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回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游龙舜景 书名:弄朝
    <---凤舞文学网--->

    挽纱阁内,是尊皇忍最喜欢去的地方,因为那里有他的母妃,最疼他的母妃。--凤-舞-文-学-网--

    “母妃,我表现的好不好?”尊皇忍笑着扑进蓉贵妃的怀里,多了点孩子的稚气。

    “好,怎么会不好呢!”蓉贵妃抱着尊皇忍,轻轻的笑着。就是太好了,才更让人担心呢!那些个哥哥若觉得有了威胁,这聪慧就成了致命的毒药,她倒宁愿他愚蠢一些,好让那个高高在上的女人可以放过他,还他一个安然的童年了。

    “是吗?那母妃出门可否带上忍儿呢?”尊皇忍张着眼睛问道。听人说起,母妃要出一趟皇城,他也很想出去看看呢!

    “这……。”蓉贵妃停了一下,这要如何回答呢?她并不是不想带他去,而是带不得啊!就算她答应了,那个人可会答应?

    就在蓉贵妃低着头,不知道如何回答的时候,尊皇影走了进来。

    “哥哥!”尊皇忍眼尖,看到了刚进门的尊皇影,他跳下蓉贵妃的怀抱,冲进了尊皇影的怀里,同时也让蓉贵妃松了一口气。

    “母妃说要带我出去玩哦!”尊皇忍兴奋的大叫着。

    “是吗?”尊皇影笑着问道。事的真相,看到蓉贵妃那一刻的松弛时,他就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是真的,母妃说我刚才表现的很好,所以要带我出去,对不对?”尊皇忍转头望向蓉贵妃。

    “你少糊弄你哥哥了,母妃可没有答应。”蓉贵妃说着笑了起来。这小鬼,已经知道打马虎眼儿了。

    “原来不是真的。”尊皇影抱着有些失望的尊皇忍笑了起来。

    “你们都坏,都不带人家出去玩。”尊皇忍小孩子脾气的挣扎着,然后跳下尊皇影的怀抱,站在一旁生闷气。叫一旁的蓉贵妃和尊皇影都忍不住笑了。

    蓉贵妃张嘴,还想给尊皇忍说说道理的,可是话还没说出口,那门外传来的声音,却让她不得不住了口。

    “太后驾到!”

    门外的公公大叫了一声,宣告着来者的份,也因为这个份,没有得到这挽纱阁主人的同意,这人就已经登堂入室了。

    太后,这个一国的太后,雍容华贵的走进了挽纱阁,一进门,就看到了尊皇影和尊皇忍。这让她微微的皱了皱眉头,却什么都没有说。

    “太后……!”尊皇忍一见,急忙站直了子,行了一个大礼。对这个太后,他总是敬畏的,即使看起来待他极好,却总是没办法觉得亲切。许是那位置太高,让他惶恐了的。

    而尊皇影也更着行了个礼,蓉贵妃却只是站起,轻轻的拂了一下

    “不用这么多礼了!该是学课的时候了,影儿,带大王去书房吧,夫子应该在那等着了。”太后望了一眼尊皇忍,然后转向尊皇影。

    “是。”在蓉贵妃的点头下,尊皇影带着不大愿的尊皇忍,离开了蓉贵妃的住处。

    那一方阁楼里,在尊皇影他们离开后,只留下了太后和蓉贵妃,以及那一室的寂静,太后没有开口,只是坐在上位,喝着宫女送来的茶水。蓉贵妃也没有开口,只是拿着那茶杯有一下没一下晃动着。

    “听说你要出去?”太后抬头望着蓉贵妃,那眼睛里的精光一闪,快的叫人来不及察觉。对于眼前这个她一直都没办法看透的女子,太后多少是有些忌讳的。

    “恩!”蓉贵妃望着太后回了一句,见到太后面上太过严谨的表,她笑了笑。

    “一个人?”太后又喝了一口茶水,然后望向蓉贵妃。

    “不是,有影儿陪着一起!”蓉贵妃摇头,一个人,一个人其实也可以的,只是那个孩子却放不下她呢!

    “哦?把忍儿一个人留下?”太后挑眉望着蓉贵妃,当真舍得?

