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九回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游龙舜景 书名:弄朝
    <---凤舞文学网--->

    那一个照面,让两个人都愣在了原地。--凤-舞-文-学-网--

    “是你?”苏品绿望着眼前高大的男子,初时的惊讶过后,她轻轻的笑了。

    “好巧!”尊皇影从草丛中走了出来,拍了一下上的草屑,终于站在了苏品绿的面前。这样的地方,这样的时间,他们竟然还能遇见。怎是一个巧字了得。

    “南风公子好兴致,如此月色,是在林中漫步的吗?”苏品绿望着尊皇影,见他上狼狈,苏品绿嘴角的笑意加深了不少,印象中的翩翩公子,如今倒成了草寇了。

    尊皇影整理的动作停顿了一下,听着那名字微微愣住,然后才想起,为何眼前的女子要如此称呼自己,他低头笑了笑,再抬起来的时候,竟柔和了许多。此时的他,是南风景,而不是那深宫中的皇子,他,只是他自己。

    “小姐不也是?”南风景说着就笑了,说他兴致好,眼前的她不也同样吗?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点,她,同样出现在这里。

    苏品绿微微愣了一下,然后笑了,本想着取笑于人,没想到却反被人取笑了。

    “呵呵!公子别来无恙。”苏品绿笑着轻轻一拂,算是打过招呼。这样的时间,这样的地点,他们的相遇,总是如此让人充满讶异,却也有趣。

    “别来无恙!”南风景笑了笑,回了一个礼,如此的繁文缛节,他竟在此时不觉得讨厌。

    “公子何以如此狼狈?”望着南风景,苏品绿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采药!”简洁,即使从前,南风景的话也是向来不多的。

    “哦?不知是何妙药,让公子如此费了心神?”苏品绿说着望向南风景,却见他头顶还挂着一片树叶,看着甚是好笑,而当事人却无所觉,让她忍不住笑着走了过去。

    站在南风景面前,苏品绿抬手,就要拿下那不守规矩的树叶子,没想到却让南风景一把抓住了。这样的肌肤相亲,让两人都微微一愣。

    轻风吹过,两个人对望了一眼,彼此距离太近,近到可以感受到彼此呼吸,可是,苏品绿却不觉得讨厌,以至于两个人就这样对望着,忘记了时间……。

    “失礼!”南风景回神急忙松开手,然后退了两步。被苏品绿突然的靠近吓了一跳,接下来的动作让他反的抓住了她的手,男子对女子,这样的举止,当是冒犯了的。

    “失礼?何来之说?小女子冒失倒是真的。只是见不得这树叶老占据着公子发间,冲动了一些,还怕公子见笑了。”苏品绿笑着举起手中叶子,在南风景眼前晃动了一下,满意的看到了南风景的不自在,让她笑的更开心了。

    望着笑的径自开心的苏品绿,南风景忍不住摇头,又被她欺负了去了,当真是个不服输的女子,心里轻轻一笑,那样的平静。这样的心境,他倒是很久没有过了。

    “小姐笑也笑过了,不知如何称呼?”像是想起什么,南风景望着苏品绿问道。

    “称呼事小,不知公子刚才所说的妙药所为何呢?”好奇,是苏品绿从小就多到泛滥的东西,会让一个翩翩公子,毁了形象也要得到的药材,不知道可有让她一探究竟的价值呢?

    “莫非小姐除了对那音律感兴趣,对药材也颇有研究吗?”南风景望着苏品绿笑了起来,难得啊!如今的女子还会对这些东西有兴趣。

    “略知罢了。”苏品绿笑着,不是都说吗?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呢!

    “略知?那小姐可曾听过三圣果子?”南风景来了兴趣,若不是因为必须,有那个必要,他也不会去研究这些草药东西,都怪那些大夫不得他心意,他也只要自己努力达到目的了。

    “三圣果子?公子说的可是那三年才开花结果的三圣果子?莫非这山中可以寻获吗?”苏品绿瞪大了眼睛,好东西啊!只是听说而已,难道世间真有?还是在这样的地方?而她来往多时,竟然就这样错过了吗?

