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二回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游龙舜景 书名:弄朝
    <---凤舞文学网--->

    是什么人?在这样的深夜里出行,是什么人?调用了这样的士兵?苏品绿在那飞舞的帘子后观望着,心里忍不住有点紧张。--凤-舞-文-学-网--

    “公孙,看清楚了吗?”苏品绿抬头问了一声,在那马匹的奔跑声中,以及骑马的士兵吆喝声中,苏品绿问着帘子外的公孙亮。

    “军队……!”公孙亮听到了,所以他回答。

    “谁的兵?”苏品绿又问。军队?谁的军队会在这个时候出城?

    “不知道!”公孙亮望着眼前飞速而过的影,那风沙似乎迷蒙了眼睛。

    “不知道?”苏品绿愣了一下。天下没有神偷无门偷不到的东西,自然,也没有神偷无门不知道的兵士,若不然,又要如何在行事后走脱,又要如何揣摩出敌人的心思,然后圆了自己的目的?

    可是,这样的公孙亮却回答她,不知道是谁的兵,那么这些人是做什么的?又出城去做什么?这样的深夜,当是不想让太多人知道的。不等城门关闭后再行动,而是这样的快骑出城,当是时间紧迫的。

    不害怕被同样官僚的人知道这样的行动,在这样敏感的时候动用士兵的,背后那个指挥的人,那来头怕是也不小。只是,有什么事非这么做不可呢?

    心里突然紧了一下,苏品绿的面色惨白起来。

    “小姐……!”翡翠注意到了,可是她却不知道为什么。

    帘子外的公孙亮也听见了,可是他却没有回头,只是望着眼前越过的士兵,似乎想要找到什么,结果却只是迎来一阵冷风。

    快速奔跑的轻骑,越过苏品绿的马车,跑进了树林,公孙亮好不容易稳住马车,回头望了一眼,那眉头也跟着皱了起来。看那方向……!

    “公孙……!”苏品绿皱着眉头,心绪开始不宁,为什么?她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脑子里闪过无数的念头,让她顿时心里有点感伤。那轻骑,那士兵,那兵刃,无不让她觉得有事要发生。可她却不知道是什么事,也许她已经有了答案,却怎么也不愿意去承认。

    “怎么了?”公孙亮揭开帘子望了进去,却见苏品绿一脸惨白的倒在翡翠怀里。

    “小姐!”翡翠担忧的望着苏品绿,然后望了公孙亮一眼,小姐这是怎么了?受了风寒吗?还是……。她从来没叫过小姐露出如此神

    “我想我们应该快点进城。”公孙亮皱着眉头,然后驾着马车开始飞奔。

    “小姐……。”翡翠望着捂着心口的苏品绿,心里不由的担忧。

    小姐很少生病,那张脸上也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神,只是一队士兵,怎么就叫小姐失了心神,乱了步调呢?

    “翡翠……,叫公孙停车。”苏品绿的声音有点小,她的手放在心口,那里不规则的跳动着,心里的不安渐渐的扩大,脑子里的念头越来越强烈。不行,她要回去看看。即使她不停的告诉自己,即使再怎么的训练有素,即使再怎么的权利盖天。这不到一天的光景,绝对不可能就找到地方的。绝对……。

    当真绝对吗?当真吗?想起那经过的士兵脸上深冷的表。苏品绿却不那么确定了。

    “公子,我家小姐说要停车。”翡翠依着苏品绿的话叫了一声。公孙亮也依言停了下来,然后揭开了帘子。

    “你这个样子应该赶紧进城,然后找个大夫看看。”公孙亮皱着眉头,望着同样眉头深锁的苏品绿。

    “你明知道我不是因为子问题才这样的。回去。”苏品绿坐了起来,然后望着公孙亮。

    “你……”!公孙亮望着苏品绿那双坚定的眼,拒绝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他是知道,苏品绿这样,是因为她心里有事,而且是让她如此病状的事。可见那事到底有多严重。如此的深夜,如此的立场,如此的时间和地点。他只是想要选择最保险的办法而已。

    “回去。”苏品绿望着公孙亮,回去,回到他们刚才离开的那个地方。她心里的不安,一定是因为那里,因为只有那里会让她有机会体验这样的心痛。

    公孙不愿意接受那样的结果,也不愿意揣测那样的结果,因为他想要保全她,还有翡翠,民不与官斗,这是铁的定律。只是,她是苏品绿,她要知道那些人的安好,她要让自己可以心安,所以她要回去。回去确定自己想错了,确定自己想多了。

    “公孙!”苏品绿大叫了一声,一旁的翡翠却只能焦急的来回望着两人。

    “随便你。”公孙亮从来没有争赢过苏品绿,从来没有。所以他掉转了马头,往来时的路上飞奔而去,只是心里的绪乱,即使没说,却也如同苏品绿一样蔓延开来。

    “小姐……!”翡翠望着低头不语的苏品绿,不知道自己该说点什么才好。比起刚才小姐说的话,此时的小姐更让她担忧。

    “别说话,让我想想。”苏品绿望着皱着眉头,然后开始思考起来。多么希望自己的猜测是错的呢?可是除了那个可能,谁会在这样的深夜,调用这样的军队出城。然后如此的神速赶路,并且各个都兵刃在手。

    那不像是远行,也不像是赶路,而像是去屠城。那些士兵面上的神如此冷漠,让她觉得心底里透着冰凉。这个世界上,能够支配那样的军队的人,当是有着无上权利的人。若是普通的士兵,实在没必要这个时候集聚出行。也绝对没有那样的纪律,也绝对不会给人这样残忍的想象空间。

    这样的调用兵士,在这个新王刚上位的时候,实在是很不理智的行为。不管是谁,都是不理智的,也不会有人这么做。除非有非做不可的理由。而她目前唯一能想到的理由,却只有那么一个而已。

    夫子说,那是私,所谓的私,可知那是多大的罪过?在那皇城里,在那大王的眼皮底下。该是死千万次的。

    可是夫子却活着,活的好好的,甚至背负着对某些人来说,十分重要的信息。让她想要不去多想都成了问题。只是,那个画中人也还活着,今天庙会上的一面,可有让她心中起了涟漪?是生?是死?

