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一章 吸血龙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StK 书名:璇玑印
    <---凤舞文学网--->

    格尔顿浮在半空,暗自苦笑:“想不到才短短几,我便坠崖两次下右手轻挥,凭空画起一个魔法阵,末了将魔法阵往自己和玉瑶上一引,两人上泛起淡淡白光,下坠之势立止。--凤-舞-文-学-网--玉瑶奇道:“漂浮术?格尔顿你会魔法?但也不见你念咒语?”格尔顿笑笑,也不言语,左手随便一挥,一个火球亮起。格尔顿抬头向上望去,却见那洞口已经关上,不过就算不关上,玉窟已经坍塌,也是不能从原路回去了。便张目四顾,见四壁均是玄黑岩石,似坚硬如钢,与玉窟中大为不同。

    二人缓缓飘落,过了半晌,方才到底。格尔顿右手幻出一支火箭,向前去,只见此处又是一个深且直的洞,火箭飞了半天仍没碰到任何东西,渐渐没入黑暗之中。玉瑶抬头望望,已经看不到顶,心有余悸道:“若你不会漂浮术,我二人今已经葬此处了。”格尔顿从怀中取出冰雪之泪,为玉瑶戴上,腼腆地笑笑,轻轻执起她的玉手,右手反执浪剑,用指尖控着火球,全神戒备,缓缓牵着玉瑶前行。玉瑶右手被格尔顿牵着,手心传来一阵温暖,心中微甜,一丝喜色飞上眉梢,却想起父母,心中一酸,暗念:“父皇,母后,你可曾想到,瑶儿也能有此一天,与心的夫君挽手同行?”

    却说二人沉默无言地走了半天,格尔顿一直在戒备留神,未敢放松,玉瑶却心有所思,一直低头不语。忽然格尔顿形一顿,警觉起来,侧耳倾听,似是从洞中传来了什么声音。马上对玉瑶打了个眼色,示意玉瑶噤声,同时将指尖火球熄灭落入一片黑暗之中。二人大气都不敢出,贴着洞壁,缓缓摸索着前行。玉瑶虽然听不到什么,但见格尔顿如临大敌,心跳如雷,也自谨慎小心起来。

    过了半晌,忽然从洞深处隐隐现出一丝昏黄火光,玉瑶定睛细看,应该是火把发出的光亮。更有“咚咚”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声音并不大,而且并不冗杂,来人可能只有两到三人。格尔顿细细辨了许久,低声道:“应该只有两人。其中一人脚步虚浮,间中有尖细之物戳地之声,估计是拐杖之类物品,应为一垂暮老者。”玉瑶也细细分辨,果然隐隐听到尖细的声传来,分明不是脚步声,微微颔首。格尔顿接着说:“另外一人脚步声轻又细,且杂乱无章,可能是一黄口小儿,作蹦蹦跳跳之状。”玉瑶听格尔顿说毕,也自不猜疑,二人一同凝神等待脚步声到来。

    脚步声缓缓靠近,那火光也明亮了许多。格尔顿和玉瑶躲在一处影之后,火光照耀不到。忽隐隐听得一稚嫩女声道:“爷爷,我刚才好像看到前面有火光,是不是有人?”格尔顿和玉瑶闻言一惊。一苍老男声答道:“在这鸟不生蛋的鬼地方,哪会有什么人在。小叶儿,你别老蹦蹦跳跳的了,老在我面前晃啊晃的,我这把老骨头啊,说不定什么时候被你晃晕了,摔下来就散了咯。”说着说着,二人走近,格尔顿偷偷伸头出去张望,只见一老者材矮小,只有常人半高,弯腰驼背,老态龙钟,左手举着一个火把,右手拿着一根长长的手杖,不停地点地,咚咚作响。又见老者旁一个小女孩,年龄不过十一二岁,长发如雪,悠悠及腰,皓齿明眸,樱唇含笑,弯弯媚眼,如柳如月,左右脸腮一边一个甜甜酒窝,其美丽可竟不下于玉瑶。

    却见那小叶儿一嘟小嘴不嘛。”便继续绕着那老者跳起舞来,舞姿灵动,口中轻轻哼着曲儿。那老者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又走几步,忽然停下来道:“紫衣龙王那个滑头小子,欺我年老无力反抗,故意派我来跟风灵使接洽,唆使他反叛天界,放出四翼龙君,其实本来就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实际上就是派我去送死,待我死后便强行娶你过去,独占吸血龙族一脉好小老儿我好歹曾经都是吸血龙王,独霸一方,现在虽然老迈无力,却余威犹在,风灵使还是给我几分薄面。也幸亏小老儿机警,带你同行,又打听出风灵使对风司神有,以此为饵,终于钓得风灵使这条大鱼,救出了四翼龙君。要不然啊,我可就葬风灵使枪下,而你,就成了紫衣那小子边的玩物了咯。”小叶儿一吐舌头,一脸不以为然,继续跳跳唱唱,好不快活。

    格尔顿和玉瑶听了这番话,却是越听越心惊。格尔顿听到吸血龙王说到,他与风灵使接洽,成功唆使风灵使反叛,最终风灵使放出四翼天螭之时,眼前又浮起龙谷村中那一片如修罗地狱般的惨状,悲愤莫名,咬牙切齿,双拳紧握,全不停地颤抖。玉瑶察觉格尔顿有异状,担心地搂紧了他的腰,忽然格尔顿转头过来,双目如血,全散发凛然杀气,玉瑶一看,倒吸一口凉气,双手一松,却眼前一花,格尔顿已经闪将出去了。

    格尔顿全力念动迅影诀,加上功力大增,当下形如闪电,势若惊雷,眨眼之间,便闪至祖孙两人面前。祖孙二人忽然惊觉眼前一花,一道银色闪电袭来,甚至还来不及惊呼,一柄如水银剑,已经抵在吸血龙王咽喉。格尔顿一招得手,心道奇怪,怎么吸血龙王竟然如此不堪一击,但大敌当前,也容不得他多想,于是便沉声道:“是你,放出四翼天螭?”

