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一回 尊皇忍想要的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游龙舜景 书名:弄朝
    <---凤舞文学网--->

    那一个条件是什么?如果苏品绿想要拿回玉配的话,尊皇忍会提出什么样的要求呢?所有人都望着尊皇忍,略带疑惑。--凤-舞-文-学-网--

    尊皇忍望着苏品绿,似乎想了一阵,然后徐徐的开口。

    “北方战事吃紧,本王要你把这一切都解决了,还我王朝太平。”尊皇忍的话,让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只有左问轩,似乎并不惊讶。

    “凭什么?”苏品绿抬头一笑,望着尊皇忍挑眉。这个大王还真敢说啊!这样的事,她要如何解决呢?就算她有那个本事,这个大王又凭什么这么对她要求?

    “凭你依旧是这个王朝的状元,而让事变成这个样子,状元有着无法推卸的责任。”尊皇忍没有退让,就这样望着苏品绿一字一顿的说着。

    “是吗?难道不是另有目的吗?”苏品绿微笑的望着尊皇忍,那双仿佛洞悉一切的眼睛,让尊皇忍微微的皱了皱眉头,而一旁的左问轩却轻轻的勾起了嘴角。

    “大王,北方的战事真的只是吃紧吗?不是因为近阳已经失陷了吗?”苏品绿的话,让白静书和蓉贵妃对望一眼,然后望向尊皇忍。

    近阳失陷了吗?那二皇子呢?洛夜之都的军队不就……。

    望向左问轩,白静书在左问轩的脸上证实了苏品绿的话,然后回头望着苏品绿,就算是这样,苏品绿又是如何知道的呢?而这又跟尊皇忍提出的要求有什么关系呢?

    “如果不是因为戚家军去的及时,在被洛夜之都长驱直入以前抵挡下来,估计,大王也没有心思来这里跟夫子他们会晤了吧!”苏品绿什么都知道的,即使她人在这里,即使她说过不会管事,却不代表她什么都不知道的。

    “如今的局势对尊皇王朝有多不利,相信也不需要品绿多做解释才是,而唯一能够化解这一切的办法,就是取得金陵古国的同盟,着洛夜之都回到属于自己的国家,然后维持三国的太平。”苏品绿望着咬牙的尊皇忍,勾起嘴角笑了笑。

    这个大王,真的是先王的孩子呢!同时,也是那个男人的弟弟,被教导得极好,以后,是不是也会一直这样下去呢?如果是的话,这一切的代价,也就值得了吧!

    所有的事,都可以举一反三,所有的事,都已经明了于心,如今,也已经知道如何去看待事,也已经充分的明白自己的立场了呢!这个王啊……!

    “如此一来,大王就要派使节去金陵古国才行,说服金陵的国主协助尊皇王朝。但是,大王又不知道金陵古国到底会不会跟洛夜之都一样,如果也打着尊皇王朝的主意的话,那么,派出去的使节就会有危险了是不是?”苏品绿望着不说话的尊皇忍,接着说了下去。

    “因为这个原因,自然不能轻易的说派谁去就派谁去,因为经历了这么多以后,尊皇王朝正值用人之计,何况,要说服金陵古国的国主,派去的人既不能失了礼数,也不能丢了份,更不能让金陵国主感受到威胁和不尊重,这个人选其实是很有限的。”苏品绿说着转头望了一眼左问轩。

    “同样的,这样的一个人,如果派了出去,而金陵古国却没有帮助的意思,而且跟洛夜之都一样,有着野心的话,那么,派去的人就等于是送死,这对尊皇王朝来说,不但是损失,同时,也是威胁。”苏品绿说着,微微的扫了众人一眼。

    所以,这个大王才会这样跟她说吧!才会想要让她去吧!份上,她曾经是二品的钦差,还是这个国家唯一的女状元,而且治理了水患,是一个功臣,这份是足够了的。而能力上,尊皇忍会这样认可于她,想来,也没少从左丞相那里听说吧!在左丞相跟夫子相交非浅的关系下,得出这样的结论也无可厚非。

