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回 隐匿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游龙舜景 书名:弄朝
    <---凤舞文学网--->

    快马奔驰,南风景着急的要顺着路途去鼎阳找苏品绿,一路上没有耽搁,很快的,他就回到了原来的那个三岔路口。--凤-舞-文-学-网--

    无独有偶,当南风景掉转马头,直接奔向了鼎阳那个方向的时候,另一条路上,晃晃悠悠的走来一辆马车,不,两辆,三辆……啊!

    一共有六辆马车,似乎是一个车队,从马车上的东西可以看出来,似乎是一个靠卖艺为生的杂技团,如此的队伍很是浩大,就连走远的南风景,都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可是,他终究是跑远了的。

    而在那个车队里边,有那么一辆马车,里边放了很多的药草,马车外也被放满了很多的杂物,车子里偶尔的说话声,听起来如此熟悉,那是苏品绿,跟另一个女子谈话的声音。

    车队走了另一条道路,那条有点迂回,可是,可以到达鼎阳的道路,也就是,南风景刚刚走过的那条路。

    至于南风景,当他知道自己与苏品绿错开,并且从鼎阳再次出发,顺着另一条路想要与苏品绿碰上的时候,那已经是很久以后的事了。

    而此时,苏品绿正坐在马车里,听着一个叫阿离的的姑娘,说着他们的遇见。

    “苏姐姐,你知道的真多。”阿离,这个杂技团里的一个卖艺姑娘,她的飞刀技术,让看过的人久久不忘,而且,杂耍的功夫也从来就没输过人,是杂技团里的顶梁人物。

    “多吗?就是书看的多了点。”苏品绿很高兴可以认识到这样的好人。

    想到那天,她一不小心掉到了水里,如果不是在附近扎营休息的阿离等人碰巧到湖里打水,估计,她就这么过去了,毕竟,她什么都看不到,就连哪里是岸边都分不清楚,即使会游水,也显得那么无力。

    好在阿离她们在一旁叫喊,让她知道了地方,这才游了过去,等她上了岸以后,才从阿离的口中知道,她游了大半个湖泊,直接到了湖泊对岸,难怪她觉得累了。

    也是那个时候,阿离她们知道了苏品绿的眼睛看不到,又被苏品绿的故事所感染,于是同的带着苏品绿上路了。

    对于苏品绿口中的那个遇到坏人,跟家人走散,只是被马车带着到处跑的理由,这些善良的人们竟然没有怀疑,甚至答应送苏品绿去鼎阳,只是要绕一些路,因为阿离她们要去那里的一个城镇做表演。

    也不知道是苏品绿说得太真,还是她口才太好,让所有人都相信她说的一切,而苏品绿竟然还能说得脸不红气不喘,想来,就算看到了,苏品绿的良心也是喂了狗了的。

    当然,她同样不知道南风景跟她的错而过,她只是在心里想着,南风景一定会来找她,就算不知道如何找她,至少,也会去到鼎阳等她。

    而她在经历了那些事以后,也就知道了自己的处境,这样的隐秘着去鼎阳,也许会是她最好的选择,不然的话,一个人的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被那些人找到了。

    那些人是什么人?为什么知道那么多事?苏品绿最近想了很多,可是,她却知道,那些都不是她能够控制的,那是,属于金陵古国的事,而金凌儿……!

