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章 冰雪佳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StK 书名:璇玑印
    <---凤舞文学网--->

    格尔顿只觉得子一轻,整个人如漂浮在云端一般,耳边风声呼啸,他知道,自己正在摔下悬崖勉力想念动漂浮术,但是右手,甚至嘴唇,眼睑,也分毫不能动弹。--凤-舞-文-学-网--心中微微一叹,不能施展漂浮术,从这万丈深渊摔下,必然要粉碎骨的。自己正值英华,竟然要葬于此么。忽然耳边响起“锡林——”的惊呼声,渐渐远去,格尔顿微微一笑,整个人便直直向下栽去了。

    也不知道向下飘了多久,也许很久,也许只是一瞬吧。时间对于此刻的格尔顿而言,已然是永恒。忽然脑海中飘过许多往事,父母的叮咛,师长的教诲,还有那一袭清新的白衣,还有离别的那一夜,轻轻印上脸颊的那瓣红唇,泠泠划落腮边的那道泪痕。格尔顿忽然感觉右手银色手涌出一股暖流,自右手向全涌到,通体舒畅,心旷神怡。虽然睁不开眼,但也感觉到边似有洋洋银光,浩如烟海,渺若天云,照着自己,温温软软,如有实质,轻轻将他托着,减缓坠势,渐渐停下。接着,一阵海绵般的温暖,附着他的全,渐渐沁入他体内。格尔顿只觉得周百脉,无一不顺,无一不通,原先的血气汹涌,百脉逆转之感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随之,一阵强烈的倦意涌来,他坠入了深深的睡眠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格尔顿终于悠悠转醒。他缓缓睁开双眼,却见自己躺于一间月白玉室之中,柔和的白光从玉室顶端来,竟是玉石自然生光。格尔顿稍稍支撑起头颅,慢慢回忆起自己与恶龙大战,被打下山崖的事,再想想更之前的事,却有点朦胧茫然,似是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格尔顿轻轻甩甩头,缓缓坐起子,却发现周百骸,无有不适,反而觉得体力法力充沛,更胜从前,心中大奇。他抬头四顾,发现玉室之中,墙壁桌椅,甚至所在的,材质皆为月白玉石,心中暗暗惊叹。

    忽然一阵幽幽淡香传来,格尔顿抬头一看,玉室的门缓缓打开,一袭水色衣袍映入眼帘。格尔顿一看,不由得摒起呼吸,看得怔了。

    原来进来之人,竟是一位绝色美人。如瀑布般的蓝色长发长及腰际,蓝宝石般的双眸泛溢流彩,巧鼻樱唇,肌肤胜雪,微风吹过,衣袂青丝随之轻轻舞动,飘逸出尘,岂非仙落凡间。

    女子缓缓打开门,抬眼见格尔顿怔怔望着自己,眼中闪过一丝惊喜,笑意挂上唇边,轻启朱唇,轻声道:“你醒了。”声音宛若珠玉,绵若秋水,明净透彻,寥寥数字,有若天籁。却又见格尔顿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一道红晕飞上双腮,更添明艳。

    如此过了片刻,格尔顿方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心神竟然完全被女子美貌所吸引,不由得脸上发烧,连忙低下头去,拱手轻声道:才在下见小姐貌胜仙子,风采出尘,神为之夺,失礼之处,万望见谅。”那女子张嘴说什么,却是脸上更添红霞,也自低下头来。

    如此又过了片刻,玉室中那种尴尬的气氛令两人浑不安。格尔顿深吸了一口气,定了定神,问道:“请问……此为何处?在下为何在此?”女子闻言,也暗自吸了口气,恢复常态,将种种因缘,婉婉道来。

    原来格尔顿当所经过的龙谷峡道,是圣安山脉的一道山沟。当格尔顿和卡布从龙谷峡道出来遇上四翼天螭的地方,正是碰到峡道出口处的一个小村子,名唤龙谷村。他们追逐打斗的时候,跑到了这个断崖旁边,此断崖称为断龙崖。崖下是一条大河,名为塔斯长河,是德卡大陆第一长河冯迪亚河的源头。此间玉室,名唤雕栏玉榭,实际为千年岩改造而成,位于断龙崖断壁之上,塔斯长河河边,此间人迹罕至。此女名为玉瑶,从小独自在玉榭长大,父母早逝,只有一位为魔法师的祖父,每月一次带些衣物饮食前来看她。

