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二回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游龙舜景 书名:弄朝
    <---凤舞文学网--->

    天才亮,苏品绿还在梦中不愿醒来。--凤-舞-文-学-网--那门外却传来了凌乱的脚步声,让她眉头一皱,不得不坐了起来。人才起,那门却已经被人用力的打开了。

    “小姐!”翡翠手上拿着洗漱的东西,冲进了房间。声音带着急切,却又故意压低了说话,苏品绿抬头望去,见到了翡翠一脸的慌张。

    “怎么了?”苏品绿缓缓走下,那天空的鱼白宣告着夜的结束,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见到苏品绿起走下,翡翠急忙放下手上的东西,拿了一旁的外衣走过去,披在苏品绿上,早起的晨露微凉,要小心别惹了风寒才好。

    “刚才门房的人来说,有人给您带了口信,通报的人在回廊见到我,就先跟我说了,我怕您还没起,就先去帮您见了一见,结果……。”翡翠低着头,咬了咬下唇。那来送口信的人已经被她打发回去了,只是那话她却不知道该如何跟小姐说了。

    “结果怎么了?”苏品绿走到镜子前坐下,接过翡翠递来的面巾擦了一下脸。

    “来的人是村子里的黄大叔,他早起进城做买卖,他说……。”翡翠望了眼镜子中倒映出来的苏品绿,停了下来。村子里的人很少跟外人接触,黄大叔出门也从不来找小姐,一来没必要,二来也不想给小姐找麻烦,但是……。

    “说了什么?”苏品绿停下动作,微微的皱了皱眉头。村子里的事,如果不是必须,他们是不会这样找到这里来的,莫不是村子里出了什么事?

    “他说……夫子不见了。”翡翠的话才说完,苏品绿手上的面巾就掉到了地上。

    “夫子不见了?”苏品绿瞪大了眼睛,回头望着翡翠。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可能说不见就不见了呢?

    “他是这么说的,一早就不见了夫子的影子,林大婶说昨天夜里还在的,可是早上过去帮忙打理起居的时候就发现人不见了,也没人见到他出门或做其他。村子里也没有人来过的痕迹,所以……。”翡翠弯腰拾起地上的面巾,望着苏品绿。

    小姐脸上的表被她记在了心里,一如小姐这些年来对夫子那般。夫子对小姐来说有多重要,她比谁都清楚,这么多年看过来,翡翠心里其实是知道的。只是……。

    “没有人进过村子,也没有人看到过夫子,那黄大叔还说了什么?”苏品绿面上冷了下来。

    “还说……夫子可能是自己走的……。”翡翠低声说着。夫子的离开,对小姐来说会是怎样的打击呢?小姐这么多年来,为夫子做的一切她都看在了眼里,可是夫子却说走就走了,对小姐来说,要如何接受这样的事呢?翡翠突然有点担心的望着苏品绿。

    “夫子自己离开的?”苏品绿愣了一下,自己离开的吗?夫子啊,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你以为这样做有什么用呢?若是被人知道了,或是找到了,那又会如何啊?你可曾想过?你那样的立场,还能做什么啊?

    “恩!衣柜里少了衣服,夫子最中意的那个锦盒也不见了,所以……。”翡翠还没有说完,苏品绿却已经站了起来。

    “翡翠,帮我更衣。”苏品绿面上没有表。即使内心波动如涛,她却不愿意表露出来,夫子为什么要这么做?认识了这么多年,她只要稍微想一下就能知道了,那是夫子自以为的成全,但是只有她知道,事绝对不会因为夫子的离开而善了的。

    只是这样的离开,根本就没有办法解决问题。若问题这么简单,那白家又怎么会被血祭?若事真有那么简单,白家的坟墓又怎么会被人无端盗窃?夫子的简单,一如从前啊!纵使有着千般才气,却终究无法拥有看透那世俗的智慧,纵使聪明如夫子,却也终究是善良过头了的!

    苏品绿忍不住低下头,为那个叫了多年夫子的男人而叹息。

    “小姐……!”翡翠不明白,小姐想要做什么呢?夫子是自己离开的,虽然没有留下支言片语,可是,那是夫子自己做的选择,外人不是只有尊重的份吗?小姐还能做什么呢?虽然她不清楚夫子为什么会离开,只是,小姐也有小姐的立场要维护啊!

    “什么都不要问,更衣。”苏品绿望了翡翠一眼,然后走到了屏风后边,等着翡翠拿来衣服帮她换上。

    夫子的离开解决不了问题,她知道,所以必须要在所有人找到夫子之前,把夫子找回来。如果被有心人士知道,或者先一步找到夫子的话,那么夫子就真的是要永远离开了。而她却不愿意接受那样的结果。夫子答应过她,绝对不会寻死,可是,她却没有办法阻止那些想要夫子死的人,因为……,她现在连那些人是谁都不知道啊!

