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回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游龙舜景 书名:弄朝
    <---凤舞文学网--->

    苏品绿望着跑远的小木头,想到了刚才说过的那些话,忍不住笑的开怀,嫁给夫子吗?当初她在那个年纪的时候,不是也有着这样的想法吗?以为天下男子,当是夫子那样的才能与自己匹配,所以追逐着夫子的背影走到了今天。--凤-舞-文-学-网--

    秀云?那个孩子是聪明的,虽然是女孩子,却比男孩子大气,待人处世都圆滑,即使有点腼腆,内心却无比坚强,当初是因为她的不良父亲,被人骗光了家,气死了母亲,最后为了自己活命卖了她,而她却在被卖到青楼前,跳河逃走了。也才有了今天的她。

    想到那张素色的脸,因为年纪小的关系,现在可能还看不出什么。只是,再过几年的话,也会是个让男子倾心的妖娆女子吧!

    轻轻的走下栏杆,苏品绿微微的笑着。往白静书的学堂走去。好不容易下课了,这个时候的夫子在做什么呢?

    苏品绿走到静书堂的时候,厨房的烟火正冉冉的升起,想来林大婶是在做饭的。那么夫子一定是在书房了,苏品绿一转,走了过去。

    推开门,苏品绿望着有点惊讶的白静书,只见他动作迅速的收拾起桌子上的画轴,然后望着她。

    “你怎么过来了?”白静书把东西收进柜子里,然后回头望着突然出现的苏品绿。

    “怎么?我来不得吗?”苏品绿笑着走过去,坐在椅子上望着白静书。

    “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白静书望着苏品绿叹了一声。这个孩子他永远也琢磨不透的,一定要去琢磨的话,实在是费神。

    “那是什么意思?”苏品绿自己倒了一杯茶水喝了一口。一路走过来,这太阳当真是毒辣得很。

    “谁又惹的你心不好了。”白静书走过去坐到苏品绿对面。若不是心不好,这人也就不会说话带刺了。

    “我没有心不好啊!”苏品绿微笑着垂下眼帘。

    “你啊!我今天才认识你的吗?你若不说就回去吧,上香上一天,你爹怕是要生疑虑了。”白静书摇头,一连两天来这里,她最近很闲吗?

    “我家爹爹这会儿忙着呢,哪会顾虑到我呢!”苏品绿抬头笑了起来,今年的生意似乎比去年好,她家爹爹正忙着数银两呢!哪有时间来担心她呢!

    “遇到什么事了吗?”白静书是苏品绿的夫子,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苏品绿的那点心思他怎么会不明白呢?昨天从山上回来后,整个人的感觉就变了,今天又特意来这里,却惹了一火气,说没事都不会有人信的了。

    “能有什么事?”苏品绿望着白静书。

    “你说呢?”白静书是不急的,毕竟该急的那个人不是他啊!

    “……!”苏品绿不出声,只是喝了几口茶,见白静书不再说话,她转头望着白静书。

    “夫子,那叶笛的工夫,世上可有第二人会?”苏品绿说完,白静书愣了一下。

    “为什么这么问?”白静书低下头。

    “好奇啊!”苏品绿望着白静书笑了起来。

    “只是叶笛而已,会的人不止我一个。”白静书说着放下杯子。

    “那龙凤吟呢?就我所知,夫子作曲无数,只有这首龙凤吟从来没有流放于世。世上除了夫子,和硬要学来的我以外,当无人再会才是,对不对?”苏品绿望着白静书,没有错过他脸上那细微的变化。

    “怎么突然问起我这个?”白静书望着苏品绿,昨天的她,在山上遇到了什么?为什么会突然对这样的事好奇?

    “没,随便问问。”苏品绿喝了一口茶,暗自打量着白静书。夫子到底隐瞒了什么?

    “既然是这样,我也就不一定要回答了。”白静书笑了一下,然后低下头去,避开了苏品绿过于精锐的目光。

    当初与苏品绿的相遇,似乎就注定了这样的结果,这个女子聪颖,对世界充满好奇,从来不满足于口耳相传,总是用自己一双清明的眼睛和那颗冰雪聪明的心来看这个世界,当时的她问倒了一片学赋五车的夫子,却唯独没有难倒自己,让苏品绿就此缠上了他。

    当初的他不以为意,只当是收了一个关门弟子,却不想,这女子的好奇心,和她的聪颖,会把自己到这步田地。

    苏品绿看出了白静书的逃避。她也不追问。只是扫了一眼那个被白静书深藏的柜子,那里边的东西是不是会告诉她一些什么呢?

