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回 死而复生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游龙舜景 书名:弄朝
    <---凤舞文学网--->

    这个位高权重的地方,这个朝廷里,这个皇城里,到底隐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呢?从来没有人知道的,除了那个历史的记录者,那个翰林院的大学士。--凤-舞-文-学-网--

    当步宽被来的时候,他脸上的神很复杂,望了一眼一旁的左问轩,他转头望着梁寻,始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今天,我就来告诉你们,你们眼前的这个王,根本就没有资格坐上王位,因为,他根本就不是皇族的子嗣。”梁寻大声的说完,所有人都愣了一下,就连太后和蓉贵妃都忍不住愣在了原地。

    而叹气的,不是左问轩,是站在梁寻旁边的步宽,以及,那个躲在角落里的白静书。苏品绿低着头,眼前一片漆黑的她,就这样静静的站在角落里,脑子里有着片刻的混乱。

    尊皇忍就这样望着梁寻,不为所动,即使是在听到梁寻那样的说辞以后,他也不为所动,他只是这样冷冷的望着梁寻,任凭那些大臣开始议论纷纷。

    梁寻望了一眼尊皇忍,然后冷笑一声,把头转向了左问轩。

    “这个七皇子,根本就不是先王的孩子,而蓉贵妃跟白静书生的孩子,当初白静书名满天下,常在皇城里走动,与蓉贵妃有染,最后生下了眼前这个孩子,而白家的灭门血案,也不是山贼所为,而是先王知道蓉贵妃红杏出墙以后,赐的死罪。”梁寻的话,让所有人都面面相视,却不知道该不该相信。

    “我知道这样的事,很难让人相信,但是你们要知道,白家是什么时候被灭门的,而这个皇子又是什么时候出生的,还有!如今这个皇子能够坐上大位,真的是因为先王的一纸诏书吗?如果诏书是假的,你们以为谁最有可能制造了这一切?”梁寻说完,望着众人。

    只见所有人都低下了头,这些,可以说是皇城里的密莘,没有人知道,就算有所猜测,也都不会可以去追究,毕竟,那是秘密,既然是秘密,自然不能让人知道的,而有的事,不知道,要比知道来得幸福啊!

    “太师,你够了!”太后终于站了出来,望着梁寻咬牙,这些事,是可以对外宣称的吗?这个太师,他疯了是不是?即使说的并不全是事实,可是,毕竟是会让人误会的啊!

    “不够!”梁寻瞪着太后大吼了一声,冷冷的转过头来。

    “太后,想想先王是怎么对你的吧!是你真的不能生育吗?是先王的心根本就不在你上,蓉贵妃违反了律法,失了妇德,那个先王却依旧如此待她,你就不觉得是种耻辱吗?”梁寻的话,再一次让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你闭嘴!”太后冲着梁寻大叫了一声,气得几乎要失去了理智,还是蓉贵妃走了过去,抓住太后的手,望着她摇了摇头。

    “你都不在意吗?”太后大叫了起来,那些事,被人如此抖落出来,难道她就一点都不在意吗?那些被隐藏起来的真实。

    “恩!我没有做错任何事。”蓉贵妃摇头,她没有做错过事,也没有对不起这个皇城里的一切,如果硬要说的话,她唯一亏欠的,只有那个孩子……,一回头,蓉贵妃就望着另一头的那口棺木,顿时湿了眼眶。

    太后张了张嘴,却终究是什么也没能在说出口,眼前的这个女子,比她大度,是的,眼前的这个女子什么都没有做错,错的,是那个男人,那个丢下一切,过早的离开这里的男人,那个先王,错的,一直都是他。

    “太后,你应该感谢我才是,如果我不说出来,天下人岂不是要被这些人蒙骗一辈子?”梁寻说着扫了左问轩和尊皇忍一眼,冷冷的笑了两声。

    “太师,够了。”步宽终究是看不下去了,抬头望着梁寻,然后摇头。

    “不够,怎么会够?”梁寻仿佛已经失去了理智,好不容易得到了机会,好不容易可以证明自己,这些不为人知的事,所有的人都隐瞒了起来,却独独让那个男人知道,凭什么?梁寻想着瞪向了左问轩。