    这是一场赌博,同时,也是一个机会。所有人都知道,可是,她却被这样牺牲了。在这个大王的算计下,在这个王朝的需要下。

    苏品绿说完了,那意思也十分明了,让白静书和蓉贵妃皱了皱眉头,而尊皇忍望着苏品绿没有说话,似乎不明白她哪里得来的结论,而左问轩却是望着苏品绿微微的笑了笑。

    早就知道这个状元不简单,却没想到离开了朝廷这么久的她,竟然依旧有着这样的洞悉能力,以及分析能力,想来,她的传闻并没有夸大的,只可惜了是名女子,终究无人会因为她的才华而赏识于她,除了白静书,以及,那个五皇子……。

    “忍儿,你真的是这么想的?”蓉贵妃望着尊皇忍,在心里忍不住震惊,这个孩子,莫非是想着让这个状元去做马前卒吗?就算出了事,也只是损失了一个苏品绿,一个在朝廷里可有可无的一名女状元。

    “是与不是又如何呢?如果一切不能顺利,这个国家将落败在本王的手里,任何的机会,本王都不能放过的。”最多,不过是发展成三国大战罢了,最卑鄙的手段,也不过是挑起金陵古国和洛夜之都的不合,然后趁着混乱,保全这个国家。

    抬头望着苏品绿,尊皇忍突然知道哥哥为什么会因为这样的女子而动了心思,何止是聪明呢?而是聪明过了头了,跟这样的人在一起,只会让自己显得蠢笨罢了!毕竟,世上没有哪个男子会甘心败在一个女子之下,除非……用了心。

    合该用了心吧!那样的哥哥,这样的状元,这样的两个人……。

    “如果一切诚如状元所说,状元该是如何呢?”尊皇忍深吸了一口气,望着苏品绿问了一句,既然都已经知道了,那么,他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

    所有人都望着苏品绿,不知道她会如何应对,毕竟,这是明摆着要拿她去当饵,看那金陵古国会不会上钩,如果成功还好,失败的话,也只能换来一声叹息,没有人会为她觉得不值,至少,在这个朝廷里,没有人会感激她所做的一切。

    蓉贵妃摇头,不相信尊皇忍竟然决定了这样的事,可是,为一个王,这样的决定又是必须的,多么的矛盾,却又无法抗拒,让她没有办法说出阻止的话来,只得望了一眼同样神复杂的白静书,两个人都低下了头。

    左问轩望着苏品绿,很好奇,苏品绿会怎么回应呢?如果一切都只是为了利用她的话,她可会甘心给人利用了去呢?在她做了那么多,为了那一个目的而坚持到如今的时候。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品绿怕是要让大王失望了。”苏品绿望着尊皇忍笑了笑。

    “为什么?难道你要看着天下生灵涂炭吗?”尊皇忍不明白,为什么苏品绿要拒绝?难道她要看着这个天下大乱,然后民不聊生吗?她又怎么狠得下心?

    “就算换来了和平,又能如何?只要还有人窥视着这个王位,为了那所谓的权利和地位,又会有多少这样的事不停的重复呢?天下的苍生,从来就只是权利争夺下的牺牲品,大又能保全多少?顾全到几时呢?”苏品绿望着尊皇忍,淡淡的说着。

    “你是担心这件事如果解决了,以后还会发生同样的事吗?”尊皇忍愣了一下,低下头。这样的考量,他无法反驳,因为,这样的事要如何承诺呢?

    “大王,那个名叫绿水村的地方,你应该听说过了吧!从某些人的口中。”苏品绿说着望了左问轩一眼,因为知道,所以才会说她也有责任吧!对于今天发生的一切,她也有着推脱不了的责任。

    “苏姑娘,那一个村子……!”一旁的左问轩想要说什么,却被苏品绿挥断了。

    “我都知道。”苏品绿望着左问轩,说了一句让所有人都惊讶的话,她都知道?

    当初的一场大火,是大皇子的一意孤行,三皇子虽然派人想要趁乱造势,却因为戚将军的出现而终结,最后,白静书被左问轩的人所救,却没能救下村子里的其他人。

    苏品绿望着左问轩,然后转头望着白静书,她调查了那么久,终于查到了一切,而眼前的这些人,他们也都知道,关于那个村庄的一切。可是,却都三缄其口,让她的村子就这样消失得不落痕迹,而这个王朝却依旧,那些野心分子依旧,而他们,却什么都没有做,什么都没有说,他们,不也同样狠心吗?

