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回 生死斗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游龙舜景 书名:弄朝
    <---凤舞文学网--->

    尊皇辉有没有疯,不需要别人去评断,他只是这样望着商孟,微微的笑着。--凤-舞-文-学-网--

    “三皇子,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商孟不明白,三皇子为什么一定要跟大皇子走到一起?明明就是不一样的人啊!道不同,何相谋?

    “我做了什么吗?难道你不记得我跟大皇子是一伙的吗?既然是这样,我救他也就在理之中了吧!”尊皇辉说着笑了笑,笑得尊皇旭一脸糊涂,不知道他现在又是在演哪出?

    “为什么要救他?当初是你鼓励我去收押大皇子的,为什么你要救他?”商孟想不明白啊!所以他大声的吼了出来,同时,尊皇旭也瞪大了眼睛。

    “什么?是你背叛了我?”尊皇旭瞪着尊皇辉,注意力完全的被这句话吸引了。

    “因为我以为大皇子死了,接下来你会帮我完成大业,谁知道,你竟然要跟戚家军讲和,这样一来,我们就站在了不同的立场,既然牺牲大皇子得不到我想要的,那么,、救他出来也就成了必须了,毕竟,好歹人家也是大皇子,就算没有商家军,人家,也还有太师啊!”尊皇辉的话里半真半假,可是,谁都能听出他的玩世不恭。

    “三皇子!”商孟不相信,三皇子怎么会是这样的人?怎么会?

    “商孟,再问你一次吧!愿意跟我吗?”尊皇辉笑望着商孟,话里的意思,估计只有他自己知道吧!可是,他想让商孟知道的意思,却不是他的本意。

    “你明知道不可能的,经过大皇子的事以后,难道你认为我还会为了三皇子而去举那叛逆的旗帜吗?”商孟摇头,不可能的,他不会带着商家军再去打那无意义的仗了,这一年来的牺牲已经够了,够了。

    “是吗?那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那你可不可以看在以往的面上,让我带大皇子走呢?”尊皇辉说着笑了笑,商孟的拒绝,他可以想象。

    “三皇子,你不要为难我,为什么你要这么做?大皇子不可能交给你的,你何不跟我回去,我会跟五皇子说,让他带你回王都,然后赦免你的死罪。”商孟望着尊皇辉,希望这个三皇子不要再做这种无意义的事

    “回去?回去被囚一生吗?那还不如死了算了。”尊皇辉冷笑了一声,然后望向商孟。

    “既然没有什么好说,那你现在想要怎么办?我宁愿死,也不会跟你回去的,抓回去送给戚家军?然后送到王都去受审判?背着逆子的罪名一辈子?一生都被找个地方囚着?想都不要想。”尊皇辉摇头,望着海老使了一个眼色。

    只见海老把尊皇旭推到角落,拨出了剑来,商家军的士兵见状,也都开始进入备战状态,只有尊皇旭,找到机会似的想要往旁边逃离,打着趁乱逃走的算盘。

    可惜,尊皇辉一眼扫了过去,让尊皇旭吓得订在原地动都不敢动了,与生俱来的,对危险恐惧的心理,让尊皇旭因为尊皇辉而软下了脚步。

    “三皇子!”商孟大叫了一声,不愿意尊皇辉就这样步上大皇子的后尘,而他更不愿意的事,就是与这个三皇子刀剑相向。

    只见尊皇辉走近尊皇旭,状似亲密的勾着尊皇旭的肩膀,尊皇辉望着商孟笑了笑。

    “我们可是兄弟呢!我怎么可能放任他不管呢?”尊皇辉的话,让商孟的眉头皱得更紧了,而尊皇旭却顿时觉得心里一阵发凉。

    “我们当初可是说好的呢!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月死,你说是吧!大皇子?”尊皇辉转头望着尊皇旭,让尊皇旭微微一愣。

    突然想到了尊皇辉说过的那句话,他说,他们不是兄弟,既然如此,那他是谁的孩子?还是,他是谁的孩子?不,他是这个王朝的皇子,那这个三皇子就是野种了?那他现在是想怎么样?拉着他一起死?

