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回 杀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游龙舜景 书名:弄朝
    <---凤舞文学网--->

    年三十前,尊皇影带着李放,告别了楚风,出发前去平阳,路途不算遥远,却也崎岖,尊皇影骑在马上,后跟了李放,以及十来个士兵。--凤-舞-文-学-网--

    一行人就这样一路出发,直奔平阳。越接近地方,李放的嘴角就越上扬,直到,经过那个悬崖山颠。

    一群人从草丛里跳了出来,数一数,竟然有十几二十个,青一色的面无表,惨白的脸色,跟他们玄黑的衣服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尊皇影皱了皱眉头,觉得这些人似曾经相识,脑子里一闪而过的画面,让他瞪大了眼睛,一回头,竟然看到李放已经跳下马来,退到了一定的距离。

    只见李放笑了笑,望着尊皇影打了一个响指,竟然连跟着他们一起上路的士兵,也在下一刻变得更那些黑衣人一样了。

    “你想做什么?”尊皇影皱着眉头,不敢相信李放竟然敢在这样的地方对他动手。

    “我想做什么?五皇子,你是聪明人,在你做了那么多事以后,你认为我现在想做什么?”李放冷笑一声,望着尊皇影一脸杀气。

    这个五皇子还真可笑,他毁了那个山洞不算,抢了他的兵权不算,让他心有余悸的跟在他边,终不可安不算,如今还要坏了主子的计划,毁了他的前程,很早以前就想这么做了,让这个皇子消失在眼前。

    如果他只是一个皇子还好,老老实实的只做他的皇子,也许,他也就不会有今天了。

    “李放,不要把别人给你的恩惠当草荐,你可知道你现在是在做什么?”尊皇影皱着眉头,李放的心思再明显不过了,可是,他还不能死。

    跳下马背,尊皇影望着李放。一直以为自己可以放过眼前的这个人,等到回了朝廷以后再来发落,毕竟,现在是用兵的时候,即使只是李放这样的一个人,他都是一个将军。

    “我在做什么?五皇子,我看,是你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才对。”李放神一冷,让尊皇影看得皱紧了眉头。

    “如果你对我动手,就是跟朝廷做对,如果我出了什么事,你以为你能脱得了干系吗?”尊皇影希望李放可以明白,如果他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出了事,李放对朝廷是交代不过去的。

    “这个,就不用五皇子替我心了,不是还有商家军吗?你还是路上好走,下辈子投生一个好人家吧!”李放说着一个辉手,那些傀儡一样的活人兵器,就这样冲向尊皇影,让尊皇影不得不摆开了架势,迎上了眼前的刀剑。

    尊皇影练的是内家气功,他不喜欢动用兵器,总是摘花飞叶伤人,可是,他如今面对的却是一群不知生死为何物的活人兵器,如果不做生死较量,他怕是也难以脱

    李放就这样站在一旁,冷样望着尊皇影被人紧,因为尊皇影从来不带兵器在,自然,李放也就不知道尊皇影的工夫有多好,而尊皇影从来不对人说起,对于皇城里那些收藏的武功书籍,他早就融会贯通。

    当尊皇影一记掌风震飞旁的几个人,再跳起来踢飞了几个人,直接冲向李放的时候,李放是惊讶的,惊讶得差点就忘记了反应,若不是一旁的士兵冲过来有做抵挡,李放怕是就要这样被尊皇影擒下了。

    深吸一口气,李放冷笑一声,如此看来,这个皇子更留不得了。

    “五皇子,你是深藏不露啊!想来,那把云清救走的人就是你了,而你竟然还可以装得如此若无其事。”甚至冷眼旁观他的无措,看他在那里犹豫和踌躇,甚至担忧。一想到这些,李放就狠不得可以一剑了结了尊皇影。

    “我以为那个山洞被毁灭,里边的活人兵器也会跟着消失,没想到,你竟然还留了人在边,都不落丁点痕迹。”一说到这个,尊皇影的眉头就皱了起来,如果李放能够把这些活人兵器来,那么,那个山洞到底制造了多少这样的士兵?又有多少已经流落在外了呢?一想到这个,尊皇影的心里就有着隐隐的不安。

