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六回 各自的信仰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游龙舜景 书名:弄朝
    <---凤舞文学网--->

    因为苏品绿的关系,重林那边的打捞工作持续了好几天,最后,也不得不选择放弃,因为,连最后一块船木都被从下游拉回来的时候,再也没能在河里找到任何的人影。--凤-舞-文-学-网--

    唯一的生环者,虽然证实了苏品绿确实上过那艘船,可是,没能找到尸首的现在,对于林易他们来说,也许真的是一个好消息也说不定。

    这一天,将文翰不无遗憾的送着林易到了渡口。

    “你真的要去?”将文翰不明白,为什么林易可以为了苏品绿做那么多,甚至一路追向金陵,他们的关系……有那么好吗?

    “恩!”林易点了点头,不愿意放弃,如果苏品绿的尸骨没有找到的话,那么,她就很可能还活着,虽然不知道是在什么地方,但是,她最后的目的地一定是金陵古国的国都。

    他要去那个叫做鼎阳的城池里等着,也许,一路上会遇见,或者……。总之,他要去找,他想要确认苏品绿的平安,那样的女子,隐瞒了所有人,关于她眼睛的病,接受了这样的任务,那样的事,本不应该由她来承担,可是……。

    也许,这是他为什么放不下的原因吧!对于苏品绿。

    “希望你能找到她,如果你找到她了,记得告诉她,不要让我见到她,因为,我怕自己会忍不住上去揍她。”将文翰的话,说得咬牙,可是,林易知道,将文翰下不来那个手。

    如果不是因为将文翰有公务在,又急需向王都汇报这里发生的事,也许,他也会跟着去吧!去找那个薄的女子,那个,狠心的女子……。

    “恩!”林易点了点头,转上了小船,这是将文翰托云清特意帮忙找来的,能够一路送他到海岸,而将文翰也早就写信通知了平阳的商家军,到了地方以后,自然会有人安排他过境,直接奔鼎阳而去。

    “保重。”将文翰望着林易笑了笑,等着林易的船走远,他才回过

    那脸上的表沉痛,却也带着怨恨,关于苏品绿那个女人的一切,都让他痛恨,可是,在这种生死未卜的时候,他竟然只能去担心,而在这样的关键时候,苏品绿的失踪,对于这个王朝来说,却举足轻重。

    踩着沉重的步子,将文翰回了凤凰,而等待着他去做的事,还堆得如同一座大山。

    林易带着复杂的心南下,一路上想着苏品绿,那样的一个女子,一个人要如何长途跋涉的去到鼎阳呢?心里的担忧泛滥成灾,可是,他却无法控制。

    什么时候开始,竟然会对一个女子上了心,而那个女子,竟然是全不在乎的,甚至,把心给了另一个人,那个,生死不明的男子,究竟有着什么样的魅力,让苏品绿做了那么多,而他们,究竟有着什么样的故事,竟然,如此的纠缠不清。

    一低头,那滔滔的河水倒影着林易那张神复杂的脸,也许,注定了吧!如若不然,这样的两个人又怎么会生死不明呢?如今,都生死不明了。

    小船飘而去,经过那一个山峦,那个有着苏品绿的山峦,没有停留,就这样一路南去。而我们所说的擦肩而过,似乎,也不过如此。

    而在山中的苏品绿呢?当一切都水落石出的时候,关于苏品绿眼睛的事,月影没有告诉任何人,因为苏品绿要她保守秘密,而她,也不想再看到海月辉为了另一个女子,失去平时冷静的模样。

    “月影姑娘。”苏品绿从上坐了起来,望着走进门的月影笑了笑。

    “喝了吧!”月影不坏,苏品绿望着那一碗汤药,想着当她要求月影保守秘密的时候,这个女子虽然犹豫,却还是答应下来,即使如此,却依旧用心的想要医治她的眼睛。

    “你明知道没有用的。”苏品绿摇头,却还是接了过来,对于她的眼睛,她自己比谁都清楚,所以,对于月影想要拯救的心,她也可以理解,却也明白,都是徒劳罢了。

    “如果多花一点时间的话……!”月影知道,眼睛是很脆弱的,如果要治好的话,时间上说不好,用药的讲究上也说不好,可是,总是还有希望的,至少,苏品绿有时候还是可以看见的不是吗?