    小叶儿此时方才惊呼出来,一声,跌坐在地,小手掩嘴,俏脸惨白。玉瑶缓缓从影中走出,却面带惊喜之色,原来是她初见格尔顿展露武功,他年纪轻轻,竟功力如斯,真是既惊且喜。吸血龙王被制住,初时心中一惊,复又马上沉静下来,正色道:“算上各种曲折,也算是老夫。难道是四翼龙君出世,祸害人间,那笔血帐便要算到老夫头上?”格尔顿咬牙道:“你知道便好,四翼天螭出世,生灵涂炭,你放出四翼天螭,自然罪无可恕。今被我遇上,我便要为天下生灵讨个公道。”吸血龙王又问道:“那生灵涂炭又与尔何干?尔为何要为他们讨个公道?”格尔顿略一沉吟罪之人,本不当死,生灵无辜,杀之有罪。是以我以手代天,讨伐罪人。”吸血龙王似是听到了天下间最好笑的笑话一样,纵声长笑,格尔顿等人楞在当地,不知所措。吸血龙王笑毕,似乎完全看不见抵住喉咙那柄长剑一样,抚掌笑道:“哈哈,好一个生灵无辜。吾且问尔,吾为人臣,为救吾君,穿越冥界来至阳界,排尽千辛,历尽万难,即使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可谓有错?尔只知龙君当年祸害苍生,又知否为何当初龙君要从冥界来到阳界?难道就是为了那点杀戮快意?”格尔顿听得一阵错愕。吸血龙王叹了口气,又道:“龙君有罪,但错不全在彼。当年天界创世神和座下七大司神,无一不是正直刚强,无无私之完神,勿说尔等,就连龙君及吾等,也仰慕不及。但七大司神以下,则藏污纳垢,良莠不齐。且说阳司神座下阳灵使,好色成,闻知龙君有女倾国倾城,竟然偷偷潜入冥界,劫走其女,导致龙君为救其女,从冥界来到阳界,最终演变为一场谁都不忍看见的屠戮。再说风司神座下风灵使,竟恋慕风司神,而风司神所为创世神,风灵使苦恋万年无果,最终吾以‘若攻下天界,则将风司神交由尔处置’作为条件,使彼反叛天界,放出龙君。其中是是非非,又岂是三言两语能说清楚。尔又以何断定吾有罪,此一剑刺入,又岂非杀戮生灵。”格尔顿怔怔地想了半晌,看了看吸血龙王,只见吸血龙王双目如炬,全无惧意,幽幽地叹了口气,收敛杀气,徐徐将浪剑垂下。

    吸血龙王精神一松,“扑通”一声跌坐在地。脸上冷汗如注,左手不断擦汗,右手指着格尔顿,口中喃喃骂道:“你这人类臭小子,当真吓死小老儿我了,小小年纪,一武功就这么可怕,刚才你若一剑刺入,小老儿我岂不是结果在此了。后怕,后怕。”小叶儿本来吓得脸色煞白,现在见爷爷无事,忽然扑哧一笑,起仰面对格尔顿笑道:“大哥哥,你刚才好帅。”说着不管呆在当地的格尔顿,这里拉拉,那里扯扯,时而摸摸格尔顿的脸,时而嗅嗅格尔顿的头发,一副小孩子碰到好玩的玩具的模样。

    格尔顿看着这祖孙二人,当真是哭笑不得。玉瑶却不依了,又见小叶儿美貌,心生醋意,脸上绯红,用体挡住小叶儿,不让她触碰格尔顿。

    如此嬉闹了一阵,格尔顿叹道:“两位往此处去,却是想去何处?”吸血龙王此时已经站起来,只顾拍着上的灰尘,也不看格尔顿然是想出去了。”格尔顿摇头苦笑道:“若是想从寒冰玉窟出去,那就不必了再往前行了。”吸血龙王闻言一惊,抬头道:“为何?”格尔顿接着道:“我们二人便是因为寒冰玉窟坍塌,无路可走,机缘巧合之下才来到此地的。”吸血龙王面露错愕之色,转头看看玉瑶,玉瑶神色凝重,也点点头,吸血龙王一时面色惨白。

    格尔顿问:“既然这边无路,那你们来的那边,又是什么地方?”吸血龙王缓缓答道:“里面便是封印四翼龙君的地方。”格尔顿一怔,又问:“那可有其他路可以出去?”吸血龙王缓缓摇了摇头,格尔顿和玉瑶相顾无言。

    吸血龙王想了半晌罢。跟小老儿回去吧,运气好的话,也许能碰到那个人。”格尔顿奇道:“里面还有人血龙王目光幽幽地看向洞深处,低低地从嘴里迸出三个字:

    “风灵使。”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璇玑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