    如今,想要让她为了这个王朝去做使节,凭什么呢?如果没有足够的理由,她凭什么要为这样的王朝而做那么多呢?毕竟,她从来就不是尊皇影啊!

    “就算这是哥哥的遗愿,你也不会改变主意是吗?”尊皇忍望着苏品绿,发现苏品绿只是微微的笑了笑,并不在意他说的那些。

    “你的哥哥,是叫尊皇影的五皇子,而与品绿有交的,是南风景。可是,不管是哪一个,他们都死了,大王忘记了吗?”苏品绿望了一眼尊皇忍,然后转头望着那个坟墓。

    “如果,本王是说如果!”尊皇忍握紧了拳头,望着苏品绿。

    “如果这个坟墓里的尸骨,并不是哥哥的,这样,你可会考虑改变主意?”尊皇忍的话,让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忍儿!……”蓉贵妃是第一个紧张的要冲上前的人,可是,白静书却拉住了她,示意她望向苏品绿,那个表并无变化的苏品绿。

    “那又如何?”苏品绿望着尊皇忍,无所谓的说了一句,那嘴角的微扬,似乎是在嘲笑这个大王,只有这些东西能够拿来当做筹码。

    “你都不惊讶吗?哥哥很可能还活着,他……!”尊皇忍瞪着苏品绿,不知道这个女子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为什么在他说出了这样的话以后,她还能如此冷静,甚至回他一句如何?难道她不高兴吗?不想知道一切吗?还是……。

    “你都知道?”尊皇忍大叫了一声,仿佛见了鬼,为什么这样的事苏品绿会知道?

    “是楚风告诉你的吗?”左问轩望着苏品绿问了一句。想到苏品绿和楚风的关系,既然楚风能够因为同而把真相告诉白静书,自然,也能够告诉苏品绿。

    “那并不重要。”苏品绿摇头,然后望着陷入沉默的尊皇忍。这个大王啊!还不明白吗?到了这个时候,他已经不能够去依靠任何人了,如果自己不能承担的话,就算这个国家得到了一时的太平,他后又要如何去守护呢?

    如果他没有那样的决心和领悟,就算度过了眼前的难关,以后呢?以后是不是还会有人站出来为他抵挡一切呢?人总是要成长的,而王的成长,跟年龄是绝对不能成正比的。

    那个男人啊!为了这个弟弟已经做得够多了,能教的都教了,可是,依旧是要看人的吧!她想要的不多啊!大仇已报的现在,如果还想让她为了这个国家做点什么的话,给她一个理由吧!一个不会在后后悔的理由。

    “那!你到底想要什么呢?”尊皇忍望着苏品绿,既然拒绝了,为什么还愿意站在他的面前,让他苦恼于想出一个理由来让她答应呢?她想从他口中听到什么呢?

    “大王想不到吗?”苏品绿望着尊皇忍,微微的笑了笑。她想要什么呢?从最初的不在乎,到那一个村子的消亡,再到这样的一个国家,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呢?是谁造成了这样的一切呢?追根揭底,都只有一个原因啊!

    为什么一个国家会需要一个统治者呢?而怎么去做,才能够让天下太平,苍生和乐呢?所谓的幸福,是什么呢?所谓的守护,又是什么?要怎么做,才能两全呢?

    这个世上,有很多事,是只有某些人才可以做的,如果那个人不做的话,那么,结果会如何呢?人,站在一个位置,就要做那个位置注定要做的事,推卸不得,也逃避不得,如果选择了那样的立场,便只能一直走下去,直到,死去。

    关于那个村子悲伤的记忆,只要一次就够了,苏品绿低着头,微微的笑了笑,次数多了,都要伤得不知道要怎么去活了呢!

    苏品绿的沉默,让所有人都望着她,也同样的望着尊皇忍,那个大王,如果想要让苏品绿答应的话,该是如何呢?

    其实,办法有很多种的,而他是王,他有着绝对的权利,甚至要求苏品绿答应下来,但是,所有人都知道,尊皇忍不能那么做,因为,苏品绿不可能答应。

    几个人,就这样来回的望着苏品绿和尊皇忍。

    那,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没有别的办法可以两全了吗?让这一切都两全的办法。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弄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