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回 金陵的土地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游龙舜景 书名:弄朝
    <---凤舞文学网--->

    经历了一番海上的游历之后,苏品绿和南风景他们终于到达了金陵古国的一个海口,从这里上到陆地以后,还要经过半月的路程,才能够到达鼎阳城。--凤-舞-文-学-网--

    南风景是第一次到这样的地方,而苏品绿却并不陌生。在炎堂的带领下,他们一行人去到了所谓的别馆,在那里,他们将在休息过后,直接踏上去鼎阳的旅程。

    “炎将军,你不需要先回去跟国主说一声吗?我们自己能去到的。”苏品绿坐在凳子上,轻声的说了一句。

    她看不到,可是,并不代表她不知道炎堂在这里。南风景找地方熬药去了,自然,会出现在她房间里的只有炎堂而已。

    只是一路上的护送,让苏品绿有点疑惑,既然金凌儿不希望被人知道他们的出现,也不想让人知道金童儿的病,那么,炎堂这样的护送,不是显得有点招人耳目了吗?

    “等过了前边的那个城镇,我就会先离开了。”炎堂知道苏品绿在担心什么,但是,金凌儿同样有着必须担心的说,苏品绿的出现。

    之所以让炎堂来这里接应,也是因为不信任的关系,等到苏品绿处金陵境内深处的时候,他自然会先离开,让这些士兵伪装着护送苏品绿去到鼎阳,而他将先行一步,在鼎阳跟金凌儿一起,等着苏品绿的出现。

    这样一来,苏品绿也就没有办法改变心意了,想要在金陵古国做什么手脚,也就更不可能了。

    苏品绿微微的笑了笑,却没有再搭话,对于金凌儿的那点小心思,苏品绿不想去评价什么,对于那样的一个国主,他之所以这么做的理由,其实,是很充分的。

    “苏小姐……!”炎堂望着苏品绿,即使是因为南风景的一声帮忙,他才会出现在这里,可是,这样静静的不说话,他却有点不习惯的。

    对于苏品绿的眼睛,他有着太多的疑惑的地方,对于南风景那个人,他也有着太多的不理解,可是,对于这样的两个人,这样的相处,却是让他忍不住有点羡慕的。

    “有事?”苏品绿微微的侧头,想要望向炎堂,却终究是对不准方向的。

    “南风公子真的可以治好太子下的病吗?”金凌儿一直都期待着,期待苏品绿的出现,期待那个弟弟的好转,可是,苏品绿看不到了,那个国主会不会动摇呢?

    虽然说,苏品绿举荐了那位南风公子,可是,在苏品绿看不到的况下,是不是真的可以治好金童儿的病呢?一旦事无法圆满解决,等待着他们的结果,都不是他们愿意看到的,同时,也不是他们可以去承担的。

    “你说呢?”苏品绿没有回答,那是因为,她自己也不能保证,对于金童儿的病,大夫也许并不是主要的,一切,都要看金凌儿。

    “我不知道。”炎堂皱起眉头,这种事,他若是知道的话,也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吧?想着,他低下了头。

    从炎堂上散发出来的忧郁,让苏品绿皱了皱眉头,在她的印象里,炎堂是一个顶天立地的人,一个可以在金凌儿背后撑起一个国家的男人,不应该会觉得忧郁的。

    如果说,一定有什么事让他变成这样的话,苏品绿能想到的只有一个,可是,那并不是她应该去涉猎的范围,至少,在她眼睛看不到的况下,她不应该去节外生枝的。

    就算是这样,苏品绿还是想要告诉炎堂,关于他担心的事,以及,南风景的事

    “其实,炎将军不需要担心的,景是一个很好的大夫,有他在,太子下的病会很快好起来的,即使要花上一定的时间,可是,会好起来的。”苏品绿会这么说,是不是因为她有那个自信治好金童儿呢?炎堂不知道,可是,苏品绿既然这么说了,自然,也就有那个道理吧!毕竟,苏品绿也有着不能失败的理由。

