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回 遥远的叙事诗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游龙舜景 书名:弄朝
    <---凤舞文学网--->

    啪的一声,那个巴掌惊醒了所有人,众人回头望着蓉贵妃,那个一脸痛恨表的贵妃,就这样站在白静书面前,再一次的举起了手。--凤-舞-文-学-网--

    只是,这一巴掌没能落下,被白静书抓在了手里。

    “别这样……!”白静书摇头,望着蓉贵妃把那只手紧紧的握在手心,微微的笑了笑,即使被打了那么用力的一巴掌,即使是脸上还印着一个大大的巴掌印,可是,白静书却笑着,然后把蓉贵妃抱进了怀里,当着所有人的面。

    两个人啊!仿佛等待了一辈子,仿佛等待了无数个轮回,终于遇见,然后牵手。对于这样的景象,所有人都吓坏了,那可是贵妃啊!他怎么可以?!

    就是这样的一个举动,让所有人都认为梁寻是对的,而梁寻也满意的笑了起来,这样最好,这样最好,白静书竟然没有死,哈哈!哈哈!

    蓉贵妃愣在了原地,这个怀抱啊!她想念了多年,却终究不得,当初啊!他们山盟海誓,可是,这个男人却背弃了她,如今,他却这样突然的出现,在那个孩子死了以后,他竟然出现了?为什么他活着的时候不来找他们?为什么?

    为什么当初放弃了他们?为什么?如果他有勇气在这个时候抱她,为什么当初要接受那一切?为什么?他可知道因为他的离开,才有了今天的这一切啊?

    无数个为什么,纠结得心疼,让蓉贵妃终于哭出了声来,仿佛受了一辈子的委屈,终于找到了宣泄的出口,痛哭流涕。而白静书,就这样抱着蓉贵妃,与左问轩的视线对上了。

    左问轩笑了笑,然后点头,终于啊!他的心愿了结了,那个先王已经不在了,那个先王所亏欠的,如今,是不是也算偿还了呢?一低头,望着同样把实现焦炙在白静书和蓉贵妃上的尊皇忍,左问轩笑了笑。

    当初,那个五皇子说对了的,眼前的这个孩子,将会给他带来无限的惊喜,而他,并不讨厌这样的特别。

    “没想到你可以接受这一切。”左问轩望着尊皇忍说了一句。

    “这是父王欠他们的。”尊皇忍说完回过头,望着兴奋莫名的梁寻冷冷一笑。

    “你不后悔吗?”尊皇忍头也不回的问了一句,怎么说都是同僚,而且,在父王那一代,应该关系非浅才是。

    “那也是做了以后的事了。”左问轩低头一笑,再抬头的时候,与尊皇忍的视线对个正着,彼此微微的勾起嘴角,竟然,也早就有了默契。

    “你们都看到了没有?这对狗男女,白静书竟然没有死,这里头有什么谋,不需要我说了吧!你们还要继续跪在那个大王的脚下,任凭这样的人去你们的前程吗?”梁寻的话,让所有人都开始犹豫起来。

    “你说什么?”尊皇忍瞪着眼睛,狗男女?这个太师当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了。

    “我说什么?事实摆在眼前,还需要别人说什么吗?”梁寻说着望向一旁走近的白静书和蓉贵妃,得意的勾起嘴角。

    “你确定都是事实吗?”白静书走到人前,望着梁寻问了一句,然后叹气。

    手上的力道紧了紧,白静书低头望了一眼蓉贵妃,然后笑了笑。她不在意吗?啊!这个女子,从来就不在意的。

    “你们都想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是吗?”白静书扫视了众人一圈,最后,视线落在了梁寻上,而那只牵着蓉贵妃的手,从一开始就没有松开过。

    四周很静,静得连呼吸都不敢太大声,因为,所有人都等着,都想要知道那多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而太师说的又是不是真的呢?从白静书突然出现开始,那些被人们广为传唱的事,到底又有几分真实呢?

