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凤舞文学网--->

    之后两天,我找了个机会问了问三哥,三哥不置可否,说要我们仔细想想再说,不过黄皮这边他会帮我们盯着,只要向志伟回来,就会通知我们。--凤-舞-文-学-网--

    三哥没有答应马上收我们,我们也就只好每天按时的上课,下课,打球,子一天天的过着。

    自从把大脑壳他们几个弄到医院至今还没有出来之后,我们几个在学校的名声大起,每次去顶楼抽烟总有人来巴结上烟了。

    周波,康杰,简杰等人也对我们完全的另眼相看,每次下课都巴巴的赶到我们教室,做什么都愿意跟我们粘在一起。

    但是像我们这样精力极端旺盛的年轻人,就算不惹事,事也会找上门来,平淡子总会被突发的事件打破。

    险儿出院的二十几天左右,我们又干了一次名声鹊起的事。

    那天晚上,上完第一节晚自习之后,我们六兄弟和周波,简杰,康杰,小敏,鲁凯等人一起逃了剩下的两节晚自习,去上街的新潮录像厅看录像。

    听说新的一期古惑仔出来了,一路上一伙人都非常兴奋,不断的讨论推测着新一期的剧,欢言笑语,洒在了长长的街道上。

    到了新潮,一问老板娘。果然新一期的古惑仔已经来了,名字叫做――猛龙过江。大喜,赶紧要了一个大包厢,买了一件啤酒,一伙人坐了进去。

    不负所望,陈浩南还是那么牛完美,山鸡还是那么有形有义。

    台湾高雄酒店,山鸡单刀赴会,一举成名;蒋先生面对枪口,淡然推掉酒杯:“你今天动了我,我保证你回不了台湾!”;山鸡最后的那句:“你是我最的女人”;还有最经典的那句:“我叫山鸡,的鸡!”

    几个经典的片段看的我们血沸腾,也许是我们太没有水平和格调了,但是无可否认,古惑仔对我乃至我们兄弟确实都产生了很深远的影响。

    看完后,我们意犹未尽的从录像厅走了出来,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股熊熊的烈火在心里燃烧,我们好像看到了前进的方向,那里有着陈浩南一样完美的生活,这种生活在成年人眼里看起来是低劣,卑微的。

    但是在我们这些没有信仰,没有目标而又血气正盛,精力无穷的半大小子眼里。这绝对是堂级的教学片。

    我们还没有学会世界的圆滑世故,我们还没有经历世界的无奈苍凉,但是我们已开始长大。我们可以看见这些平凡的庸碌的人生,我们不愿意那么过,我们想要的是轰轰烈烈,快意恩仇,酣畅淋漓;我们想要的一生的兄弟,永久的红颜,变幻的江湖不变的;我们向往的是着锦袍,策快马,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的潇洒。

    大侠已经消失在了现代的社会,但是古惑仔给了我们一个虽然遥远,却是可以触摸的梦,一个具有古典浪漫怀的梦。

    我们都想要抓住它!

    只是当时的我们猜想不到,这种浪漫是血淋淋的。

    走在大街上,天气开始有些凉意,路上的行人也不多了。

    但是被古惑仔刺激的豪四起的我们心里都仍然感觉好像有些什么东西蠢蠢动,于是我们决定先不回家,继续去十字路口吃点宵夜,喝点小酒再谈。

    也许我们心中本来渴望着发生些什么,来为这个平淡无趣的晚上增添一些刺激与我们渴望的那种血色浪漫,同时也抒发一下我们多余的和过剩的精力。

    于是,老天爷成全了我们。

    二十四

    九十年代中后期开始,全中国所有的城市里,小混混的踪迹总是随处可见,这点大家一定是清楚的。而通常来说,往往在两个比较接近的地方,比如同县,同市,乃至同省之间,各地的小混混一般又都存在着多多少少的联系。

    天天在自己的地盘上玩腻之后,这些精力过剩的家伙们都喜欢找些借口去别的地方玩个天把两天。这也是小混混们让自己显的比较?,比较牛,比较和其他的小混混不同的的方法之一。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你能隔三差五的去别的城市兜个圈,起码可以证明你朋友多,面子大,到处都能罩的住。

    而出去游玩的借口往往都是哪个哪个的朋友过生啦(这个朋友小有名气更好,没有也无所谓);谁又介绍了马子啦;有个什么朋友在那边出了什么事啦(这个借口一般都是假的,真出了事,谁也不会叫这样的小混混过来,除非凑个人数,否则那就是找死);什么朋友有个什么生意开张啦(这一般也是假的,做了生意还和这样的小混混玩,还叫他们来捧场,那只能说此人太没格调或者实在算不上什么生意)之类种种。反正,一般隔个三两天的都会找个借口出去玩玩。