    “我知道,可是,现在的我没有时间呢!”苏品绿微微一笑,想到了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的原因,然后把空碗还给了月影。

    张口想要再说点什么,却因为海月辉的出现而停顿,回头望了一眼,月影点了点头,转走了出去。

    对于这个主子,月影没有过多的形容,也不让自己的感外露,谁都看得出来,海月辉对苏品绿的特别,至于理由是什么,月影相信,主子自己也不清楚的吧!却还是这么做了。

    “好了?”海月辉望着苏品绿问了一句。

    没有理会月影的离开,他的视线焦炙在苏品绿的上,想着自己得到的那个解释,说什么久不进食,肠胃得了急病,着时把他吓了一跳的,仔细想想,那个时候的苏品绿确实没有吃过东西,于是,也就理解了。

    对于医术,他知道的不多,毕竟边有着一群什么都会的人,轮到他动手的机会实在太少,于是,他也就没有上心,直到苏品绿的那一出,才让他发现,有的东西,确实到了要用的时候,才会觉得少。

    “海公子会来,是不是也想好了要如何回答品绿的问题了呢?”苏品绿望着走近的海月辉,想着前几天自己要问的问题,而这个男子所做的一切,都让苏品绿以为,事是不是没有那么简单?

    “怎么?我有说来这里是为了给你解惑的吗?”海月辉挑了挑眉,找张椅子拉到边坐下,让苏品绿看得一笑。

    如果不是做好了准备详谈,他又何必在避了他这么多天以后出现,而他,又何必要找了地方坐下,与她交谈呢?在明知道她有着无数问题要问的时候。

    “难道不是吗?”苏品绿并不在意海月辉的故弄玄虚,只是轻声的说着。

    “如果我把你想知道的都告诉你,你可会答应从此留在我边?”条件,谁都会开,而海月辉不过是利用了而已,偏偏,苏品绿从来不喜欢被人利用,特别是眼前的男子。

    “不会!”苏品绿没有犹豫,甚至没有多想,微笑着摇了摇头。

    能够陪在这个男子边的人不是她,从来就不是,苏品绿望着皱眉的海月辉,想到了那个在屋子外的女子。

    “那我们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海月辉说着站了起来,准备离开。

    “如此也好,该知道的时候,总归是要知道的,时候未到,也就急不来了。”苏品绿的话,让海月辉停下了脚步。

    如果他不说,他不认为这个世界上还有人知道真相,针对某些事来说,确实如此。

    回头望着苏品绿,对于苏品绿脸上的淡然,他低头想了想,然后又走了回来。

    “那,苏品绿,为什么你要做这么多?”对于苏品绿一肚子的疑问,海月辉同样有着好奇,他一直以为苏品绿跟他一样有着某个目的,所以才会希望这个朝廷的纷乱,只是,为什么到了最后,这个女子却要为了这个国家而去涉险呢?

    “如果品绿回答了,海公子是不是也会回答品绿的问题呢?”这样也算是条件交换了吧!她跟他,不曾相欠。

    “你是打算用这个跟我谈条件吗?”海月辉挑了挑眉,从来不认为在这样的势下,苏品绿有什么资格可以跟他谈条件。

    “只是信息的交换罢了,不勉强的。”苏品绿微微的笑了笑。跟这个人打交道,急不得的呢!要是露了一点破绽,也就满盘皆输了。

    “是吗?我以为你现在只能听我的呢!”海月辉走近前,捏着苏品绿的下巴一抬,两个人的距离就近到可以听到彼此的呼吸,而海月辉脸上挂着一抹浅笑,未到眼睛。

    “那品绿倒是好奇得紧,是什么样的误会,才让海公子有了这样的错觉呢?”苏品绿望着海月辉,即使受到钳制,却依旧吐字清晰的说了这么一句。

    松开手,海月辉望着苏品绿,这个女子,从来不曾畏惧于他,也从来没在她眼中找到过一丝对他的特别,莫不是他魅力下降了?还是这女子的眼睛被东西糊住了?仰或是,那些曾经对着他沉溺的女子,都只是在骗他?

