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三回 较量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游龙舜景 书名:弄朝
    <---凤舞文学网--->

    金凌儿为什么要在乎?他想要的只是那个弟弟的健康,如此而已。--凤-舞-文-学-网--

    “来人!”金凌儿大叫了一声,让炎堂回头望着金凌儿瞪大了眼睛,而苏品绿却只是微微的皱了皱眉头。

    “国主!”门外走进来的士兵,跪在地上答应了一声。

    “把苏品绿抓起来,在她答应救治太子下前,不许给她任何吃的,也不许她跟外界联络。”金凌儿的命令,让炎堂瞪大了眼睛,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让金凌儿一个瞪视而吞回了肚子里。

    苏品绿似乎并不意外这样的发展,只是望了金凌儿一眼,就这么跟着那士兵走了出去,如此的合作,让所有人都微微的皱了皱眉头,而金凌儿就这么盯着苏品绿消失在门外,眉头一直都没有松开过。

    坚持?他倒要看看,在这样的况下,苏品绿要如何的去坚持。

    “国主……!”炎堂望着金凌儿,想说的话多如牛毛,却又不知道如何说起了,他可知道自己刚才做了什么呢?

    “你想说什么?”人已经抓起来了,如今的炎堂说什么都不重要了,金凌儿回头望着炎堂眯起了眼睛。

    “苏大人应该是被派来的使节,我们这样……!”难道就不怕弄成国与国之间的纷乱吗?炎堂不明白,为什么金凌儿会忽略这样的事

    苏品绿,她怎么说也是尊皇王朝的状元,治理水患的功臣,同时,还是尊皇王朝派来的使节,他们这样把人抓了起来,如果消息传回了尊皇王朝,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这个国主有想过吗?

    “你以为我不知道吗?”金凌儿冷笑了一声。

    “那国主还……!”炎堂皱了皱眉头,如果金凌儿都知道的话,为什么……。

    “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我们才能够这么做,你以为尊皇王朝为什么会派苏品绿过来?”金凌儿望着炎堂冷笑了一声。

    “难道尊皇王朝的人就不会想到有这么一出吗?就算不因为这样的理由,像尊皇王朝那样的局势,难道他们就不担心我们跟洛夜之都一样反咬一口吗?”金凌儿说着望向了窗外。

    “如事变成了那样,派谁来都一样,只有死路一条,你以为尊皇王朝会在这种时候派谁来?那些有能之士,就算有心,可是那个王朝会放人吗?正是用人之计的尊皇王朝,会做这种牺牲吗?”或者说,是这种没有底细的事,有必要赌那么大吗?

    金凌儿回头望着同样皱起眉头的炎堂,微微的勾起嘴角。

    “男子总是以为女子不如男,偏偏一个苏品绿打破了这样的常规,会派苏品绿过来,也不过是因为她的份和背景够,而能够治理好水患的女子,自然也有点本事,同样的,因为是个女子,如果出了意外被牺牲了,也只是一个女子而已,对那个朝廷来说,没有任何的瞬时,这样说,你明白了吗?”金凌儿望着炎堂说完,让炎堂皱了皱眉头。

    “这种事,难道苏大人不知道吗?”苏品绿,一个能够在众多才子里边夺下状元头衔的人,这样的事,难道会想不到吗?

    “你以为她会不知道吗?可她还是在知道的形下过来了,这就是我疑惑的地方。”金凌儿说着也皱了皱眉头,也真是因为这样,他才会问苏品绿值得不值得。而那个女子竟然会了他一句。值得和不值得,在心。

    “如果是这样的话,把她抓起来有什么用呢?”如果苏品绿都不在乎被人这么利用了,那么,他们这样抓了她又能如何呢?尊皇王朝不会在乎,而苏品绿也不会改变主意。

    “怎么没用呢?既然苏品绿能够说出那些话来,我倒要看看她能够坚持到什么地步,陪着那个王朝一起死,还是治好童儿,得到她想要的。”金凌儿说着冷冷一笑。

    “如果真的需要花费太多时间的话,尊皇王朝也是等不起的,苏品绿……!”炎堂想到了最近收到的那些消息,眉头就没有松开过。

    “那又如何?”金凌儿挑眉望了炎堂一眼。

    “如果真的变成那样就最好了,没有了尊皇王朝的坚持,苏品绿也只剩下一条路选而已。”那就是治好金童儿,不然的话,就跟着那个王朝一起死吧!他不相信有人可以为了一个利用自己的国家去死,没有人。

