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回 被制造的真实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游龙舜景 书名:弄朝
    <---凤舞文学网--->

    同时死了三个皇子,还是这样死的,商家军可以为大皇子和三皇子的死找到理由,可是楚风呢?他要如何去为五皇子的死找个理由?难道要全盘托出吗?那戚家军又会如何?

    那一夜,商孟和楚风关起门来商量了许久,当彼此站在了同样的立场上,奔着同一个目标去的时候,很快的,他们就能够找得出结论了。--凤-舞-文-学-网--

    当大门打开的时候,楚风告别了商孟,带着自己的人回了戚家军营。

    都是将军,低下的士兵千万,都要由他们负责,而他们所背负的,也许并不止是保家卫国的使命,同时,还有这个军队的荣耀,以及名誉。

    所以,当消息在两军之间公布的时候,不管那个消息是不是真的,也不管那个事是怎么发生,又是怎么结束的,当被人们所接受,并且肯定的时候,那一个故事,也就成了真实,也就这样被带回了王都。

    那是两军的默契,那是他们为了保护共同的利益,以及军队的未来,所制造的真实,关于所有的事,都是这样开始,然后这样结束的。

    大皇子为了兵权,杀害了自己的舅舅,一切,都是大皇子利用了商将军才有的开始,当商家军带着疑惑查到真相的时候,收押了大皇子,并且与戚家军讲合,却在同一时间,三皇子带人救走了大皇子。

    戚家军和商家军共同追击,而五皇子所带领的军队,率先追上了逃跑的大皇子和三皇子,于边境地带展开了激烈的战斗。

    结果便是,大皇子战死,而三皇子和五皇子在对持中双双坠涯,尸骨无存。而随行的李放,也同时战死,用两败俱伤,为这场战事画下了句点。

    这,就是故事的全部,这,就是戚家军和商家军所有人都认同的结果,而这,也是楚风和商孟都认可的结果。

    无论听到的人信不信,经历过的人都这么说了,那么,远在王都里的人又如何怀疑呢?就算怀疑,可是人都死了,你若是不相信的话,又能去哪里得出另一个结果呢?当遗物被送回王都的时候,不管你信不信,这就是结果了。

    那一天的早朝,当回报的士兵带着这样的消息走上大,并且公布出结果的时候,所有的人都震撼了,有人欢喜,有人忧愁。

    战争结束了,在三个皇子都死掉的时候,这样的内乱是不是真的画上句号了呢?所有的人都以为是那样的,只有太师低头笑了笑,为这样的结果而欣喜,因为,这只是一个开始。

    而太后和蓉贵妃呢?战争对她们来说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三个皇子都死了。而那个五皇子,竟然也死了。蓉贵妃当场愣在了原地,手上接过那些遗物,微微的颤抖。

    那衣服染血,却依旧记忆深刻,那是她为那个孩子做的衣裳,一针一线,怎么会不记得?手指轻轻的抚摩而过,然后落下泪来,即使隐忍,可是,心好痛!

    “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蓉贵妃喃喃的说着,抬头望向了地上跪着的士兵。

    “这不是真的,不是说坠涯了吗?为什么还会有这样的衣服?如果有遗物,是不是也找到人了?是不是?你是不是胡说的?怎么会死了?怎么会?”蓉贵妃站了起来,抓着手上的衣物冲出了帘子,就这样站到了大之上。

    泪湿的脸庞,没有人忍心去看,那个五皇子对于蓉贵妃的意义,以及对于这个大王的意义,他们都清楚,可是,死了就是死了,还能如何?