    想到那个把弟弟当成一切的国主,苏品绿是同的,因为不想一个人,所以才会那么固执的想要治好自己的弟弟吧!以至于利用了整个国家也再所不惜。

    会引来这样的结果,似乎也在理之中,只是,如果那些人另有目的的话,事又会变成什么样子呢?苏品绿并不知道。

    “苏姐姐,苏姐姐?”阿离好奇的望着苏品绿,叫了好几声都没见苏品绿答应。

    “恩?叫我吗?”苏品绿回过头,望着车内的一角微微的笑了笑。

    “苏姐姐,你以前还看过什么书了吗?给我多说一些吧!”阿离,一个十六的孩子,望着苏品绿的眼睛满是好奇,即使看不到,可是,苏品绿却能从那说话的语气里感觉出来。

    以前,她可以看见的时候,看了很多书,那些故事,没想过要这样对人说出来,更没有想过有人会这么好奇那些小书里写的故事,只是被阿离这么一问,苏品绿就忍不住笑了笑。

    “说了那么多,不会觉得腻味吗?”苏品绿微微的笑着,想起了翡翠说的那些话,不是每个女子都能读书识字的,也许,她一直都比其他人多了一点幸运。

    “不会啊!我们平时都是在做训练,哪有时间看书啊?而且……!”阿离说着,不是很好意思的望了苏品绿一眼。

    “而且,我们都不认识几个字。”阿离说着嘿嘿的笑了两声,却让苏品绿沉默了。

    在资融,没有不认识字的孩子呢!那些孩子,都有专门的夫子教授,而且,那里的书院,有着很多地方的书籍,孩子们是可以随时去看的,就连大人都是可以拿来看的,因为都是生意人,有的知识是必须的。

    苏品绿抬头笑了笑,望着阿离。

    “阿离,帮我看看这里是不是有很多干枯的药草啊?”苏品绿轻声的问了一句。

    “有啊!苏姐姐要用吗?”这些药草,是马车上原本就有的,虽然她问了很多次,可是,苏姐姐却说不是她的,不是她的,却也不轻易让人碰,说是别人留下的,丢了,那人会伤心什么的。

    于是一路上就都装着,好在外边还能放点东西,杂技团的老板才答应带着苏品绿一起上路的,她们都不介意苏品绿的存在,只是,老板也有老板的考量。

    “拿一些给我吧!”苏品绿微微的笑了笑,让阿离疑惑的照做了。

    “给!”阿离拿了一些干枯的药草放到苏品绿手里,苏品绿微微的笑了笑,然后开始在马车的地板上组合起来,一根一根的组合着,最后,看到了阿离两个字。

    那个离字,有点倾斜,可是,苏品绿却摆了出来,让阿离看着皱了皱眉头,是字吗?什么字呢?

    “阿离,你的名字。”苏品绿微微的笑着,让阿离瞪大了眼睛,这两个字,就是她的名字吗?阿离轻轻的抚摩着那地板上的两个字,抬头望着苏品绿笑了。

    “苏姐姐,这……是我的名字?”阿离很兴奋,因为,她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名字怎么写,问团里的人,也没有人愿意教,但是阿离知道,那是因为他们都不会,他们,都不认识字,只有老板自己知道一些,可是,老板不会花时间教他们什么。

    老板的目的很明确,让他们努力的赚钱,前提是有好的噱头,有好的本事招揽生意,所以,他们的时间都是用来训练用的,没有读书识字这一项。

    “恩!等哪天有机会了,我再写给你看,这样,你以后有空的时候就可以自己练了。”苏品绿说着微微一笑,就算名字只是一个称谓,至少,还是要会写的,哪怕,只是会写自己的名字。

    “恩!谢谢你,苏姐姐,以后,阿云他们一定会羡慕死我的。”因为,她是第一个会写自己名字的人。阿离说着就笑了起来,让苏品绿也跟着笑了。

    原来,有时候人的快乐可以很简单,哪怕,只是会写自己的名字……。

    阿离很能聊,拉着苏品绿问了很多事,即使是大江南北跑过的人,可是,有人可以跟自己分享那些东西,也是一件很快乐的事

    就这样,两个人说着说着,车队就到了地方,而夜晚的时候,就是这里最闹的时候,也是阿离他们,最绚丽的舞台。

    苏品绿看不到,也帮不上什么忙,只是提供了自己的马车帮着拉了一些东西过来,这些人负责她的伙食,照顾这种东西,还是要自己来的。

    阿离他们忙碌的时候,苏品绿就躲在马车里,抚摩着那些药草,忍不住思念起南风景来,这些药草啊!都是那个人辛苦采摘回来的,然后一样一样整理好了放在这里的。

    这些药草啊!都是对眼睛好好处的,有的,是专门治眼病的,有的,是可遇不可求的。可是,他们都很清楚,对于她的失明,没有办法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自然,也就没有办法准确的用药,只能这么看到了,就留下了。