    “不,你才不是我的弟弟,不是,我是这个王朝的大皇子,你……。”尊皇旭的嘴巴,被尊皇辉一把捂住,即使尊皇旭想要挣脱,却始终不及尊皇辉的力气大。

    “那,商孟,让我们走吧!”尊皇辉手上一个用力,尊皇旭的嘴巴里就莫名的多了一点东西,可是,他还没弄清楚是什么,就被迫吞进了肚子里。

    “三皇子,那是不可能的。”商孟摇头,虽然因为尊皇旭的话,让他闪了神,可是,并不代表着他不知道现在是在讨论什么。

    “是吗?那你想要如何呢?要连我的命也一起取了吗?因为,我们可是连死都不愿意回去的。”尊皇辉说着松开了手,在尊皇旭耳边喃喃的说了一句。

    “刚才吃的是毒药,不想死的就闭上嘴。”

    只一句,就让尊皇旭乖了很多,自然,也就不希望尊皇辉去死了,要知道,不管尊皇辉说的是不是真的,他吃下了东西是事实,如果是真的,如果尊皇辉出了事,那他也就只有等死而已。

    “三皇子,你何必……!”商孟犹豫着。大皇子是不能让他逃走的,可是三皇子却铁了心的要带大皇子走,虽然他不知道个中理由,可是……。

    “三皇子,得罪了。”商孟微微的点了点头,让尊皇辉微微一笑,这样,就对了。

    “把三皇子和大皇子一并拿下。”商孟大叫了一声,众人听令都动作了起来,一群士兵涌了过来,海老挡在了尊皇辉的面前。

    而尊皇辉就这样看着海老站在自己前,成为了自己的一面盾牌,直到海老因为寡不敌众,上多了一道口子,他才微微的皱了皱眉头。

    “怎么?就只有这点本事了吗?”尊皇辉叫了一声,一旁的海老咬了咬牙,大喝了一声,涌上来士兵都因为海老的一声怒吼而捂住了耳朵,也在同时,海老下了杀手,直到被商孟一剑挡下。

    尊皇辉皱了皱眉头,望着商孟,那一手功夫,他很熟悉,承盟国特有的剑术,如今,依旧得到了传承吗?他还以为,只有自己会了。

    “海老,让开。”尊皇辉大叫了一声,拔出腰间的软剑就刺向商孟。

    海老退到了一边,与那些不断涌上来的士兵做着斗争,渐渐的,距离被拉出了好远,而这种时候,当然是尊皇旭逃跑的好时机,可是,他却被尊皇辉的一句话捆绑住了手脚,走也不是,站也不是。

    而尊皇辉和商孟呢?这两个体里都流淌着承盟国勇猛血液的男子,就这样拔剑相向,原本的悻悻相惜,最后,竟然演变成了这样的结局。

    其实,尊皇辉心里明白的,承盟国的毁灭,不是尊皇王朝的错,当初,他的母亲会去到尊皇王朝,不过是为了求得承盟国的安稳,免于受到其他国家的虎视眈眈而已。

    而尊皇王朝的先王,只是接受了这样的一个女人,同时,也接受了那样的一个国家,没什么不好的,不好的,只是他的母亲带着他来到了这里,而那个先王竟然许了。

    两个人都心有所向,却终究是因为各自的立场,而不得不做出沉痛的选择,所以两个人才会比别人多了几分亲近,就是这样的几分亲近,招来了别人的妒忌,要了他母亲的命。

    他的母亲,不过是牺牲了自己的幸福,为她的国家求得了一个安稳,可是,却死了。而他呢?本就不属于那个皇城,却被一个皇子份束缚,究竟是谁对谁比较残忍?又是谁对谁比较亏欠?

