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四回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游龙舜景 书名:弄朝
    <---凤舞文学网--->

    为什么他们都还在这里?为什么孩子没能先离开?为什么怀孕的苗大嫂没能先离开?那么走了谁?走了谁?

    烧的都看不清楚样子了,苏品绿愣愣的望着,只走了一半,只走了一半,为什么只走了一半的人?为什么?时间上再怎么赶,也应该走的差不多了才是,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没有离开?

    孩子?孩子不是应该最先离开的吗?为什么?

    “为什么?”苏品绿没有答案,所以她要去找寻答案。--凤-舞-文-学-网--甩开走过来抓住自己的公孙亮,苏品绿穿行在一堆尸体中。

    认不全了,认不全了,烧的她都认不全了,那些压在下边没能烧到的,那些……。

    为什么那些人可以如此残忍,八个月了,已经怀孕八个月的了,他们怎么下的了手?苏品绿抚摸着那个隆起的肚子,肚子以下的已经烧坏了,只有被压住的脸还能认出是谁,也只有那隆起的肚子让她知道那是谁。

    就连死的时候,都还要护着肚子吗?是否因为她已经快要当娘了呢?苏品绿抓住那只紧紧抱在肚子上的手,滴下泪来。一眨眼,然后看到了那手中紧紧握着的一方丝巾,苏品绿愣了一下,然后轻轻的扯了出来,入眼的,是一面绣的极为精致的荷花手绢。

    烧坏了一个角,那针线还没能收针,只有几针了吧!就要绣好了,是给她的,她知道,那大大的一个苏字太明显,让她忽视不得。

    苏品绿眼睛模糊了,是因为她吗?因为想着要绣好了给她再走,所以才会留了下来吗?尤记得夏至那天,池塘里的荷花艳,只是随口说了一句,若有张荷花绢子就应景了。苗大嫂就应下来要给她做一面的。就是这面吗?就是这面吗?

    “品绿……!”公孙亮站在一旁喃喃的叫了一声,而翡翠却已经把脸撇到一旁去了。

    “我没事……!”苏品绿站了起来,然后走到另一旁。停在了一个卷缩成一团的影旁。他抱着什么?如此的宝贵?有宝贵到比他的命还重要吗?

    都烧坏了,还抱着做什么呢?那木雕都成了碳啊!他还抱着做什么呢?苏品绿抹了一把眼泪,在心里忍不住尖叫,都已经成了碳了啊!他还抱着做什么啊?

    颤抖着双手,苏品绿把那个木雕取了出来,只看了一眼,她就抱起那个仕女像哭了。紧紧的抱在怀里,完全没有在意沾染的那一黑色。是要给她的吗?那会拿着书本站在花间的她,是谁是谁说过美的像幅画的?是谁?是谁说过他没有办法画出来,却可以雕出来的?是谁?

    苏品绿低下头,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撒了一地……。

    她只是随口说说,他们就当了真吗?她只是一个举手投足,他们就刻在心上了吗?为什么?她苏品绿何德何能让他们如此对待?让他们枉顾了命也要把这些东西弄好留下,只是为了还她一个愿望啊!

    可是,他们可知道,她要的不是这些啊!不是这些啊!人都死了,留下这些有什么用?有什么用啊?

    举起手,苏品绿却终究是没能把手上的东西丢下,那眼泪模糊了眼睛,却终究是狠不下心丢下。

    “呜……!”

    “品绿!”公孙亮走了过去,抱住了苏品绿,让她在自己怀里哭泣。这样的苏品绿,认识这么长时间,他还是第一次见。原来,苏品绿除了白静书以外,还会有这样在乎的心吗?原来……。

    “是我的错,是我的错,是我对他们太好,让他们都只记得对人好,而忘记了对自己好。人总是那么自私,为什么他们不可以自私一回,只顾自己就好?为什么?”苏品绿趴在公孙亮的怀里,紧紧的拽着公孙亮的衣服。

    “不是你的错……!”除了这句话,公孙亮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被人戴是好事,可是,有时候老天爷却要让他变成悲剧……。而他们只是凡人,改变不了任何东西。

    “是我的错……是我的错……!”苏品绿喃喃的松开手,怎么会不是她的错呢?都是她一手造成的啊!