    而苏品绿之所以会这么说,理由其实很简单,因为那个人是南风景,想要治好她眼睛的南风景,即使她都已经接受了这样的事实,可是,那个男子却不愿意接受。所以,他不会在这样的地方耽误时间,至少,不会让金童儿的病,成为治疗她眼睛的阻碍。

    南风景,何尝不是固执呢?固执得如此简单,让她都不忍心去取笑了。

    炎堂望着浅笑的苏品绿,这个女子,突然的失明,似乎没有让她起到变化,依旧如同之前认识的时候一样,那么自信,娴雅,仿佛一切都不是问题,无论她将要面对的是什么,似乎,都可以笑着去面对。

    是因为南风景吗?因为有南风景的陪伴,所以,她并不觉得害怕。两个人,即使是这样的相处,却从来不觉得有什么不对,似乎,可以这么一辈子……。

    炎堂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一辈子,这样一辈子吗?皱了皱眉头,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想,南风景,那样的男子,会甘心一辈子成为苏品绿的眼睛吗?也许,那是只有南风景才知道的答案吧!如同他自己,为了什么要成为这个国家的盾牌呢?

    不等炎堂细想,房门就被人打开了,走进门的是南风景,手上拿了一碗汤药,望着炎堂笑了笑,然后走近苏品绿。

    这么一段时间相处下来,似乎,南风景个炎堂两个人已经有了交,这样的交,也许是好事,对于南风景来说,朋友,是很需要的,而苏品绿,乐见这样的景,除了在炎堂被南风景找来盯着她的时候以外,其实,她不讨厌这样的两个人有所交集。

    “在谈什么?”南风景坐在苏品绿旁边,握着苏品绿的手,把手上的汤药放到了苏品绿的手里。

    “没什么,你们聊吧!我下去看看准备得怎么样了。”炎堂望着静坐在一起的南风景和苏品绿,眉头微微的皱了皱,那样的画面,似乎刺激了他什么,也不等南风景回答,炎堂就这么走了出去。

    南风景没有阻止,只是望着炎堂走了出去,关上门,留下了他和苏品绿。

    “他怎么了?”南风景望着苏品绿问了一句。

    眉头皱了皱,不是因为南风景的问题,而是因为口中那药味的苦涩,苏品绿只是喝了一口,眉头就皱到了一起,拿着碗不愿意再动了。

    “怎么了?”南风景望着停下动作的苏品绿,直到苏品绿把碗递给了他,南风景才好笑的摇头。

    “你说过会喝的。”南风景把药推了回去,让苏品绿忍不住把眉头皱得更深了。

    “你没说过会一次比一次苦。”苏品绿有点小小的抱怨,可是,在南风景看来,却成了撒,只因为苏品绿那一个抿嘴的动作。

    “良药苦口。”南风景的耐很好,特别是在面对这样的苏品绿时候,不想喝药,觉得这样失去光明也无所谓,她只是这么接受了生命转化得到的这一切,如此而已。

    捧着手上的药碗,苏品绿低下了头,这种事,她当然知道,可是,时间长了,却一点进展都没有,对于这个男子来说,是不是一种伤害呢?虽然她无心让他难过,可是,看不到,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不是吗?

    “可是,没有效果!”苏品绿抬头,似乎想要让南风景放弃一样,而南风景也是第无数次的笑出声音,双手握着苏品绿手上的汤药,那点点的温暖,让苏品绿眷恋,可是,却不能让那汤药变得甘甜。

    “效果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出来的,你先喝了,我等一下再帮你诊治,好不好?”南风景觉得自己在照顾一个孩子,可是,谁能知道在此之前,这个女子是如何的让男子都甘心佩服,只能在心里恨得痒痒,却终究比不上她的呢?