    “原来并不只是略知啊!”南风景望着苏品绿笑了,都以为是传说中的东西,许多大夫都已经遗忘的存在,而它却是野史中真实存在的东西,偶尔得了,实不容易的。

    “莫非公子此行,为的就是它?”苏品绿眼睛里闪闪发光,对那传说中的养生圣品好奇的紧。

    “想见?”南风景望着苏品绿那有点迫切的模样,竟生出一些逗弄的绪来。当初他偶尔得到的时候,也是欣喜莫名,只可惜无人承认,他便也不要求他人认可。只是对娘亲的子有用,他便自己习了医术,炼出成药,可以让娘亲休养生息,也算是达到目的了的。

    “恩!”苏品绿笑了,原来他上有带,怎么一个巧字了得。

    “名字。”南风景望着苏品绿,问出了他一直都想知道的事,这女子,若不是如此,怕是又要错过,而他终将无法知晓她的来历了。

    “名字?”苏品绿愣了一下,望着南风景。然后想到什么,突然就笑了。这人也不含糊呢!知道她是故意不说的,却又想知道,便故意挑起她的兴趣,然后适机问了。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她似乎也隐瞒不下了呢!

    对于眼前轻笑的男子,她似乎也不想对他说谎,难得,可以与人如此攀谈,而不会因为女子的份或其他,而有所忌讳。

    “姓苏,苏品绿。”

    不似寻常女子的羞涩,苏品绿大方的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苏品绿?好名字。”南风景望着苏品绿笑着。品绿!一品香茗,点绿!半点茶香,沁人,这话是谁说的已经不记得,却在听到这个名字时,有了感悟。

    南风景没再说什么,望着苏品绿有点迫切的眼神,他轻笑着从怀里拿出一个锦囊,递到了苏品绿的面前。

    苏品绿忙接过来看了看,细细的闻过以后,望着南风景笑的很开心。从来只在书上见过,那些小书里描写的东西,她都记得,却不曾这样亲体会过,原来这东西竟然是真的。

    “公子可愿意割?”苏品绿望着南风景,难得遇上啊!这样的东西,无论如何都想要得到的。就不知道眼前的公子可愿意成全她呢?

    “这是给娘亲养生而用,怕是要扫苏姑娘兴致了。”南风景从苏品绿手中拿过那个锦囊,轻轻的说道。只是看过,闻过,便如此确信了吗?比起那些大夫,她似乎更有眼光啊!

    “耶?”苏品绿皱了皱眉头,然后一脸的失望。

    “一点点也不行吗?”难得对人如此低声下气,苏品绿望着南风景手中的锦囊,满是不舍。很难寻到的啊!这东西长的取巧,就算遇见了,都会因为地势问题而只可以远观,或者因为距离问题,而不敢确认,就此错过也是平常。如今得见,怎么会不想要呢?

    她要的不多啊!三五颗?一两颗也好啊!若能在平地里培育出来的话,不知道会是怎生的光景,她很想尝试一下啊!而且夫子体不如前,若能培育出来的话……,想要啊……!

    望着苏品绿脸上的渴求表,南风景皱了皱眉头,想要拒绝,那拒绝的话却说不出口呢!再看着苏品绿眼中的期盼,他忍不住叹了一声。

    “罢了,罢了,既然我们也算得上是有缘,就当做是见面手礼吧!”南风景望着苏品绿摇头。然后从锦囊中取出三五籽来,豌豆大一颗,放在一个小包里,递给了苏品绿。

    顿时见到苏品绿喜笑颜开的模样,不知为何,他竟然也开心了不少。

    “如此贵重的东西,公子肯割,品绿感激不尽,不知要如何答谢才好呢?”苏品绿拿着那小包,笑的从来没有的开心。

    “答谢就严重了,只当……交个朋友吧!”南风景望着苏品绿笑了笑。朋友,他从来不知道那是什么,生在了那样的立场,当是没有朋友的。而他,也以为自己不需要。却不想,会对眼前的女子说出这翻话来。