    “说话啊!你说,这都不是真的,是不是?是不是?”蓉贵妃冲下来,跑到那个士兵面前抓住他,拼命的摇晃着。

    “蓉贵妃。”左问轩皱着眉头走了出来,掰开了蓉贵妃的手,那个被吓得不知道如何反应的士兵,就这样跌坐在地。

    “别这样……!”左问轩扶着几乎要软倒的蓉贵妃,脸上的神复杂,却依旧回头望着那个士兵,无比冷静的问了一句。

    “为什么说尸骨无存了,却还能找到这样的东西?确定没有弄错?”左问轩皱着眉头,对于那个五皇子的死,他同样无法接受,他相信,有一个人,若是知道了,会更难受。

    “回丞相。”回过神的士兵跪到地上。

    “因为悬崖陡峭,我们去到那里的时候,一切都已经结束了,虽然猜测是掉到悬崖下去了,也很努力的想要去寻找,可是,在我们花了很多心思和时间下到涯底的时候,已经过去很多天了,虽然是冬天,可是……野兽依旧会有出没,所以……!”

    士兵的话里意思已经很清楚了,并不是尸骨无存,而是,那样的结果,还不如尸骨无存来到有尊严,所以……。

    众人的头,低得更低了,都没有人敢出声,只有蓉贵妃在听到这样的消息以后,就这样瞪着眼睛望向那个士兵,待消息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之后,眼前一黑,就这样晕了过去,扰乱了整个朝纲。

    蓉贵妃是怎么被送回去的,太后又是怎么蹒跚着率先离开的,而尊皇忍又是如何站起来,走到那个士兵面前的,事的发生,总是让人措手不及。

    一个巴掌,就这样打在了士兵的脸上,那是尊皇忍一脸狠的动作,吓坏了所有人。

    “混帐!既然能够找到尸骨,为什么要说尸骨无存?谁给了你权利去抹杀那个皇子的存在?谁给了你那样的权利?”尊皇忍瞪着眼睛,大声的吼着。

    人死了,就算是残不忍睹的尸骨,就算是只有一块骨头,他都是他的哥哥,就算是只剩下一根头发,他都要把他运回来风光大葬,没有人可以说他死了,还尸骨无存,没有人。

    “大王恕罪,大王恕罪……!”士兵跪在地上,整个人都爬在了地上。不是说,只是一个孩子吗?不是说,这个大王只有十一岁吗?为什么他会觉得恐怖?为什么?

    “大王……!”左问轩望着爆怒的尊皇忍,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

    这个孩子,竟然没有哭,他只是在一开始的时候惊愕,然后失去了语言的能力,可是,他没有哭,他只是静静的听着别人在说,只是静静的接受着一切,只是……静静的。

    直到现在,当他听到尸骨无存的时候,当他开始联想的时候,当他开始心疼的时候,当他开始了解这一切的时候,他变了,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一个王的成长,若是需要这样的代价,而这样的结果,若是能够造就一个王的成长,是不是也就值得了呢?五皇子啊!当初的你,是不是也抱了这样的决心,走上了那样的战场,甚至,也有了这样的觉悟呢?

    “听着,我要你带本王的口谕回去,商家军原地侯审待查。而戚家军,我要你们带着五皇子的尸骨回来,本王要给他风光大葬,听到没有,一块骨头都不能少,少一块,你们就给我自己砍一块下来补上,我要五皇子完完整整的回来,违令当斩,听到没有,违令当斩!”尊皇忍的决定,引来了众大臣的议论。

    在他们看来,尊皇忍的决定完全是义气用事,可是,却没有人敢开口对尊皇忍说什么,面对尊皇忍那冷酷的容颜,以及那双冰冷的眼睛,他们说不出抗议的话,就连那个士兵,都只敢低着头,不停的答应着。

    左问轩望着尊皇忍,没有忽略那衣袖下微微的颤抖,在心里一叹,忍不住撇开了头,与太师望着尊皇忍的视线对上,两个人都对望了一眼,太师率先移开了目光。

    左问轩低着头,想着那些皇子的死,这样的死亡,到底能成全什么呢?这个王的成长,还是,这个朝廷里的肃清呢?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尊皇忍深吸一口气,然后转。这样就可以了吧!如果找不到尸骨的话,如果说……哪怕只有一点意外,是不是,他都可以当做那个哥哥还活着呢?他明明答应过自己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

    一脚踩在了一旁的衣物上,那是士兵带回来的,属于尊皇影的衣物。同时,尊皇忍也踢到了那块被包裹着的玉配。那玉配如此熟悉,让尊皇忍瞪大了眼睛,在众人疑惑的神中,他微微的弯腰拣了起来。