    “为什么?都是一些妇孺,都是一些可怜的人,淳朴的人,为什么要这样对他们?为什么?”苏品绿望着公孙亮倒退,恨,原来也可以如此简单。

    脚下一个踉跄,苏品绿差点摔倒。一低头,望见那个小小的子,苏品绿愣住了,孩子?是了,那个唯一的孩子,那个唯一被留下的孩子,是谁?是谁?

    已经烧的看不出样子了,只是那手上握着的是什么?苏品绿费力的想要扳开那烧坏的手指,可是紧紧的,紧紧的,她扳不开啊!

    “公孙……帮我……!”苏品绿抬头望着公孙亮,那眼睛湿漉漉的望着,那么无助的望着。如果是以前,公孙亮一定会取笑一翻的,因为苏品绿什么时候求过人了呢?从来没有。

    可是现在,她那么可怜兮兮的望着他,要他帮忙,要他帮忙……。

    公孙亮撇开头,不知道骂了一句什么,他蹲下子扳开了那紧握在一起的手。

    手被扳开了,有着骨头碎裂的声音。

    “你弄疼他了!”苏品绿瞪着公孙亮大叫,然后小心翼翼的把那手掌中的锦袋拿了出来,锦袋?庙里常用的平安符,小小的一个口袋,束了口,里边可以放东西,签符,铜钱,金银,保平安的,求发财的都可以。

    已经脏的不成样子了,只有那个大大的福字还依稀可以辨认。只是那袋子里装了什么呢?鼓鼓囊囊的,还紧紧的捏在手里。

    苏品绿打开袋子,把里边的东西拿了出来,那是好几张小小的纸条,好小,小的就跟那几个孩子一样。

    苏姐姐,要幸福哦!

    苏姐姐,要快乐哦!

    苏姐姐,要快点见面哦!

    苏姐姐,以后一定会变的跟你一样厉害的!

    苏姐姐,……苏姐姐……苏姐姐……

    苏姐姐,等我当官了,一定要去子容县当官,让那里的人都跟我们一样……!

    ……

    一旁的公孙亮看着,忍不住撇开了头,然后落下泪来。

    “傻瓜,你是小木头对不对?”苏品绿笑着摸了一下那个孩子脑袋。

    “小木头,字都写错了,你要什么时候才能当上官呢?秀云长大了怕是要嫁给别人了。”苏品绿说着又摸了一下。

    “你一定是偷偷留下来的对不对?就你写的字最多,因为在村子里,所以都不赶时间对不对?你写那么多做什么呢?为什么要写呢?为什么呢?……!”苏品绿说着说着……,眼泪就开始无止尽的流了下来。

    留下来做什么呢?就只是为了给她这个吗?就只是因为要给她这个吗?希望她能平安,希望她能幸福,希望她能快乐,所以特意偷偷留下来,想把这个交给她的吗?何必呢?何必呢?

    苏品绿闭上了眼睛,紧紧的握着手上的锦袋。

    老天,你何其残忍,为什么要如此对待这些可怜的人们呢?他们做错了什么?错的只有她啊,错的只有她啊!

    如果当初不是她为了一己之私,建立起这个村子,又怎么会让他们遭遇这样的事?如果有错,那是她苏品绿的错,为什么遭报应的不是她?

    当初要救下夫子也是她一个人的意思,当初要建这个村子也是她一个人的意思。为什么出事的时候,遭殃的却是这些可怜的人呢?他们一生本就凄苦,为什么到了最后都不能善终?为什么受这苦楚的不是她啊?为什么不是她?

    “老天,你眼睛瞎了,瞎了啊!”苏品绿仰天大叫了一声。却停不住那眼泪。

    是不是一开始就错了?是不是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这样的结局?是不是一开始就不应该救下夫子?是不是一开始就不应该建这个村子?是不是一开始就不应该以为自己可以跟这天斗,跟那权势抗衡?……。

    就是因为她违逆了这天,违逆了这地,违逆了这命运,所以才要惩罚她的吗?所以才要惩罚她的吗?与其报应在她上,与其要她去死。宁愿要她这样生不如死吗?生不如死吗?世间的公道,可还有啊!!

