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回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游龙舜景 书名:弄朝
    <---凤舞文学网--->

    苏品绿的归来,让苏积德哭了个天昏地暗。--凤-舞-文-学-网--也因为苏品绿的理由,让苏积德对她下了足令,至少两个月不得出门。而苏品绿也没有异议的同意了。

    “小姐……!”翡翠跟在苏品绿后回房,还在后怕的望着苏品绿。

    “恩?”苏品绿有点累的望着翡翠。

    “小姐,你没事吧?”翡翠望着苏品绿。

    “翡翠,忘记我跟你说过什么了吗?”苏品绿望着翡翠。

    “没有,小姐说今天什么都没发生,只是贪玩迷路而已。”翡翠回忆着苏品绿说过的那些话,然后重复了出来。

    “很好,翡翠,我们什么都没有经历过,今天发生的事过了今夜,就什么都不记得了,知道吗?”苏品绿不希望翡翠一个说不好,让人有了其他的想法,图惹麻烦上

    “是,小姐。那杨家小姐那边……!”翡翠在另一个房间里遭遇了一个丫头,那个丫头说是杨老板家的,跟自己家的小姐一起被抓了来。刚才她也看见了那个杨小姐……。

    “翡翠,你听不懂我的话吗?我们从来不曾见过杨小姐,以前没有,以后的事谁也说不好,知道了吗?”苏品绿摇头,觉得有点累。

    “是,翡翠明白了。”翡翠点头。

    “很好,我有点累了,帮我准备水吧,我想洗了早点儿睡。”苏品绿挥手,要翡翠下去准备。

    “是,小姐。”翡翠点头,转走了出去,却让苏品绿叫住了。

    “如果有人问起,知道该怎么说了吗?”苏品绿望着翡翠。

    “知道的,小姐。”翡翠不知道她家小姐为什么那么紧张,不过,她听小姐的。

    “很好,下去吧!”苏品绿点头,等到翡翠不见了人影,苏品绿才松了一口气。

    在七皇子上位没多久的时候,就出现了有人跟山贼勾结的事,而且还绑架了有钱人家的小姐。那些被绑架的小姐里头,她知道的只有自己和杨初云。如果只有他们两个的话,戴炎没有理由把事压下来的。如果是为了女子的清誉的话,为什么他家爹爹去报官的时候,衙门却不受理呢?可见已经有先例了。而且不止一件。不然戴炎也不会查到那个地步。甚至已经做了内应。

    那些要绑架有钱小姐的人是什么人?为什么一定要是有钱人家的小姐,那个头目说过的话,干净?什么东西干净?是她们这个人?还是……!苏品绿皱起了眉头。那个来买人的人,武功如此高强,甚至一语断定她就是苏品绿,他如何识得她?光是一个姓氏,如何断定?来的人如此神秘,背后的人一定也不是简单的人物。他要戴炎别太深入,说明背后的人比戴炎还难对付。那……。

    苏品绿摇头,要自己不要再想。这不是她应该去想的事。也不是她能管的事。那背后有着什么样的秘密,她不需要知道,也不应该去知道。那个背后的人是什么人,她更不应该去好奇。对她一点好处都没有的。

    苏品绿深吸了一口气。苏品绿,你只是一个平凡的女子,不该知道的绝对不要去好奇。记得了吗?镜子里的苏品绿对着自己点头,然后渐渐平静了下来。

    看来,她这个遇到问题就要追寻答案的毛病要改一改了,毕竟,有的事,不知道要比知道来的幸福啊……!

    ……

    这是一座宅邸,富丽而堂皇,端坐在堂上的男人怀里,抱着一个妖娆的女人,那是一场,退却后,男人把女人推到一边,让人带走了。

    “回来了?”男人对着空气说了一句。上的衣服只是随意的穿着,手上的酒杯在唇间流连,然后一饮而尽。

    “主子。”那是一个黑衣人,戴着帽子,无声无息的出现在这个房间里。对着上坐的男人行礼,然后低下头去。

    “发生什么事了?”男人望着低头的黑衣人,然后皱了皱眉头。

    “海老,这里是自己地方,你就不要拿着那个帽子来对着我了吧?”男人放下手上的杯子,轻声的说着。

    “是,主子。”被叫海老的黑衣人取下了帽子,那张苍老的脸上浮现出一抹诡异的笑来。

    “发生什么事了吗?”男人冷冷的望着海老。

    “九风山被灭了。”海老淡淡的陈述着。

    “几时?”男人皱起眉头,坐正了子。

    “就在刚才。”海老低下了头。

    “难怪你空手而回了。”男子坐正子,然后望着座下的海老勾起嘴角。

    “遇上了一个程咬金。”海老说着,抬起头来笑了笑。

    “戴炎?”男子望着海老,眉头微皱。

    “我以为他还要多花点时间的,没想到这么快就把九风山给灭了,看来,二哥那里的人,都有点本事啊!”男子邪气的勾起嘴角。

    “是有人帮了忙。”海老想到什么,然后望着座上的男子笑了笑。

    “帮忙?谁?”男子挑眉。

    “听说是戚将军借了兵。”海老望着男子。

    “那个老头子,仗着兵权在握,根本就不把我们小辈的放在眼里,他竟然会借兵?”当真是稀奇了。男子冷笑了一声。

    “就算借了兵,那九风山也是易守难攻,戴炎若不是有点本事,相信也做不来这些事,只可惜,那个男人脾气倔强的很,不一定能为我所用。”男子说着哼了一声。

    “戴炎是有本事的,能够打进山寨做内应已经不简单,重要的是,有人给他做了路标。”如果不是那样的话,那些官兵早就迷失在山里了,而留下路标的……。

    “这次被抓的女子中,有一名女子叫做苏品绿。而她在被劫持的时候,留下了路标,让戴炎的人得以快速进山,打了个急攻。山贼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全部都被擒住了。”海老说完望着座上的男子。