    “你们怀疑吗?我告诉你们,这一切再真实不过了,这个皇子是假的,这个贵妃早就该死,那个丞相以为让这个七皇子上位,就可以独揽大权,这个太后也不过是被人利用的棋子,而你们,都被他们蒙骗了而不自知。”

    “不相信的话,就问问这个翰林院的大学士吧!这个记录了王朝无数历史的大学士,这个皇城里应该没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了,包括那些可以公布,以及不能公布的一切。让你们知道,为什么我要站出来说这些,那是因为,我不想你们再被人骗下去了。”梁寻说得大义凛然,可是……。

    那些当事人却都冷冷的望着她,什么都没有说,左问轩的一声叹息,让梁寻回过头来。

    “你叹什么?叹这一切你都回天乏术了是吗?”梁寻忍不住有些得意,这些事,凭什么只有左问轩知道?如今,他也知道了。这样,就打平了。

    “梁寻,够了!”左问轩摇头,到底是什么改变了眼前的这个男人,这个曾经可以称呼为友人的男人,他知道自己是在做什么吗?难得糊涂那四个字,难道都忘记怎么写了吗?为什么要把事弄成这个样子呢?

    “收手吧!”左问轩望着梁寻,希望梁寻可以明白什么,只是,被怨恨蒙蔽了双眼的梁寻,多少年来的不甘积累在一起,最后,也不过是这样的孤注一掷罢了。

    所以,梁寻冷冷的笑了笑,让左问轩撇开了头。

    “步大人,真的是这样吗?”胆大一些的大臣,忍不住望着步宽问了一句,那些事如果是真的,那么,眼前的这个皇子不就是……。

    偷偷的望了一眼蓉贵妃,只见蓉贵妃并不在意的站在原地,视线偶尔的望着那口棺木,对于边发生的一切,似乎并不在乎。

    而那个被指了称是野种的七皇子呢?也不过是冷眼望着梁寻的嘴巴一张一合,冷静得不像一个十二岁的孩子,他可知道,现在正在说的,是关于他的生世啊!

    “是啊!步大人,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步大人,您说话啊!”

    大臣们的问题,让步宽低下了头,偷偷的望了一眼左问轩,却见到左问轩微微的摇头,这让步宽忍不住在心里一叹,这个丞相啊……!

    望着被众人威的步宽,梁寻忍不住勾起嘴角,就是要这样才对啊!只要事从步宽的口中得到证实,他就可以顺利的把这个大王着退位,左问轩也能抓起来问罪,而那个贵妃呢?既然那么想见她的儿子,那就送她一程好了。

    等到一切都尘埃落定的时候,唯一有资格当上王的……。梁寻一回头,在人群里找到了那个同自己一样微笑着的四皇子。不同于六皇子的担忧,四皇子竟然是开心的。

    四皇子能不开心吗?如果这个大王被这样弹劾了,那么,顺应着大上大王的不就是他了吗?这个王朝就只有他和六皇子两条血脉,那个六皇子根本就不足为惧啊!

    四皇子的心思,如此明显,让梁寻想要忽略都难,只是,梁寻怎么会让这种事发生呢?等一下,如果那两个皇子没有死的话,也许,他还会觉得是个威胁。

    不同于其他大臣的焦虑,也不同于步宽的为难,他望了一眼同样为难的太后,然后望向那个一开始就不在乎的贵妃,是的,她是可以不在乎的,因为,她真的什么都没有做错。而丞相,竟然会让这件事大白天下,而那个大王,竟然还可以如此冷静,是不是,也已经知道了呢?