    这样出去玩,面子有了,也能够装起来,所以说这是件不错的事。按商业规则来说,利率要大于风险,可以说是价比不错的软投资。也有个最近几年很流行的词可以形容――炒作,这就是一种具有小混混特色的自抬价的一种炒作。

    但是俗话说的好,天上没有掉下的馅饼,你要想获利就得要冒风险,不管风险机率大小,总之还是有风险的。

    那么风险在哪里呢?我们来这样解释一下吧:

    你是某地的小混混,过来另一个地方玩。但是小混混这个产业在当时是个大众产业,朝阳产业啊。

    比起朝八晚六(当时全国的上班时间都是早上八点到下午六点),终辛劳,一个月拿个几百大元的普通上班族,那可以说是提前进入小康。

    天天闲着没有事,睡到下午起来去各中小学校验个收,一个月少说也得挣个千儿八百什么的。偶尔在街头招朋唤友喝个小酒,打打小架,只要不惹到通天的那些牛衙内和真正的狠角,一般也都可以充充“爷不喜欢你,就可以动你”的好汉人物。运气好到祖坟冒青烟,遇见了荷尔蒙过剩,材发育魔鬼,脑子发育鸽子蛋一样的小姑娘,回头对着正万夫莫敌的英雄一笑,那就更是嗨大发了!

    像这样的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发软,还醒握天下权,醉枕美人的好差事,谁不想干?

    所以,当然的,小混混这个职业全国各地到处都有,而且蓬勃发展。你要过去玩的那些地方当然也不是火星,自然也会存在着具有各式各样地方特色的无数小混混。

    那么,各位想想,一帮外地的小混混,一脸天下我最大的跋扈神,留着比女人还长的头发,却又长期不洗,油乎乎的发型下雨还可以防水,嘴上叼根烟,很轻佻的对街上过往美女吹口哨,或蹲或站的出现在了生你养你,还提供你做小混混这么有前途的差事的家乡,而且显得比你更能行。

    作为一个立志为伟大祖国有过悠久历史传统黑道事业的伟大复兴而献出一切的你,会怎么看?会怎么想?

    反正,我们会想,小子找抽!

    当然,如果这些外来的小混混在的本地朋友确实罩得住(一般不可能,就算罩的住,那也是他这个本地朋友在他们面前显牛,吹的),或者本地的小混混确实是不堪一击,百无其用,就像很多挂羊头卖狗的发廊一样只是借着混混这个光荣职业做幌子,而他们又确实是过江的猛龙,那就另当别论了。

    那天晚上,我们就遇见了一伙从县里过来九镇玩的小混混。可惜的是,虽然他们的确算的上是猛龙。但我们不是发廊,是地头蛇!而且是强龙不压的地头蛇。

    二十五

    当时,我们一行人走到了镇工商所对面的老电影院门口。这座电影院是刚解放时候修的,本年代久远,所以已经废除。现在改成了一个大的歌舞厅。

    歌舞厅和楼房之间有一片足球场大的场地,靠里面的大部分地方用铁栏杆围起来改成了滚轴溜冰场。靠外面的地方有几个小生意人合伙搭了一个大棚子,棚子里牵了电线,摆上了二十几张台球桌,成了一个简易的台球室。

    门口还有一些擦皮鞋和卖点葵瓜子,槟榔,花生,烟,矿泉水之类的小摊贩。都是些苦命人,为了赚点小钱,寒冬腊月,经常深更半夜还看见几个满脸麻木,皱纹就像刀刻一样,两鬓斑白的老人守在摊子前,等着打球溜冰看歌舞的年轻人出来卖点小东西,偶尔遇上几个没有心的杂碎还只得来几句呵斥。

    这个地方是九镇除十字路口外最为繁华的地段,一到入夜也有很多的年轻人过来玩耍,同时也是不入流的小混混经常去的地方。

    十字路口,那是什么地方?那是龙虎地,风云地。普通人去玩没有问题,但是没有三两三的小混混一般不去那里,因为在那里玩的一般都是九镇比较混得开的流子,万一喝了酒闹起来,他们受不住。所以,这一片,俗称新码头的地方成了他们玩乐的天堂。

    我们路过的时候,几个站在溜冰场门口的人远远的对着我们这边打了一声招呼:“哎,险哥,干嘛去啊?”