    毕竟,这个死了十多年的才子,不是也堂皇的出现了吗?甚至跟那个贵妃抱在了一起,旁若无人一般的相拥而泣。

    “故事有点长呢!可是,不难理解的……!”白静书微微的笑了笑,娓娓的道出了那被隐藏了很多年的秘密,那,不为人知的秘密。

    尊皇王朝,很多年以前,王后生下了一对双生子,只因为两个皇子出生的时候,天象异变,于是请了相士来测算,得出了这么一个结果。

    一二子,王朝二世,他必争,为祸苍生。

    只是这样的一句话,就此改变了两个皇子的命运,因为这样,这两个同时出生的皇子,只能留下一个,不然的话,就会后为了争夺王位而霍乱苍生。

    于是,一出生就有了一双晶亮眼睛的那个孩子,被留了下来,而皮肤比较白净,看起来很文静的那个孩子,被送出了皇城,天下只知道皇子的诞生,并不知道,其实皇子有两个。

    被送出皇城的孩子,被挑选的侍卫和侍女抚养,被教育着从小就失去了父母,却从来没有人想过,这个孩子竟然聪明绝顶,小小年纪就上知天过人。

    那个时候,没有人不知道白家的少爷,白静书,就连当朝的大王,也忍不住后悔,为什么当初留下的不是这个孩子,可是,终究是无法再更改。

    虽然是同胞,却没能长得相象,一个像父亲,一个像母亲,于是,没有人知道和怀疑过两个孩子的关系,而两个孩子就这么长大了。

    在那个皇城里,依旧有着王位的争夺,却没有天下大乱,那个在皇城里的孩子就这样登基成为了大王,边聚集了一群人才,却独独没有白静书,那个理由,只有那个大王自己清楚。

    事其实可以如此平淡的过去,一直到永远的。直到那个女子的出现,南风蓉儿,南风将军的掌上明珠,于庙会上与白静书相识,就此两人互许了终生。

    本是郎有,妹有意,成亲也在即,却因为南风将军战死沙场,南风夫人病故,南风家的变故,让一切都改变了。

    而真正的转折,却是那一次的上朝,谁人能想到,本是兄弟的两个人,竟然会喜欢上同一个女人,而其中一个有权有势,就这样强行的收进了宫

    而就是这样的行为,却完全是因为真心,只是真心两个字,便包含了所有。那个时候,两个兄弟并不知道,彼此上了同一个女子。

    那个大王,在明知道南风蓉儿心里有别人的况下,甚至怀了别人的骨下,依旧固执的把南风蓉儿留在了边,直到孩子生了下来,慢慢的长大,而南风蓉儿却依旧不曾属于过那个大王。

    直到白静书为了再见南风蓉儿,几经苦难终于进到了皇城里,就这样为所有的悲剧拉开了序幕。

    那个大王在等待了这么多年以后,终于发现了南风蓉儿心里装的人,竟然就是白静书,而她从来不说,不过是害怕他会伤害白静书。也终于知道,为什么南风蓉儿要把那个孩子留在边,只因为,同样害怕失去。

    嫉妒其实是很简单的事,从一开始的时候,知道那个兄弟存在的时候开始。当那个大王发现一切的时候,派人找来了白静书,在把所有的事说开以后,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白静书说到这里,停了下来,所有人都望着他,等待着他的后续,而梁寻却已经脸色大变的瞪大了眼睛。

    “先王对我说,如果我想要保全自己心的女人,以及留下那一条血脉,就必须在这个世上消失,只因为,当初这个皇城并没有选择我,而我,本就不该存在。”白静书仿佛是在说着别人的故事一样,就这样平静的述说着。

    “我选择了死亡,带着整个白家消失在这片土地上,只是为了保护自己心的女人,以及,自己的孩子。”白静书说完了,望着蓉贵妃。

    “而我,南风蓉儿,在得知这个男人所做的一切以后,曾有一刻恨过他,于是,在伤心绝下,成了先王的人。也在同一时间,我得知了白家的血案,于是,先王,也只是先王而已,直到,我怀了忍儿。”蓉贵妃望了一眼尊皇忍,然后转向梁寻。

    “太师,这就是你一直想要知道的真相,这就是事的全部,那个我和白静书的孩子,现在就躺在那里,为了这个王朝而永远长眠于地下的五皇子,才是我和白静书的孩子,那个可怜的孩子……。”说起这个,蓉贵妃的眼泪跟着也流了下来,被白静书抱在了怀里。

    所有人都震撼了,而在角落里的苏品绿,却默默的流着泪,就是因为这样啊!他是夫子的孩子,所以,她总是忍不住对他特别,所以才会丢了心,失了魂,即使明明立场不许,可是,还是动了心啊!而那个男子,竟然也流淌着皇家的血,是不是因为这样,所以他永远也学不会放下,所以,才变成了这个样子呢?

