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八章

    <---凤舞文学网--->

    在三哥说话之前,癫子就跑了过去把武?他们往地上拉,小二爷一听三哥的话,死死的抓着险儿首先又跪了下去。--凤-舞-文-学-网--明哥也对着我飞快的走了过来,我实在是没有勇气再对着自己的左手砸第二下了。于是,我又举着烟灰缸对着自己额头猛地来了一下。

    接着准备对着额头再搞第二下的时候,明哥赶过来一把抱住了我,把我手上的烟灰缸抢了:

    “你胡乱搞什么啊?!”明哥也生气了。

    我不听也不答话,只是默默的抢着明哥手上的烟灰缸,明哥一只手拦着我,一边扭头对着三哥说:“义色,你来沙,劝下啦,小钦不懂事,你未必也学他啊。”

    三哥脸上没有任何表,对着明哥说:“铁明,你松手,你把烟灰缸给他。”话语平淡但是却非常的坚决。

    明哥一听,没有办法,只得松开了抱着我的手,但是烟灰缸还是死死的拿在手上,不肯给我。我当时也就是小孩子脾气,觉得事错的本又不是我,缺牙齿挑衅我多次了,这次打了武?我才动手的。虽然今天事搞大了,但是本意不是那么去的,也不能全怪我这边,加上上一疼之后,更加有股要赌气的感觉。但是我却没有想到,我今天感觉这样受了委屈,如果万一是缺牙齿的人把我砍成重伤了,那三哥对待缺牙齿会不会只是这样的处罚一下。

    那个时候的我实在是太小了,不懂事。

    我正在抢着明哥手上烟灰缸的时候,三哥走了过来,非常用力的一把将我推到在了地上,把手上带着血迹的烟灰缸递给我,望着坐在地上,额头上一个大包的我很平静的说:“来,你不用抢了,我的给你,来,你来用。”

    我听三哥这么一说,越发赌气的一把接过三哥手上的烟灰缸,站了起来,对着自己的脑袋又敲了下去。这一下还没有打到脑袋上,三哥就一把抓着了我的手,“啪”的一声,非常重的一个耳光就摔在我的脸上,跟着一脚把我踹到了墙角。被打的那半边脸火辣辣的剧痛,耳朵也“嗡嗡”的鸣叫起来。

    我有些莫名其妙的望着三哥,这是三哥有史以来第一次打我。三哥满脸铁青,嘴唇剧烈颤抖,看起来已经被气的几近崩溃:

    “你啊你!我不想和你说什么了,铁明你给我把他拉起来,等下送他去下医院,老子明天再和你算账。你这个人真的是没得卵用!”

    我还想争辩什么,明哥飞快的跑了过来,一只手把我抱着,另一只手死死的捂着了我的嘴。

    “胡玮,你自己看见了,你大哥保了你,但是今天这个事,不是我为难你们兄弟,是你们兄弟为难我。我是一定要给个交代的,你准备怎么搞?你要是不舒服,等你好了,你有种就过来找我义色报仇,砍死我了,我不说一句话。”三哥走到了胡玮的面前。

    “三哥,我晓得了,是我的错,不关钦哥的事,你怎么搞就怎么搞,你是老大,搞我应该的,我没有什么不舒服!”胡玮也许是因为看到了我所做的一切激起了他骨子里的豪气,说出了让我和三哥都非常感动的话,并且主动的把手放在了桌子上。

    “好,胡玮,你没有丢我的脸,这件事一过,哪个再敢动你,我就要他死!”三哥一说完,也不答话,对着胡玮放桌上的手就是一下接一下的砸了过去。

    至始至终,胡玮虽然一直在惨叫在哭,但是他的手再也没有缩回来过。三哥则是沉默而机械的砸着胡玮放在桌上的手,一屋子的人都突然陷入了一种奇怪的沉默之中。胡玮不断的惨叫和哭泣,加上砸手的“砰砰”闷响,在一片沉默中显得更加的刺耳和恐怖。明哥和癫子把我按在一边的椅子上,死死的按着。非常严厉的眼神望着我,明哥从来没有这样望着我的,我知道我今天闯下了大祸。于是,不免又有些心虚了,同时又想去救救胡玮,对着小二爷打眼色,小二爷也对着我坚决的摇了摇头。

    三哥砸完了胡玮,拿着烟灰缸径直得走出了房门,一会儿,传过来了水龙头流水的声音。

    在这个时候,我们六兄弟都是极为紧张的,尤其是武?,他看到了前面两个人的结局,不知道三哥会怎么对他,他的额头上流出了一颗颗豆大的冷汗。我心底已经打好了注意,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三哥这样动武?,我一定要阻止。同时,我又非常的担心,万一阻止不了,其他兄弟譬如险儿为了武?和三哥真的冲突起来了怎么办?