    所有的事都还在迷雾里,夫子的这一着,无疑是把事更复杂化了,夫子以为可以保住绿水村,却不知道,他的离开,不过是给了别人寻觅的线索,那绿水村,怕是再也隐匿不下去了的。

    担忧,苏品绿的脸上挂着担忧,为夫子,也为那绿水村的众多村民。如此的贸然出走,夫子可有想到那后果?看来她要想想,要好好的想想了……。

    翡翠无语。却只能走到一旁,拿过早就准备好的衣杉,帮着苏品绿换上。小姐想要做什么呢?又能做怎么呢?从来不问小姐做事的理由,却也从来没有见过小姐为谁这样烦过心思。只有那夫子……只有那夫子一人。

    “翡翠,找人跟爹爹说一声,就说我出外访庙宇去了,晚些时候就会回来,不用找我。”苏品绿说着转走向门外。

    “小姐,要这么出去吗?”翡翠望着苏品绿的一装扮。

    “恩!走吧!”苏品绿招呼了一声,带着翡翠就走了出去。换装是要花时间的啊!她却已经没有时间来浪费了。

    “让人把轿子抬到门口,我们要先去一个地方。”苏品绿说话的时候,眉头也没有松开,让翡翠看了也忍不住揪心,小姐什么时候也会这样了呢?她转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即使是这样,小姐要的轿子,她还是要准备妥当的。

    苏品绿望着天空,心却是复杂的,那个夫子,怎生的矛盾啊!想要生,却只能死,想要死,却不得不生,这天空之大,他已经没有了单飞的能力,却又何苦把自己到那个份上呢?

    这次若能安全的把他带回,她怕是要也得出那背后的故事了,若不然,这样的事再发生,她怕是有三个胆也经不起这样的惊吓了。古人云,防患于未然。若她能知晓事始末,或者她就能够做些什么来补救了吧!还是,当真要直接了断?

    只是那夫子啊!你若平安还好,你若是出了什么事,该如何是好呢?

    想着,苏品绿忍不住叹了一声,夫子啊……!

    ……

    轿子,在大街上摇晃着前进,即使天还早,路上却已经有了很多赶集的人,带着自己的货物来往于商家,这样的繁华,都是前任大王的仁政换来的结果。只是,这样的景还能到几时?

    苏品绿在轿子里咬着下唇,这样的繁华,还能到几时呢?这尊皇王朝的太平,还能维持多久?她管不了,也不想管,只是她在意的呢?那夫子的生死,她却是在意的啊!

    在苏品绿心思烦乱的时候,人流很多改变了方向,涌向了东德门,听说那里,今天有庙会,一年一次的祭典,人们喧嚣着闹非凡的场景。原本跟翡翠说好了要去看的,只是现在的形,苏品绿揭开帘子往外望了一眼,想来也只能是错过了的。

    回过头,苏品绿的眉头深锁着,想到了夫子的离开,忍不住在心里叹气。她是知道的,对于夫子埋藏的那个秘密,就是因为她知道,所以她更要保全白静书。

    至于那秘密的背后?苏品绿已经不愿意再去探索,那若隐若现的答案,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她已经不愿意去碰触了,她为的是什么呢?不过是为了成全夫子心里的那一点想望。他以为是秘密,苏品绿就当它是永远的秘密了。

    只是,夫子离开了,不管是因为什么理由,这样的离开都是不智的。那些有心的人在找夫子,找到后的生死,却已经不是夫子能够说了算的了,而她,也已经无权过问了。如果夫子能够继续隐匿,那些人永远也不会找到关于夫子的一切。事便会这样一直拖着,直到对方失去耐

    只是夫子离开了,他能去哪里?被更多的人知道和见到,对他来说只会越危险!夫子仁慈,却用错了地方。如果因为这样,让人找到了绿水村,那村子里的人又该如何?如此的莽撞,夫子却没想到那后果。

    只是,苏品绿现在担心的却不是那绿水村,而是那白静书,一直以为有夫子如此,当世足已。却不曾想过会失去,如若失去了,她心中的寂寞谁又能了解?她那复杂的心思谁又能理解?世间只有一个白静书,她唯一的知己,唯一的夫子。

    想到会失去白静书,想到白静书会死的如此莫名其妙,苏品绿就不甘心,这个世界上,谁能这样垄断一个人的生死呢?就算是那尊皇的王,也不能是如此的暴君啊!

    苏品绿想着低下了头,想着夫子会去的地方,那个与世隔绝了多年的夫子,能去的地方只有那么几个,或者说,他想去的地方只有那么几个而已,如果夫子执意离开,那么他一定会去的地方就只有……。

    想到那久未寻访的荒芜,苏品绿的心就微微的揪痛,那白家的亡魂啊!可曾安息……!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弄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