    苏品绿心里清楚,南风景的心里又何曾糊涂过呢?只是这样的坚持,希望有一天老天可以给他一个奇迹,让苏品绿的眼睛可以恢复,如此罢了。

    马车外很闹,临时搭建的帐篷里,很多人都暮名而来,似乎是一个很专业的地方,而他们的杂耍,应该也很好看吧!因为,苏品绿听到一阵又一阵的掌声,那是对阿离他们来说,最直接的肯定。

    苏品绿微微的笑了笑,觉得时间似乎有点早,于是下了马车,即使看不到漫天的星光,可是,她至少可以想象,此时的南风景,是不是也跟她一样仰望着这样的天空呢?

    想着那个人啊!苏品绿的心里就多了一点安稳,他说过会守着她的,而这样的离别,是不是也很短暂呢?他,会找到自己的吧!

    有点想见他呢!即使看不到也没有关系,可是,脑子里的记忆,只停留在当初的那一个别离,让苏品绿多少有些遗憾,也终于理解了南风景为什么会坚持把她的眼睛治好,因为,真的很不公平,她,看不到现在的他,这种时候能够想念的,竟然只有当初离别时候的那张容颜了。

    苏品绿皱了皱眉头,觉得若是有机会的话,应该要再看看的,如同那个男子把她留在了心里一样,她也要把他刻到骨头里去,这样的话,像现在这样,她就可以有东西去想念了。

    想着,苏品绿就微微的笑了笑,如果说,她把这些想法告诉那个男子,他会如何呢?突然有点期待他听到以后的样子,可惜,她都看不到呢!

    接下来的寂静,是夜风吹来的点点温馨,直到那一阵喧闹的声音传来前,苏品绿都是心舒畅的,可是,喧闹声却传了过来,让那个原本就闹的帐篷里,如今又多了一点喧哗。

    只是很明显,那不是因为节目的精彩,而是因为出事了。

    听着由远到近的喧哗,听着众人的呼喊,苏品绿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出了什么事?为什么她能够听到阿离那凄厉的叫声?为什么她会心里不安?

    “让开,让开,大夫呢?大夫呢?”杂技团的老板大的叫嚷着,可是,围观的人太多了,让苏品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发生什么事了?”苏品绿挤进了人群里,让人一阵惊讶。

    “你来这里做什么?一边去。”老板急啊!阿离可是顶梁柱子,这要是没了,他可怎么办啊?光用想的都觉得后半生凄凉了。

    “苏姐姐……!”阿离看到了苏品绿,可是,苏品绿看不到满是血的阿离。

    “怎么了?阿离?阿离?”苏品绿在旁人的帮助下,终于摸到了阿离的手,鼻子里的血腥味也浓郁起来,让苏品绿瞪大了眼睛。

    “阿离?你出事了?”苏品绿能想到的只有这个而已,就算是久经沙场的战士,都有把刀挥在弟兄上的事发生,何况是阿离这样的,从来就离不开危险的事呢!

    “没事,就是没站好,摔下来了。”阿离说的轻松,可是,苏品绿却听得皱眉头了。

    “你别说话了,什么摔下来?你顶的那些东西砸下来不算啊?大夫呢?怎么大夫还没来啊?”老板在一旁心疼死了,东西没了不要紧,要是人都没了,他拿什么吃饭啊?而该死的是大夫还不出现。

    “老板,没有大夫了!这里就一个大夫,刚死了没两天呢!”找大夫的人回来一说,所有人都蒙了。

    没有大夫,那现在是怎么办?难道要看着阿离死吗?怎么会这样?

    苏品绿听着众人的说话声,听着阿离的呻吟,握着阿离的手紧了紧。

    “阿离,姐姐不会让你有事的。”苏品绿的话,让所有的人都愣了一下,等到苏品绿大声的吆喝着,让人们帮她准备东西的时候,那些想要救阿离的人才都有了动作,至于为什么会有动作,只是因为想要救阿离,而苏品绿突然散发出来的威严,他们无法拒绝。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弄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