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勾引男人,狐狸精骨血里的毒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骗子英 书名:灵幻女月光
    

    接下来的几天,一切救援计划全外泄了。每次,卜月光一行人排除万难赶到玺永龙好不容易打听到的囚空灵素的地方时,都会很失望的发现她又被转移了,而且大队神兵神将已经在那儿等候他们多时了。

    究竟是谁?神人安排在他们中间的细。疑怀的目光扫视爸爸以外的所有男人,卜月光甩甩头,转向坐在一边猛往嘴里塞美食的胡秀秀。美食是玺永龙安排银珠去人间界买来的,还是的,煞是美味。

    “胡秀秀,吃完之后,我要求你离开。”卜月光说。

    “不要,在这里有的吃,有得玩,过的那么刺激,我干嘛要离开。”胡秀秀拒绝道。

    卜月光为之气绝,“为什么要?因为我怀疑你就是那个泄露我们行动的神人的线人。所以我不要你再在跟我们一起行动,以免援救我老妈的行动一直受阻,这个理由够充分了吧,如果你识相的话,就赶紧吃完走吧。”

    “我?”往嘴里塞了一条鱿鱼丝,胡秀秀眼睛瞠得老大,“呃,脑袋变傻了呀,我是狐狸精耶,不兼职内,像我胡秀秀这么高贵典雅的狐狸精,是不可能做那么没格调的事的,你尽管放心好了,绝对不是我说出去的,你们的行动什么的。老实说,要不是因为够刺激,老娘还懒得跟你们混呢。”

    “哼,我看你不是为了寻求刺激,而是为了等杜灵恩吧。”看她吃的津津有味,卜月光也提筷夹了一条鱿鱼丝喂入嘴里,嗯,麻辣味,脆脆的,真的不错。卜月光再往嘴里塞了几条,一边咀嚼,一边说:“奉劝你别盼星星盼月亮了,他有了卢蜜丽,不回来了。”

    “哟呵,我怎么就闻到一股浓浓的醋酸味?”胡秀秀挖苦道。

    卜月光吸吸鼻子,闻了闻四周的空气,“你嗅觉有问题,什么酸味也没有。”

    “哼,尽管嘴硬吧,老娘我最讨厌你这种虚伪的人了,明明喜欢人家,还要装高傲,难怪灵恩不喜欢你了,不过,托你的福,我现在争取他的几率大大增高,那卢蜜丽算得了什么,哪里有我有魅力,嘻嘻嘻……”

    看着笑得异常夸张的卢蜜丽,卜月光忍不住想戳伤她,于是说:“那你就赶快去他边呀,为什么要跟着我们呢,我们这里不需要狐狸精,没有你大展媚功的机会,赶紧走吧,这样的话,我们也好安心些,不用提防你。”

    “唉,我说,你这女人听不懂狐狸话是不是,都说了不用提防我,我不是内。”

    “你这话不是废话吗,你都说我是女人了,怎么可能听得懂狐狸话,我又不是你的族人,再说了,狐狸精这种存在本就受世人歧视好不好,我才不要跟你混一起,免得降低了我的份。”

    “你……”

    “好了,别闹了。适才银珠告诉我她探查到阿姨被囚困在哪里了,咱们是不是商量一下如何行动?”玺永龙说,成功阻断了胡秀秀发火的最佳时机。

    “可是,不揪出内,我们制定计划在完善也没用,南门将军他知道呀。”阎思明说。对商讨计划一事兴趣缺缺。

    卜昊坤想了想,说:“干脆这样吧,计划制定出来以后,这里的人一个也不准外出,大家集在一起,互相监督,如果这次计划没外泄,那么,我们当中确实混在南门将军的线人。”说到这里,卜昊坤促狭俊眸看向南门裔。

    南门裔说:“行,就这么办,让事实证明我的清白。”

    然而,奇怪的是,当他们感到银珠打探出来的那个地方时,南门将军已经设好局等着他们了。他们费了好大劲,才成功脱

    回到简易棚,大家都很累了,张大嘴巴呼哧呼哧喘粗气。

    “看吧,我就说我不是叔叔的线人,你们不信,这下我算是沉冤得雪了。”南门裔平缓气息,拉出椅子坐下休息。

    卜昊坤仿佛没听见,捏着下巴思忖:“究竟是谁这么神通广大,居然能够未卜先知我们的行动?”

    “唉,你们真蠢,答案已经明摆着了,好吗,根本不需要耗费脑细胞想。”胡秀秀狐媚地说道,语调妩媚的快滴出水来了。

    狐狸精的本让她纵使深深慕着杜灵恩,也见不得其他帅气的男人,勾引男人是根深蒂固于狐狸精一族骨血深处里的毒。而此时,胡秀秀体里的毒发作了,

    本促使她此时此刻只想对男人们施展媚功。

    “滚开点,你个狐狸,我只我老婆。”卜昊坤喝退她。

    胡秀秀媚地跺跺脚,抱怨说:“哎哟,你老婆又没在,大家玩玩没关系的。”见卜昊坤不搭理她,媚眼在剩下的三个男人上穿梭,最终停在玺永龙上,长得帅气,又有魅力,不错,不错,她喜欢。

    胡秀秀扭动蛇腰,来到玺永龙跟前,如八爪章鱼一般黏贴在他上,子孟浪的扭动,故意摩擦他敏感的部位,一点儿不避嫌。卜月光反感的别开视线,不看她。狐狸,老爸形容的还真够贴切呀。

    “滚开,本王子的子岂容尔等下流狐狸染指,死远点。”玺永龙好不怜香惜玉,一把将她推开,让她柔的子重重砸到地上,讨好的对卜月光说:“月光,你看到了的,是她自己贴上来的,可不是我……”

    “别说了,我想知道,究竟要怎样才能就出我老妈,谁有闲管你谁,再说了,你又不是我男人,我管你干嘛。”

    卜月光托着下巴想了好一会儿,对爸爸说:“我想到一个人,也许是她将我们的行动告诉了南门将军。”

    “她?”南门裔凑过来,“女字旁的那个‘她’?”

    “恩,就是女字旁的‘她’——”卜月光点头,“银珠。”

    “银珠?!不可能!”玺永龙说道,胡秀秀将目标转向显然落单了的阎思明,“不可能,银珠对我忠心耿耿,才不会出卖我。”

    “龙,你错了,银珠出卖的不是你,而是我们,这里不包括你。”卜月光说,“银珠喜欢你,你难道没看出来吗?”

    玺永龙点头,“我知道,可是我没办法回应她,所以假装不知道而已。”

    “银珠认为我卡在你们中间,你看不到她,所以她就想借南门将军的手除掉我。”真没看出银珠居然是个城府如此深的神,有够卑鄙的。

    “听你这么说,我也觉得是银珠的几率大。”卜昊坤回应说。

    

重要声明:小说《灵幻女月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