    苏品绿是吗?如同她一般,他记下了。

    “朋友?”苏品绿望着南风景那张轻笑的脸,然后跟着笑了。朋友?他说朋友?一个如此模样的男子,说要跟她交朋友?还送她如此贵重的手礼?有意思,太有意思了。若是如此朋友,她倒是想交的。既然他大方,她也不能失礼才是。

    “冒犯了吗?”南风景愣了一下,是了,他忘记了,眼前的是名女子,只是因为彼此太投机,让他忘记了这样的道德伦理……,低下头,南风景皱眉,可惜了,难得契合,却终究只能巧遇了。

    “冒犯?此话如何说起?能交公子这样的朋友,小女子三生有幸才是。既然公子手礼如此厚重,小女子也不好失礼才是。”苏品绿笑着,冒犯?何来之说?被那所谓的纲常束缚太久,为女子的她还要失去多少东西才是个头呢?

    拿出怀里的那一弯碧绿的玉配,流苏轻舞于风中,当是珍品,可是苏品绿却把那翡翠放到了南风景的手中。

    “公子这个朋友,品绿交定了。”把那翡翠往南风景手中一塞,苏品绿笑的开怀。

    许久了,没有这样的心了,当初遇到夫子的时候,也不过如此吧!苏品绿笑着,笑的月亮都失了色,那容颜就这样倒映在南风景那双深邃的眸子中,润开了一抹暖意。

    南风景拿着玉配笑了,总觉得像是相悦的人儿交换着信物。心里一动,让他多了点念头,再望向苏品绿,那张开心的笑颜不柔,也不做作,那说出来的话,定是真切的了。这样一想,他也跟着笑了。

    只是如此女子,可遇,是否可求呢?心灵的填补,竟然是这样的结。想到自己的份,南风景又在心里摇头,使不得的,那样的立场。使不得啊……!

    “公子,那玉配可要好生收着,它若能有助于公子,也算是品绿的一点心意了。”苏品绿笑望着南风景,说的神秘。其实,那玉配有秘密,只是她现在还不想说呢!

    “感激不尽。”南风景不知道苏品绿说的什么意思,但是珍惜,就算她不说,他也会常带旁的。虽是女子,却是他第一个开口得来的朋友。内心的那点悸动,是否也是因为太过开心的缘故呢?

    “公子客气了,时间不早,小女子就先别过了。”苏品绿笑着轻轻一拂,转往林子外走去。

    让公孙他们等了那么久,怕是要着急了的。握着手心里的那三圣果子,仍然有着人体的余温,让苏品绿笑的开怀,若是能培育出来,夫子的子,就能调养的好些,她也就不愁没有人跟她做伴了。

    啊!对了,今天又遇见一个,一个在她看来,能让她再动心思的第二人,那玉配不轻易离的,如今却给了他,说是回礼,多少也是私心的吧!难得遇到夫子以外感觉契合的人,当是要珍惜的。何况……,他还会只有夫子才知的曲子,想不在意都难呢!

    心里笑着,那面上也笑着,走出一段距离的苏品绿,却没想过会被南风景叫住了。

    “深夜了,宵小出没,若信的过在下,就让在下送姑娘回去吧!”南风景不放心的追上苏品绿,这女子,总是这样一人出没险境的吗?如此夜色,却独自一人在山中行走。

    “送我?”苏品绿愣了一下,想到公孙亮走时说的话,她望着南风景。送她?为何?是因为担心她吗?公孙都说了,豺狼都会给她让路的,可见她在公孙眼里有多不招人待见,他为何要为她担忧呢?是了,第一次见的时候,他不也如是说过这样的话吗?

    内心少有的一点感动,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冒了出来,让苏品绿望着南风景愣了一下,然后轻轻点头。原来被人如此珍视,心里会如此的温暖吗?

    跟在南风景的后,苏品绿低下头,笑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弄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