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回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游龙舜景 书名:弄朝
    <---凤舞文学网--->

    金凌儿望着延误了好一段时间才出现的苏品绿,心里的焦虑,在见到苏品绿的瞬间得到了缓解,要知道,如果苏品绿出了什么事,那么,他那一点点的希望也就跟着破灭了。--凤-舞-文-学-网--

    “我以为你不来了。”金凌儿望着走向自己的苏品绿,对于苏品绿的眼睛,他微微的皱了皱眉头,再打量了一阵南风景,他不确信这个男人是不是跟苏品绿说的一样,可以治好金童儿的病。

    “怎么会呢?三年的时间不短,品绿还想着赶紧把事办完,然后回家呢!”苏品绿微微一笑,对于口中的那个三年,其实不甚在意,因为,那是她跟金凌儿约定的时间,而在时间段内,如果金童儿的病治好了的话,她是随时都可以离开的。

    但是,若是三年里没有进展的话,她的命就是金凌儿的东西了。

    “那你来得还真是时候。”金凌儿的焦急也不是没有办法理解,只是,苏品绿心里似乎还记挂着另一件事

    “没办法,路上耽搁了,谁叫金陵的子民太好客,让品绿都不知道要如何答谢才好了。”苏品绿挑了挑眉,嘴角微微的扬起。

    “那就不劳苏小姐费心了,本国主自然会好好的答谢他们。”如此厚待他的坐上客,想来,那些人也该有所觉悟才是。金凌儿说着冷冷一笑,让一旁的南风景微微的皱了皱眉头。

    年纪小小,那心思却也诡秘,说不上歹毒,却也不是善类罢了,弄不明白金凌儿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不过,苏品绿全然不在意就是了。

    低头望着轻笑的苏品绿,南风景有点担忧,这个国家的国主不是泛泛之辈,而这个国家,似乎也不若外表那般的单纯,可会让这个女子陷入另一个危险的旋涡中呢?

    “是吗?那就有劳了。”苏品绿微微一笑,轻轻的拂了一拂,算是谢过了。至于金凌儿要做什么,苏品绿并不在意,只要知道金凌儿有心就行了,这年头,有心的话,还怕办不成事吗?就不知道那些招待了她的人,会是这个国家里的谁呢?

    “既然人已经来了,今天你们就先休息吧!等到明天,可要好好的给太子下治病,别辜负了本国主的一番心血才是。”金凌儿可不希望自己做了那么多,到最后却徒劳一场。

    尊皇王朝的事解决了,自然,金童儿的病也要得到解决才行,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他所做的一切就都没有意义了。加上那些在背后耍小动作的人,后果可是很严重的,就不知道这些人是不是都已经做好觉悟了。

    “品绿说过的话,自然算话,国主尽管放心。”苏品绿说着低下头。治病的事从来就不需要担心,她在乎的是自己的眼睛,能否让她看到那些对自己痛下杀手的人,得到应得的结局,那些,嘲笑过她的人。

    “那样就好,炎堂,带他们去休息吧!”金凌儿微微一笑,转走了开去,至于后边的事,自然有炎堂会负责,而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

    炎堂望着走远的金凌儿,转过头来望着南风景微微的点点头。

    “国主的脾气就是这样,希望两位不要见怪。”炎堂的礼貌一如当初,自从经历过这样的一番事之后,他对眼前的两个人有了新的认识,毕竟,能够从那些人的手下逃出来,已经不容易,如今,平安的到达这里,想来,他们对于当初承诺过的一切,是有心要实现的。

    这样一来的话,信任也就理所当然了吧!顶着那样的风险出现在这里,只是因为一个承诺。自然,炎堂是不会知道苏品绿心里打的是什么主意的,如果说,苏品绿有一个活着留在这里的理由,那不是为了治好金童儿,而是她要活着看到那些对她下手的人,最后的下场。

    “无妨,还请炎将军带我们回房间吧!”南风景摇头。对于那个国主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不在意,只是担心苏品绿的体,最近几天,似乎面色变差了一些,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赶路的关系。

    从刚才进到这个宫里开始,苏品绿虽然微微的笑着在说话,可是,站在她旁的南风景却感觉得出来,苏品绿体的不适。

    “这边请。”注意到南风景望着苏品绿略带担忧的神,他了然的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把南风景和苏品绿领到了一个院子里。