    很多时候,尊皇辉连自己都分不清楚。为什么先王可以容忍他的存在,而为什么他的母亲要做出这样的选择,只因为,他们都在为别人而活。

    他的母亲为了承盟国而活,而那个先王为了尊皇王朝而活,而他,只想为了自己而活,即使如此,他却痛恨把他带到这个世界上来的所有人,为什么把他带到了世上,却给了他那么多痛苦的回忆。所以,他恨上了所有,当他知道一切的时候,无法接受,却改变不了事实。

    当他知道那个五皇子与自己相似的时候,他所能做的,不过是更恨而已,因为,那个五皇子跟他选择了不同的道路,而他,却早就失去了那样的资格,因为,他已然没有了母亲。

    恨,是可以转嫁的,所以,他一路走来,经历了那么多,做了那么多,从来不认为自己没有错,可是,能够讨伐他的,却只有他自己,因为,从来没有人对他说过,他错了。只是因为,他从不对自己说。

    于是,他一路走来,直到今天,他终于可以解脱,为什么而解脱?只是因为,他等这一天等得好累,让这个三皇子可以死得理所当然的办法,让另一个他可以重生的机会,他,等得好累。

    “三皇子!”商孟不想伤害尊皇辉,如同尊皇辉不想伤害商孟一样。他们,曾经都是承盟国的人,尊皇辉,从来不曾忘记。

    所以,他只是微笑着,与商孟一来一往,仿佛嬉戏。可是,他一直都在寻在机会,一个让商孟伤害自己的机会,只是,商孟却没有给他。

    只有一个人看不下去了,那就是事没有结果,而他只能干等的尊皇旭,他不明白,为什么尊皇辉不对商孟痛下杀手,而那个海老,为什么有那样的手,却不会先杀了商孟,反而跑去跟那些小兵纠缠。

    等不下去了,尊皇旭拣起一旁的长剑,就这样冲了过去,冲到了商孟的后背,就这样一剑刺过去,商孟感觉到了,可是,他来不及了,尊皇辉也看到了,所以,他冲了出来。

    一把推开了商孟,尊皇辉就这样迎上了尊皇旭送上来的那一剑。在商孟的惊讶中,尊皇旭的错愕中,尊皇辉就这样微笑着望向商孟,抓着尊皇旭的手一路后退,仿佛是在被尊皇旭推着走一样。

    那一剑,刺穿了尊皇辉的体,鲜血染红了尊皇旭的双手,虽然他想要抽手,可是,尊皇辉却拉着他一路向前,直到,尊皇辉就这样摔出了悬崖边上,在商孟的尖叫声中。

    “三皇子!”商孟冲了过来,可是,有一个人影比他更快,海老冲了出来,上凌凌落落的大小伤口,就这样一闪而过,跟着尊皇辉的影跳下,深不见底的悬崖,即使商孟高声的呐喊,却依旧无法得到半点回应。

    这样的地方,就算是武功再好的人,也不一定能够活着生还,更何况是上有伤的尊皇辉,以及,那个略显疲惫的海老。

    “你干了什么,你都干了什么?”商孟大叫着冲到尊皇旭跟前,一把拧起了尊皇旭的衣领,让人半吊在空中,不停的摇晃着。

    “不是我杀的,不是我杀的。”尊皇旭的双手,还沾染着尊皇辉的鲜血,说出来的话,几乎要商孟失去理智。

    “我要杀了你,杀了你。”商孟的怒火,就这样焚烧无边,一剑要刺向尊皇旭的瞬间,尊皇旭却突然的全颤抖起来,仿佛疯癫,这让商孟愣了一下,缓缓的松开了手。

    只见尊皇旭跌倒在地上,浑抽搐着,嘴巴里吐着白沫,一双眼睛瞪得有如铜铃大,吓得众人不得不后退了一步,都不敢上前去打探。

    而商孟就这样望着,直到尊皇旭停止了踌躇,就这样脖子一歪,两眼大瞪着静止在地上,一个胆大一点的士兵才过去探了一下鼻息。

    “将军,人死了。”

    众人疑惑,然后不解,最后议论纷纷。可是,商孟却完全不在意,甚至在有人高呼着将军的大仇得报的时候,他对于那些欢呼也置若旁闻。

    死了,只是这样的两个字,让商孟忍不住湿了眼眶,那个皇子死了,那个皇子死了……!想到尊皇辉为自己挡下的那一剑,商孟就忍不住仰头大吼了一声。

    所有人都以为他在为将军的大仇得报而兴奋,却没有人知道,他脑子里闪过的,是尊皇辉说过的那句话。

    不求同年同月同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死。

    如今,大皇子已经死了,那么,三皇子呢?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弄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