    这种况下我非常的慌乱紧张,但是我绝对不能让武?受伤。他和胡玮绝对不同,他是流着我的血的结拜大哥。

    结果,我们一直都在虚惊一场,三哥也许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动武?,武?跟他这么久了,又是他从小看大的,他根本就下不了手。是我们自己心虚,吓到了。

    三哥砸完胡玮,出去把手和烟灰缸洗干净了,就直接进来,收拾东西,要明哥和癫子把我们搞上车走,根本连看都没有再看武?一眼。其实,三哥明显对胡玮还是留了,砸完了之后,胡玮痛哭流涕的握着手蹲在地上,被砸的手上有血迹出来,也有皮开绽的地方,都是乌青的。但是明显比阿建的要好上很多,最起码,指甲盖没有见到一个完全脱落的。

    事后,胡玮告诉我三哥砸他的时候,除了开始几下砸的手背那一面,后面,三哥帮他把手翻过来了,砸的是手掌。

    一切忙完了,三哥和明哥把我和胡玮,阿建搞上了车,准备去送到医院。路过跪在地上的袁伟、小二爷他们边的时候,袁伟还望着三哥小声的叫了一句,三哥却连头都没有低一下。

    倒是走在最后面的癫子悄悄给他们说,等我们走了,要他们自己起来休息下,等下看见我们回来的车灯了再赶紧跪着。

    至于阿建,在车子刚到九镇十字路口的时候,三哥就把他赶下了车,并且对他说,不希望再在九镇上面看见他,如果再看到了,缺牙齿都保他不住。

    在医院急症科,医生给我和胡玮清洗了伤口,上药包扎了起来。我脑袋上的伤并不严重,只是淤青,肿了个大包,但是手指头比较厉害,我当时是砸的时候确实是用上了很大的力气。医生在给我用镊子夹着医用棉花消毒的时候,对着手指甲那边一擦,松掉的指甲盖就随着医生的动作不停的滑动。每滑动一次都疼之入骨,让我浑冷汗直冒,比之后我尝试到的刀伤要让人感觉痛苦的多,弄的我全发软,都有点站不起来。

    包扎好之后,三哥问胡玮要不要送他回去,他说今天不想回去。胡玮妈妈很小就死了,爸爸是个跑长途货车的司机,也常年不在家,家里就一个人和隔壁的爷爷住在一起,回不回去也无所谓。

    于是三哥带着我们一起去夜宵摊上买了一个青蛙火锅,熬了一条鲫鱼汤,还有七八样下酒的荤素小菜,三件啤酒,装上车,大家又回到了红桥。回来的时候,他们几个果然很听话的跪在那里,三哥看到他们的样子感觉心好像也好些了,走过去把他们几个都叫了起来,一起吃饭。

    三哥开始一直不开口和我说一句话,我还以为三哥可能这次真的怪到我了,有一段时间不会理我。结果到后来,喝了几杯酒之后,还是忍不住狂骂了我一顿,说我不听话,乱搞,如果不是从小看我长到大的,真的恨不得打死我才好之类的话。最后,还要我给缺牙齿三万块钱,当是赔他的医药费,我们放了几万在三哥这里的,所以,他就帮我出了。再就是今后,两方谁也不许再闹事,这样做实在是太丢人,他的面子也太过不去。三哥还说他会去给缺牙齿说,我们这边一定要给他面子,明天一起去道个歉。

    我问三哥,那缺牙齿万一出来找我们麻烦呢?我怎么办?

    三哥眼一瞪:

    “他敢!”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打拼――六兄弟的血色往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