    望去一看,原来是险儿初中的同班同学,一个叫贾亮,一个叫李梦,一个叫孟伟。

    贾亮,李梦和险儿关系很不错,都是一个地方长大的,两方人大家基本都认识。于是我们也打着招呼跟着险儿一起走了过去。

    “干嘛呢你们三个这么晚了还在街上不回去,等x中的妹妹下晚自习啊?”险儿问道

    “等什么等,我和贾亮,孟伟,孟伟他老弟,还有他女朋友一起过来打球的。”李梦给我们一人发了一支烟说,旁边的贾亮也望着我们笑嘻嘻的,但是孟伟脸上好像有些不高兴。

    “那一起去喝点酒去吧?”

    “不去了,我们这里出了点事,还喝什么酒。”

    “怎么了?”一听出事了,大家精神马上来了,武?带着万份期待表的飞快问道。

    “刚刚孟伟的女朋友被人调戏了。”李梦一指孟伟道。

    “怎么回事,你先说说看。”地儿好像怕武?闹事,赶紧接口问道。

    。

    “我们刚刚几个一起过来打球,孟伟的女朋友一个人没事做,就去溜冰了。结果,被一伙人非要牵着她滑,她不愿意。后来那些小麻皮调戏她,她叫孟伟过去,孟伟还被他们几个踢了几脚。”

    “他们什么人啊?”

    “一个叫梁建的人的朋友,县里的流子,混的很好,好像是十三太保。”孟伟说

    “哦,我在县里读初中的时候,听说过他们,他们是城关的几个流子和x中的几个学生,老大叫纪刚。小一辈里面是混的还可以,那个时侯名气就大的。”简杰说道

    事后我们才知道,今天来的是十三太保里面的七个,他们确实在县里都还混的不错,能罩的。但是这个梁建就更本没有听过,他都不是九镇人,也不是附近过来的乡下仔,是他父亲在车站旁开了个小饭馆做生意,跟父亲来的,才来四个多月。在九镇没有人?他,但这小子又是个对混混这个职业有所憧憬的家伙,不知道怎么就认识了十三太保这批人,然后在人家面前吹牛,说自己在九镇怎么怎么样,人家过来了就拿着家里的钱像供祖宗一样的供。

    简杰这么一说,所有人脸上都明显的露出了不服气的样子。这句话没有起到什么威慑的效果,反而激起了我们的斗狠心理,原本带着少许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心态的人现在都决定要干一下了。

    “怕什么,九镇的弟兄就不行啊?”袁伟首先就一脸不服气的说到。

    “孟伟你他妈到底怎么了啊?被人踢了几脚都还不搞?”险儿也扭过头望着孟伟。

    孟伟期期艾艾的说道:“不是不想搞,真的搞起来了也不好,我怕万一事搞大派出所来了就麻烦了,我女朋友也不想我搞。”

    险儿一听,气的脑袋冒烟:“你真的没有卵用!你自己的女朋友都被人摸了,还当着女朋友被别个踢了几脚,都不敢放。这么多朋友在这里,你怕什么?你反正自己看,你的事,你搞就搞,不搞就算哒。”

    孟伟听了这话,看得出来有点恼火,但是还有一丝忧虑的表。我知道险儿被向志伟的事弄的一肚子的火,憋了这么久的怨气,一直没有地方发,今天肯定是不想放过这个机会的,何况我自己现在也是满心想找些事做。

    于是,我赶紧插上去说:

    “没关系,你实在不想搞,我们帮你搞吧。不能让你女朋友和那些人觉得,我们九镇的朋友好欺负啊。”

    这句话说出来,当着女朋友的面,孟伟受不住了,转就往里面走。小二爷一把拉住了他:“里面人多不好搞,搞坏了东西还要赔。你说找他们有事,要他出来,我们在这里等你。”

    孟伟转走了进去,他女朋友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一个人走到了一边。

    这个姑娘还是很聪明的,知道怕误伤。

    一两分钟的时间之后,孟伟就率先走了出来,后跟着大约七八个流里流气的人,个个嘴里都叼着根烟。为首的一个比较高大,大概有个一米八左右,留着很长的头发,走起路来,上好像没有骨头,跨着滑过来的。

    孟伟的胆子也确实不大,一边脚下飞快的走向我们一边时不时的微微偏头瞟瞟后面,生怕后面的人对他动手。我估计如果不是面子问题,他早就跑到我们这边来了。这小子知道人多还是力量大,和他女朋友一样聪明。不错!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打拼――六兄弟的血色往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