    金凌儿想着,嘴角就微微的扬起,让一旁的炎堂张了张嘴,却始终说不出其他。也许,这个国主是聪明的,可是,聪明和在乎却是不同的。

    苏品绿既然能够在知道尊皇王朝的用意下,还能答应出使金陵古国,那么,她一定是有了相当的觉悟,自然,也不会因为这样的事而更改心意,毕竟,她都能接受尊皇王朝这样的利用她了,为什么她不能为了尊皇王朝而去死?

    不管为了什么理由而坚持,苏品绿想要尊皇王朝延续的心比谁都强烈,如果不是这样,她又是为了什么出现在这里呢?苏品绿和金凌儿的不同,就在于,金凌儿的心里没有这个国家,可是,苏品绿却为了尊皇王朝而甘心被人如此利用。

    炎堂望着金凌儿,没有再说其他,也许,苏品绿的坚持,可以让这个国主正视一些东西吧!那些,从他决定当上国主开始,就必须接受的东西。

    牢房,苏品绿第一次进出这样的地方,觉得有点新鲜,同时,望着窗外的那一弯弦月,她忍不住有点想念。

    想念尊皇王朝的一切,想念那个生死不明的人,想念一切,可以让她觉得幸福的东西,对于金凌儿为什么要这么做,她心里比谁都明白,而她想到这些的时候,隐隐的有点心疼。即使尊称了一声国主,可是,还是一个孩子吧!

    一个只看到眼前的孩子,即使聪明,即使八面玲珑,可是,能够看到的,只有在他眼前的东西,在乎的,也只有他眼前的一切,终究,只是一个孩子的任

    牢房的寂静,因为一阵稳健的脚步声而被打破,苏品绿回头,望着栏杆外那个高大的人影,微微的笑了笑,她走到角落里坐下。

    锁链被拉开的声音,然后是那人走进来的影,月光朦胧的美丽,就这样照在了来人的上,让苏品绿望着迷蒙了眼睛,却已经嘴角微扬。

    “炎将军!”苏品绿微微一笑,打了一声招呼,而炎堂望着已经一天没有进过食物的苏品绿,眉头微微的皱了皱。一个一天都没吃过东西的人,竟然还能够如此冷静而娴雅的面对他的出现,这个女子,冷静而睿智。

    “为什么?”炎堂望着苏品绿,似乎想要从苏品绿上得到一些什么。

    “什么?”苏品绿望着炎堂,似乎不知道他在问什么。

    “为什么这么坚持?”想到稍早的时候,金凌儿望着地牢的方向失神的样子,他就忍不住来了这里,想要知道,为什么苏品绿可以如此坚持。

    “品绿以为将军知道。”苏品绿笑了笑。对于炎堂,有着太多的传言,看他和金凌儿的互动,似乎有着不一样的交,可是,却又彼此拉开了距离,只因为金凌儿。

    炎堂是魔炎军的首领,对于目前金陵古国和这片大陆上发生的事,看得应该比金陵儿远,至少,这个将军心里装着这个国家,可是,金凌儿的心里只有金童儿。

    “……!”炎堂望着苏品绿,静默不语。

    是的,他知道,苏品绿为了尊皇王朝来到这里,一个人,孤单的一个人,她又怎么会轻易的放弃原本的任务?可是金凌儿不一样,他终于找到了可以救治金童儿的人,于是抓着不放,想着能尽快的治好金童儿,而且,不相信任何人。

    “凌儿很固执!”炎堂抬头望着苏品绿,那一声凌儿,让苏品绿微微的笑了笑。

    “品绿也很固执的。”苏品绿的固执,又怎么是常人可以比拟的呢?所以,她笑了。

    “如果你现在答应了他的要求,也许……!”炎堂想要说点什么,却在苏品绿的微笑中隐匿,这个女子,果然是不在乎的。

    “太子的病,从来就不好医治,相信将军也知道,时间上,尊皇王朝等不起,如果不能先解决尊皇王朝的事,就算品绿治好了太子下,尊皇王朝也难逃灭过的命运,那有违了品绿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所以,断不可能答应的。”苏品绿说着摇头。