    “小姐……!”翡翠走过去扶住苏品绿,却叫苏品绿一把甩开了。

    “不用扶我!”苏品绿站在一排排的尸体中间。

    天要不仁,人可不顺,人要不仁,誓起诛之。

    夫子是生是死?是谁造下了这冤孽?那皇城,那权利,就能够贵得过这一条条的人命吗?那生灵的呐喊,可有人听见?这些死去的人做错了什么?要遭遇这样的事

    就因为一个皇位,天下要为之动,就因为一个天子,多少人争的死去活来?就因为这样的一个社稷,这人命就成了草菅,可有可无。

    无民怎可成国?无民怎可安家?

    这天下怎么了?这人都怎么了?不过一个夫子,就让那么多的人趋之若骛,生死?谁能定夺?就只因为那权势,就可以这样横行。就只因为那皇位,还要死多少人来成为起步的基石?

    “哈哈……哈哈……!”苏品绿突然大笑起来,笑的凄凉。

    所有的一切,不过是因为夫子还活着,所有的一切,不过是因为夫子怀抱着的那个秘密,所有的一切,不过是因为那皇位的争夺,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因为权利的惑,所有的一切……。

    就是这一切,就只是因为这样的理由,毁了她的村子,杀了她的村民。就连孩子和妇孺都不放过,是什么人?到底是什么人?凭什么这样做了以后还能活在阳光下?他良心可安?可安啊!

    报仇?苏品绿记起那老粗叔的话,是啊!报仇!

    苏品绿心中满满的悲伤换成了恨,为什么老粗叔会要她报仇?现在,她终于明白了。叔,你何必要担上那仇恨的名?你明知道的,若是品绿看见了这光景,一定不会什么都不做的,所以你先说了,你先说了那复仇的话,硬是要品绿答应下来,不过是让品绿有一个为自己开脱的理由。

    即使以后品绿做下无法挽回的事,也都可以推托在你那一个报仇的愿望上,叫品绿可以清白。何必?何必?即使死了都还要为她考虑这么多。为什么?她凭什么接受这些恩惠?她怕还不起啊!还不起啊!

    谁规定了这样的生死两乾坤?谁有权利决定这些村民的生和死,那些披着大义旗帜的人,就可以这样草菅人命吗?凭什么?

    “哈哈……!”

    “小姐……!”

    “品绿……!”

    公孙亮和翡翠对望了一眼,不知道苏品绿怎么了,是因为刺激太大了吗?还是因为太过悲伤,那笑声充斥着耳膜,却叫那听的人只感到了悲伤。

    “天没眼,我不求天公道。人无,奈何苍生有义。命运?注定?我苏品绿不信那些,以为没了一个夫子就可以把秘密长埋于地下?以为没了一个绿水村,就可以蒙蔽世人。他们凭什么那么以为?凭什么?”苏品绿大叫了一声,然后扫了一眼地上黑压压的尸体。

    心里的痛,她要那些践踏了这些生灵的人百倍的偿还,想要皇位?想做天子?想号令诸侯?想要这天下大统?是谁?是谁?

    在他们犯下这样的恶行以后,还在做着那黄粱的美梦吗?想都不要想,想都不要想!!

    苏品绿狠狠的在心里尖叫,无论是谁,想都不要想!

    “我苏品绿今天在这里起誓,凡是践踏了这块土地的,凡是上沾染了我村民血色的,无论是谁……!”无论是谁……!

    苏品绿紧紧的捏着那个锦囊。

    “我都要他们血债血偿――!”

    血债血偿……

    ………………血债血偿……………………

    苏品绿大声的吼了出来,失去了平时的冷静优雅,此时的她,只是为了讨回一个公道,不求天,不求地,只求自己!!

    她记下了,这笔血债!欠她的,总有一天要那些人百倍的奉还!一个都不能少,一个,都不能少!

    远远的山颠,南风景站在山顶回头,手上的玉配被他捏在手心,遥望着远方。心里的那一点动不知道为的是什么。仿佛听到了苏品绿满是心伤的声音,叫他跟着也难受起来。

    而那皇城中,所有关系到的人都无故的从梦中醒了过来。

    尊皇的皇子和大王,太后和贵妃,丞相和将军,以及臣子……。

    无不走到窗台边推开了窗,每个人脸上的表都不一样,或深沉,或冷漠,或深思,或忧虑。唯一不变的,是那风雨来……。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弄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