    为了而叫夫子生,为了权势和地位而叫夫子死,她会做出怎样的抉择?这样的事,她猜不透,因为她不是那画中人,而这人心,谁也猜不透啊!

    “公孙,到了吗?”苏品绿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去揭开那窗帘望一眼,为什么不去自己确认。却要对那公孙亮说话。是不愿意?还是害怕?原来,她苏品绿也有顾忌的时候吗?当真是可笑。

    “快了。”公孙亮随口答了一句,眼睛没有离开前方。

    “小姐……!”翡翠望着似乎有点焦虑的苏品绿,轻叫了一声。

    “我没事。”苏品绿摇头,也许只是她多想,也许只是最近的事太多,所以她才会把这种莫名的事往那些事上扣。

    “品绿,不要想太多了,也许……也许只是想太多了,也许……。”公孙亮在帘子外叫了一声,然后就没了下文。

    “真的只是想太多吗?”苏品绿低下头,她也希望是她想太多了,只是白家在一夜之间被血祭,她亲经历过的,那些人的能力她太清楚不过了。如果,只是如果,夫子今天的出现已经被人熟释,那么……。

    苏品绿抬头,那脸上的神风雨来。

    不会的,那种事不会发生的。不管多么的兵贵神速,也不至于这么快就找到地方,也不至于要灭那一整个村子才是。也不至于……。

    苏品绿的手指纠缠在一起。那些人是要夫子死的,是要夫子死的,白家的事能够被掩埋,那一个村子又算得了什么?心里越想越恐怖,苏品绿突然有点厌恶起自己的念头。那会让她把事想的太透彻的念头。

    可是她却明白,如果夫子不死,那么有心人一定会利用夫子来做文章,所以,夫子是一定得死的,如果不是那坟墓被人掘了去,又怎么会生出这样的事端?若不是夫子贸然的离开,又怎么会让人有了痕迹可寻?如果……!

    苏品绿握紧了双手,事没有如果,只会有结果,而那结果……!

    “小姐……!”翡翠什么都做不了,望着她的小姐,那面上并不熟悉的神,她什么都做不了,只是这样望着,喃喃的叫了一声。而苏品绿却没能听见。

    马车的突然止步,猛然的停歇让苏品绿回过神来,四周寂静如常,却没有让苏品绿的心放下,没有声响并不一定是好事的。反而给了她更多的不安。

    马车停了下来,公孙亮却没有说话,翡翠皱着眉头走了过去,然后揭开了那车门的帘子。被公孙亮的背影挡住的,是一片火红的光,映的天空格外的艳丽,在这个深夜,格外的艳丽……!

    而苏品绿却望着那风景瞪大了眼睛,待到公孙亮把头转过来的时候,望着公孙亮脸上的神,她急忙跑了过去,跳下马车的瞬间,苏品绿差点软倒在地。

    “品绿……!”公孙亮无语,却只能扶着苏品绿。

    “告诉我,这不是真的。”苏品绿甩开公孙亮的手,望着林子里的一片火红喃喃的说着。梦吗?是她想的太多吗?还是……!

    “还是别去了。”公孙亮低下头,去了,也改变不了任何东西的。因为有的事,已然注定。

    “怎么会这样?”苏品绿慢慢的往那红光的方向走去。却被公孙亮一把抓住了。

    “别去……!”公孙亮抓住了苏品绿的手,然后摇头。去了,又能改变什么?也许他们应该庆幸早一步离开,若不然的话……。

    “公孙……!”苏品绿回头望着公孙亮,不去,她为什么不能去,她怎么可以不去?从来没有这么一刻痛恨过自己的聪慧,从来没有一刻这么厌恶过自己的直觉如此的敏锐。事变成真的了,可她却不觉得自己猜对可喜。

    “我一定要去的,而且非去不可,因为……那是我的村子。”苏品绿喃喃的望着公孙亮,然后甩开了公孙亮的手,飞奔向林子的另一边。她怎么可以不去?她一手建立起来的村庄,她心灵的归属,怎么可以不去?

    “品绿!”公孙亮大叫了一声,却没能留住任何东西,狠狠的骂了一句,公孙亮不明白,为什么要去?事既然已经发生,去了又能如何?如果被人知道了他们的关系,可知道会带来什么后果?既然那村子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她还要把自己兜进去?只是因为一个白静书,值得吗?

    “公子……!知道那村子建起来多少年了吗?”翡翠走了过来,望着公孙亮。那紧紧握在一起的双手,终于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许她没有苏品绿聪明,却不愚笨。

    “七年有余了。从一开始把夫子隐藏在这里,从看不得那流民的颠沛流离那天起,那个村子就已经成了对小姐来说,最特别的存在了。”翡翠说完望了公孙亮一眼,然后转跟着跑进了树林。

    别看小姐那个样子,却只有她知道小姐的善良。也许一开始为的是夫子,可是人都是有感的动物,时间长了,那感滋长,已经不是他们可以随便控制的事。那村庄里的每一个人,对小姐来说都是特别的,如果村子里有任何人出了事的话,小姐都会难过的,虽然小姐不会说,但是她知道的。

    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但是她知道,这个时候的她应该待在小姐边,一定得在小姐边……。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弄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