    “这里是太子下居住的院落后方,主要是为了方便你们为太子下治病。而这条回廊走过去,就是御医,那里的药房,你们可以随意使用。”炎堂的话,让南风景抬头望了一眼回廊的那头。

    这么近的距离,这样的宫,想来,那个国主为了在这个弟弟,用了不少心思才是,这样的在乎,似乎有点宠溺了。

    “膳食都有专人准备,洗漱也有专门的人……!”炎堂本来还想说,如果要沐浴或者其他的话,可以使用后边的温泉室,那里有专门引流进来的天然温泉,可是,南风景却突然的打断了他的话。

    “不用客气了,这里有没有可以自己使用的厨房呢?”南风景的话,让炎堂愣了一下,转头望着不出声的苏品绿,他微微的皱了皱眉头。

    “南风公子是觉得我们会照顾不周吗?”炎堂望着南风景问道。

    “不是,只是需要用到而已。”南风景微微的笑了笑。

    这让炎堂更疑惑了,难道,他们的一切起居都要自己动手吗?如果不是因为不信任他们,那么,会是因为什么呢?

    “炎将军,还是不用麻烦了,给我们一个厨房就可以了,因为配药的时候会用到,在御医那里,人多手杂,不太方便呢!”苏品绿的话里意思,让炎堂瞪大了眼睛,却也不能不去思考其中的可能

    如果说,那些人都有心要对苏品绿下手了,如果去了那些人多的地方,要对她下手不是更容易了吗?而且,药里如果被人动了手脚,伤的是太子下,而被怀疑的也只会是苏品绿,那么,也就难怪他们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了。

    抬头望着南风景和苏品绿,炎堂不得不承认,这样的两个人,心思太细腻了,如果说,事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的话,是不是,他们也要加快脚步了呢?如若不然的话,就该另起事端了。

    “如果两位坚持的话,我们会把事办好的,两位先行休息吧!有事招呼一声就是了。”炎堂微微的点头,转走了出去。

    他要把这里的事跟金凌儿说一声,如果苏品绿他们有那样的怀疑,可见,这种事也不是不会发生,他们的动作要更快一些才行了,在所有人都没有被伤害之前。

    望着炎堂走远,南风景微微的皱了皱眉头。

    “他是不是误会了?”南风景低头望了苏品绿一眼,在看到苏品绿那微扬的嘴角时,他忍不住在心里一叹。

    就算是误会了,也是因为苏品绿的故意吧!故意让人误会了她的意思,即使不是空来风,可是,也为时过早了的。

    “防患于未然不好吗?”苏品绿抬头望着南风景说话的方向笑了笑。炎堂在想什么,她知道,可是,那些事也不是不会发生,她只是说早了一些,让他们有所防范罢了,也没什么不好的。

    “只怕打草惊蛇,惹来无谓的事端。”南风景说着摇摇头,担心炎堂他们若是一个处理不好,让那些人起了戒心,反咬一口就不好了。

    “那就是他们的事了。”苏品绿才不在乎呢!只要那些人露出尾巴来,让金凌儿抓住了,自然会有一个结果,如果金凌儿处理不来的话,也枉费她尊称一声国主了不是。

    “你啊!”南风景无奈的摇头,扶着苏品绿走进房间。

    其实,他们想要一个厨房,并不是为了那个太子下,而是因为苏品绿的眼睛,有一个厨房,什么时候用药,什么时候配药,哪怕是炼药,都要自由很多,对于在御医那样的地方,一点风吹草动都能让所有人知道,实在不是一个好处的地方。

    他们有私心,但是,不能让金凌儿知道,除非,他们有完全的把握可以治好金童儿,而问题就是,金童儿得的是心病,从苏品绿口中可以知道,那个孩子不愿意承受现实里的一切,宁愿在梦境中过活,所以……。

    也许会花费很多的时间,但是,也不是治不好,同时还要治苏品绿的眼睛,想来,就更困难了吧!

