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五回 久病难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游龙舜景 书名:弄朝
    <---凤舞文学网--->

    这里是一处山坳,经过一条溪流,乱石里一片银光闪闪,流淌的水声涓涓,风景如此秀丽,让人忽略了隐藏在半山中的那个简陋居所。--凤-舞-文-学-网--

    如果不是那袅袅的炊烟,被人特意隐藏的房屋,估计就要在树叶的茂密下,让外人无从探起了。

    屋子里,苏品绿就这样躺在上,闻着一阵饭菜的香味,她悠悠的醒了过来,眼睛微微的适应着那点光明,嗓子干渴得让她说不出话来,却在那个人影走近时,清晰的辨认出了来人,而那一个事实,叫她忍不住惊讶。

    “醒了?”好听的声音,一如从前的调侃,甚至带着一点点取笑,这让苏品绿想到了自己目前的处境,然后勾了勾嘴角。

    刚要张嘴说话,却被人一手压在了唇瓣上,那人微笑着摇头,让苏品绿微微的皱了皱眉头。刚刚经历了一场劫难的她,此时没有力气去做任何事,只是这样望着眼前的男子,这个本应死掉的男子,竟然就这样微笑着站在眼前,让她不知道该相信什么。

    是她也跟着死了,还是,她活着,而他,从来就没有死过。

    “怎么?很惊讶见到我吗?”男子走到一旁,拿着一碗汤药走了过来,已经微凉,可是,对于清嗓子用的话,似乎也没有差别。

    走近,把苏品绿从上扶了起来,就着碗口,那药味就这么扑鼻而来,苏品绿清晰辨认,然后皱着眉头把药喝下。

    那人就这么抱着苏品绿,等待着苏品绿的嗓子开始滋润,然后对他说了一句。

    “你没死?”略带疑惑,却终究是确定了的,让尊皇辉听得朗声大笑。

    “为什么你不能像其他人一样,问一声自己是不是死了呢?”因为死了,所以才能见到本已经死掉的他,如此才合常理不是吗?

    “因为我还活着。”苏品绿的声音,依旧带着点点的干渴,但是,已经能够说上话了,微微的动了动,感觉力气还没有回来,可是,她却不想呆在这个男子怀中。

    这个男人欺骗了天下所有人,在所有人都以为那个三皇子已经死掉的时候,他却这样活生生的存在着,那么,她是不是也可以期待,另一个人也还活着呢?

    “是吗?”察觉了苏品绿的挣扎,尊皇辉也不勉强,只是应了一声,然后把苏品绿放到了上,拿着那只空碗走回了桌子旁。

    “为什么你还活着却要让人以为你死了?跟你一起掉下悬崖的五皇子……!”苏品绿的问题,因为尊皇辉的走近而停歇。

    只见尊皇辉做了一个声的手势,让苏品绿疑惑,等她想要再此开口的时候,却因为突然袭来的困倦,就这么睡了过去。

    “真是一个好奇心重的人呢!”尊皇辉微微一笑,却带着邪魅。

    是不是老天成全他呢?竟然让他这样遇见了,他说过的,如果一切都已经结束的话,他会去找她,让她变成自己的东西,这样的女子,世上能有几个,而他,很期待有她在边的子。

    只是,想到那角落里的包袱,尊皇辉就皱了皱眉头,似乎,他的事结束了,而这个女子却依旧有着做不完的事,这样的况下,要让她甘心跟了他,是不是也成了阻碍呢?