    “是吗?果断的判断,果断的行动。也合该他坐上这初城的监管一职。只是……,那个苏品绿是什么人?”男人皱着眉头望着海老。

    “就是那十幅仕女图中的其中一个。”海老说着抬起头来。

    “你是说……!”男子挑眉,当父王驾蹦,民间收罗了很多的仕女图,想着新王上位后,填补后宫之用。谁知道上位的是不足七岁的七皇子,那些画像被打回了原出地。他找人拦下了其中一部分,挑出了十幅来为自己所用,却不想,多是空有其表的货色。

    “是的,苏家绸缎的苏品绿,她在被抓的时候。留下了标记,让官兵有了踪迹可寻,才会给了山贼一个措手不及。”海老望着座上男子。

    “什么意思?”男子挑眉。

    “苏家的小姐,国色天香,而且有勇有谋。重点是……,戴炎对她有兴趣。”

    “那又如何?”男子斜眼望了海老一眼。

    “主子难道不想得到她?”海老勾起嘴角笑着。

    “女人,天下都是,只是被人送了仕女图,比一般女子有点优势罢了。说白了不过是名女子。前几次的,不都是胭脂俗粉,不得我心吗?如今九风山已灭,我也没有心思再去造就另一个九风山。让二哥那边乱一乱,目的也达到了。一个女人,你一定要拿来这里跟我说吗?”男子望着海老,嘴里哼了一声。

    “那戴炎若有兴趣,要了便是,这世间最多的,不过是女人而已,我何必屈尊降贵?”男子说着饮了一杯琼酿,露出了一点笑意。

    “如果是普通女子倒好,小的总觉得她不若外表柔弱。在被小人带回的路中,不哭不闹,也不做其他想法,冷静自持,还有智慧,与其便宜了戴炎,主子何不收为己用?”海老望着坐上的男子,有脑子的女人,更能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美人计,例来最受用,也最能在皇权中起到作用,谁叫当权的多是男人呢。

    “女人?不能暖,当是持家。我无家可持,暖被的多如繁星,海老,你当真是老了吗?要我为一个女人动心思?我尊皇辉何时需要为了一个女人,而大费周张来着?”

    他,尊皇的三皇子,如今的辅佐大臣,何需为一个女人而发愁?

    “九风山不过是为了打击二哥而建立的据点,拐那些女子不过是因为本王看上了,顺便而已,可惜都不是本王想要的。丢了就丢了。你何必执着一个苏品绿?”那女子画像他又不是没见过,可惜,画中人于现实中的都有差距,经历了几次以后,他对那些仕女图都失去了兴趣。还不如自己出访寻回来的那些得他的心。

    “主子不再考虑?”海老望着尊皇辉,苏品绿在他看来,以为主子当会满意的才是。

    “考虑?海老?何时需要你教我做事了?”尊皇辉望向海老。女人,他不缺,丢了就丢了。他本来的目的也不是为女人,不过是为了让他二哥忙碌一下而已。

    如今那戴炎的能力他已知道,而戚家老头也开始动摇,有转向二哥的趋势,其中有什么秘密他还说不好,哪来的心思去计较一个女人。这海老是不是跟在他边待久了,女人见多了,倒还失去心智了?他喜欢女人,却不会为了女人而放弃这大好的江山。

    “小人该死。请主子责罚。”海老低下头,他是担心戴炎若跟苏品绿结下缘分,那对主子来说并不是好事啊!主子没有见过苏品绿,自然不会做其他的想法。可是,他是见过的,那女子聪慧,眼睛里的淡然合该是会让人倾心的。

    那样的女子配谁,都是不会降低了份的,如果能为主子所用的话,作用势必是很大的。只是主子却没有那份心思,让他看着有点着急。

    “责罚是一定的,你没把人带回来,而且也没交代好九风山的事,让戴炎轻易的就灭了九风山,连让本王多玩几次的机会都没有。你这几天就到后山去呆着吧!没事叫你,都不许下来。”尊皇辉一挥手,海老便应了一声消失了。

    “苏品绿?”尊皇辉冷笑了一声。不过一个女人,海老真是小题大做了。

    他把玩着手上的玉瓷酒杯,然后望着门外。

    “来人。”尊皇辉叫了一声,门就被人推开了。

    “主子有何吩咐?”来人一黑的跪在地上。

    “把前些子,海老从外边带回来的那些女人都解决了。做的干净点。有事就提头来见。”尊皇辉脸上的神,瞬间变的狠,冷冷的下着命令。

    “是。”黑衣人点头走了出去。留下一室的寂静。

    尊皇辉举着酒杯,嘴角开始轻轻的上扬。该死的都死了,所谓的证据,永远指不到他上。死人说不出话,活人,想查也很难了吧!即使有什么踪迹可寻……,那也要有胆子寻上他才是啊!尊皇辉想着就笑了。

    想到二哥知道后的那张脸,他就很想亲自去看看,当他知道那些女子都已成为地下亡魂的时候,该如何跟那些死者的家属交代呢?当事浮出水面的时候,他是要正面来犯,还是隐忍等待?怕是会乱吧!

    而这一乱,怕是要乱好久了。而他,就好好的看着,看着他亲手演绎的这出戏,该如何落下帷幕呢?。

    想到这里,尊皇辉就忍不住笑了出来。那大厅之上,竟是一个男人得意的笑声,绕梁不去……。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弄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