    为什么到最后,她却要步上夫子的后尘?为什么她终究还是失去了呢?失去了那个可以陪伴在边一辈子的依靠,那个可以与她畅游山林而不厌倦的公子,南风景……。

    “所有的事,都从那一个天象的异变开始,从那两个皇子的诞生开始,先王一直都知道,所以,才会让我栽培了五皇子,想要推举他成为这个王朝的大王,当做心灵的弥补,可是,那个皇子却在知道一切以后拒绝了,却又甘心的为了蓉贵妃留在这里,甚至为了这个弟弟而奔赴了战场,最后,只留下这样的一口棺木。”左问轩说完,望着梁寻。

    “这就是先王一直想要隐藏的一切,对他来说,并不光彩的一切,因为他杀害了自己的兄弟,只是为了得到一个女人,这就是先王始终心有郁结的原因,而你,却把他挖了出来,公告了天下。”左问轩的话,让梁寻回过神来。

    是这样的吗?那个先王做了这样的事,而眼前的七皇子,确实是先王的骨,而那个五皇子,才是白静书和蓉贵妃的孩子,而那个孩子,现在正躺在棺木里,是这样的吗?一低头,太师望着步宽。

    “都是真的,我可以证明。”步宽的一句话,让所有人都呆楞了。

    如果说,这就是事的真相,那太师所说的一切不就都是谎言了吗?那太师的立场又该如何?所有人都望着梁寻。

    “不可能的,这都不是真的,怎么可能?”梁寻喃喃的后退了一步,在他调查了那么多以后,为什么事还会变成这个样子?难道他被骗了吗?被谁?

    一回头,梁寻望着一旁的孙大人和彭师爷,是他们吗?他们是哪里得到了那样的消息,如同真实的一样,让他深信不疑,而他当初为什么会怀疑,不过是因为白静书的死不简单而已,以及那个大皇子所看到的一切。

    那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让他确信了自己知道的一切,然后策划了这一切呢?一回头,望着左问轩那张没有表的脸,梁寻又狠狠倒退了一步。

    是他,是他在背后做了手脚吗?为了什么目的?让一切都这样大白于天下,所有人只会同白静书和蓉贵妃,而那个七皇子似乎都不惊讶,也不慌乱,难道他也知道吗?所有的,全部的,谁告诉他的?

    望着左问轩,梁寻忍不住摇头,不可能的,难道他被算计了吗?被左问轩?他不是不管事了吗?想到左问轩说的亏欠,那个先王曾经觉得亏欠,于是想要立五皇子为王的心思,如果那是先王的遗愿,想要偿还那些亏欠的话。

    是了,如果五皇子不愿意当王,那么,成全眼前的这两个人,白静书和蓉贵妃就是最好的还愿了,毕竟,那个先王都已经死了啊!囚了蓉贵妃二十多年,也该是个头了不是吗?

    啊!是这样的吗?那他所做的一切不是都在左问轩的算计内?怎么可能呢?

    “这不是真的,不可能是真的。”梁寻大叫了一声,让所有人都回过神来,就连那个四皇子和六皇子,也都从呆楞中回过神来,对于眼前发生的一切失去了适应的能力。

    “你胡说,你们都胡说,这都不是真的。”梁寻摇头,似乎陷入了混乱。

    “太师!”彭师爷叫了一声,可是梁寻都没能听见,只是陷入了自己的思绪里,忘记了自己到底是在什么地方。

    孙大人和彭师爷对望一样,彼此都知道麻烦了,如果说,他们搜集到的报都是错误的,那么,这样的行动就成了造反,而现在,他们还有回头的路可以走,只要太师出来说句话就行,毕竟,当初站出来的时候,举的可是为大家着想的旗帜。

    如果说,只是一个误会的话,解开了就可以了,如果说,那个太师愿意承认计划失败的话,一回头,孙大人和彭师爷望着太师,却见太师笑了起来,笑得猖狂。

    “来人啊!把这些人都杀了,都杀了,我刚才说的才是真的,他们说的都是假的,假的。”太师的一句话,让所有人都愣住了,现在是怎么样?要造反了吗?

    尊皇忍皱起了眉头,左问轩却只是一声叹息,太后望着相拥而立的白静书和蓉贵妃,竟然有点羡慕,即使她知道所有,却终究是不知道白静书上也流着皇家的血,而那个五皇子,竟然……。

    原本,大势已去的太师,是不会有人再为他卖命的,可是,那些士兵还是涌了过来,就这样开始了混战,只因为,他们都是活人兵器,只能听懂命令,只有,那一个人的命令。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弄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