    站起,尊皇辉拿着那只空碗走了出去。

    当苏品绿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黑夜了,睡了一天,似乎力气也回来了,从上坐了起来,苏品绿摇晃的想要下,却在脚才沾地的时候,房门被人打开了。

    一抬头,苏品绿见到了一个面目清秀的女子,虽然美丽,可是,面无表。她望着苏品绿的动作皱了皱眉头,然后走近。把手上的瓷碗放到桌子上,走到边,也不理会苏品绿的意思,把苏品绿又扶回了上坐好。

    “我只是想要下走走。”苏品绿有点委屈,这人相当霸道呢!即使为一名女子。上的药草味道很浓,也让苏品绿猜到了她的份。

    “是你救的我吗?”苏品绿躺在上,望着那个转走向桌子的女子,轻声问了一句。

    “不是。”停顿了一下,女子轻声的回了话,人冷,就连说话的声音都没有温度似的,叫苏品绿微微一笑。

    “可是,药是你配的,是吗?”苏品绿望着女子手上拿碗的动作停顿,知道自己说对了,毕竟,她所知道的三皇子,可不是一个能配药草的人。

    女子没有回答苏品绿的问题,只是走到边,拿了那碗药,递到了苏品绿面前。

    “那,至少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吧!”苏品绿接过那碗汤药,却没有喝。

    抬头望着那名女子,相对于苏品绿的固执,那女子微微的皱了皱眉头,两个人的僵持,直到一阵开门声响起,一回头,尊皇辉便站在那里,望着屋子里的两个人挑眉。

    女子站了起来,望着尊皇辉恭敬的打了一个招呼,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这让苏品绿多看了两眼,然后转向尊皇辉,这人,总是招惹了太多的债,以后要怎么还呢?

    “怎么?药苦就不喝了吗?”都是调理子用的,似乎也苦不到哪里去吧!尊皇辉走到边,望着苏品绿笑了笑。

    “我不是小孩子。”似乎知道尊皇辉那话里意思,苏品绿皱了皱眉头,没在多说的把药喝了一个干净。她刚才不喝,不过是想要知道那女子的名字罢了,谁知道这人却突然的出现,让她之前做的一切都白费了。

    药喝完了,尊皇辉拿过苏品绿手上的碗,转放到了桌子上,再拉了一张凳子走了过来,坐在边望着苏品绿。

    “想问什么?”仿佛知道苏品绿有一肚子疑问似的,而他的动作,似乎已经做好了回答一切问题的准备,这让苏品绿略微惊讶,毕竟,她所知道的那个三皇子,并不好说话。

    “那女子是谁?”没有想到苏品绿率先问出的问题,竟然会是这个,让尊皇辉愣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

    “怎么?吃醋了?”尊皇辉凑近过去,望着苏品绿那张依旧苍白的脸轻笑。

    “吃醋?怎么?三皇子也病了吗?”这样胡乱说话,是不是也该喝点药了呢?苏品绿皱着眉头,望着很不正经的尊皇辉说道。

    “三皇子?那,可不可以不要再说那个称谓了呢?三皇子已经死了,公告都出了,你还怀疑吗?”尊皇辉望着苏品绿笑得一派悠然,似乎,对于这一切的发生满意极了。

    “那品绿眼前的这位公子,该如何称呼呢?”苏品绿望着尊皇辉挑眉。

    “海月辉,海公子,月公子,或者,你可以叫我一声辉?”语气里的轻佻,以及尊皇辉那近在咫尺的惑,让苏品绿伸出手,把尊皇辉推出了一定的距离。

    “海公子吗?很特别的姓氏呢!”苏品绿脑子里在想什么,尊皇辉多少能够才猜到一些,只是,他并不介意被苏品绿知晓。

    “为什么要这么做?”假死,改个名字继续存在于天地,这个男人有什么目的?在他策划了那么多以后,到底想要得到什么呢?如今,连那皇子的份都舍弃,而他却无比的开心,比起当初的那个皇子,似乎更多了一些自在。

    如果三皇子没有死,那么,为什么楚风他们会说他死了呢?当初的坠涯,那一个真相又是什么?苏品绿皱了皱眉头,却顿时觉得脑子一片晕旋。

    扶着差点摔下的苏品绿,尊皇辉坐到了上。

    “怎么?这么着急的要投怀送抱吗?”尊皇辉,不,海月辉,这个自称海月辉的人,舍弃了那个皇子的份,决定用海月辉这个份活下去的男子。

    他就这样抱着苏品绿,语气轻佻的说着,并不在意苏品绿的排斥,而事实上,苏品绿也没有心思去在乎他说了什么,只因为,她头疼得厉害。

    冷汗不由自主的冒了出来,让海月辉微微的皱了皱眉头。

    “你怎么了?”不过是溺水罢了,因为长时间的水上飘,让她的体过于疲劳,又长时间的没有进食,所以才会体力不支。既然喝了药,就算不能称好,至少,也应该好转一些才是,怎么还会有这样的反应呢?