    而他,并不讨厌这样的依赖,就算是苏品绿,就算是让天下为之动摇,可是,她也不过是一个女子,一个,可心的女子。

    “如果依旧没有变化呢?”苏品绿皱着眉头,想着金凌儿的疯狂,是不是到了最后,这个男子也会因为她的眼睛不治,而变得心伤呢?而她,终究是看不到的。

    “那就直到有变化为止。”南风景说的云淡风轻,让苏品绿想要叹气,可是,她无力拒绝这样的好意,也不想让他伤心。

    “我想吃蜜钱。”药很苦,从药的味道就可以知道,这人已经又换过一副方子了。可是,苏品绿什么也不说,如果他要尝试,那么,默默的做一个试药者,就是对他最好的回报了吧!

    “等你喝完以后。”南风景轻笑着应了一声。

    “是不是还要等上半个时辰?”苏品绿皱了皱眉头,那样的话,吃不吃,也就没有区别了。

    “是。”南风景依旧回答得干脆,让苏品绿连皱眉的力气都觉得是浪费了。

    “景……!”苏品绿很无奈,是不是她做错了呢?如果当初没有答应他的话,是不是就不用老是这么喝下去,可是,却一点成效都没有了呢?这样的事,只会让这个在乎的男人失望,觉得心伤罢了。

    “乖啊!”南风景似乎并不以为意,让苏品绿低头一叹。

    “我已经不是孩子了。”不要用小孩子的那一来对她,她这样的年纪,都可以是好几个孩子的娘了。

    “是啊!只有小孩子在喝药的时候才会吃蜜钱。”南风景的取笑,让苏品绿再一次后悔答应了这样的事,可是……。

    拿着药,苏品绿还是喝下了,这个人,不懂得什么叫放弃呢!如同当初的自己,所以,她拒绝不了。唯一结果就是,变成这个样子。

    望着把药喝完以后,一张小脸全皱在一起的苏品绿,南风景笑了起来,让苏品绿不甘心的踢了一下。

    “哎呀,脚滑了一下,对不住了,公子。”苏品绿巧笑嫣然的说了一句,让南风景只得望着苏品绿摇头。

    她啊!总是在气恼的时候叫他公子,也总是在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叫他名字,不知道她可意识到了呢?这样的苏品绿,很好懂。

    不想去跟苏品绿计较什么,南风景站了起来,然后扶正苏品绿的脸,撑开苏品绿的眼睛看了看,似乎一切都很正常,就算依赖着书上的知识,可是,南风景对于这些还是有研究的,因为曾经的蓉贵妃,体一直都不好。

    眼睛没有问题,那是哪里出了问题呢?体也很健康,只有脉象乱了一些,可是,那并不影响体的健康,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我要给你扎针,别乱动好吗?”南风景说着摊开了一个针袋,一根根的银针排列整齐,而南风景只是随手取了一针。

    “恩!”苏品绿闭上了眼睛,等着南风景的落针。

    对于位,南风景知道的很清楚,人体的各个位,对于练过功夫,又饱读书籍的他来说,并不是难事,可是,什么样的位才能让他知道苏品绿的眼睛是什么问题,他并不清楚,只是这样的试探,然后,疼痛。

    “怎么了?”南风景在苏品绿的头上扎了四针,在第五针的时候,苏品绿突然叫起疼来,额头也跟着冒出了汗水,这让南风景也跟着一阵紧张。

    慌忙的把针都去掉,苏品绿顿时虚弱的靠在了南风景的怀里,南风景望着苏品绿的头顶,想着自己刚才扎针的地方,其实,他扎斜了的,因为苏品绿的一个晃动而有了误差,可是……,皱了皱眉头,南风景不再说话。

    苏品绿也没有力气说话了,好奇怪,为什么会突然头疼呢?靠在南风景的怀里,苏品绿觉得有点累,于是沉沉的睡了过去。

    把苏品绿抱上,南风景走了出去,他想,他要去找些书来看看,关于眼疾方面的。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弄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