘴角,把头靠在门栏上,静静的,听着南风景的脚步声响起,然后抬起头来。

    “你怎么到这里来了?”不是说了要好好休息的吗?南风景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水,蹲在苏品绿面前,抓起手来轻轻的号上了脉。

    苏品绿静静的,没有说话,直到南风景略微安心的放下她的手,她才笑了笑。

    “睡不着,想要来这里看看。”在房间里的时间长了,都要以为只有自己一个人了,这几天已经熟悉了这些地方,已经可以自己一个人找来了。

    闻着药草的味道,一路走过来,其实,并不困难。

    “这里有什么好看的?我送你回去。”南风景望着苏品绿,伸手把苏品绿拉了起来,这里的脏乱,大概只有他自己知道吧!而他此时的狼狈,也只有他自己清楚了。

    “不用了,是不是有炉子沸了?”苏品绿耳朵动了动,然后侧头望向一旁,即使看不到,可是,她的耳朵却很好使。

    一回头,南风景急忙跑了回去,揭开了盖子,小心的控制着火候,那一刻的慌乱,让苏品绿站在门外笑出了声来。即使知道那些药最后都要被自己喝掉,却因为南风景那难得的紧张而有了笑意。

    这个人啊!什么时候变成了这个样子呢?估计已经没有了平时的公子形象,倒是像一个药夫多了一些,上的药草味道变浓了,药草的知识也多了,那些书本,是不是已经被他熟记于心了呢?像个真正的大夫一样了。

    “你还笑?”南风景检查了一下药炉上的那些汤药,回头望着苏品绿。

    “没!”苏品绿摇头,只是觉得这样也好,有南风景在边陪着,知道他对自己的好,其实,就已经足够了。

    终于体会到了翡翠的幸福,原来公孙也是这般对翡翠的吗?也才让翡翠决定面对那一切,甚至接受那一切,这个喜欢门当户对的世道,翡翠为了公孙所承受的,也不少吧!可是,翡翠却熬过来了,想来,也是因为公孙在边一直陪伴着吧!

    如今,孩子是不是也该走路了呢?一岁?两岁?仔细想来,她离开的时间,竟然也已经这么长了吗?是不是等到一切都结束了,她也可以带着南风景回去让大家看看呢?啊!那个时候啊!

    “怎么了?”南风景走了出来,望着苏品绿微微泛红的脸,忍不住担心的问了一句。

    “啊?没……!”苏品绿摇头,觉得自己想太多了,是不是人一空闲下来,就会想太多有的没有呢?在等待着金童儿醒过来的子里,她想太多了。

    “还说没有?这么,回去歇着吧!”南风景搀扶着苏品绿,转往他们住的地方走去。

    “那,景,等一切都结束了,能陪我回资融一趟吗?”苏品绿抬头望着南风景的方向问了一句。

    这样,是不是就不会让大家担心了呢?爹爹是不是也就不用担心了呢?大家是不是也就都会跟她一样开心呢?她,找到归属了呢!

    “你想家了?”南风景望着苏品绿问了一句。如果是的话,又何必来这里呢?答应那样的事,那样的条件,她又何苦?

    “不是,就是想让大家认识认识。”苏品绿微微的摇头,她想让公孙知道,没有公孙亮,她也还有南风景,想让爹爹知道,不需要给她找什么好人家,其实,她已经很幸福了,也想让翡翠知道,照顾好自己就行了,她,一直都可以很好的。

    也想让资融的百姓知道,别哪家娶媳妇了,都怕让她知道,其实,她都不在意的,即使,她这个年纪的人都已经是好几个小孩的娘了。

    啊!还想去庙里还愿,因为,她的愿望实现了。

    是不是太空闲了呢?总是会想起这些事来,仿佛一辈子的走马观花,然后细细的斟酌着,有那些事该放下了,而又有那些事该有个交代了。

    那些人啊!为她碎了心,而她能做的,也不过如此罢了。

    望着苏品绿那张浅笑的容颜,南风景握着苏品绿的手紧了紧。

    “恩!”轻轻的答应了一声,南风景微微的笑了。如果是那样的话,他可要把苏品绿照顾好了才行,尤记得那时候在南方,那个能够摘叶飞花伤人的男子,若是被人知道了苏品绿变成这个样子,他还真担心自己去了那里,就出不来了。

    “真的?”苏品绿愣了一下,原本以为他会先去找夫子他们的,原来不用吗?

    “真的。”南风景扶着苏品绿走进房间,答应了一声。

    “谢谢!”苏品绿笑了,何德何能啊!让这个男子为了这样的她而付出这么多,究竟是谁欠了谁呢?

    “那,景,你说,我们上辈子是不是认识呢?如果不是的话,为什么我们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呢?”苏品绿略带疑惑的坐在椅子上,想着两个人的遇见,一路走来,竟然如此的不可思议。

    “上辈子不认识,这辈子就不能遇见了吗?”南风景说着笑了笑,拿过一旁的银针来,准备给苏品绿扎针。

    “也不是……!”就是突然多了一些感慨,让苏品绿自己都觉得奇怪罢了。

    “你想太多了,上辈子的事谁知道呢!只求每一世都能遇见,那就足够了。”遇见以后会发生什么事,谁都不知道,可是,他确信自己依旧会这样守着她,直到老去,因为,这个世上再也没有人能让他如此了。

    “是吗?能够遇见,便足够了。”苏品绿听着一笑,微微的闭上了眼睛,任凭南风景在自己的头上落针,而她却一点都不在意,已经说好了,要把眼睛治好,已经说好了,会让自己好好的,所以,这样就好……。

    依旧是同一个地方,让苏品绿疼得要几乎晕死过去,而南风景的眉头,也皱得更紧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弄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