    而这个太师,到底是利用了五皇子的死来成全自己,还是圆了那个丞相的一个心愿,步宽已经不清楚了,当初说好的,就算是面对如此形,他也不能多说一个字,如果他不说,那事又会如何呢?那个丞相神秘的微笑着告诉他,有人会说。

    那个人是谁?丞相没有言明,既然要把事公开,自然只有当事人有那个资格,可是,眼前的人里,没有谁愿意开口的样子,而他也说不得,那么,他能想到的只有一个人。

    望向左问轩,只见左问轩的视线在周围游着,步宽越过眼前那些大臣的影,忽略那耳朵里涌进来的众多疑问,也跟着在人群中寻找起来。

    那一刻的场面混乱,就连底下的士兵也都疑惑了,他们应该效忠的,到底是谁?那个王位上的人?还是那血统?或者,随心而定?

    楚风望着眼前的一切,眼神里满是惊讶,早就知道这个皇城里如同一个染缸,进去的人没有人可以一生清白,却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故事,守护着五皇子的棺木,他的心思却飘到了那被围在一起的皇城一行。

    事最后会如何?事的真相又是如何?知道的人不说,而想知道的人,也越来越多,那样的纷乱,那样的……难以琢磨。

    角落里,隐藏得极好的白静书,低头深深的叹了一气。那个男人,绝对是故意的,一定是知道他会出现,一定早就打定了主意要让一切大白于天下,也不再容许他的逃避,所以,一切就这样发生了,在步宽被如此迫,都不吐一言的况下,在他四顾而望的形下,白静书竟然清楚的明白,他们,都在等,等着他的出现。

    站了起来,白静书整理了一下衣服,罢了,罢了,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还有什么不可以承受的呢?就连那个孩子都死了,他还有什么承受不起的呢?

    “夫子?”苏品绿感受着边的一切,就连白静书心意的变动,她都能够感受得到,一伸手,抓住了白静书的衣摆,她轻轻的摇头。

    不可以出去的,如果出去的话,事就会暴露,夫子会死,那个贵妃会死,就连这个王朝,也会跟着乱的,不可以。

    “没事的!”白静书摇头,抓住苏品绿的手,掰开了。

    “夫子,不可以!”苏品绿站了起来,可是,白静书却退了一步。

    “品绿,你很聪明,但是,你知道的并不是全部,你不是一直都很好奇吗?今天,你会得到答案的。”白静书望着苏品绿笑了笑,然后转

    这些人啊!为了他已经做了太多了,他何德何能呢?总是这样的亏欠,他怕自己还不起啊!如果让事大白于天下,可以让这个王朝太平的话,那就大白于天下吧!那些秘密,从来就不需要成为秘密的,因为,他们都没有做错任何事,错的,从来就不是他们啊!

    “夫子!”苏品绿看不到,伸出的手没能抓到任何东西,就在她快要跨出街道的时候,一双手把她拉了回来。

    “别去。”林易的声音传了过来,让苏品绿摇头,刚停下的泪水,忍不住又泛滥起来,夫子啊!她刚知道他还活着,却不能看见,如今,又要失去了吗?

    “夫子……!”苏品绿的呼唤,在林易的大手下消音,两个人,就这样藏匿在角落里,见证着这个王朝的变革。

    而白静书呢?就这样走了出去,那张脸,即使是这么多年过后,依旧有人记得,那个曾经名满天下的才子啊!他就这样出现在众人面前,在世人以为,他早就死了很多年的时候。

    所有人都忍不住给他让路,而除了左问轩和步宽,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包括蓉贵妃在内,所有人,都愣住了。

    鸦雀无声,仿佛时间就此停止,只有白静书默默的走来,走进了那被包围起来的一群人中,望着蓉贵妃微微一笑,仿佛当年。

    可是,蓉贵妃却喃喃的蹒跚着走了过来,子微微的颤抖着,眼泪就这样流了下来,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仿佛压抑了无数个轮回悲戚,她就这样走到白静书跟前。

    缓缓的举起手来,一声脆响,一个响亮的巴掌,就这样扇在了白静书的脸上。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弄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