    “景,有水吗?我渴了。”苏品绿坐在椅子上,轻声的问了一句。

    “没了,我去让人送一些过来。”南风景拿起桌子上的茶壶摇晃了一下,望着苏品绿说了一句。

    “恩!我等你。”苏品绿微微一笑,让南风景也跟着笑了笑。

    等到南风景走出去以后,苏品绿听着那渐渐消失的脚步声,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她支着头,咬了咬牙。

    头疼呢!疼得有些厉害了,现在还能自己控制一下,没有表现出来,谁知道哪天不会被那个男子知道了去呢?哎!

    忍不住一声叹息,脑子里像是被人用锤子敲打过一样的难受,让苏品绿忍不住呻吟出声,却又无可奈何。

    到底是什么原因呢?苏品绿不知道,没有外伤,也没有内伤,却只是这样的疼痛,难道是那在马车上的颠簸,撞伤了脑子吗?

    如果是的话,为什么她却没有知觉呢?除了这样的偶尔疼痛,却没有其他不适的地方,时间长了,体会抗不住的吧!这样的持续疼痛,是不是终究有一天会忍耐不下,然后叫人知道了去,特别是那个男子啊!又该担心了吧!

    “恩……!”苏品绿抱着头,疼得眼泪都出来了,眼前的一阵晕旋,让她差点摔到地上,可她还是强忍住了,不可以,等一阵就过去了,千万不能让景知道,千万……。

    苏品绿疼痛难忍的模样,即使多么的不希望南风景看见,也随着那一声茶壶的破碎而终结了。

    “品绿。”南风景大叫了一声,冲到苏品绿面前,满是担忧的望着苏品绿那张汗湿的脸,怎么会这样?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

    “景?你回来了?”速度快了一些呢?苏品绿微笑的在心里想着。

    “你怎么了?”南风景擦拭着苏品绿额头微微冒出来的冷汗,心里忍不住一阵担忧,这个女子,怎么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了?

    把苏品绿抱上,接着伸手号脉,南风景的眉头皱得一阵比一阵紧,听着苏品绿微微疼得出声,他就忍不住心疼。看到苏品绿不安的样子,南风景的心里也跟着多了一丝担忧。

    脉象很乱,乱到他都不知道如何下手,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不应该来的,不应该来的……。

    “我们回去,我要带你去找大夫。”南风景说着就要把苏品绿带走,他顾不上什么承诺了,那是苏品绿自己答应下来的,如今,她都变成这个样子了,要如何去帮别人治病,她自己都顾不好了,还有心思去顾别人吗?

    “别……!”苏品绿抓住南风景的手,微微的摇头。

    “苏品绿!”南风景急了,都这个样子了,她到底还在坚持什么?

    “我答应过金凌儿的,我不可以失信,而这,是我最后的亏欠,我不能不还,只要这里的事结束了,你要带我去哪里都可以,但是,让我先把这里的事处理完,你答应过我的,记得吗?”苏品绿深吸一口气,隐忍着疼痛。

    时间有点长了些,之前都没有这么厉害的,苏品绿咬了咬牙,紧紧的抓住南风景的手,就怕这个人不听她说,把她带走以后,引来更多的事端。

    “不要我……!”南风景握着苏品绿的手,痛恨自己此时的无能为力,知道苏品绿难受,可是,他却不不能为她做点什么,脉象的绪乱没有根源,让他不知道如何着手,是他用错了药吗?还是他忽略了什么?如果苏品绿出了事,他无法原谅自己。

    为什么老天这般的残忍,要让他们经历了那么多,最后却要面对这样的结局?他们到底做错了什么?如果苏品绿说的都是对的,这一切都是对她的惩罚,那么,足够了,失明的子足够了啊!

    “景……!”苏品绿为难,她不是在他啊!也不想他为难啊!只是不想失去他,同样的,也不想让自己牵挂着这里的一切跟他走,她做不到。

    这里是她最后的亏欠,她答应过金凌儿的。而尊皇王朝需要时间来恢复,需要时间来休整,已经承受不起任何的打击了。

    “答应我,你会好好的……!”南风景的妥协,一如当初默许了苏品绿所做的一切,如同苏品绿放任了他的一切,可是,他承诺过,会好好的,所以,她也要好好的。

    “恩……!”他们都会好好的。

    苏品绿微笑着闭上眼睛,紧紧的握着南风景的手……。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弄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