    “如果,我告诉你,我动了你的东西,你是否还会如此自信和冷静?”海月辉望着苏品绿问了一句。

    “有何不妥的吗?”苏品绿依旧微笑着,从她在这里醒来,从她见到他的那一刻起,就没有疑惑过他会知道她为什么在这里,如果对象是他,对于她为什么会这样出现,一定会去调查,而从她上的东西入手,是最简单明了的,所以,眼前的这个公子会知道一些什么,她也就不奇怪了。

    “不妥?当然不妥!”海月辉大叫起来,苏品绿现在要做的事,基本上是秘密,如果说,被北方的洛夜之都知道了,会派出什么人来对付她还不知道,而冒险去做使节,这样的秘密使节,那样一个陌生的国家,最后会如何对她,同样是一个谜。

    这样的事,绝对不应该是这样的一个女子去做,而这个女子却带着这样的任务出现在这里,甚至差点死掉,他不认为苏品绿在做了那么多以后,还会有任何的理由去做这些。

    “你说过,战争不关你的事,可是,你依旧在水渠上动了手脚,你说你要远离纷争,如今,却把这样的事揽在了上,到底,你想从这些事里得到什么?而你的目的又是什么?”海月辉望着苏品绿,想着别人对他的评价,诡秘!而眼前的这个女子又何尝不是?

    “这些,跟公子有何关系吗?”苏品绿望着海月辉,淡淡的应了一句。

    只一句,就让海月辉失去了语言,是的,跟他有什么关系吗?为什么他要在意,一个转,没有人看到海月辉脸上复杂的表,而那双紧握的手,却让苏品绿略微明白了一些。

    “公子,既然已经是公子了,可否,只做你的公子呢?”既然,已经舍弃了那个份,只愿做他的海月辉,海公子,那么,对于那个朝廷里的种种,也就不要太过在意了,毕竟,他从来就不在乎的不是吗?而她,依旧是那个朝廷里的状元。

    海月辉望着苏品绿,因为那一句公子而愣了一下,随后就明白了,他是海月辉,不是那个皇城里的三皇子,对于这个朝廷里的事,实在没必要用心的。

    不管苏品绿要做什么,都不过是朝廷的事,不管他知道了多少,又明了了多少,都不是他应该去在意的事,因为,他是海月辉。

    当初为了舍弃那样的一个份,他做了那么多,如今得到了他想要的,为什么还要去搀和呢?只是因为苏品绿吗?这个依旧是个状元的女子。

    当初,她制造了那样的一场纷乱,究竟是为了什么?

    “公子可以是个公子,可是,苏品绿是否可以依旧是苏品绿呢?”海月辉望着苏品绿,那话里意思,苏品绿明白,却终究是只笑了笑。

    “苏品绿,一直都是苏品绿,从来没有改过。”也不需要去改的,苏品绿望着海月辉。

    “你想要的,得到了吗?”如果得到了,为什么还要做这么多?如果没有得到,那么,她想要什么?

    “得到了。”苏品绿很诚实的回答了这么一个问题,她想要的,是这个王朝的未来,那个大王已经许诺给她,如今,也算圆满。

    今天,在这里见到了这个男人,那么,另一个人是不是还活着呢?她也同样可以去期待,如此,便足够了。

    等她解决了这余下的事,一切,也就都圆满了。

    苏品绿的回答,没能让海月辉满意,却也同时不知道还能再跟苏品绿说什么,他只是望着苏品绿,静静的,直到月影走了进来,后跟着海老,以及风凌。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弄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