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南门裔自私的做法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骗子英 书名:灵幻女月光
    

    接下来,南门裔一边吐血,一边用虚弱不堪的语气向卜月光做真告白。大文学卜月光哭的梨花带水,稀里哗啦。她跪倒在南门裔旁,一边用手帮他擦血,一边哭着说:“只要你好起来,我,我就努力你好不好,求求你千万不要死。”

    什么,这像话吗,就算安抚南门裔也不该这样说啊。杜灵恩眉头蹙了蹙,改时间得说说她,这种话不能随便说的。

    “月光,你这话我可不听。”南门裔断断续续地说,“讲究的是真心实意,容不得一丝勉强,你越勉强自己我,越不可能上我,真的,我尝试过的。”这绝对是经验之谈,其中曲折,在此就不多说了。

    “可是……可是……我不要你死,你别死好不好,求你了。”卜月光用沾满湿的血液的手捧住南门裔的脸,晶莹的泪珠滴落他脸上,与血液融为一体。

    “可是,我没办法答应你。”南门裔微微笑道,“这是我最好的结局,你知道吗,我是个半神。”

    “我知道。”卜月光说,感觉他的生命正在一点一点流失,她眼泪流得越发迅猛。

    “虽然是半神,可我如今已是凡俗胎,人类的无法承载我作为神的记忆,每隔一段时间,它都会让我的体崩裂得支离破碎,这就是你一直追问我为何老是一副病怏怏的样子的原因,人失血过多,就会显得病怏怏的。”

    “既然那段记忆让你如此痛苦,你干嘛不封印它?封印了它之后,你就可以活的轻松了呀。”见他又吐出一大口血,赶忙放开他的脸,帮他擦血,不让血液灌进鼻腔里,造成呼吸困难,加剧他的痛苦。

    “还没上你的时候,我不能放弃那段记忆,因为我怕忘记转生成半仙的目的,是为了监视你们一家。大文学上你之后,我有想过摒弃它,可那又让我觉得自己很卑劣,怀带那样的目的接近你。为了惩罚自己,所以……”

    “天,这些我们都不知道,你居然一个人承受这么多痛苦,你真傻,南门,你真的好傻。”卜月光再也控制不住绪的嚎啕大哭。她的哭声刺痛了杜灵恩的耳朵,但为了杜灵恩毕竟不是那种小心窄肝的人,不可能因此而发脾气,腾出一只手轻拍她肩背,安抚她。

    然而,卜月光的哭声听在南门裔耳中,宛若天籁一般悦耳极了。心的女人第一次为自己绪失控,在南门裔为半神的子里,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幸福的了。

    卜月光的泪水滴入眼睛,有些刺痛,视线变得模糊,南门裔却努力睁大眼睛,舍不得让它流出眼眶。

    “南门将军,你毅然决然转生成为半神,一开始的目的就是为了方便就近监视可能给我神界带来战争灾难的空灵素一家,只是我不懂,你为何半途背弃神界,你明明很它呀。”一道铿锵有力的极具磁的男嗓音兀然加入。

    众人寻声望去,却见神王的儿子玺永龙正一步一步向这边走来。一反常态穿着一富含权贵的的华丽大礼服。这衣服的款式,大家都看过,在天牢里,被神王堵到的时候,神王上穿着的就和这几乎一模一样。

    “咦,龙,你登基了?”卜月光问道。

    “啊,是呀。”玺永龙看卜月光的眼神有些幽怨,“托你的福。”

    “呃……什么意思?”卜月光想不通其中关联,他登基做神王,跟她有什么关系?

    “你打断了父皇的脊柱,忘了吗?”眼神里的幽怨似乎更浓了些。尽管对她的喜不减,可,想到父皇以后将一辈子没办法站起来,玺永龙很难不埋怨,“即使他有不对的地方,可你也应该看在他是我父皇的面上,手下留吧。大文学可见,我对你来说,什么都不是,你一点也不顾及我的感受,将我父皇打那么伤,害他一辈子没办法站起来。”

    “神的医术那么发达,即使打断脊柱也应该能够医治,我以为是这样才……才……”卜月光面愧地低语,“真的很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以为天丹医神可以医好他……事到如今,我再说一千句一万句对不起,都是枉然,你想怎么惩罚我都行,不过,请给我些时间,让我同大家一起粉碎了校长的野心,到时候,你想怎么惩罚我,我都能接受。行不?”