    所有人都能看到他微微颤抖的手,所有人都能看到他拿起玉配的时候,那几乎要把玉配捏出血来的模样。

    “大王……!”左问轩走了过来,望着尊皇忍叫了一声,却被尊皇忍打断了。

    “这个是哥哥的,哥哥的……!”尊皇忍的眼泪,在这个时候落了下来,让所有人都愣了一下,却都说不出谴责的话来。

    “哥哥那么宝贝这块玉配,从来就不离的,就连我想碰一下都不行,都不行……!”可是,就是这样的玉配,却遗失在了这里,那哥哥呢?如果哥哥还活着,绝对不会让玉配丢失的,这样一来,是不是……!

    哥哥死了?真的死了?死得尸骨无存,只能让人找到这样的东西,破烂的衣服,一块玉配,如此而已,如此而已……!

    啊――!

    尊皇忍在大上的嚎叫,绕梁不去,没有人忍心在对他说其他,礼教,王的礼数,什么都好,至少在这一刻,让他只是一个普通人吧!一个失去了最的哥哥的,普通孩子。

    左问轩低着头,在心里叹着气,而太师梁寻,却在心里微笑着,五皇子的死,势必会得到风光大葬,而他要的就是这个。

    没有人再说话,有的,只有尊皇忍撕心裂肺的呐喊,以及,再也回不来的三个皇子……。

    这样的消息,很快的就举国皆知。打了那么长时间的仗,竟然就这样结束了,用三个皇子的生命做代价,结束的突然。

    可是,那潜在的危机,依旧没有因为这场战事的结束而结束。即使,一切,都因为这场战事而起。

    北方的洛夜之都没有因为这样的事而停止攻击,同时,也没有忽视金陵古国的存在。没有人知道金陵古国的国主在想什么,于是,三国鼎立的同时,也开始了三国的备战。

    当二皇子收到消息的时候,他着时震惊了,对于大皇子和三皇子的死,都不足他得知五皇子的死时来得震惊。

    那个皇子死了?那个五皇子?这样的事,让他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谁也没有见,甚至没有人知道他在里边做了什么,只是一天,两天……,没有出过房门。

    而远在资融的苏品绿呢?这样的消息对于她来说,又意味着什么呢?关于她和那个皇子之间的事,那是没有人知道的秘密。

    可是,当消息来得如此猛烈的时候,即使是苏品绿,也失去了冷静。

    手上的茶杯掉了地,那一双膛目的眼睛,就这样望着玲珑,当玲珑把这样的消息,如同故事一样说出来的时候,她手上的那杯好茶,也落了地。

    “死了?”怎么会呢?怎么会死了呢?以那个男人的能耐,怎么可能轻易死去?

    “小姐,你怎么了?”玲珑有点担忧,因为她从来没见过小姐如此神。顾不上地上的狼籍,玲珑走近苏品绿。

    “你说五皇子死了?”苏品绿愣愣的望向玲珑,因为这样的消息而失去了平时的优雅。

    “恩,大家都在传啊!说是跟三皇子一起坠涯而亡,尸骨掉下悬崖,都被野兽咬得不成样子了。”听说大王下令要全尸,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全呢!玲珑把自己听到的那些,都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如同那个士兵汇报的一样。

    “跟三皇子一起……!”苏品绿喃喃的重复着,如果是三皇子的话,是不是实力相当呢?那样的两个人一起……?!不,苏品绿无法冷静的去思考事的全部,也不相信这就是事的全部,都是道听途说,她要知道真相。

    “玲珑,你先出去,我要一个人静一静。”苏品绿低下头,挥了挥手。

    “是!”玲珑疑惑,却还是依言走了出去,不过是这样的消息而已,小姐都说不管朝廷事了,为什么还会因为这样的事而变成这样呢?

    玲珑不知道,也不好问,所以她走了出去。而她更无从知道的是,就在她离开以后没多久,苏品绿也已经换了衣服,带着包袱,从后门走了出去。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弄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