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回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游龙舜景 书名:弄朝
    <---凤舞文学网--->

    戴炎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这里,苏家的绸缎生意做的好,苏家的小姐在外的名声也好。--凤-舞-文-学-网--却不是他说见就能见的。而他却送上了拜贴。奇的是,苏品绿竟然肯来见他。望了一眼手上的书籍,他笑了笑,或者,那苏小姐要见的,并不是他呢!

    “戴大人!”苏品绿轻笑着走进亭子,那一湖绿水,映着红花。倒也风景秀丽。

    “苏小姐。”戴炎站了起来,望着苏品绿,那一素色的衣服,竟然也能让她穿出艳丽来,合该是要让人动心的。多不见,他竟然对她记忆如此深刻。深刻到他一眼就看出,即使那被绑架时,她也如此刻坐于家中一般,如此悠然。

    “戴大人有礼。”苏品绿望着戴炎行礼,或者说,是戴炎手中那一本小书。

    “苏小姐客气了。”戴炎回礼,总觉得这样的繁文缛节不适合眼前的女子。可是,他却不觉得唐突。

    “不知道戴大人此次前来,所为何?”苏品绿招手,让翡翠上茶。然后望着戴炎。

    “探望故人。”戴炎想了想,如是说到。他为什么来?他自己都想不明白的,这苏家小姐,不过是萍水相逢,可是,在那时那刻,他竟然想到了她。于是,他来了。

    “好一句探望故人,不知故人何在?”苏品绿拿着茶水饮了一口,然后好笑的望着戴炎,那已说好,彼此将再无瓜葛才是,可是,他却找来了,只为探望故人,她对他的故人倒是好奇的紧。

    “眼前便是。”戴炎望着苏品绿,递上了手中的书籍。

    翡翠在苏品绿挑眉的同时,走过去接了下来。苏品绿没有回应戴炎的话,只是拿着那书看了起来,然后面露欣喜。

    是她那撕了用做标记的书,他竟然还能够找到?可见费了一翻心思才是。苏品绿抬头望着戴炎。只是……为什么拿来给她?

    “不知故人可喜?”戴炎望着苏品绿露出笑意,书之人,必不难知,那书卖的紧俏,是很难买到的。如果不是他跟书斋的老板熟悉,动了点关系,相信是再难买到的了。只是,这样的书,这名女子当竟然舍得撕毁,可见一般。

    “如果我说不喜欢,估计你也不会相信吧?”苏品绿轻轻抚摩着手上的书,一种失而复得的感油然而生,只可惜……!

    “戴大人来此,应该不是为见故人而来吧?当一别,小女子以为将三生再不得见才是。”一个为官,一个为商,一个为男,一个为女,道不同,难为谋。若不成亲,即是永别了的。此次来见,当是不简单了。

    “苏小姐严重了,在下以为尚为友人才是。”戴炎望着苏品绿笑了笑。跟她一起,似乎能够换来一丝心宁。那一别,他便记到了今

    “哦?那我这手礼似乎也收的其所了。”苏品绿说着笑了起来。朋友?跟一个官场男子做朋友,似乎有违了礼教呢!只是……,她何时在乎过呢?轻笑一声,苏品绿望向翡翠。

    “翡翠,前厅侯着吧!无事便不用过来了。”苏品绿话音落下,翡翠便识趣的行礼下去了。

    那一湖绿水,倒映着亭子里的一方静土,苏品绿望着棋盘上的走势轻笑了一声,手起棋落,竟然铿锵有声。让戴炎看的一愣,然后望着苏品绿放下手中的棋子。

    “在下不才,认输了。”戴炎静坐在位子上,望着苏品绿。

    “是大人承让了,小女子侥幸而已。”苏品绿轻笑着,那一手,琢磨了许久,终是下出了手,困兽之斗,原来,这戴大人是不屑的。

    “总听人说起苏家小姐才貌双全,今总算是见识了。”戴炎拿起棋子,开始重新布置。那一黑一白的世界,让他联想到了近里发生的事。手一顿,让苏品绿看见了。

    “戴大人公务不忙吗?如此闲来此陪同小女子下棋,怕不会耽误了才好?”苏品绿望着戴炎,那棋却是随心而下,不轮多想。

    “你明知道,却还问?”戴炎专注于棋盘,不相信最近坊间的消息没有传来,就算是这深闺中的小姐,也当是有所耳闻才对,何况是她这个经历过的人。

    “大人不也一样?”苏品绿笑着落下一手,让戴炎不得不停下来思考。

    明明说的及好,彼此将再无瓜葛,这人却还是找了来?所为何?苏品绿不做它想,却也知道无法拒绝。杨家的小姐听闻坊间消息,无人可探讨,故送来拜贴,她屡屡回绝。就是不愿意再去思考那些问题。可是这戴炎却唐突上门,让她想不去在意,都没有办法了。