    “如果魔炎军解决了尊皇王朝的问题,而尊皇王朝却反悔,或者是你……!”炎堂望着苏品绿停顿了一阵,然后低下头。

    “不信任吗?”苏品绿说着微微的笑了起来,这个,就是那个国主坚持的原因吧!同时,也是她没有办法答应的原因,不信任,在彼此之间都存在,如果不能好好的谈一谈,事会变成这个样子也就不奇怪了的。

    重要的是,那个国主如果不是那么坚持的话,事也许就不会是这个样子了。

    “那些,品绿都知道的,可是,品绿也有品绿的坚持,等到国主想通的时候,自然,就会有一个结果了。”苏品绿望着炎堂笑了笑。

    那个国主害怕事的结束,没能得到他想要的,同样的,她没有时间来先治好金童儿,然后取得金凌儿的信任,完成她的使命,因为,到了那个时候,尊皇王朝已经成了历史,她所做的一切,也就没有意义了。

    等到金凌儿可以像个国主一样思考问题,知道如何权衡国与国之间的利益的时候,国和国之间要如何共存,才能让这片大陆得到安宁,也才能够让那些在乎的人平安,同时,也不会重蹈覆辙。

    为了做到那些,现在的他们要如何利用手上的权利和资本来实现,便是一个在位者应该去思考的问题,也许没有办法千秋百年,可是,在自己的有生之年里,可以让自己憧憬的一切,不至于是个空想,那么,就要努力的去实现了。

    “也许,会花很多时间。”炎堂低着头,喃喃的说了一句。

    “却不会比治疗太子下的时间长。”苏品绿微笑的回了一句,让炎堂抬头望了她一眼。

    “国主很聪明,不会想不明白的,就算想不明白也没有关系,至少,他在乎太子下的心是真的,而品绿是他现在唯一的希望,所以……!”苏品绿微微的笑了笑。

    利用这样的办法来让那个国主屈服,原本不是她的本意,而她现在唯一能够跟那个国主谈判的筹码,也只有这个而已了。

    那个国主赌的是她对尊皇王朝的在乎,而她赌的,却是那个国主对金童儿的在乎,如此而已。

    “希望在那之前,你还好好的。”炎堂说着站了起来,望着苏品绿微微的点了点头。

    这样就好了吧!如果金凌儿有苏品绿一半的心思去在乎这个国家,那么,也就不会有这么多的事了,答应苏品绿的条件没什么不好,可是,金凌儿却不愿意去相信苏品绿,同样的,也不愿意去相信时间。

    金凌儿害怕一旦失去这一点点的希望,他将失去所有,而他接下来会做的事,势必将让这个国家走上灭亡的道路,而那些,又是他不能够眼见的,如果到了那个地步,他能做的也不过是……。

    一低头,炎堂不愿意去想那些,那些他不愿意做的事,却不得不去做的事,对于金凌儿,他有着太多无奈的理由。

    苏品绿望着炎堂微微一笑,其实,很多事不需要去想太多的,顺其自然就行了,而有的人,不是你想要去改变,就可以改变的,只能让他自己的去察觉,怎么做才是最好的,怎么做,才不会愧对自己。

    微微的一点头,炎堂准备里开,却在走出去前,停下了脚步,他从怀里拿出了一些干粮,本来打算给苏品绿,却被苏品绿拒绝了。

    “将军,谢谢你的好意,品绿没有太多时间的。”苏品绿笑着说了这么一句,炎堂便了解了,望了苏品绿一眼,他走了出去。

    苏品绿的固执,不下金凌儿,只是,两个人所坚持的东西不一样,而金凌儿,终究是不如苏品绿狠心的。

    没有时间,所以,苏品绿让自己一天比一天虚弱,却什么都不说,也不做,仿佛一直都在等。金凌儿也在等,等着苏品绿的屈服,可是,一天又一天,他却开始担心苏品绿的死去,如果没有了苏品绿,他是否还能够找到另一个可以救治金童儿的人呢?

    如果答应苏品绿的条件,他又要如何去相信,一切都会如了他的意,而金童儿会因为这个而得救呢?苏品绿,值得信任吗?而他,可以去相信吗?

    一切,都会有一个结果的,只要时间到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弄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