    对于白静书的墓被盗,坊间的消息没有出来,可能就这样不了了之了,也有可能会生出更多的事端,那背后有着什么样的秘密她不知道,昨天遇到的那个叫南风景的人,跟夫子又是什么关系她也不知道?夫子不说,她也就无从得知了,偏偏她又因为自己的自信而错失了询问的机会。

    以为会再见,却不想成了诀别,苏品绿望着手上那杯清澈的茶水,陷进了自己的思绪。

    白静书望着苏品绿,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如果他开口要她不再对他的事这么上心,她也不会听的吧!虽然他不知道是什么人要盗他的坟墓,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但是,事一定会在这一刻开始变的复杂,因为那个男人死了,而他却还活着。

    “夫子,可以吃饭了。”门外传来林大婶的声音。白静书不做多想的站了起来。

    “你要在这里用膳吗?”白静书望着苏品绿。

    “不了,我去找公孙亮,出来太久,也许如夫子说的,我家爹爹该生疑虑了。”苏品绿不急不慢的站了起来,看到白静书松了一口气的表,她在心里笑了笑。然后走了出去。

    有很多事,不一定要别人告诉你,你才能知道答案的。苏品绿走出了白静书的视线。然后消失在路的尽头。

    白静书转,拿出柜子里的那幅画轴,徐徐的展开。望着那幅画失了心神。多少年了,他只留着这么一幅画。即使是当距离死亡那么接近的时候,他想到的却只有这幅画,就算是死,他也只想跟它一起消失世间。毕竟,他就只剩下这幅画而已了。

    把画收好,锁进盒子,然后藏入暗阁中,白静书深深的叹了一气。

    ……

    回程的路上,公孙亮让马车自己前行,然后从翡翠手上接过衣服开始穿了起来。一切都要怪苏品绿那个女人,说回去就回去,害他刚教完拳,连水都没能喝上一口,就要带着她回家了。人家饭都做好了,这个女人却狠心拒绝。连累他也跟着饿了肚子。

    “停车!”苏品绿大叫了一声。公孙亮手忙脚乱的拉住缰绳。

    “你干什么?”公孙亮憋了一肚子火,瞪向,马车内的苏品绿。

    “翡翠,我的书掉了,去帮我拣一下好吗?”苏品绿不好意思的望着翡翠。

    “掉了?等我一下,我去去就回。”翡翠答应了一声,然后跳下马车。

    “你到底怎么了?”公孙亮看出了苏品绿和平时的不同,皱起了眉头。

    “没,有没有兴趣接一件买卖?”苏品绿望着公孙亮。

    “什么意思?”公孙亮戒备的望着苏品绿,从苏品绿知道他是神偷无门那天开始,她除了会从他这里榨取钱财以外,最多也就是现在这样再榨取一下他的劳力,从来就没有拜托过他其他的任何跟买卖相关的事。今天的她却……。

    “帮我偷一样东西。”苏品绿微微的笑望着公孙亮。那双眼睛的深处,是公孙亮读不懂的深沉。

    “什么东西?”公孙亮望着苏品绿,对于苏品绿要他偷的东西,他可是好奇的很。

    “一卷画轴。”苏品绿微微的笑着。

    “什么画轴?”公孙亮皱着眉头,什么画轴要用到偷的,是谁的真迹吗?

    “就是不知道,所以才需要你的帮忙啊!”苏品绿说着笑了起来。她要是知道的话,哪还用的着他这个神偷出面呢?

    “废话,你不告诉我是谁的,什么样子的,我怎么帮你拿?”公孙亮翻了一个白眼。

    “被人很宝贝的收藏起来的,放在静书堂的书房里,唯一的一卷画轴。”苏品绿的话一出口,公孙亮就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你……你说什么?”公孙亮瞪大了眼睛。

    “你没有听错,夫子已经很久没有动过笔了,所有的真迹都在那场大火里消失。他唯一来的只有那一卷画轴而已,希望我今天晚上能等到你的好消息。”苏品绿说完放下车帘子,缩回了车内,留下了呆楞的公孙亮。

    “对了。”苏品绿在马车内叫了一声,然后掀开帘子望着公孙亮。

    “在拿回来之前,千万别打开,你要是偷偷看了的话……!”苏品绿笑着,那没有说完的话,比说完更有威胁力,也更叫人在意。

    “小姐,书找到了。”翡翠走了回来,跳上马车,把书递给了苏品绿。

    “谢谢!”苏品绿轻声的说着。

    “不用客气啦!是奴婢应该做的。”翡翠望着苏品绿轻轻的笑了。

    “你还愣着做什么?回去了啊!还不走。”翡翠回头望着公孙亮。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想到失了心神一样。

    “驾!”公孙亮没说话,只是拉紧了缰绳,大叫了一声,那马车就飞奔了起来。

    苏品绿揭开车窗上的帘子,望着窗外飞逝而过的风景轻轻的勾起嘴角,她苏品绿想要知道的事,怎么会让它变成秘密呢?当初救了夫子,就没想过让他再求死,他随心,随缘,听天命,可她却不想这样,如今,事变的很复杂,他自己也知道,可他却什么也不说,仿佛一直在等着这个时候一样,等着死亡。

    所以她必须要采取主动了,为了让白静书活,她必须了解事的真相,即使要与这天作对,她都要在事走向未知之前,换得一个心安。

    转眼,马车已经离开了山林,而初之城,也近在眼前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弄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