    “为什么你可以这么理所当然的接受?”戴炎望着苏品绿,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女子还能这么悠闲的静坐家中,甚至跟他下棋,仿佛曾经经历过的都只是幻想,并不真实。

    “什么?”苏品绿拿过戴炎送来的书,翻到了那看到的那页,然后抬头望着戴炎。

    “你明明知道事没有那么简单,那抓你的黑衣人,他背后的主子才是杀死那些小姐的真凶,可是现在却全部都推给了山贼。那山贼屡屡得手,也是因为有人提供报和其他所需,现在却只能这样不了了之,为什么你不会觉得奇怪,不会觉得不平?”戴炎不解,都是女子,当是能够体谅的不是吗?

    “戴大人,容小女子放肆,已死之人,不可复活,该死之人,当斩过。事若不如此结束。大人以为那背后的主谋会是谁?小女子不知,大人是不是也不知道呢?”苏品绿望着戴炎瞬间的呆楞,然后在心里叹气。他是知道的……。

    “大人比小女子清楚事始末,却也只能这般接受结果,试问,小女子当要做何反应呢?”苏品绿望着戴炎,能让戴炎放手不查的人,势必不是普通人。

    如果深入追究事件的始末,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戴炎比她清楚,所以,他只能接受这样的结果。她只是碰巧经历了这样的事,如同戴炎要求,她早已忘记当发生的事,如果他不找来,估计她也不会再想起。

    坊间的消息,听听就好,如果你信,它就是真的,你要不信,听过也就是听过罢了。既然已经决定不介入其中,她为什么要因为这件事而黯然神伤?那些死去的已经无法复活,而活着的却要跟着受苦,这是何道理?

    在苏品绿淡定的瞳孔中,戴炎看到的是清明。是对世事的一种透悟,是他始终参不透的冷静。难道真的是事不关己,所以才能这样冷眼看清吗?手一顺,戴炎没来得及多想,手上的棋子已然落下。没有了后悔的余地。

    “戴大人当再用心点才是的。”苏品绿笑着随后落下一子,那棋,竟已成了定局。

    戴炎抬头望着苏品绿,这个女子是真的不在意的,为什么?

    “戴大人是否还要再下一局?”苏品绿拿着书,望着戴炎。轻轻的笑着。

    戴炎并没有出声,只是这样望着苏品绿,这个女子,竟然在看书的同时跟他下棋,是她不屑跟他较真,还是他真的没有上心?那他该上心的事又是什么?想到二皇子说的那些话,他摇头,难道就真的只能这样接受吗?他为官并不是为了这样的难得糊涂啊!

    “戴大人,该你了!”苏品绿指了指桌子上的那盘棋,笑望着戴炎。

    那一子,苏品绿落在了天元,看的戴炎一愣。不解的望向苏品绿。

    “落子当不悔,大人是否要续这一局呢?”苏品绿轻轻的放下书,望着戴炎轻轻的笑了。

    戴炎也不说话,皱着眉头想了想,拿了棋子就往那棋盘中放去。天元,从不见人在下棋之初落下,自是难下的,只是,这个人是苏品绿,为什么她要落下这么一手呢?

    见到戴炎落下棋子,苏品绿嘴角的笑意就更深了,手起棋落,那嘴上却也没有闲着。

    “大人,一开始,事就如这棋一样,开了局,第一手就震惊了全场,而对手若忘了回手,那就是输了的。”如同这朝廷一样,从那七皇子上位开始,这棋就已经开始在下了,而棋里的人也只能跟着局势走,若不然就是输了的。

    戴炎抬头,疑惑的望了一眼苏品绿,然后在苏品绿的落子声中,重新专注于棋盘之上。

    “所有的棋都围绕着天元这一手展开,你攻,我守,必要时,彼此都会牺牲一部分的小棋来换自己的大龙,给条活路。而最后就会变成这样,一开始没落好的棋被抛弃了,而稳步的棋就这样成了大梁,巩固自己的腹地。更有这样,故意落下陷阱,等着对手落入圈中的事发生。”

    苏品绿落下一手,吃掉戴炎数子,然后望着戴炎笑了。戴炎与二皇子交好,谁都知道,这山贼一案,偏要在戴炎的管辖里闹的猖獗。事后却只能这样不了了之的,那背后的人可想而知。定是要与那二皇子做对之人。正面的交锋不可取,就采取了这样的手段。

