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故人之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StK 书名:璇玑印
    <---凤舞文学网--->

    白焰历十一年七月五的正午,时值盛夏,阳光炽得连玻璃都仿佛要被熔化掉此时,在一幢豪华的办公楼里,一位金发碧眼的少年,正有些紧张与不安地把视线转向窗外与耀眼的太阳对视。--凤-舞-文-学-网--

    “先生,请问你是想报名参加少年魔法大会吗?请问你的姓名,年龄?”一位衣着像是政府人员的中年男子一双小眼似乎在眼镜背后发着光,右手优雅地握着一管鹅毛笔,微笑着问。

    “是的,在下……在下名叫格尔顿,今天是在下十六岁生。”少年些微有点紧张。

    “格尔顿先生是吗?十六岁……”中年人闻言低头在几张表格上刷刷刷地写着,过了一会儿,写完递了其中一张给格尔顿尔顿先生,请明天早上八点再来一次,我们会有魔法大会委员为你进行参赛登记。”

    格尔顿很拘谨地点了点头。

    办公楼出来的格尔顿终于松了口气。“那臭老头蒂斯,竟叫我出来参加这种比赛,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回忆起家突然在眼前消失的镜头,又数了数钱袋中的银币,格尔顿暗暗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在我已经成为无家可归有家不能归的浪子了。老爸只给了这么点生活费,幸好比赛获得名次之后会有奖金,否则我都不知道该如何生活下去了。”想到这里,格尔顿心中暗暗担心,自己从小没跟人比过魔法,简直就是一个从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真的能够得到名次吗?想了很久,终于还是摇摇头,叹了口气,心想:不管能不能得到名次,也尽力而为吧,就当是见识下世面也好。

    在这个世界上只通行一种货币,分铜币、银币和金币三种,兑换价值是币1银币币1金币。威尔为了锻炼格尔顿,只给了他三十个金币,按照当时的物价,只够生活一个月。因此摆在格尔顿面前的路,就只有在魔法大会中取得名次。

    格尔顿找了一间旅馆美美地睡了一觉,第二天清晨,早早就来到了魔法大会办公楼。

    接待他的仍然是那位政府人员打扮的中年人,但这一次他并没有多说,只是微笑着打了一声招呼,便带格尔顿进了一间会谈室。

    在会谈室等待着格尔顿的是一位两鬓有些花白的魔法师,四十来岁,肩上披着有青白色风纹的魔法师披风。他看见格尔顿进来后,微笑着说:“请坐,年轻人。我是少年魔法大会的委员长,卡雷帕德,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您好,初次见面,在下的全名是格尔顿克伦德索,很高兴认识您。”

    “克伦德索?难道你父亲叫威尔?”帕德先生突然惊喜地说。

    “您认识我父亲?”格尔顿更是惊奇。

    “有谁不认识你父亲?”帕德先生心中暗想,“难道威尔从没告诉儿子自己的份?”想到这种可能为大魔导师的帕德先生也能体谅威尔为人父的苦心,其实他是不想儿子在自己的光环下成长。于是不动声色地取出一个水晶球,淡淡道:“是的,你父亲威尔是我的老朋友了。你将手放在这个水晶球上吧,尝试控制五种元素。是的,就是这样,”帕德先生看着格尔顿将手伸到水晶球上,只是微一动念,水晶球便泛起五彩光芒,心中又惊又喜,拿出一张表格低头写着,口中喃喃道,“可以了,大魔导师卡雷帕德证明,格尔顿克伦德索已取得了参加魔法大会的资格尔顿,拿着你的参赛证明吧。好好比赛,你一定可以拿到好名次的。”

    格尔顿有些难以置信么这么容易就取得了资格证明?于是他连忙道谢,帕德先生微笑着把他送出门外。

    卡雷帕德是格尔顿父亲威尔的好友,既是同乡,又是同窗。他们师出同门,只是威尔天分比帕德先生要高,所以虽然威尔早已是贤者,而帕德先生却仍是大魔导师。但帕德先生的风系魔法号称世界第一,其实他早已达到贤者的水平,只是还有一些难关他还没有攻破,因此还没有获得贤者的资格。

    帕德先生目送着格尔顿的背影,心中不由自主感慨万千。突然帕德先生仿佛想起了什么,刚想叫停格尔顿,一抬眼才发现格尔顿早已远离了视线。

    格尔顿出了办公楼,便一心想着去游览一番这个号称世界第一城的马盖尼尔城。他首场比赛的场次是第七十六场,也就是在明天的中午2时左右,所以这天他就有很多空闲的时间去游览这座历史名城。

    马盖尼尔城传说是创世神诞生之地,也是受过神之祝福的城市,“马盖尼尔”在古魔法语中就是“受祝福之地”的意思。因此无论世界如何变迁,战火从来没有延伸到这个繁盛的世界都会,也因此,此处人口极其密集,商业极其繁盛,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城市。

    马盖尼尔城分为五个区域,西面是平民区,东面是贵族区,北面是政府区,南面是商业区,中心是休闲娱乐区。政府区和贵族区有宪军把守,一般的游览者并不能随便进入,而平民区也没有什么值得参观游览的,因此外地来的游客一般都是冲着世界上最大的商业区和休闲娱乐区来的,格尔顿也不例外。