    “如果没有这点本事,今天,也就不敢在你五皇子头上动土了。”李放得意的望了尊皇影一眼,然后把双手放在口中,吹出一声响哨。只见那些士兵突然立在原地,让尊皇影戒备的望着众人。

    他无心杀这些人,可是,如果不杀的话,就只能被杀。这些人一旦接受了命令,没有完成任务前,是死都不会罢休的。

    等到哨声落下,那些士兵再次张开眼睛的时候,全部整齐的望向尊皇影,这次,不需要任何的口令,全部缠上了尊皇影,刀来剑往,杀得毫不含糊。

    而李放也加入了进来,这是尊皇影史料不及的。毕竟,有了这样的兵器,会自己动手的理由,想来也只有必杀的心而已了,可见李放有多想让尊皇影死。

    不需要全力以赴,李放只是偶尔的冷剑刺出,就已经让尊皇影防不胜防了。更何况是那些不要命的攻击,以及那明显占着优势的人数,就算是尊皇影再厉害,他也终究只是一个凡人。于是,他一找到机会就想靠近李放,偏偏李放狡猾得很,让尊皇影碰他不着。

    人,总是有极限的,忍耐的极限,尊皇影不愿意在这样无意义的战斗上耗费自己的力气,同样的,就算他同这些士兵,却也不想在这样的乱剑下,成为一个亡魂。

    “喝!”大叫一声,尊皇影抓住其中一个士兵的在了对方的口上,顿时,一口鲜血涌出口,一个士兵就这样倒下了。

    尊皇影望着一涌而上的眼前七人,气沉于丹田,聚力于掌心,马步一扎,取平行势,后力一点,人也跟着冲了过去,回燕转间,只见他人影流动,冲上来的七个人,上也不知道被打了多少掌,就这样悄然倒下。而尊皇影却早就跳出战况外,深吸一气,冷眼望向了余下的众人。

    “李放,回头是岸!”尊皇影不想多造杀孽,他怕自己会还不起,可是,总是有人要着他不得不做出选择,如同此时的李放。

    李放很不甘心,为什么连这样的活人兵器都不能伤害尊皇影分毫?难道只能拼死一膊了吗?想到主子交代的事,李放一咬牙。

    也不知道李放从什么地方掏出一个口笙来,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旋律,那些士兵听了以后,全头抱头呻吟出声,让尊皇影愣了一下。

    下一刻,李放把口笙丢到地上,碎成了一片,也在同时,他提剑冲了过来,而比李放更快的,却是那些原本难受的士兵,此时都仿佛有了无穷力气,甚至像个武林高手一样的跟尊皇影过起招来。

    跟云清一样的症状,尊皇影发现了,可是,也惊愕了,难道那个山洞里的秘密,并不只是他看到的那样吗?连让人可以忘我的成为一个武功高强的人也可以做到吗?这样的无我境界,是学武之人常说的至高境界,可是,原本没有武功的人,这个时候若是被人暗示的话,竟然也可以变成这样吗?

    况突然变得对尊皇影很不利,可是,他的心思却依旧在那个山洞上,这么说,云清不是实验品,而是已经成功了吗?还是快要成功了?不明白了,也没有机会明白了。

    李放的步步紧,让尊皇影颇于应付,而那些士兵的攻击,也让他觉得有些吃力了。当他的手臂上被划出一道血口子的时候,尊皇影看到了李放眼睛里隐隐的笑意。

    提气想要一鼓拿下所有人,可是,却发现气息有点混乱,尊皇影发现自己竟然已经不能很好的控制体内的真气,而且,手脚开始有点无力,对于那狂乱的攻击,尊皇影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也在同时,李放仰头放肆的大笑起来。