    那天格尔顿施展不灭神焰法阵,风云变色,玉瑶也惊觉天生异像,于是移步出门,一看究竟。没想到刚出门数步,便风云散尽,天色恢复清朗,种种异像,仿如从未出现过一般。玉瑶心下微觉遗憾,正回玉榭,忽然发现一团刺眼银光在河谷转角后面,如斜阳西尽,冉冉落下。玉瑶连忙跑到河谷转角,转定睛一看,却发现银光不知何时已经丝毫不见踪迹,却有个人躺在碎石河岸处,左手紧握一柄银色长剑,右手戴一只银色手前一颗火红色钻石犹如跳动的火焰,明艳流转,一头金发如波浪般,却凌乱散落在额前,面如冠玉却惨白如霜,嘴角还挂着一丝血迹,衣衫上满是打斗痕迹,多处破损,鲜血喷溅,前三道爪痕般的巨大破痕,以及痕迹旁边大片猩红的血迹尤为醒目,正是从崖上摔下的格尔顿。玉瑶心下大惊,于是将格尔顿带回雕栏玉榭,进行救治,却发现格尔顿浑上下丝毫无损,也暗自大为惊奇,却不见格尔顿转醒。时光匆匆,如白驹过隙,格尔顿醒来之时,已然是三之后了。

    格尔顿听完,也是心下大奇,想不出个所以然。心中暗道:难道是有什么高人出手相救?于是便不再去想。当即从自己从乡下小村进到马盖尼尔城准备参加少年魔法大赛说起,直到与二龙大战,两败俱伤,摔下山崖,略略将前事说了一次,顾虑到四翼天螭出世一事暂时不宜外扬,于是在叙述中故意将四翼天螭和二龙略过,只以魔物代指。却发现有些重要地方总是想不起来,譬如说为何要入住卡雷帕德家,为何要离开马盖尼尔城。一旦想到这些关键事,脑海中总是朦朦胧胧浮现一袭白影,却怎么也想不起是谁,心中一阵悸动,怅然若失之感油然而生。

    原来格尔顿当勉力驱动神焰法阵,体力法力尽耗,控制不住漂浮术,从半空摔下断崖。银色手感应格尔顿有生命危险,稍稍解开格尔顿的封印,混沌银力喷涌而出,不但瞬间将格尔顿伤势治愈,还将其下坠之势止住,使格尔顿安然无恙地降落到断崖之下。危机过后,封印重新启动,但混沌银力已经有一部分渗透到格尔顿四肢百骸中去了,无法完全封印,以至于混沌银力残留了一小部分在格尔顿体内,格尔顿醒来时觉得法力充沛便是这个原因。同时记忆之间,联系何止千丝万缕,所以封印重新启动之时,重新将格尔顿的记忆封印,却错把有关雪茵的记忆也封进了封印之内,所以格尔顿只能在记忆中隐隐找寻到那袭白衣,却怎么也抓不住更为具体的影像和感。可怜天妒良缘,一双未来鸳鸯,或许就如此被断送于一个上天的玩笑中。

    玉瑶见格尔顿说说停停,时而显出瞠目结舌,大惑不解的神色,只道他大伤初愈,神智未清,记忆有混乱之状,于是便掩嘴轻笑道:“先生与魔物激战受伤,昏睡数,心神未定,若有事想不起来,不妨放它一放,或许后自然而然就会想起来,不必过于介怀。”格尔顿侧头想了一想,眼前又浮起那片白影,心中没由来一痛,连忙轻轻甩头,强自笑道:“玉瑶小姐说得是。”玉瑶见状,轻轻一叹,又道:“先生几滴水未进,想必已然饥肠辘辘,寒舍无锦衣华食招待贵客,只有些粗茶淡饭,望先生恕罪。”格尔顿连忙摆手道:“在下无故叨扰数,心中已然怀歉,小姐如是说,实在不胜惶恐。”玉瑶淡淡一笑,伸出纤纤玉手,朝边一个偌大玉盒一指生客气了。先生换下衣物,尽皆在此……”突然想起什么,一声惊呼,忽又满面羞红。

    格尔顿大奇,打开玉盒一看,浪剑行囊,尽皆在内,就连那口有三道巨大划痕的血衣,也放在里面。

    格尔顿忽然回过神来,血衣?下意识低头看看自己所穿衣物,是一如雪般的白袍,材质如丝,虽稍嫌宽大,却十分柔软舒适。当下微微一怔,旋即醒悟过来,也自红透了面,讪讪道:下这衣服,是小姐帮我换上?”玉瑶抬头含羞望他一眼,眼波流转,明媚动人。她轻轻点了点头,小声道:见先生血染衣袍,全血污帮先生检查伤势,稍微梳洗,将一血衣换下……”格尔顿闻言脸红如火,玉瑶也觉耳根发,两人又怔怔站住,万分尴尬。

    一缕风如烟,划过塔斯河畔。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璇玑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