    “恩!”蓉贵妃低下了头,觉得这太后问的问题多余了的。

    “不担心会出事?”太后盯着蓉贵妃的表变化。

    “忍儿去了才会出事吧!没有比在这深宫中更安全的地方了不是吗?有哪个外人可以轻易进来呢?何况还有曲北跟着。”因为这里边的人,都很难出去啊!蓉贵妃望着太后,那笑,竟然没有到达眼睛。

    她想要从她这里打探到什么呢?蓉贵妃望着太后,两个女人,就这么对望着彼此,立场不同,目的不同,却也有着自己的固执,蓉贵妃知道,所以她什么不说,也接受了太后所做的一切。

    太后也知道,所以她才一手策划了这一切。只是,她还是会担心的,担心眼前的这个女人会做出什么来,坏了她苦心经营的这太平。毕竟,她是那个唯一能叫先王放在心上,为了她而不惜把灵魂卖给魔鬼的女人啊!

    这样的对视,在蓉贵妃的从容下结束了。太后似乎已经得到了她想要的结果,于是站了起来。

    “是吗?那就好了,有什么需要就跟万公公说吧!”太后说着深深的望了蓉贵妃一眼,却什么都不再说,就这么走了出去。

    该知道的都知道了,该探到的也都探到了,这一次出去,改变不了任何东西。太后知道了,于是心安了。可是……。

    哎!望着太后消失的背影,蓉贵妃忍不住叹了一声,她来做什么呢?就只是为了从她口中知道这样的一个结果吗?她只带了影儿去,不正如了她的意吗?她为什么还要特意的来探她虚实呢?

    她不会不知道自己的出行,更不会不知道自己带了谁去,她只是心不安。在她做了那么多以后,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难道她还没能看透吗?只要忍儿还在这深宫里,她就永远也离不开这里!只要她离不开这里,影儿不管去到哪里,都会因为她在这里而回到这里来。她……到底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该担心的是她啊!蓉贵妃抬头望出窗外,都是她的孩子,可是她能为他们做的却那么少,还要因为自己的关系而没有了自由。那份,那立场,她竟然是无力去改变的。

    望着窗外飞翔而过的鸟儿,蓉贵妃脸上的落寞更深了……。

    ……

    公孙亮走进苏家大门的时候,正好苏积德准备出门。结果,让苏积德拦了下来。

    “你来做什么?”苏积德皱着眉头。这浑小子,当初看他还不错,想要结个亲家,结果他却在准备结亲的时候跑去逛青楼,差点没把人气死。

    “苏伯伯,是你的乖女儿叫我来的。”公孙亮望着苏积德笑了笑。哎!上次被这个世伯在窑子里抓出来,和他家老爹一起把他训了个臭头,让他到现在都觉得丢脸。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苏家的那个大小姐,而他却是有苦说不出。

    “品绿?她说的那个人就是你?”苏积德瞪大了眼睛,想到了苏品绿对他说的那个,会陪着她进山上香的人。

    那苏品绿说闭时间要到了,她觉得闷的慌,想要上庙里去上上香,祈求苏家的繁荣昌盛。他见这些子苏品绿乖的,那山贼的事件也已经解决。不会再有什么拐事件发生。而品绿也说那次是迷路,跟那件事没有关系。他也就信了。

    虽然那个不知道是谁的马夫他是没问出来。不过,既然是宝贝女儿那么说了,他也就那么信了。而女儿说要出门散心,他自然是不会阻拦的,只要能保证平安就好。只是没想到女儿说的那个陪同的人竟然会是这个混蛋小子。

    “是啊,品绿没有跟您说吗?”公孙亮的一句品绿,让苏积德给了他脑瓜子一下。

    “谁让你叫名字的?你们是能叫名字的关系吗?别以为是青梅竹马就给我得意的,品绿是苏家的小姐,你不知道吗?你不想留点东西让人探听,我家丫头还要嫁人呢!”苏积德瞪了公孙亮一眼。

