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回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游龙舜景 书名:弄朝
    <---凤舞文学网--->

    等到苏品绿完全消失在了视线里以后,南风景才发现自己忘记问了,在他把名字告诉别人的时候,那人却没有告诉他,她的名字。--凤-舞-文-学-网--是忘记了?还是故意?南风景想到了苏品绿,然后笑了笑,怕是故意的了……。

    想到刚才在这山涧里的一场遇见,那一个特别的女子,那一刻,仿佛隔世的安宁,有一瞬间,他竟希望那样的时光可以永恒。

    没有尘世的诸多烦恼,没有那尘世的诸多纷扰。只有这山涧的清风,这山涧的碧水,这山涧的宁静,闲时一曲,竟然也可以填补那心灵了。

    “景儿?”山顶上传来的叫唤,让南风景回神,然后自嘲的笑了笑。原来,他也是有所向往的吗?只是,世事却由不得他有过多的奢望啊!

    一转,南风景便消失在了那山间的凉亭里。只是眨眼的工夫,一切又回归了平常,山风依旧吹拂着树叶,碧水依旧倒映着山峦,而那人……却已然离去。

    “娘亲?”南风景望着眼前雍容华贵的妇人笑了笑,然后走了过去。

    “你去哪里了?”那妇人望着南风景也笑了,见他走过来,然后伸出了手。

    “没去哪!就是随便看了看。”南风景伸手扶着妇人,然后望着山间的风光。

    “随便看了看?看到什么了?”妇人望着南风景笑了起来,不是第一次来了,却从来没见他何时有过这样愉悦的心

    “看到了……一幅好风景。”南风景想到了什么,嘴角忍不住轻轻的上扬。

    “是吗?想要一直看下去吗?”妇人转头望着那山间,那云雾缭绕的地方,那广阔无边的天际,可会是这个孩子的归属呢?

    “什么?”南风景愣了一下,然后转头望着妇人。

    “我问你,是不是想要留下来?”妇人回头望着南风景。

    “娘亲,怎么突然又说起这个来了?”南风景笑了笑,然后转头望着无边的山林,这个问题不是早就有了答案吗?

    “想说就说了!”妇人笑了笑。他不愿意谈,是因为他没有办法回答。她知道。即使他现在留在这里,可是那心思怕是已经不若从前了的。

    是她,是她锢了这个孩子,可是,她想要放他走的时候,他却已经离不开了。如果当初不是自己的自私,强留了他在边。如果……。

    “娘亲,山里风大,我们还是先回去吧!”南风景说着就要扶着妇人回去。可是那妇人却摇了摇手。

    “许久没出来了,再多看看吧!”以后,若要这样来看看,怕也不容易了吧!妇人想到什么,然后叹了一声。

    “娘亲……!”南风景面有担忧的望着妇人。他知道她在想什么,只是那些问题不是说好了不再去计较的吗?为什么……。

    妇人回头望着南风景的侧脸,神突然柔和了很多,也不知道她想到了什么,就这么笑了起来。

    “景儿,给娘亲吹一曲吧!”妇人望着南风景。

    “娘好久没听你吹曲了,这山中景致好,可以应景呢!”妇人转头望着山涧,如此的好景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随心的去看了。

    “好!”南风景应了一声,然后从怀里拿出了一只短笛,碧玉做成的短笛,手工景致,让妇人看的一笑。那笛子合该要跟对人的,衬这孩子也算是各得其所了。

    “娘想听什么?”南风景望着妇人。

    “恩……!清涧!就那首清涧吧!”能跟这山林映衬的曲子,也能跟她映衬的曲子,妇人想着就笑了。

    “好!”南风景应了一声,那曲子便从他的短笛里流泻而出。轻轻扬扬,像一只大手抚摸着这山林,洗涤着那尘世的一段俗念,悠扬的曲调,叫那妇人闭上了眼睛。脑中无故闪过那久远的记忆,那曾经在耳边回响过的声音……。

    碧水本无波,因风皱面,青山本无痕,因雪白头啊!……。

    那一句句,那一段段,那一场因果的循环,却终究只能化成这清涧一曲,成为林间的一丝微风,吹不落的依旧还是那过往,带不走的,依旧是那想念……。

    剪一世缘,却未能及一场遇见,抱一缕相思,却未能还一场恋。邀明月于山岳,寄凉风以思念,纵是流浪在清涧,只愿积一世缘分,来生好梦能圆……。

    曲子的最后一个音符落下时,妇人的眼角划落下来的泪水,被南风景轻轻的拭去。

    “结束了吗?”妇人回神,抬头望着南风景笑了笑。

    “娘……!”每次,每次,每次的每次,都要这样落泪,到底为的是什么?南风景不懂,因为他的娘不说,所以他不懂,只是这样看着,心里就一阵疼痛。

    那曲子寄,只是寄给了谁?才能叫他的娘亲每每落下泪来啊!

    “娘没事!”妇人摇头,再抬起头来的时候,已经恢复了那往的神

    “贵妃娘娘!”