    “苏品绿,苏品绿!”海月辉大叫了几声,可是,苏品绿却无心去应付了,甚至连想要说一声不要摇晃都没有办法,只是觉得头疼得要裂开一样,而眼前的一片黑暗,让苏品绿知道,那随时会来的失明,又发作了。

    “苏品绿,你不要吓我,喂!”海月辉低声的咒骂了一句,抬头望向门外。

    “月影,月影!”海月辉大叫了两声,而随着他的大叫,刚才走出去的女子也跟着走了进来,望着屋子里的景象皱了皱眉头,丢下手上的勺子跑到边。

    “她到底怎么了?”海月辉不明白,为什么苏品绿会变成这个样子。

    “先放到上吧!”名叫月影的女子,在苏品绿不脖子上扎了一针,示意海月辉把苏品绿放到上,而此时的苏品绿,也已经渐渐的安稳,虽然眉头依旧紧皱,汗湿额头,以及渐渐被侵湿的衣服,让人不知道在她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到底是怎么回事?”海月辉瞪着月影的动作,见到月影抓着苏品绿的手号脉,随着时间的推移,月影的眉头也跟着皱了皱。

    “说话!”海月辉很不喜欢这样的景,明明他就在这里,却仿佛什么都做不到的无力感,让他觉得很难接受。

    “她的血气不顺,气息混乱,而且长时间有在用药,针对的都是眼疾。”月影望了一眼苏品绿,然后松开手。

    一个正常的人,是不会随意的用药的,何况,还是针对眼睛的药物,苏品绿看起来如此正常,为什么要用到那样的药呢?以至于让自己的体产生了抗拒。

    伸手撑开苏品绿的眼皮,月影望着苏品绿的眼睛,眉头皱得更深了。瞎了?不对,刚才还能看见的,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失明,没有理由的。

    仔细的检查着苏品绿的体状况,月影的眉头皱得就更紧了。

    “她到底是怎么回事?是生病了吗?”什么病可以如此突然,又如此折磨人的?海月辉望着躺在上的苏品绿,眉头皱到了一起。

    “应该是病了。”如果不是的话,这样的症状要如何解释呢?即使是月影,也依旧有着无法解决的病症,特别是这种没有原由的。

    “什么叫应该?你的医术就只有这点水平吗?”海月辉瞪着月影,送她去学医,可不是为了这个时候听她一句大概,他要的是结果,还有,苏品绿还有没有救。

    “主子,我是医者,不是神。”月影望着海月辉,不明白他为什么会为了一个女子而动了火气,对于他来说,女人不都如衣服吗?所以,她才不愿意把心丢在他上,却终究是无法抗拒。

    “那就医好她!”海月辉居高临下的望着月影,让月影咬了咬牙,然后低下头去。

    没有理会一旁的海月辉,月影认真的检查起苏品绿的体状况,当她看到苏品绿湿透的衣服时,她回头望着海月辉。

    “我要给她换衣服。”只一句话,让海月辉张了张口,最后也只是望了苏品绿一眼,然后甩着衣袖走了出去。

    回头望着苏品绿,月影拿着手上的银针看了几眼,最后,还是狠狠的扎了下去。

    而在屋子外的海月辉,就这样望着屋子里的那点灯火,紧紧的皱起眉头。

    夜,悄然的来,又悄然的去,而苏品绿带来的动,才刚刚开始……。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弄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