    “如果真要惩罚月光,连我一起算上,反正你如今贵为神王,多惩罚一个人也不差,况且我也不是无相关之人,天牢一役,我也是参与者。”杜灵恩说。

    玺永龙耸耸肩,什么也没说,走过来,俯看南门裔,伤的真严重,很难相信这是赤手空拳打的。“天丹医神,快,给南门将军看看,接下来的战斗,还用得着他。”

    “我拒绝接受治疗。”南门裔虚弱地说,一时没注意,混合着卜月光泪水的眼泪居然流出了眼眶。啊,可惜了,南门裔惋叹不已。“现在的我,只求速死,不想在以半神的份活着了,真的很痛苦,况且我想去奈何桥,喝忘魂汤,忘掉……”不应该记住的人。

    “南门。”

    “别在说对不起了,我真的不听。”南门裔吃力的抬起手来抚摸卜月光的脸,这张容颜不属于他,永远都不会属于他。南门裔不由得偷偷在心里思考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慕上这命途坎坷的美丽女孩儿,忽然发现,他什么也想不起来。

    病人自己拒绝治疗,任何医生都没权利不顾其意愿进行抢救,纵使拥有医者仁心,天丹医神也只得痛惜的退到一边。玺永龙说:“我这次是为讨伐土地神而来,我带来了三分之二的兵力,而且,不止我加入讨伐队伍,之前我看见了鬼王、魔王、还有狐狸精一族的长老,他们貌似也率兵前来助阵了,毕竟大家都想避免这场浩劫,都不想被区区一个土地神踩在头上。

    这时,天空传来一声炸响。

    杜灵恩抬头看向天空,“哇靠,谁呀,大白天的居然玩烟花炮竹,有病是不是。”

    “有病的是你,脑袋有病。”几次被拒绝,天丹医神对杜灵恩也算死心了,对他说话自然不在温柔,“有点脑袋的人,都应该看出来那个是信号吧。”

    “呃……我知道那个是信号呀。”杜灵恩笑的有些牵强,“这不看气氛沉闷,调和调和嘛。”

    “那个是土地神让我去他边的信号。”南门裔说,恳求的眼看向玺永龙,“那个,永龙王子——不,永龙王,我能否恳求你个事?”

    “说吧。”玺永龙说,尽管叛变了神界,对名震神界的南门将军,他仍然怀着十二万分的敬意。

    “就是南天门的将士们,我想把他们重新交还给新王你,你能否不计前嫌接收他们,让他们重新回到南天门。”如今回头想想,南门裔觉得自己背叛神界一事根本就是吃饱了撑着,纯属没事找事做。

    玺永龙说,“我刚登基,正是用人之际,南天门的武士个个雄壮,武艺高强,他们能够回归,我当然求之不得。”玺永龙说,一点儿架子也没有。

    南门裔说:“如果当初我上书的王是你,或许我就不会叛变了。”

    把下属安排好,南门裔又将脸转向卜月光,深无限的凝视她半晌,终于下定决心是的说:“月光,求你个事,行吗?”

    “你说。”卜月光握紧他的手,他越来越虚弱了,真的快不行了吗?

    “你别哭,二十年后,我又会是一条好汉,只不过,我不想在当人类了。人类的七太折磨人了,没有神简单。”南门裔感到一阵晕眩袭来,闭上眼睛忍受,待晕眩消退,这才睁开,继续往下说,“只是我有叛变的档案,不晓得还能不能成为神,只怕已经被拉入黑名单了。”

    “不会的,南门将军。”玺永龙说,“我承诺对你既往不咎,填写志愿表的时候,欢迎你填神界,我们定当欢迎你再次加入神界,只是我很可惜你这一武艺。重新成为神,你这一武艺只怕也会消失了。”

    “武艺的话,在磨练就有了。”南门裔说,“月光,我现在很痛,你能不能帮帮我,让我赶快解脱?”

    “我……”怎么可能下得了手呀,卜月光为难极了。

    杜灵恩觉得奇怪,总觉得哪里想不通。杜灵恩打量着大腿上这个浑浴血、已然奄奄一息的南门裔,纳闷地吐出疑问:“奇怪,我有那么厉害吗,徒手空拳将你打成这个样子。”

    “你才知道呀。”南门裔居然开起了玩笑,旋即眼眸暗沉,“我之前服了毒,只要口受到重击,毒就会发作,现在毒已经流进了心脏,侵蚀它,所以才会这样。”

    “哈,你求死的意志还真坚定呀,我真倒霉,居然莫名其妙成了杀死同伴的刽子手。南门,你这么做岂不是陷我于不义?”

    “呵呵,抱歉,我只是想死在你和月光手里罢了,请原谅我自私的想法,好吗。”南门裔再次看向卜月光,“求求你,帮帮我吧,我真的很痛。”

    “……那……好吧。”不忍心在看他痛苦难当,卜月光拿出冰锥,对准南门裔的心脏,一咬牙刺了下去,血飞溅,南门裔带着满足的笑容,陷入了永无止境的黑暗。

    “将军!”见南门裔断了气,追随他的神兵神将噗通跪下。

    

重要声明:小说《灵幻女月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