    格尔顿虽然从小就博览群书,对各地的风土人和历史传说都有相当深入的了解,但他毕竟从小就生活在小渔村里,很少到城市去过,更不必说是这么大的城市,因此他对一切都感到十分兴奋和好奇,特别是马盖尼尔城的建筑风格,屋顶是如屏障一般的一面斜向西面的弧形墙壁。这是因为马盖尼尔城常年西风不断,而且风力大小终年几乎不变,因此每次下雨的时候,雨都几乎是以不变的角度向着东面飘,所以马盖尼尔城的杰出建筑师们就设计出了这么一个既可以遮风挡雨而又可以保证光照充足的弧形墙壁,这种建筑风格早已成为了马盖尼尔城的象征。

    马盖尼尔城的这种建筑风格也有它的缺点,就是比较容易塌落。有的弧形墙壁为了节省材料和空间,中间部分挖空得太厉害,以至于无法承受上半部的重量而下塌。而更多较为古老的墙壁,因为建造者的经验不足或建筑材料的腐蚀损坏,已经成为了危楼区。更为可怕的是,这些危楼区数量太多,无法一一清除,因此过路的人向来不敢在弧形墙壁下行走。但即便是如此,每每也有许多人因此受伤,只可以说是防不胜防。

    格尔顿一边回忆着这些从书本上看来的知识,一边留意着四周的行人。果真所有的行人都靠着平面墙壁走,走了许久也没有见过靠着弧形墙壁走的人。

    格尔顿从南面的商业区一直走向中心的休闲区,正顺着一条小路东张西望地前进,突然一驾马车从格尔顿前方风驰电掣地掠过来,众多行人纷纷奔走相避。大多数行人慌乱间仍记得若向左方的弧形墙避去也许后果会更严重,只有格尔顿边不远处一位全衣着纯白的少女因猝不及防,不得已而避向左方的弧形墙。马车绝尘而去,小路渐渐又恢复了原本的宁静。而那位避向弧形墙的少女却因为受惊过度而被吓得面如土色,背后慢慢靠上了墙壁。

    虽然已经恢复了原来的平静,但格尔顿见少女靠着的墙壁已是年久失修了,想提醒一下少女尽早离开这个危楼区,于是便快步向少女走去。此时突然隐隐听到墙壁发出一声脆响,格尔顿顿时意识到危墙要塌了,更来不及叫少女离开,马上顺手掀起了一阵密集的水箭向危墙,又施放一个冰冻魔法,把已经被水箭打得湿透的墙壁冻住。

    格尔顿放完了冰冻魔法,少女直到感觉到后透体的寒气才反应过来。她轻轻地尖叫了一声,站起来看了一下后被冻结的墙壁,又看了看正忙着施放法术的格尔顿,才完全醒悟过来。格尔顿把墙壁冻结之后,又施放了一个让植物生长的法术。一株青藤从墙脚下伸延出来,一直生长到墙端,直到把墙壁完全包裹起来才停止生长,墙壁就像加固了一层外壳,不会再塌落了。

    少女回过头来,仔细打量了一下格尔顿。金发碧眼,面如冠玉,五官端正,星目皓齿,帅气的脸上还带有些微稚气。格尔顿衣着就和最普通的魔法师一样,外加一件没有附加任何属纹印的披风。他和普通魔法师最为不同的是,他腰间别着一把银光闪烁的长剑,并且右手戴着一只银色的拳来代替了魔法师们常用的法杖,更显其富有独特个的魅力。

    格尔顿腰间的剑,正是破封而出的浪剑,真正有必要细说的,应该是那只银色的手

    当年浪剑与格尔顿灵魂共鸣,自行破封而出,创世神神力转至格尔顿体内,格尔顿年纪尚小,没足够意志力驾驭这种神力,三贤者便以贤者之章为媒,强行又将格尔顿体内神力封印,以免格尔顿控制不住导致力量暴走。作为封印媒介后贤者之章失去了色泽而变为银色,而这只手就是那种银色物质结合的产物,它平时并没有任何的加成作用,以确保格尔顿能依靠自己的力量成长,但是当格尔顿有生命危险的时候,它就会解放格尔顿被封印的一小部分的力量,以帮助格尔顿渡过难关。

    格尔顿也稍稍打量了一下少女。少女全裹素,肩披印有风纹的风系魔法披风,想必是风系的魔法师。十五岁上下年纪,肌肤白嫩透红,眉如柳月,瀑布一般倾泻的金发与她金色的明眸交相辉映,却更衬托出了少女雪白的肌肤和两颊上浅浅的酒窝。但神色冷艳高贵,目光炯炯如剑,有种令人不敢目视的魄力。

    “好像从前在哪里见过……”格尔顿和少女都有同样的似曾相识的感觉。

    格尔顿向少女笑了笑,转向他原来前进的方向继续走去。少女却快步走到了格尔顿的面前,微红着脸,轻鞠一躬,正色道:“非常感谢阁下相救,请无论如何都要光临寒舍,待我一尽地主之谊,微略报答救命之恩。”格尔顿试着推辞,但少女再三邀请,神色极为认真,不折不挠。盛难却,格尔顿最终还是答应了。半小时后,格尔顿被带到了东面的贵族区。

    格尔顿看着少女那高贵清冷的背影,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又油然而生,竟然莫名其妙地中一痛。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璇玑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