    就在南风景张口说点什么的时候,那突然出现在小路尽头的侍卫,让两个人都愣了一下,然后双双缄默了。

    “什么事?”妇人,也就是当今大王的母妃,蓉贵妃。望着那突然出现的侍卫问了一句。许是太恣意,她竟然忘记了自己的份,或者,她从来就只想这样恣意一回,却总是因为那份而只能是她的娘娘。

    而这是她当初做下的孽,苦的却又是她的孩子……,望了一眼旁不做声的南风景,蓉贵妃在心里叹了一气。

    “回娘娘的话,庙里师父说可以沐斋了。”侍卫低着头答应了一声。

    “去跟师父说我马上过去。”蓉贵妃说完,那侍卫便领命而去了。

    山风吹过,那一刻的悠闲仿佛成了隔世,南风景回头望了一眼那山林,面色冷凝,已没有了刚才的那分悠然。

    “影儿……!”结束了,这短暂的,只属于他们自己的时光。蓉贵妃望着南风景,不,应该是尊皇影,那个皇城里的孩子。

    “我没事!”尊皇影,也是南风景,望着蓉贵妃笑了笑,没有了刚才的温暖,只是这样笑了笑,却叫蓉贵妃看的一阵心疼。

    现在的他们,那份,那立场……。

    “如果你不愿意回去,理由有很多的。”蓉贵妃望着尊皇影,如果他不愿意回去的话,有太多的理由可以成全他了,只是……。

    “没事的,您不是来祈福的吗?专心礼佛就好,其他的就不要多想了。”留下?很多时候,他都弄不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为什么要留下?留在哪里?现在的他,娘亲在那深宫之中,那么,他也就只能留在那里了不是吗?

    偶尔的这样一次,应该足够了吧!尊皇影望着天空的辽阔,想着那皇城里的种种,算不错了吧!偶而的这样一次游历,足够了……。

    “哎!”蓉贵妃望着尊皇影,然后叹了一声。

    “回了吧!庙里师父该等急了。”尊皇影笑了笑,然后扶着蓉贵妃往那庙宇走去。

    蓉贵妃没再说什么,因为她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好说的,造成这一切的不都是她吗?她还有什么资格去说什么呢?低下头,那一脸的落寞,没能叫人看见。

    安顿好了蓉贵妃,尊皇影走出门外,天空万里无云,晴朗的天气却没有办法感染到他,刚才的心境也已经一去不复返。尊皇影,南风景,到底哪一个才是他呢?有时候,他自己都分不清楚了,他想要做的到底是哪一个自己呢?选择,有时候竟然也是如此的难以取舍……。

    想着那个在山间相逢的女子,那一派悠闲的模样,他是否也有拥有的的一天呢?只是这样的想望,尊皇影却觉得是一种奢侈。

    摇摇头,他望着那天际沉默了。

    ……

    苏品绿端坐在栏杆上,手上把玩着刚从树上摘下来的叶子,老粗叔召集了人,在空地上跟着公孙亮练习来着,倒是得意。

    脑子里回忆起昨天遇见的人,她今天特意去了庙里,问了庙里的师傅才知道,那贵宾的份是要保密的,她也就不再多言,等了一早,在那亭子里吹了一早的曲,却是无人应和的。那龙凤吟果然是要两个人同时吹奏才会有好声音的。这样想着,她便知道,好不容易得来的知己,已然是错过了的。

    本以为没有告诉对方自己的名字,多少会让对方在意,并好奇的,明明埋下了再会的种子,结果还是干死了。苏品绿想着叹了一声。这人算不如天算,计划再好,终究是赶不上变化的了。

    “苏姐姐,你在这里做什么?翡翠姐姐呢?”小木头拿着一本书跳到苏品绿面前问道。

    “翡翠姐姐在厨房帮忙呢!不是快吃午饭了吗?”苏品绿回神望着小木头。

    “夫子那里下课了吗?”苏品绿摸了一下小木头的脑袋,望了一眼他手上的书。

    “下课了,夫子说下午吃过饭再去就行了。”小木头笑着跳上栏杆,坐到苏品绿边。

    “是吗?夫子的课教的好吗?”苏品绿也笑了起来。

    “好啊!一听就明白,我们今天还学新课了呢!而且我有被表扬哦!”小木头得意的望着苏品绿。

    “这么能干?”苏品绿故做惊讶的叫了起来。

    “那当然,我要好好读书,然后考状元,去当官,为百姓做主的好官,这样人人都有家住,人人都有馒头吃。”小木头说着膛。让苏品绿忍不住笑了起来。

    “好啊!那你就用功读书识字,千万别偷懒啊!”苏品绿摸着小木头的脑袋,轻轻的说着。当官啊!忍不住想到了戴炎,她就笑了。

    “知道,像秀云说以后要当夫子教书就是,她现在看的书比我多,认识的字也比我多,我才不想输给她呢。”小木头像是想到什么,斗志昂扬的望着苏品绿。

    “秀云?”苏品绿愣了一下,她记得那是一个女孩子,腼腆却坚强。

    “恩!她说以后要像夫子一样教人读书识字,这样才不会被人骗。”小木头说完望了一眼四周,然后小声的在苏品绿耳朵边说道。

    “其实我们都喜欢秀云,长大了都想娶她做媳妇。但是秀云说没她本事的她不嫁,所以现在大家都很用功读书,谁叫秀云学什么都快,我们不用功一点,秀云就要嫁给夫子了。”小木头的童言让苏品绿瞪大了眼睛,却难掩自己的好心。刚才的霾也一扫而光了。

    “嫁给夫子?”苏品绿挑了挑眉。

    “对啊!秀云说天底下只有夫子那样有才学的人才是理想的丈夫人选呢!所以我也想像夫子那样有才学,那样的话,秀云就会喜欢我了。”小木头憧憬的说着,逗乐了苏品绿。

    “那你就要用功一些了,到时候让秀云刮目相看。”苏品绿笑着。

    “恩!那我先回去了,在吃饭前多学一点。”小木头说着跳下栏杆,望着苏品绿挥手,一眨眼就跑远了。

    而苏品绿却径自望着小木头消失的方向,笑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弄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