    如同这棋,山贼的事件里,所有人都是棋子,被牺牲了,只是为了保住那条大龙,因为一开始,就是准备拿来牺牲的。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却也给了二皇子一定的打击。如今的这棋局,开了盘,接下来该怎么走,却不是那些局外人可以谈论的了。

    戴炎望着一开始就陷入两难的棋局,眉头紧皱,脑子里回响着苏品绿说的那些话,不知道下一手,棋要落在什么地方为好。因为苏品绿的话,让他茫然了。

    见戴炎没有动作,苏品绿了然的放下手中棋子。

    “戴大人,这棋,我们下次再下过吧!棋如人生,也如这尊皇王朝啊。”苏品绿的话,让戴炎手中的棋子落了地。他就这么望着苏品绿,忘记了说话。

    “戴大人,可否让品绿自此只做一个局外人呢?”苏品绿淡笑的望着戴炎,有空来坐坐,她并不讨厌的,做个朋友也无不可,只是,可否不再谈论这朝政和世道?她只是一个普通的百姓,也只想做一个百姓啊。

    她知道的,她竟然是知道的?戴炎惊讶的望着苏品绿,为什么她会知道?这最后的一局棋,只是开了局,却没有人知道后着为何,如同这尊皇王朝,这七皇子上位后,这王朝还能这么太平多久?他站在了二皇子一方,那势必是要与其他皇子为敌的。

    七皇子就是那天元,他们就是那一颗颗的棋子,不同的是,谁黑,谁白,现在都还没分清楚,棋却已经开局。她说只下到这里,她说她要做个局外人。那就是说……。

    戴炎不愿意承认,苏品绿竟然已经看透。而她不愿意成为这名为尊皇王朝的棋盘上的棋子,只愿成为一个局外人。那他们这盘棋,要何时才能有个结局?

    “我想,我来的不是时候。”戴炎望着苏品绿,他想从她上得到什么?此时此刻,戴炎自己都有点糊涂了。是要求一个知己?还是想要求一分助力?这女子的智慧,原来一开始就不屑为人所用,一开始,便不是他能驾御的,却是他想的太过天真。

    “大人的意思是要离开了吗?”苏品绿望着戴炎笑了,总算是要走了。

    “就此别过。”戴炎深深的望了苏品绿一眼。就如了她的意吧!做个局外人。那他来这里又是为了什么?那个目的,合该要沉入谷底了。

    戴炎猜不透,也不知道,也许,他本就不该来的。他什么都没说,她便已经全部都清楚了,他还什么都还没做,她就已经帮他全做了,他什么都还没想好,她就已经全部告诉他了,他还没有道明自己来这里的目的,这女子就已经拒绝了。

    他,不该来的。

    “不送!”苏品绿轻声呢喃。望着戴炎消失在走廊的尽头,然后笑了笑。拿着桌子上的书,静静的看了起来。

    戴炎为什么来找她?不过是为了寻一个答案。当在山上的一会,让他以为能从她上得到他想要的答案。只是……她不是官场中人,对这权位的斗争也没有兴趣。事会如何演变,她也没有兴趣。更不喜欢因为这样的事,而费了她的心思。

    她只要一方属于她的天地,这样悠闲的度就好,配上这一本小书,她就已经满足了……。

    “小姐?”翡翠走了过来。

    “恩?”苏品绿拿着书,找到自己上次看到的地方,接着看了下去。

    “戴大人就这么走了?”翡翠好奇的望着苏品绿。

    “他若不走,我何来的时间看书呢?”苏品绿好笑的望着翡翠。

    “戴大人来找小姐是因为那天的事吗?”翡翠不解的望着苏品绿。

    “那天的事?有发生什么事吗?戴大人只是来这与我以棋会友罢了。”苏品绿望着翡翠眨眼,轻轻的笑着。

    “这样啊!”翡翠了然的点头。

    “小姐,要给您换壶茶水吗?”翡翠拿着茶壶问到。小姐看书,怕是要看很久的了。

    “恩,换了吧!”苏品绿应了一声。

    翡翠拿着茶壶笑了笑,然后转往厨房走去。小姐见那戴大人,看来为的是那本书呢!书已收下,这人留不留就无所谓了。诚如小姐所说,那戴大人不走,她哪来的时间看书呢!想着,翡翠就笑了。这世间的男子,都不如小姐手中的那一本好书吧!

    苏品绿静坐在亭子里,拿着手上的书仔细的看了起来。这书,收的不容易啊!轻轻的笑了笑。苏品绿低头埋进了书里,啊!事不关己……!事不关己……。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弄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