    “是,是,是,苏小姐,苏家的大小姐,她没跟您老说吗?世伯。”公孙亮摸着脑袋,一个字、一个字的从嘴巴里咬了出来。

    “哼!她只说会找人陪同,谁知道找了你过来,我告诉你,我家丫头要是有什么闪失的话,你皮就跟我绷紧一点,听到没有?去去去!”苏积德挥挥手,让公孙亮进了门。

    “是,小侄知道了。”公孙亮暗地里翻个白眼。然后等着苏积德出了门,这才火急火燎的冲进苏品绿的碧楼。

    那个该死的女人,要不是她,他怎么会受到这样的待遇?好在当初自己没娶了她,不然这子还怎么过?气汹汹的冲进门,差点把开门的翡翠撞个正着。

    “公孙公子,您出门眼睛忘带了吧?”翡翠拿着一打宣纸闪到一边,好在没撞到,要是撞折了,就不好用了呢!掉到地上就更不好用了。

    “嫩丫头,你家小姐没教你什么叫待客之道吗?”公孙亮斜眼望着翡翠。

    “有啊!我家小姐还说了,称呼其名是礼貌,奴婢不记得有改名叫嫩丫头呢!”翡翠白了公孙亮一眼。这个大少爷,活该娶不到她家小姐。好好的翡翠名儿不叫,要叫什么嫩丫头,说什么碧绿翡翠最是得人心。合适、合适,真是会把人气死!

    “是吗?那小丫头,你刚才撞到我,是不是忘记对我说什么了呢?”公孙亮逗弄翡翠,这个丫头,从小时候开始就看他不顺眼,要不是苏品绿给她撑腰,他早整的她哭爹叫娘了。

    “有吗?奴婢只记得公子差点把奴婢手上的宣纸给毁了呢!公子可知这纸是何价钱?”翡翠皮笑不笑的望着公孙亮。

    “啧啧啧,再贵还不都是我的钱买的。倒是你这伶牙利齿的丫头,怎么就没人教教你规矩呢?”公孙亮把手伸了过去,要捏翡翠那张粉嫩的脸,结果让翡翠躲了开去。顺便瞪了他一眼。

    “你手倒是长长了不少啊,调戏丫头,都调戏到我这里来了。”苏品绿从里间走了出来。望着公孙亮。那张素颜上,略施了脂粉,比平时更动人几分。让公孙亮看傻了眼。

    一直都知道苏品绿漂亮。从小就在一起了,当初要娶她的时候,他并不反对的,哪个男人会讨厌娶个漂亮老婆呢?只是他一直都不知道,苏品绿表面没说什么,其实并不愿意嫁他,所以才会设计让他在逛青楼的时候,陷害他被人抓,一场姻缘就这样断送了。

    以前的他也许会因为这件事而觉得懊恼,只是现在,若要他再娶苏品绿做老婆的话,他却是不敢的,这女子太聪颖,他管束不起,反而有被管的嫌疑,真想要女人的话,他倒宁愿天天去那天香楼了。

    “看傻了?”翡翠得意的站在公孙亮面前,挡住了他的视线。她家小姐是个美人胚子,即使是素颜一张,都已经可以倾城,妆点过后还不得倾国,只是她家小姐不喜欢轻易在人前炫耀罢了。她家老爷倒是常在外头夸耀,自豪的很。

    “去,胡说什么?”公孙亮别开眼。天天看,看了十几年了,他竟然对苏品绿还没有免疫,说出去都会被人笑死。

    “翡翠,别闹了,赶紧收拾妥当,我们要出发了。”苏品绿望着翡翠摇头。这两个人就是喜欢闹。而这公孙亮却也由着翡翠放肆,她轻笑了一声,也许,公孙亮自己都没发觉吧!他会调戏丫头,却只对翡翠展露这真呢!

    “是,小姐。”翡翠对公孙亮做了一个鬼脸,然后笑着走了出去。

    “你也好好教教你的丫头吧!没见过这么没规矩的。”等到翡翠消失在长廊外,公孙亮才回头望着苏品绿。

    “哦?你是在责怪我的丫头没规矩吗?”苏品绿挑眉。

    “难道不是?”公孙亮望着苏品绿。

    “那刚才急急的冲进门,连门都没敲的,不知道又是何人呢?”苏品绿望着公孙亮那张涨红的脸,轻轻的笑了。

    公孙亮皱着眉头,心里很不平。他从来就不喜欢跟苏品绿斗嘴,因为他从来就没赢过。

    “时间不早了,我想……,你是不是应该换件衣服,准备出发了呢?还是……,你想就这么帮我们赶车?”苏品绿笑望了一眼公孙亮,然后走了出去。

    名满初之城的公孙公子为她苏品绿成了马夫,说出去都没人信呢!只是他若不换小厮衣服,估计也就真的成真了,虽然她是不介意,那公孙亮却不见得呢!苏品绿想着就笑了。

    公孙亮在嘴巴里低声咒骂了一句,然后跟了上去。所以他就说了,没娶到苏品绿,说不定还是他的福气呢!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弄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