    望着上挂了无数伤痕的尊皇影,李放得意的大笑着。

    “五皇子,你以为那是普通的刀剑吗?这下子,我看你还有什么本事叫嚣。”李放说着冲了过来,却在冲到一半的时候,被后的迎来的一剑划过后背。

    事来得太过突然,让李放瞪大了眼睛,回头望着提剑刺想他的士兵,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来得及说,就被几个士兵一刀又一剑的重挫在地。

    而尊皇影就这样瞪着眼睛,看着那些士兵开始自相残杀,而李放对他伸出的手,就这样被其中一个士兵横刀划过,飞向了悬崖。

    李放怎么死的,尊皇影不知道,他只看到那些士兵如同疯子一样的自相残杀,只要是会动的,他们都不放过。

    果然,没有成功的,思维的混乱,是让这些士兵疯狂的原因,而功夫再好,终究只是一个兵器,除了杀戮,再也无法想到其他了。

    口因为这样的事而心血涌动,尊皇影一口鲜血喷出,就这样染红了大地,同时,也让那些士兵回头望了过来。

    接下来的事就很容易理解了,尊皇影在那些人眼中,或者是兵器看来,是特别的,而他们本来接受的命令,就是要杀了他的,即使如今已经混乱,可是,最初的那个目标却是牢牢的记在心里的。

    总归是要杀的,那么,怎么杀,杀谁,都不重要的,重要的是,记得去杀戮。

    尊皇影知道,知道他救不了眼前的这些人,如同他救不了那些山动洞里的人一样,也许,他们并不想变成这个样子,可是,他们终究是再也回不去了的,唯一的解脱,只有死亡,而死亡,有时候竟然也可以如此残忍。

    没有办法站起来再去对付这些人了,尊皇影心里明白,那些刀剑有毒,他伤得不深,却不代表他中不毒不深,他不知道自己若是死了,这些人是会继续残杀下去,还是会去袭击附近出现的所有人。

    没有了主人,也就不受控制了,那没有成功的实验,李放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吧!只是为了想要杀掉他而已,从他做了这么完全的准备来看,李放没想让他活着再出现在人前。

    一低头,尊皇影抓起地上的那条青藤用力一扯,用尽最后的力气缠上了所有人,刀剑一起涌向他的时候,他能做的也只有后退而已,然后带着那个山巅上的一切,坠入深深的涯底。

    半空中,尊皇影的眼前是一群人,那些被誊蔓缠绕,然后一起掉落下来的士兵,就连这个时候,都不忘记拿着刀剑冲向他,天气依旧晴朗,可是,低落在尊皇影脸上的湿润,让他瞪大了眼睛。

    啊!原来不是没有心的,只是被控制了,所以不由己,而这样的死亡,竟然就是唯一的解脱,这些人,是不是心下里也明了呢?即使,都已经不再能被人记得。

    眼前发生的一切,让尊皇影忍不住落下泪来,是谁让这些人变成了这个样子呢?是谁?而又是谁,一剑追上了他坠落的躯,然后是一群人,一个接一个的对他伸出了手。

    体一个倒转,他就这样面朝下的望着眼前的一群人,所谓的活人兵器,终究是个人,所谓的傀儡,终究,也有心。

    眼睛里的泪水滴落,药物在体里蔓延,轻轻的闭上了眼睛,尊皇影已经不忍再去目睹,脑子里闪过尊皇忍问过他的那句话:哥哥,你会好好的是吧!

    而他,终究是要失信了的。

    脑子里闪过那个女子的容颜,那个在记忆里最深刻的地方,而那一场等待,他终究是要辜负了的。

    脑子里闪过好多好多,而最让他在意的终究只有一个问题,苏品绿问过他,为什么他不能只是南风景,为什么他选择了那样的一条道路?

    一切,都是不由己,不由己……。

    他能为那个弟弟做的都做了,为了偿还心里的那点愧疚,为了弥补那个弟弟所背负的,本不应该为他所承担的一切,他能做的都做了。是不是,也就没有亏欠了?如果是的话,是不是,他也可以解脱了呢?

    如果是的话,是不是,这个份也就能够放下了呢?那,苏品绿……。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弄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